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香索】 调酒师

  [复制链接]
查看40706 | 回复75 | 2020-3-28 15: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灵感如图,刷手办刷到这一套的时候疯狂上头。

是黄文。文中山治参考这套手办。

鸭店调酒师山治  x  社畜(伪)直男藻

一楼是图二楼是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魔受世界一起疼爱小绿藻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随便叫什么都好 | 2020-3-28 15: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随便叫什么都好 于 2021-12-1 21:38 编辑

++++

那天索隆又如往常般忙到深夜,已经连续加班了一个多月,实在是心情燥得很,男人把领带胡乱拽松开又心有不甘地灌了自己几瓶酒才无奈地拖着疲乏的身体离开公司,坏事不落单,他在黑灯瞎火里穿街走巷越走越觉得不像是回家的路。

在几个一模一样的街口转悠了许久心头又是烦躁的火起,抬头一看难得碰见家不知干什么的店还亮着灯,索隆叹了口气认输地想进去坐坐好了。

“抱歉,今天的‘菜品’们都已经睡下了,请您下次早点再来吧。”山治听见门口传来声响头也不回地说到。

“啊?”索隆不满地皱了皱眉,他趿拉着步子走进将自己摔进酒红色的皮质沙发里,店里的灯光很暗让男人疲惫紧绷的神经放松了许多,“不点菜,调酒的还醒着吗?我只想喝杯酒。”

山治清洗酒器的动作一顿,转身问:“想喝点什么?”

索隆皱着眉闭着眼头后仰着靠在沙发上,眉间泛着积压过甚的青紫,领带皱皱巴巴地斜挂在脖颈上,衬衫的扣子解到了第三颗,露出被白色衬衫包裹着的健壮肉体的一个美好角落。被酒烧过的喉咙很快又发干,他艰涩地咽了口口水,喉结滚动,嗓子发哑:“随便。”

山治眼睛微眯,目光从男人俊朗的五官向下到性感的喉结再滑到饱满的胸肌上,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像是只打着坏主意要偷腥的猫。

“你的酒,Bloody Caesar.”山治把盛满鲜红色酒液的玻璃杯放在索隆的桌前,点了根烟吊着二郎腿坐在了索隆对面的沙发上。他注视着男人撑起眼皮拿起酒杯,随意而干脆的一口闷掉了大半杯,“喂喂,”山治语气颇有些无奈,“这可不是这么喝的酒。”

索隆闻言挑了挑眉,伸出一小截舌头舔干唇边的酒液,这才抬眸去看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没浪费不就行了。”

山治的视线随着那湿润鲜红的舌尖动作,脸上露出一个晦涩不明的笑,一口气将烟吸掉大半截吐出口浓雾来。

索隆本是随意地抬眼看一眼,却在看见那个坐在烟雾缭绕里的英俊金发男人时变得两眼发直,索隆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也可以把美丽和性感演绎的如此自然,他穿了身看似价格不菲的黑色西服,柔软的布料将纤长的双腿精干的腰身显露无疑,而让索隆无法控制呼吸一滞的,是男人几乎赤裸的上半身,他没有穿衬衫,黑色的西装外套大刺刺地敞开着,将性感的胸腹显露无疑。

这倒还不如不穿来的坦荡,索隆忍不住这样想到,为什么一件西装外套能被穿成这样色情的模样?

那中空的西装外套甚至算不上一种欲盖弥彰,简直是把性感和情色从肉体里析出包裹到皮肤上,西服下形状漂亮的肌肉大方地裸露着,饱满的胸肌,紧实的腹肌,还有那月牙似的性感腰窝,利落的人鱼线斜切直下,西服裤妥帖地挂在腰迹,隐约露出一点隐秘的三角区,让人产生无数桃色遐想。

西装的严肃正经和这放浪大胆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冲突,索隆不禁有些气血上涌,口干舌燥,他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后知后觉地想这大概不是一家普通的饭店或酒吧。

山治见他的反应笑了笑,随意地踢掉了脚上的皮鞋,“客人点的‘调酒师’到了。”

他赤着脚踩在黑色的地毯上走到他的跟前,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居高临下地看着索隆,强势的样子倒是半点没有作为菜品的自觉。

白皙的肌肤金色的发水蓝的眼睛…亮丽的颜色晃得索隆有些头脑发胀。男人浅笑着伸手狎昵地勾起索隆的耳垂玩了玩,引得索隆的金属耳坠在昏暗的灯光下晃出颜色暧昧的反光。

“还喝酒吗?”

“…嗯。”

调酒师先生笑了笑,端起酒杯叫他:“张开嘴。”

索隆下意识地顺从了男人,山治伸出两指捏住那湿润的舌尖轻轻向外拽出一小截,看着那粉嫩的舌尖满意地微眯起眼,声音发沉:“好孩子…”

下一秒鲜红的液体自索隆饱满的额头淌下,冰凉湿润的红色液体在索隆脸上四散奔走,让微怔的男人看起来又是色情又是可怜。

酒液一路向下染红打湿索隆的白衬衫,却就是流不到索隆干涩的嘴里,索隆仰着头看着眸色沉沉的男人,觉得喉咙似是干烧,他想去舔嘴角的酒液解渴,舌面却被男人指腹摩挲着摸过,这下浑身都着了火。

“别急,”男人的手穿过他的发间拽着他的头发将他向后拉让他被更深地压进沙发里,“给你吃这个…”

山治捏着索隆的下颚强迫他大张着嘴,然后贴身上前舔着他的舌头闯进了男人的嘴里,温柔而又下流地舔舐着索隆的整个口腔,索隆下意识地用自己的舌头去舔山治那根,似乎想以此从山治获得更多的水份解救自己的渴意,却因为生疏的技艺被那灵活的舌头逗弄的快要喘不上气却仍是无法满足,颇有些可怜兮兮,山治笑了笑用指腹细细地摩挲着男人耳后的软肉像是某种安慰,又顺着男人的意去舔那条委屈的舌头,引领着他和自己的紧贴着纠缠在一起,舌尖有意无意戳弄着男人的舌根,引得男人发出几声性感的轻哼,嘴里又分泌出更多的口水,让这个吻变得更加湿润而淫靡。

可即使嘴里被搅得水声啧啧索隆还是觉得口渴得要命,他伸手抚上山治精干的腰肌,胡乱地在充满弹性的肌肉上摸索着,像是这样也能在某种意义上解渴。

山治被他摸得呼吸一滞,伸手报复性地在索隆的屁股上抓了一把,笑骂到:“好色啊。”

索隆呼吸一沉,手上摸得更是起劲。

山治勾着嘴角享受着男人粗鲁急躁的爱抚,径直伸手在索隆的鼓囊的裆部上抓了一把,听见男人发出嘶的抽气声后笑意更深地加大力道揉了上去,他对男人性感的喘息声十分受用,唇瓣贴在男人的喉结上随着每一次喘息的震动厮磨舔吮。

索隆第一次射得很快,积攒了许久的浓稠精液一股脑地射出,山治隔着男人的裤子都能感受到掌下一股灼热的湿润,他趁着男人还在自顾无暇双眼失神地喘息着,手指灵活地解开男人的皮带拉下裤头的拉链,然后从柔软的内裤边缘探进去握住了瘫软的柱身极富技巧地套弄了起来,另一手熟练地将男人身下的布料一件件扒掉,索隆被摸得发出唔的一声,敏感的身体下意识要向后躲却只是被男人更深地压进沙发里,没过多久那刚泄过一次的东西在山治的指间又兴奋地抬起头来。

“乖孩子…”山治笑着隔着男人的衬衫揪住了男人的乳头轻慢地玩了起来,像是在给予奖励。

索隆被山治时轻时重的指法玩弄得呼吸又急又沉,眼睛里逐渐浮上了一层水汽,渴意再度袭来,他看着男人姣好的面容柔软的唇瓣眼神发虚,下意识地张开嘴吐出一小截猩红的舌头,放浪地邀请着男人再亲上来。

男人愉悦地用掌心包裹住男人的囊袋轻轻揉弄引诱男人更多的下流,张嘴在索隆的鼻尖轻咬了一口,沉着嗓子鼓动他:“想要吗?自己来拿…”

索隆闻言便攀着山治的肩伸长了脖子去舔山治的嘴巴,山治张嘴将那送上门来的舌头吃进自己嘴里无微不至地侍候着,没一会儿索隆便被吃得浑身发软脸部滚烫,口水不住地顺着嘴角流下整个人又凌乱又色情。

山治将人压在沙发里亲得泪眼朦胧昏了头,双手顺着索隆的腰线向后去揉他的屁股,想必男人即使工作再忙也没有停止锻炼,那紧致极富弹性的手感让山治喜欢极了,他手法下流地抓弄揉捏着,让男人的臀肉在他的指间溢出被他捏出几条艳丽的红痕,索隆有些难耐地扭着屁股想逃脱山治掌控,身前兴致勃勃的性器误打误撞地蹭弄着山治性感紧致的腰腹,一时舒爽的头皮发麻,顶端的小孔流出滩淫水来。

山治低笑着极用力地捏了一把索隆的屁股,爽得索隆猝不及防的酥着嗓子啊的一声叫出声来,他低下头一口咬住索隆的耳尖,说话的热气直往索隆的耳朵眼里钻。“攒了多久饿成这样?我的腹肌操得还爽吗?”

“爽死了。”长期的压力和无法释放的欲望似乎找到了个一个好的出口,索隆不甘示弱地侧头舔咬男人的下巴,胡须扎在柔软的舌头上引得口腔又是猛地分泌出口水,没一会儿便把男人的下颚舔的湿哒哒,索隆讨好道:“让我多操几下。”

“好啊。就随你喜欢玩好了…”男人的声音里带着几丝笑意,“但是你的这里…”他粗鲁地将一根手指捅进了索隆的后穴里,嘴角恶劣地勾起,“得让我玩到爽才行。”

索隆被男人的动作惊得腰猛地弹起,皱着眉发出一声疼哼,他显然低估了男人间的性爱,此刻满脸不敢置信地拱着腰往前躲,却反而将两人的身体贴得更紧了,山治欣然接受索隆的投怀送抱,一手继续在索隆的后穴里开拓,另一手穿梭在索隆发间安抚地抚摸着他的头皮,一个一个吻轻盈地落在索隆的额角,男人轻声说着犹如蛊惑:“乖。别怕…待会湿了就让你爽。”

索隆还是第一次和男人发生关系,他有些不安地靠在男人的肩头,脸颊和鼻尖都泛着红,声音满是不解:“…要哪里湿?”

山治轻笑几声,手指按在内壁上用力地戳弄两下引得男人又发出声闷哼。他侧过头贴着索隆的耳根答道:“这里。”

索隆难耐地扭了扭腰不愿相信觉得大抵是男人在骗他,“…那里怎么会湿?”

“摸舒服了出水了就会湿哦…”山治轻柔地舔着索隆的耳根不耐其烦地讲解着,索隆的身体随着山治的舌头止不住的发抖,他并不好性爱,从前从来都是积攒不下去了才动用自己的双手,也没什么技巧,纯粹为了发泄得敷衍而又粗鲁的草草了事。哪里受得了被这样对待,那些把捏的恰到好处的挑逗将他玩弄的毫无还手之力,明明只是被舔了耳朵索隆却觉得浑身都痒的厉害,似乎只有那插在后穴里骨节分明的手指能让这阵瘙痒得到一些缓解。

“好厉害,”山治的舌尖细细地描绘着索隆的耳廓,“后面在按摩我的手指。”

索隆仰着头不住地哈气,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了,再这样下去他恐怕只是被玩弄耳朵和后穴就要忍不住射出来,这实在是太丢人了,可山治似乎丝毫没有顾虑男人心中的难堪,他依旧用那条灵活的舌头锲而不舍地进攻着男人敏感的耳朵,甚至不断地用那慵懒温柔的声音说着让人羞愧难当的下流话,呼出的鼻息像是一束滚烫的电流,从索隆的耳朵传达到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让男人浑身都发着麻。

“已经被我摸的很软了,”山治将索隆的耳垂含进嘴里吸吮,“你果然很适合被男人操…”

“啊,”山治轻笑一声,满意地在索隆的耳朵上咬了一口,“出水了呢,好多…好厉害…真是色情的身体啊,可爱的绿藻头先生…”

索隆的眼眶已经盛不住,因过剩的快感而分泌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后穴被男人的手指亵玩着不住的涌出淫水,耳朵早已被男人的淫言浪语煮熟,索隆疲乏的身体像是漂浮进了无望的欲望之海,每一寸肌肤都因为饥饿而叫嚣着,它渴望被汹涌地烫伤,被粗暴地撕扯,可偏偏这片海洋是温柔的蓝色,他慢条斯理地将这满腔凶恶的不满足酿成更加丰盛饱满的情欲,随着他的的手指涓涓流淌而出,男人搅动着已是湿软不堪的后穴,眯着眼露出一个满意的笑,“真是教了一个不得了的好学生啊…”

索隆呜咽着紧贴着山治的身体又射了一回,可欲望依旧没有消退迹象,反而空虚感叫嚣更甚,他已经彻底折服于男人的性爱技巧,后穴不自觉地紧紧咬住男人的手指不准男人离开,手更是放浪地直接摸向了山治硬挺的阴茎。握住的那一刻便淫荡地喟叹出声,下流的样子让山治看得都头皮一紧。

“喂…卷眉毛,”索隆意乱情迷地抚摸着男人粗大的性器,“能用这个操我吗?”

山治呼吸一滞,明知故问道:“操哪里?”

索隆咬牙笑着注视着山治水蓝色的眼睛,伸出一截被吃得鲜红的舌沿着下唇用力舔过。山治先是被勾的喉头一紧,很快又不敢置信地感觉到男人竟然放浪地在用后穴咬自己的手指,穴肉像是吸盘似的黏附上来,吸的山治浑身发紧。索隆发出一声爽到的喘息,低沉的嗓子满是情欲:“操这里…”

他感觉到手里握着的男人的性器跳动着又胀大了一圈。索隆不怕反喜,湿淋淋的眼睛要将山治的魂都勾了去,“能再大点吗?”

山治哼笑一声撕烂了男人身上早就一塌糊涂的白衬衣,将布料向上一推两下功夫便将男人的双手举过头顶捆住,索隆还来不及反应下一秒便被男人横过身子按倒在沙发上,那根硕大坚硬的阴茎毫无预兆地捅了进去,如开疆辟地般将那紧致的穴肉狠狠的凿开,嵌进了穴的最深处,纵使前戏做的再多,男人过于恐怖的尺寸硬闯进来时还是让索隆痛得喊出了声,生理眼泪止不住地流,他此刻才知道后悔双腿乱蹬的想要逃开,却被男人叠起压在胸前,男人俯身去吃索隆的乳头,柔声道:“别哭了宝贝儿…你一哭我就更大了…”

索隆吓得身体发抖紧咬住牙试图把眼泪憋回去,男人心疼地去舔索隆脸上的泪痕,轻声一句一个宝贝儿的哄着,索隆一个身强体壮的大老爷们哪受得了这个,整个人臊得不行,眼泪好不容易止住了,脸却快烫熟了,他难堪地侧过头,别扭道:“别这么叫,又不是女人…”

“…啊!”索隆突然疼出一声惊呼不敢置信地看向山治,“喂,你这家伙…”

“唔嗯…为什么…又变大了?”

山治笑着去吻索隆的脸,“都怪你太可爱了…”男人的唇沿着脸颊一路亲到耳廓,他的声音又沉又烫还带着几分下流的笑意,“明明每次那样叫你的时候,后面都会高兴地紧紧吸住我呢…其实很喜欢的吧?宝贝儿…”

“啊…就是这样…”

“嗯…宝贝儿好厉害…噢…”

男人像是故意贴着索隆的耳朵发出那样性感又色情的喘息声,索隆被撩的呼吸大乱体温上升,一边害臊得浑身滚烫像是要就地自燃,一边又忍不住见色起意为男人意乱情迷,身体谄媚地不停收缩着后穴去取悦男人,那硕大滚烫的性器本就将穴肉撑的很开,每次收缩时甚至能感受到阴茎上跳动的脉搏,索隆恍惚间觉得自己已经融化和男人融为一体了。

“噢…嗯…好棒…宝贝儿,”男人的唇贴在索隆的耳廓上厮磨着,“好舒服…要被吸射了…”

一阵电流猛地蹿上索隆的头皮,他只觉得眼前一阵花白小腹一紧,便又一次被男人的下流话戏弄的精关失守,失神地射了出来。

山治目不转睛地欣赏着男人高潮的模样,坏心眼地看着那根刚发泄完的阴茎又再度站起。

“求你了…”索隆喉间已有了些许哭腔,明明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欲望却丝毫没有觉得疏解,空虚感反而越演越烈,眼睛已经因为流泪太多而一片红肿,此刻怕是吹过一阵微风都会敏感的流下泪来,“快给我…”

“抱歉,是我玩的过分了…”山治伸手轻柔地揩去索隆脸上的眼泪,嘴上说着抱歉脸上倒是没有半分悔意,“如你所愿。”

下一秒索隆便被掐着腰大开大合地操干了起来。

“啊——!”声音控制不住地从喉咙里冲出,索隆双手被缚住腰被狠掐着根本无处可躲,只能无助地弓起身子仰着头大口的喘着气啊啊哦哦地叫着,那根硕大滚烫的阴茎如一块烙铁,一次次狠狠地凿进索隆的穴里像是恨不得把后穴的每一处褶皱都熨平,此刻男人再没有一丝温柔体贴可言,每一次的抽插都又狠又重,凶狠地像是要将索隆撕裂开来,那些被喂养的期待终于在此刻得到了满足,索隆被男人干的身体弯成了弓形,像是要躲开又像是想和男人挨得更近,嘴里发出连连放浪的惊叫脚趾都扭曲地蜷缩了起来。

索隆很快便食髓知味,迎合着男人的动作顶起了胯,山治眸色一沉,他伸出一只手去用力地按在男人一边的乳头上,然后更为迅猛地耸动着腰,男人难以自持地喘息吟哦大口哈着热气,被操弄的服服帖帖再也顾不上其他,那软烂后穴里的淫水更是被插成了一股股白沫咕滋咕滋地随着山治的抽动流出来,将两人的交合之处浇的一片湿滑。

“爽吗?”山治一手掐着男人的腰窝,一手用力碾着男人的胸肉,像头野兽一样猛烈地抽插着,那个进店时还仪表堂堂衣冠楚楚的男人此刻已浑身赤裸地躺在洒满了自己精液的酒红色沙发里,被穿着西服的陌生男人操弄的一塌糊涂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上,索隆无法思考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一股极强的电流从后穴流窜到他的四肢百骸,强烈的酥麻感像是从皮肤传进了骨髓里,他腰部承受不住地猛地向上弹起意外地将男人那根吃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快感从每个毛孔里争先恐后地炸开,高潮汹涌袭来索隆失神地高声叫着阴茎激动地跳动着射得又快又猛。

山治差点直接被夹射了出来,他一口狠咬在索隆的肩上,硬着头皮在那不停痉挛紧致收缩着的肉穴里又冲撞了几十下,终于还是难抗男人后穴下流地吸食,喘息着把滚烫的精液射在男人被插得软烂不堪的穴里。


结束后两人温存地抱在一起,温热的肉体亲密地挨着,仿佛身体和心脏都被对方填的满满当当。

“以后可以来找你吗?”索隆拨弄着男人金色的额发。

山治笑了笑,将索隆的手握住拉至唇边落下轻柔的一吻,“请务必,我可爱的客人。”

索隆脸上不自然的一红,心里明白这样问并不好却还是忍不住问男人:“你平时也会这样…这样接客吗?”

“不,”男人的表情很温柔像是并没有被冒犯到反而有些愉悦,水蓝色的眼睛注视着索隆意有所指地说道:“我只接待只需要调酒师的绿头发客人。”

索隆闻言一愣,红着脸咧嘴笑道:“那我们还真是很合得来啊。”

“的确…”山治搂着男人的腰将两人又贴紧一些,浅笑着侧过头用舌头挑逗男人挂着耳坠的耳垂,声音温柔的像是一滩蓝色海水,“其实我也饿坏了…再让我吃一次好吗?宝贝儿…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美味…”

男人的低语是索隆见识过最催情的性药,索隆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那一夜他都无助的溺在了海里。

++++

END
回复 支持 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随便叫什么都好 | 2020-3-29 14:4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随便叫什么都好 于 2022-8-29 10:28 编辑

左上呼出菜单点击看电脑版,然后可以点我的头像进主页看到其他的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奈梵 | 2020-3-29 19:04: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超棒的 这个设定下的藻好喜欢 还有山治好欲 啊啊啊啊啊啊 只能尖叫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天上没有云朵 | 2020-3-29 20:54: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嗷嗷!超级带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江月石 | 2020-3-29 21:07: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我尖叫!这两个人简直是用身体互撩!!太涩情了!请再多来几次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rsna27 | 2020-3-29 21: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山治太带感了!!!我呲溜,这么直接的互撩太美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inlinlin | 2020-4-2 01:10: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这样的索大我可!!天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明月本wu心 | 2020-4-7 10:44: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神仙太太!我太可以了!怎么会有这么欲的绿藻和厨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myhope218 | 2020-4-12 07: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哇!这样的绿藻太带感了!肉太好吃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