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罗索】罗用触手●索

[复制链接]
查看18316 | 回复15 | 2020-8-23 19:01: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提提要:

四处流浪攻击性很强的牛种兽人索隆,误入了罗医生的农场搞出了乱子,结果被抓捕用身体偿还债务的故事。因为本身是公牛不具备泌乳功能,牛场也不缺乏作为种牛的个体,在被捕的第二天被做了身体改造,租借了驯养后可执行命令的魔物触手,在泌乳室后面的调教屋进行榨乳开发——
(总之就是车,没有多少逻辑)

索隆清醒过来的时候,被用锁链捆栓住了四肢固定在绒毯上,几根铁钉镶嵌在绒毯之下的石灰地深处。行动被限制了,被捕获的兽人试着挣脱,却因为先前被注射进身体的药物使不出力气,迟钝的感官和难以掌控的身体,即便这样他还是抬头看向不远处坐在长椅上的男人。

或许是感受到了索隆目光里的杀意,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抬了一下帽子,随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透明的小瓶,里面放着一颗肉粉色的圆球随着轻晃瓶身的动作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不用担心,索隆当家的。等你把债务还清之后,所有的东西最后都会还给你的。”

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被夺走了什么的兽人皱起了眉,随后他发现自己常年配带的刀被放在一旁的刀架,稍微停顿后第一次开口做了回应。

“你说的债务...是指我和那些家伙打斗产生的破坏吧。”  随着话语落下,索隆看到对面的男人点了下头,似乎是在等他继续说下去。
“被毁坏的东西我会想办法赔偿,我不会逃的,把刀还回来,反正你想听得就是这个吧?没必要这么大费周...”

“不,索隆屋。你误会了一件事,要怎么偿还是由我来决定的,我会选能从你身上的价值来尽可能快得收回损失。”

听到这句话的兽人,周身刚刚缓和一些的气场又再度变得尖锐。他从眼前的男人说出的话里,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而这时候他身上的麻痹感还在缓缓消退,要挣脱或者反击机会都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带着斑点帽的家伙靠近时用牛尾威慑性得拍击周围的地板。

然后他的下巴就被强制性捏住抬起,对方似乎很了解兽人的身体构造,索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撬开嘴含入了玻璃瓶里的圆球。

那之后男人松开了手,似乎并不在意兽人在下一秒把那粒糖果大小的东西吐到地上。对方的唾液已经把它润湿,借用来的魔物正在记录对方的气味,并在被逐渐唤醒破开了最表面的那层薄膜。

索隆自然也注意到了,那个不起眼像是药物的东西,从里面伸出了远比之前体积要大数倍的触须。看着从里面延伸出来的东西,按骂了一声这个疯子,不顾还未恢复的身体剧烈挣扎起来。而不过短短数十秒,第一根触须便缠上了他的手臂,顺着向上攀爬缠住了四肢,分叉开的触手分散这钻进衣袍、分泌出液体在给皮肤抹上水渍的同时溶解掉碍事的布料。

这个时候索隆的感官已经差不多恢复,但被用力的触手缠绕让他使不上力气,无刀流难以施展。同时,因药物效果的褪去,除开那些触手黏腻的触感之外,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紧咬着牙,随后被更多成长起来的触须控制,随后链接的锁链被硬生生扯断,听着清脆的响声索隆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

能轻易扯断锁链的力量,自然也能轻松折断他的身体。此刻他的四肢和脖颈还带着禁锢用的项圈,或许是不影响动作触手并未理会那些,而是缠绕住四肢把他抬了起来。触手听命于男人的指令,强行掰开大腿把最隐秘的部分朝向过去,布料还未被完全溶解,就在罗的旨意下被触手扯断丢到一边。

“看来我的技术并没有退步,很漂亮的形状。”

“你这...混蛋。”
被强行摆出羞耻姿势的兽人,低垂着头似乎不打算去细看,他已经明白了眼前的男人之前所说的夺走是指什么,但他的骄傲并不允许因为这种理由,就在野心实现之前主动放弃自己的生命。

似乎是想开了,也可能是罗耐心得等待着答案得到的结果。触手们只是缠住了兽人的身体,却并没有对这具被散发出诱人气味的猎物实际做出什么。它们在等待,等待罗下达命令,而罗也等待着索隆沉默思考的答案。

“......偿还之后,你都会还给我的吧。”
“当然,毕竟我是医生,既然要使用你的身体自然会负起责任。”

兽人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露出了最初在罗的农场大闹时,自然惬意带着点挑衅意味的笑容。
“庸医还差不多。”

这次换罗失言了,他压了压帽子似乎是想把一瞬间嘴角浮现的笑遮掩。
“看来,你已经做好准备了,索隆屋。”

话音落下的瞬间,之前沉寂的触手又开始躁动起来,大量湿滑的液体涂满了猎物的身体,胸膛、大腿根部还有脸颊,以及在那之后强行挤开索隆闭合齿关的第一根,相比较普通男性的阴茎要粗上很多,前端的细触撬开牙齿,在下一秒就直接撞入了索隆脆弱的喉咙。口腔被撑开,本能想要干呕但却被顶入得更深,尾巴一瞬间震颤便被触手缠住拉直,并在下一秒大量带着甜味的液体被灌入。大部分液体被直接咽下,超量的部分也溢满了索隆的口腔,触须满意得抽送顶弄了两下,只是这一下就卸去了索隆不少体力,直到触须抽出也没有反应过来,剧烈咳嗽了两下才回神把口中残余的吐了出来。

而这时,他感受到异样的感觉,准确说是他被眼前的男人强行装上的器官起了反应。还没有被触碰过的阴唇缝内逐渐变得湿润,热量在小腹盘旋让他吃惊于之前液体起效的迅速。

“别用这种眼神看过来,那是能让你更轻松的东西。” 罗不紧不慢得回话,甚至就近再度倚靠上之前的皮革长椅,虽然索隆并不知道他是怎么只靠抬一下手指就把那个移动过来的。
“继续吧,别让我们的客人等太久了。”

触手分裂出不同的形状,并增生出更多然绕住索隆的身体。胸部是第一个被刺激的地方,被灌入黏液后兽人的身体变得敏感,黏腻的触须勒住胸肉按压都能带来奇妙的感官。分裂出更细的枝杈缠绕住乳尖,把肉粒勒起一块,随后分裂成口器的触手含住了那红肿变硬的肉粒,内部细小的触手替换之前的,吸吮着揉弄同时品尝着两边。

索隆咬着牙也难以压抑住声音了,但现在的情况还勉强能忍耐。可之后布满颗粒的长扁触手贴上了男人给他改造的阴穴,被湿液沾满随后压蹭起那两瓣唇肉和内里藏着的阴蒂。身体一瞬间僵硬,而几条手指粗细的触手则挤开了后穴,借着润滑一寸寸钻进只用于排泄的肠道。

果然没那么简单。在索隆被逼出第一声呜咽的时候,吸吮着乳尖的触手内部蠕动了两下,尖锐的疼痛从乳尖传来,随后是什么被注射进去的凉意。相比较之前的刀伤带来的痛意很普通,但紧接着乳头更加鲜明的触感在细小的牙齿啃咬上去时,因为难以忍耐的快感索隆张开了唇,随后被一旁待机的触手填满了口腔和喉咙。

像是男性阴茎的形状,反复抽送顶撞着喉咙深处的软肉,无法再忍耐的鼻音断断续续,并在一根触须顶开扩张好的后穴时拔高。药物的缘故索隆并没有感受到多少疼痛,准确说是被替换成了磨人的快感,在结肠口被硬生生操开时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射出的阴茎散落在小腹和周围的触手上,被肉粒反复摩擦的阴唇已经泛红,此刻流出的大量清液显示被装上的阴穴也跟着高潮了一次。这时候兽人的大脑已经有些模糊,喉咙被侵犯甚至无法借着咬舌带来的疼痛收回理智。刚刚高潮的阴茎又在触手的摩擦中勃起,只不过这之后就被口器形的触须吞下,连两边的睾丸都被细小的触须摩擦,刚刚高潮敏感到不行的身体又被刺激着去了一次。

在后穴的触手已经增加到三根,有粗有细在紧致的肠道扩张着侵蚀,最粗的那根甚至故意找准了前列腺的位置顶撞,压迫着敏感的腺体给猎物带去更多难以消化的快感。

太糟糕了...但紧接着触手的动作让索隆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摩擦着阴唇的扁平触手撤离,一根只是看着形状就很危险的触手在他的阴部摩擦。后加的性器官能准确得把感觉传递过来,但同时又不属于自己所以更难掌控。但喉咙被填满的猎物无法说出任何字句,甚至在被贯穿时也只是颤抖着牛耳再度被推上了高潮。

异样的,被彻底填充的快感刺激着索隆的大脑,触手终于配合着药物的作用卸下了最后一层防护。喉咙里又被灌入了新的,但已经没有余力再将那些东西吐出,没有了触手阻挡的声音被阴穴和肠道内的触手捣干到破碎,即使压抑了几秒也被紧接着贯穿深处的快感撕开。

肠道已经被触须操弄到柔软,分泌的液体让后方更容易被进入侵占。而第一次被破开黏膜的阴穴,在流出少量手术残留的血液之后,便被再度挤入的两根较细的触须填满余下的空隙。小腹甚至能看出很浅的形状,随着触手一次次顶弄阴穴流出湿黏的液体,细小的软触缠上阴蒂,再由布满细小牙齿的口径包裹啃咬。酥酥麻麻的,超过承受能力的快感让索隆的大脑难以正常的运转,只能本能得去抑止声音,然后被触手的顶端撞上宫口时漏出呻吟。

期间索隆也试着分身去看眼前的男人,但他只是很平淡得在看,看自己是如何被数根触须操干到深处的弱点,如何被强烈得快感逼迫出呻吟。被填满的感觉越发强烈,再度迎来一次高潮的同时,宫口也被数根触手攻破,尺寸惊人的顶端硬生生顶开那块被干到柔软的地方,导入人工生成的子宫搅弄带来陌生又强烈的快感。

交合的地方早已经变得泥泞不堪,大量的液体在被触手捣干的过程中起泡,或是沾满周围后滴落到之下的绒毯。而包裹着阴茎的触手也跟着蠕动起来,内部细小的触须抵住还不断溢出腺液的铃口,摩擦着朝内挤了进去。已经被抽走不少体力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不会很粗但也足以清楚得感受到尿道正被撑开,疼痛被转化为快感叠加,和肿胀感一起把索隆再度推向了高潮。

已经是第五次了。而前面的被触须堵住没能射出任何东西,被触手操干的阴穴流出了更多的水,滴滴答答在交合淫靡的声音中把毛毯润湿。紧接着,在阴茎里的触手上下抽送起来,本就被逼迫到极限的身体被迫又被叠上一层,而后又有一根同样粗细的触手挤入接近极限的阴道,随后又抽出来顶入上面用以排泄的穴孔。要更紧的,且无法承欢的地方被触须撑开,索隆的呻吟第一次带上了痛苦,但很快就被黏稠的药物影响变得甜腻。

这样下去真的不会坏掉吗?已经无法顺利思考的大脑连这个想法都难以维持。但罗只是看着,很有耐心甚至像是不考虑对方的身体能否承受,但至始至终他的视线都没有离开,直到埋在阴茎抽送的细触顶开了把管排尿的软肉,抵入进去压蹭着脆弱的膀胱壁,才抬了抬手指让触手给索隆的乳尖注入第二管液体。

人造的子宫已经彻底被触手侵占,抵着宫内的肉壁摩擦或是反复顶撞,而宫口也被触手撑着完全打开,在一次次深顶中被摩擦,和穴肉一起被操到柔软湿润。而在肠道的触手早已侵入结肠,盘绕在一起抽送,摩擦着肠壁和阴穴内的触手一起刺激敏感的前列腺。而此时,从阴穴挤入的细触也在抽送中突破了那块软肉,和阴茎贯穿进入搅弄的缠绕在一起,正好堵住了将内里的液体搅弄,在带来快感的同时让索隆发泄的欲望更加强烈。

但即便这样,猎物也没有出声求饶,只有被干到破碎的呻吟和呜咽。已经湿漉漉了,虽说大多数都是触手本身自带的液体,但已经没法射精排解的快感都借着人造的阴穴,化作一股股清液从被触手填满操干的穴道内流出。

两边的乳尖第二次被注入液体之后,含住啃咬的触手撤离,换上了很多细小的揉捏挤压,甚至有两根试着从乳孔贯穿进去,但在罗的视线扫过去时停顿,缠绕上硬挺的乳粒揉捏。而后又是一次无射精高潮,快感叠加在一起让索隆的声音又哑又沉,语调却像是被拔高了,生理性的液体眼泪早已沾湿了面庞,但直到红肿的乳尖被玩弄出第一股乳液,罗都没有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求饶”,即使连意识不清下意识的都没能得到。

能够泌乳就说明触手的开发已经达到目的,但罗并没有让侵犯着索隆身体的魔物们停下,而是让捣干着膀胱内壁搅弄的细触撤离,配合着同时抽出两穴内最粗的两根狠狠顶撞向前列腺。被故意这么攻击,骤然拔高了呻吟又紧随着的操干撞碎,没有堵塞又被操开了膀胱口一时根本无法控制,黄色的尿液顺着两处被干开的尿道淅淅沥沥得流出,勃起的阴茎颤抖着吐出一小股白色的精液,并随着之后每一下被操进深处颤抖着流出淡色的尿液。

而这个时候,被侵犯了数小时的猎物早已没有余力思考羞耻这种问题,难以忍受的快感几乎要碾碎他最后的意识,但不断刺激着身体的快感让他无法轻易得昏迷。被开发后的乳孔内已经不断流出乳液,罗拿了榨乳的仪器给他固定,在按下开关时乳头被吸力扯得更大,白色的液体睡着习惯被注入到一旁的奶罐。

喉咙又被操开了,这一次一点反抗也没有就被干进了最深,再度给索隆灌入黏稠的液体后,触手干脆玩弄起他的软舌和喉咙,被填满或是被干到呜咽,还是配合着身下的两个穴道内的触须一起进入带来强烈的刺激。意识被强迫得拉扯在清醒和模糊之间,阴茎在尿液流干时再度被触须填满抽送,被操开的子宫和结肠被填满,穴肉被摩擦着甚至一小部分被拖出再被顶回。折磨的一样的快感和侵犯,而这一次罗起身准备离开,在又一次被干到高潮之后,索隆最后也没听清那句临别的话。

“加油填满那个罐子吧,索隆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羽索染 | 2020-8-23 19:59: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我还是没能躲过产乳梗啊,变成奶牛的藻子也好惹人爱,话说罗你怎么能坐在那里呢?这么可爱的索隆你能忍得住?^_^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小白白 | 2020-8-23 20: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肉还挺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影崽仔 | 2020-8-23 21:42: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这美好的触手play。罗你再这么淡定的看下去我都要怀疑你不行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巫唠唠 | 2020-9-19 01:06: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 ̄*)流口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tarry | 2020-12-7 23:24: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罗你说实话,不是不行,要不还在这干看着?扑上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莫名阿 | 2020-12-9 22:54: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香了,爱了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tildada | 2020-12-14 15:1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罗怎么可以忍着美味不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暮商a | 2020-12-20 23:07: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就这么走了????这么香的藻藻门户大开着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卡霍 | 2022-4-29 11: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哪好香的肉(╯▽╰ )触手什么的真是百看不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7

主题

17

帖子

121

积分

侠客

积分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