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罗索】那什么的发情期(非典型ABO)

  [复制链接]
查看18355 | 回复44 | 2020-8-26 22:5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哇!恭喜罗索板块成立!过来搬文了!

——————
非典型ABO设定:omega没有发情期,有发情期的是alpha。alpha会释放信息素吸引omega交配,而omega的信息素也可以使alpha进入发情期。alpha在发情期除了化身泰迪,日天日地日空气以外,还会极度缺乏安全感,敏感脆弱,非常想要omega在身边陪伴。严重者会哭唧唧,甚至筑巢。 平时越硬汉的A反差越大。
————————

“噗噜噗噜噗噜……”
放在桌角的电话虫突然发出一阵急促的来电提示音,原本闹哄哄的草帽团有了一瞬的安静。
电话虫戴着毛绒斑点帽子,身上纹着笑脸图案,标志性的记号让草帽一伙一看便知是属于谁的,于是他们齐齐把目光转向索隆。
只听乌索普说了声‘索隆,电话’,众人便马上恢复刚才的吵闹,该干嘛干嘛,路飞继续啃刚才没吃完的鸡腿,乔巴坐在他旁边舔棉花糖,山治扭着海带舞给船上的两位女士献殷勤,而这两位女士呢,则仍然看着索隆,露出一种说不上来是什么意味的可怕笑容。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索隆拿起电话虫走到角落,背过身避开那两道露骨的视线才接起电话。
说真的,这种像妈妈看出嫁的女儿一样的眼神让索隆觉得浑身不对劲。自从他和特拉男公布关系之后,不,或许更早,在她们察觉他和同盟船长似乎有一腿后,她们就总是拿这样的眼神看他。
[喂?是罗罗诺亚吗?]
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白熊有点扭捏的声音。
“啊,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是贝波,索隆下意识问道,一般红心团船员很少会打电话给自己,这种情况一定是有什么事了。
果然,贝波继续说道[那个……我们船长,发情期提前了……]
“提、提前了?抑制剂呢?”alpha的发情期只要注射了抑制剂就可以很快度过,就算提前了也没有什么麻烦的,但联想到自家那位发情期时候的样子,索隆还是忍不住咋了一下舌。
[抑制剂有是有,但是船长他……]
“特拉男怎么了?”
[因为之前几次发情期都是靠的抑制剂,所以这次船长说什么也不肯用……]
“……”索隆看了看正在打闹的伙伴和窗外平静的海域,觉得桑尼号这边应该暂时不会遇到什么麻烦,“我知道了,你们现在在哪里?”
贝波很快报了一段地址,索隆还想再问点罗的情况,但想到在电话里问不如直接早点过去的好便匆匆挂了电话。他把电话虫放回原位,刚要跟伙伴们说一声却不想这群人已经一窝蜂涌上来把他围住了。
“特拉男发情期到了?”
这是一边啃鸡腿一边八卦的路飞。
“所以索隆要去他那里吗?”
这是什么都不懂但还是努力参与话题的乔巴。
“前几次都是靠的抑制剂?绿藻头你太不负责了吧。”
这是不管发生什么先嫌弃索隆的山治。
“对了,索隆,你趁这次机会把特拉男发情期时候的样子录下来吧,正好可以讹他一笔。”
这是扔过来一个影像电话虫并且眼睛变成贝利状的娜美。
索隆:“……”
所以你们表面上各干个事其实都在偷听吗?!
索隆愤怒地对山治说了句想打架吗同时把娜美扔过来的电话虫给扔了回去。
好在船上还是有靠谱的人的。
弗兰奇递过来一串钥匙,告诉他这是新研制的小快艇,只要输入目的地位置就可以自动寻路,并且千叮咛万嘱咐他一定不要按其他的键也不要自己找路,然后被索隆不爽地反驳回去:“……我知道该怎么走!”
当然,他虽然嘴硬了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一路上乖乖听弗兰奇的没有动快艇上的其他按键也没有自己去找路,不到半天的时间就看到了熟悉的黄色潜水艇。
他登上潜水艇,在贝波他们的带领下来到一间房门紧闭的房间外。据贝波说他们的船长现在正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没有允许不准进入。
“剩下的就交给你啦罗罗诺亚!”
他们才不管自家船长的‘没有允许不准进去’,打开门一把给索隆推进去,然后一溜烟跑掉。
没了房门的隔离,迎面扑来的浓郁的alpha信息素味道让索隆差点腿一软倒在地上,他用力镇定下来,低头看去,只见罗抱着他留在这儿过宿用的衣服缩在墙角抬眼看着他,那眼神中交杂着委屈、心酸、怨念,同时也因为他的到来而带了点震惊。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索隆试探着唤了声,“特拉男……”
没想到罗听到这个称呼一下子不满地看向他,眼中委屈更甚,“你刚刚叫我什么?”
熟知自家alpha发情期德行的索隆马上改口,“罗,罗。”
Alpha嘁了一声,不知对这个称呼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对于处在发情期的恋人,索隆一点也不敢怠慢,他还记得罗上上上上上次发情,那个时候他们都在桑尼号上。一开始挺正常,发情期的罗除了敏感点,脆弱点,日索隆日得频繁一点之外没有过于异常。直到后来不知是谁在用餐的时候上了一盘饭团,其中混进了一个梅干味的,还偏偏这个梅干味的饭团被罗给吃到了。
罗咬了半口立刻脸色一苦,转头跟旁边的索隆抱怨,“这里怎么有个梅干味的。”
“哈?”索隆一时没来得及反应。
“我吃到了梅干饭团。”
本来这时候罗作为发情期心灵脆弱的alpha吃到了最讨厌的东西是期待Omega来安慰几句的,但偏偏索隆一个没注意随口说了句,“那就吃到了呗。”
听到这句话罗立刻不淡定了。发情期清奇的脑回路让罗由‘那就吃到了呗’这句推理到索隆当家的对他吃到了讨厌的东西这件事一点都不关心再推理到搞不好索隆当家的连他不喜欢吃梅干这回事都忘记了然后继续推理到索隆当家的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一回事,最后,他仿佛得出了什么结论,看向索隆,颤声质问:“索隆当家的,你,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索隆:“??!”
他本想说你有毛病吗,可刚要开口他就意识到了这是alpha发情期的特殊反应,于是马上改口解释:“我、我刚刚在喝酒,没有注意。”
罗听了不但没有好受点,反而更加难过了,委屈地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果然对你来说酒都比我重要。”
索隆慌了,“你、你他妈哭什么啊,梅干饭团在哪里,我帮你把剩下的吃掉……扔掉也行,喂你别哭了!”
这事说出来可能都没人信,死之外科医因为一个梅干饭团在他面前哭了!
罗一边拼命忍着眼泪一边又不受控制地越哭越厉害,“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控制不住,眼泪就是不听我使唤呜呜索隆当家的你是不是根本没把我当一回事你宁愿喝那种没意义的酒也不愿意来关心我一下你是不是变心了罗罗诺亚当家的!”
罗声泪俱下的控诉一瞬间让不知道事情经过的周围一圈人看索隆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现在的索隆看着身边哭得跟一朵小白花似的的罗和周围人怪异的眼神恨不得把那个要命的梅干饭团扔到地上去踩几脚。
他一边忍受着周围一圈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索隆\绿藻头\剑士小哥你好差劲你怎么把特拉男弄哭了你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一边忍受着自家alpha毫无意义的碎碎念“果然对你来说连酒都比我重要你是不是早就不爱我了”,最后忍无可忍地扛起罗大步走向瞭望台。
发情期里出现的问题还是床上解决最快。
一到瞭望台,罗立刻把刚才收敛起来的信息素全部释放出来,熏得索隆头晕目转,差点直接湿了。Omega对alpha的信息素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索隆不得不捂住鼻子,打开窗户想散发一点出去。
没想到他一捂鼻子,罗那边又不淡定了,肩膀一颤一颤地说,“你现在连我的信息素味道都要嫌弃了?”
操我怎么会嫌弃呢我喜欢还来不及你不要乱想好不好!
这是实话,罗的信息素是威士忌味的,他的确喜欢的不得了。
好不容易安抚好罗,对方马上扑上来给他摁倒在瞭望台的那张小床上,一边在他身上又啃又咬一边不断叫着他的名字,还不忘腾出手来给他衣服裤子一股脑都扒了搂着他到处乱摸。
之后罗一边发狠地操着他一边又委屈又怨念地重复着一个让索隆听了想翻白眼的问题:“酒和我你到底更喜欢哪个”,他还得耐着性子竭力用没有不耐烦的语气一遍遍断断续续地回答:“老子当、当然是更喜欢你。”直到他被操昏过去。

那次的魔鬼经历仍历历在目,索隆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走向缩在墙角的罗。说真的,他有点不安和内疚,因为之前罗的三次发情期他都错过了。
他有记住罗的发情周期,一般情况下他会在罗发情期快到的时候提前收拾好东西去极地潜水号上住几晚。alpha的发情周期长,所以即使他们在海上也不会因此造成太大影响。
但凡事总有意外,比如和海军对上啦,比如被其他海贼缠上啦或者单纯的是因为两船相隔太远,这些时候他就会让罗用抑制剂。
总之,他连着三次错过了罗的发情期。连着,三次。
何况他们在一起之后罗总共经历的发情期也不过六七次。
现在房间里被罗弄得一团糟,搁床上的毛绒玩具被扔的到处都是,衣橱里的衣服被也翻出来乱七八糟地扔在地上。
罗捡了几件索隆的衣服和两个特别喜欢的毛绒玩具抱在怀里,身上盖着的也是索隆的衣服,强烈的信息素味道弥漫到房间的每个角落。
索隆忍住自己捂鼻子的冲动,走到罗身边,伸手就要把罗身上杂七杂八的衣服扯掉,没想到身下的人存了心跟他不对付,死拽着衣服不放手,他扯了好一会愣是一件衣服也没扯掉。
索隆无奈:“我都在这了你还抱着一堆衣服干什么!”
罗抬头幽幽地看了自家Omega一眼,没理他。
自刚才他一见到索隆起,他心里积聚起来的委屈啊怨念啊不满啊就像决堤一般通通涌出来。
三次诶!
他连着三次发情期被鸽了!
还有哪个alpha会像他这么可怜?有吗,有也不行,反正他受不了这个委屈。
虽然那三次发情期他打了抑制剂很快就没事了,但,那又怎样,连Omega的陪伴都没有算什么度过发情期!
“我不管!”罗说,“你得补偿我!”
看着罗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索隆能怎么办呢只能答应他, “……知道了,说吧,你要什么补偿。” 谁叫他现在发情期呢。
“我要先XX然后XX接着XXX再XXXX。”
罗语速飞快地报了一连串不可描述,给索隆整得脸色铁青。
“你——”你去死吧!!
低头,对上自家alpha发情时那双泛着泪光可怜巴巴的眼睛,索隆像咽刀片似的把到嘴边的话给强咽了下去,十分艰难地说,“你,想做什么尽管做就是了。”
话音刚落,罗刚才还惨兮兮就要哭出来的双眼一下子仿佛冒出了绿光,索隆看了不由一阵哆嗦,下意识就双手捂住屁股后退了一大步。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

事实证明,不管alpha在发情期表现得有多么惨多么可怜多么像一朵无辜的小娇花,他们仍然满脑子那种东西、操起人来那副狠劲就像憋了大半年一样并且满嘴骚话。
这是索隆第二天傍晚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时得出的结论。
这期间罗一直抱着他在床上、在桌上、在浴室里总之在这个房间的各种地方做,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做那种事情,如愿以偿把他之前提到的那些不可描述全都做了一遍。
Alpha发情时的精力旺盛得似乎用不完,每次结束后用不了一会就又像饿极了的狼一样扑上来,对着他啃啃咬咬,上下其手。才两天下来索隆就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躺在床上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而睡在他旁边的罗却是一副一脸餍足,神清气爽的样子,还霸道地把他锢在怀里,在睡梦中都不忘摸着他的胸捏捏揉揉。
“早知道当时就给你一针抑制剂算了!”
索隆把他的手拿开,又是无奈又是气呼呼地说,不想这一小动作却惊醒了罗。
“索隆当家的刚才说了什么?”
罗醒来就立刻凑上来,双手圈住索隆,用鼻尖蹭他的颈子,一面舔着他的脖子一面含糊不清地问。
“不、没什么!”
“这样啊……”罗也不多在意,隔了一小会又凑上来对他黏黏糊糊地,“唔、索隆当家的、索隆……我又想要了……”
“喂!不是刚刚才!”
“发情期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且,”罗顿了顿,给索隆抱得更紧了,对上他略显疑惑又有点恐惧的眼神,恶狠狠地说,“我总得把被错过的那三次都操回来才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啊 | 2020-8-26 23: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啊 于 2020-8-26 23:21 编辑

新版块!这委委屈屈的发情期是怎么回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银发彩衣 | 2020-8-27 00:15: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这……真好!我爱这篇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glassy | 2020-8-27 09: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这篇!我真的太爱这个发情期设定了,可爱得一塌糊涂!又可爱又攻的罗哥太棒了!
天空的精灵浅笑着落入泥土化作千万怒绽的莲花,用最亲密的姿态亲吻大地——一滴雨打过一场人生戏。 哈默菲斯特←鲜网专栏,欢迎来会客室坐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个梦 | 2020-8-27 11:1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写的真好,一到发情期就异常敏感,缺乏安全感容易委屈的alpha好可爱,因为错过罗三次发情期拿罗没有办法,让他为所欲为的索隆也好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影崽仔 | 2020-8-27 11:22: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罗你怎么可以这么骚哈哈哈,这反差也太大太可爱了吧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为我们的 | 2020-8-27 20:18: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罗索冲啊!!!太可爱了这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仰望 | 2020-8-28 17: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超级可爱呜呜,谢谢太太搬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森森吸引 | 2020-9-13 22: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这种反差萌太爱了。就像打游戏里说的一样“穿的越粉打人越狠”,能力越强发情期就越脆弱,不过即便罗一边哭唧唧,他毕竟还是个强悍的a,小绿藻,尽情享受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青绳 | 2020-10-29 10: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哈就喜欢这种非典型AB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9

主题

31

帖子

197

积分

侠客

积分
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