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罗索】混乱邪恶(上+下)

[复制链接]
查看4257 | 回复16 | 2021-8-25 09:47: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啥可说呢 于 2021-8-25 09:54 编辑

ABO/黑手党par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啥可说呢 | 2021-8-25 09:53: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啥可说呢 于 2021-8-25 10:42 编辑



1

“教父,这小子想跟我们一起干。”

罗闻声抬起头,大半张脸仍然埋在阴影里。他看向那个站在门前,腰间别着三把刀的男人,此刻正大大咧咧地抱着手打量他。

能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夏奇他们打听好的。脑子好使,家底也清白,就是这头显眼的绿发怎么看怎么面熟。

“罗罗诺亚?”他轻声低语,眼睛被帽沿遮着看不出情绪:“那个三刀流杀手剑客?”

黑手党一天天活的刀口舔血,能来投奔他的往往是些走投无路的亡命徒。但罗罗诺亚在他们这名声并不小:赏金猎人,一单几十万上下,怎么看都活的风生水起。

“嗯,是我。”索隆抓了抓脑袋。

他看上去比照片里还年轻,而他身边又不喜欢留小孩。唯一让他在意的是这张脸,干净,英俊,眼底充斥着与这里格格不入的自信和斗志。

“走近点,让我看看。”

他的会客厅是一条明亮的长廊。精密的设计使它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能沐浴到阳光,而他所在的地方是这屋子里唯一一处由屋檐遮住的暗角。于是他就看着这个年轻人淋着一肩阳光向他靠近,高大又挺拔,径直走过来时眼底没有一丝惧色,身上的黑色长衫领口敞开,大剌剌地露着他蜜色的胸膛,一道刺眼的伤口横贯其上。直到夏奇想上前一步让他停下,却被拦住了。

这一次他看的清清楚楚,暗红色的瞳孔仿佛带着血光。

是Alpha吧,他想。那种仿佛与生俱来,刻在骨子里的骄傲和光华,除此以外的任何一个性别怎么会有呢?

“说说看,罗罗诺亚当家。”他一双手搭上抚上下巴,嗓音轻柔又和缓:“你为什么要来我这里呢?”

“还不是因为你们。”索隆说的十分坦然:“现在黑手党这么猖獗,找我的给钱都少了啊,我又正好急着用钱。”

“就因为这个?”一边夏奇眼角抽了抽,像在懊悔自己做的决定:“教父,我也没仔细问这小子……”

“你们不是有需求就可以吗,我为了钱还不行吗?”

“有意思,你知道加入我要付出的是什么吗?”罗从阴影中微微前倾,阳光下眼里闪着促狭的光:“你的生命。”

“你有在我需要的时候随时付出生命的觉悟吗?”

他料想每一个不知深浅的年轻人都会被这个吓到,但没想到索隆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怎么,你在质疑我的能力,你认为我随时都会死?”

“我是说……”

“如果我要是死了,那不过说明我就是那种程度的男人。”他挑起一边嘴角,恣意张扬到让人移不开眼睛。

“让他呆在我身边吧,”罗片刻后下了决定,察觉到身边忠心耿耿的侍卫眼中划过异色,满意地勾了勾唇。

2

教父身边有着严格的等级体系。尤其是像罗这样纵贯南北的组织,教子更是横跨各行各业,鱼龙混杂。而能长期呆在教父身边的,更意味着教父的心腹与刀刃,普通人想都不要想。

而罗罗诺亚索隆居然来的第一天就已经坐上了这个普通人梦寐以求的位置。

对此他本人却并不太在意,每天作息奇怪的不行,好像什么时候不是喝酒就在睡觉,晚上还比谁睡得都晚。

“已经有人跟我反应了,说你太散漫。”罗坐在柔软的沙发椅上看着这些天手上的文件,声音轻柔中带着危险。

“可我什么事都不耽误。”

索隆窝在角落里翻着一本冷兵器的书,不时仰头灌一口手边的酒,撇了他一眼:“而且你不是也看到了?”

“哦,你怎么知道?”他嘴角带上了点意味不明的笑。

“别扯了。我杀人的时候你的人不是在旁边吗?”

这倒是让罗出乎意料,他没想到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男人心思这样缜密,不过他一点没有愧疚的意思,毕竟这样一个新人不多观察观察才是奇怪的事。

不过他确实都看到了。

无数个时候无数次电子屏上清晰地划过那个劲瘦的身影,三把刀挥舞成了三条银光,身形快的有如鬼魅。有时战到酣的时候还会笑,挑起一边唇角用软红的舌尖去舔滑落的血,看的他胸口一紧。

索隆有的时候也会受很严重的伤,尤其在遇到强者的时候,更是毫无保留的拼命,向敌人袒露自己结实的胸膛。

一次贝波将浑身是血的他抬回来,看着他罕见拧紧的眉头拿捏着开口:“本来那人不是我们的目标的,只是他也是用剑的,索隆上去就要跟人家打……”

罗小心翼翼地把他抱回去,甚至分不清他身上那里是完好的皮肤。

他身上旧伤填了新伤,大多集中在前胸,后背竟然是光滑的,上绷带的时候摸起来有如丝绸,混着湿润的液体一使劲那背脊仿佛要把他的手吸进去。

索隆没过一会儿就睁开了眼,迷迷糊糊看着他居然有那么点天真。

“教父。”

“叫我名字。”罗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眼睛还在那漂亮的躯体上流连。

“你叫什么?特拉法……”

“特拉法尔加 罗。”

“叫特拉男吧。”索隆皱着眉摆了摆手。

3

罗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在走廊上,他露出了连他最亲近的下属也没见过的,怎么也掩藏不住的喜悦。

“是Beta。”他想,对信息素毫不敏感,却有和Alpha交合的可能。他终于能让这个男人完完全全变成他的人了。

他刚刚从训练场出来。自从听到索隆喜欢和剑士切磋之后就动了点这样的心思,当索隆看到鬼哭两眼放光时更是就了他的想法:他想和他打一场。

他记得索隆第一次站在他面前,侧着身一只手扣在他一把刀的刀柄上,大拇指向外推出一寸,青锋映着寒芒。

“和你打的话,还勉强有点意思。”

屏幕上那个索隆此刻出现在了他面前,混着汗液和冷铁的味道裹挟着强劲的风向他冲撞过来,虽然贴心的换了刀背,但那完全没什么差别。

肾上腺素急剧飙升,几乎是完全抑制不住地,罗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

与他沉静内敛的本人看起来完全不符的硝烟味道,带着火星的霸道侵略感直直地包围了索隆全身,让他身形一僵,却马上以更快的速度冲了上去,前襟敞开的领口从肩头稍稍滑落。

“我赢了。”索隆笑着把他按在地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眼底带着骄傲的神色。

罗躺在地下,看着这个毫无自觉的男人撑在自己身上敞着他劲瘦的上半身炫耀着他的战绩,胸膛随着喘息一起一伏,被汗液浸的闪着水光,像一件艺术品。

与他挨在一起的皮肤正隐隐发烫。

“我放水了。”他脸上带笑。

“搞什么?”索隆明显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眼看手就要拔刀:“你给我认真一点啊,对敌人最大的尊重就是全力以赴。”

“好啊。”他坐起来故意冲着索隆的耳边轻声低语,满意地感受到了这人不太自在的往后躲了躲:“下次吧,想打了再来找我。”

他沉下的嗓音又低又磁,伴随着他浓郁的信息素在屋子里久久不散。

战意未消的兴奋,肌肤贴近,和有意无意地暗示。没有一个Alpha在这种情况下会不被刺激地放出自己的信息素。除非他不是。

要在以往罗找一个不是Alpha的小子在自己身边,不说别人,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疯了。毕竟很大程度上性别在战斗中的一切优势和劣势都会充分暴露出来。

但现在,他却前所未有的兴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他在有条不紊向他汇报工作的时候,可能是他眼底闪着血光抽刀任由血花溅到身上的时候,可能是从录像带上看到的他把人狠狠压在地上的时候,他想到的都不是夸赞这个人的能力。

而是,干他。

4

与索隆相处越久,越能清晰地认知他是个小孩这件事。其实连他都奇怪,似乎没人能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赏金猎人,三刀流剑客,东海魔兽会是个十九岁的年轻人。

初见他身上还带着一种疏离的傲慢,但日久天长,更可况能在自己身边的人都是他一个个精挑细选的靠的住的,似乎很合索隆的眼,竟然试图拉着他们喝酒。

一个合格的黑手党需要杜绝一切让人上瘾的东西,其他人也不敢喝几口,最终索隆有些无趣地在他身边坐下。

“本来也不该让你喝的。”罗手上翻着书话音
淡淡地:“不过是看你酒量还行。”

“还不是看我在酒会上表现的好?”他嗤笑了一声。

他说的酒会是前两天一个暗杀行动,对方的总经理奸杀了一个小户人家的女孩。父亲以自己的生命做抵押请求那个经理的死,这种事司空见惯。

对方保镖没什么来头,杀人的环节不需要太担心,只是在什么人去宴会这件事上让他们犯了难。一群浑身匪气的亡命徒,参加这种名流云集的聚会多少露怯,而这样一露出马脚就不好办了。

罗名义上也是好几个公司的股东,自己是一定要过去,至于下一个,他把目光放在了脸一看就很有卖相的索隆身上。

“那我去吧。”索隆明白了他的意思:“这种地方杀人我也是可以的。”

“这不是杀人的问题,杀人贝波也可以。”罗笑了笑:“去给他找套西装吧。”

然后罗就出去了,具体什么样他没看,总之听别人说效果还是可以。于是索性没再找别人,那天直接带上了他。

一看到他自己就有点后悔,包身的黑色西装不同于他平时那些宽松袍子,穿在他身上把挺拔的身形展露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弯腰的时候,腰臀曲线性感的一塌糊涂。

他身上野性的粗戾和年少轻狂的张扬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酒会上一堆名门贵族推杯换盏的优雅惯了,索隆的出现居然让全场鸦雀无声。

索隆对这个倒是浑不在意,一进门就像香槟塔走过去,不到自己的时间就在沙发上窝着,一杯杯酒往下灌,仰起头露出优美的脖颈和脆弱的喉结。

“特拉男,”他看到罗过来还眯着眼笑:“这个很好喝,叫什么?”

“别喝了。”罗劈手夺过酒杯,拿着纸巾在他润湿的脖颈上擦了擦。

他本以为自己的抑制力很好,但看着一个一个女士仿佛无意间蹭过索隆的身体,试图和他搭一两句话的时候心下又莫名的烦躁。

这下他不提酒会还好。

4

强烈的信息素在并不十分宽广的屋子里爆裂开来的一瞬间,索隆觉得自己辛辛苦苦构筑了多年的信息素放线此刻土崩瓦解。周身一切空气都向本就身陷囹圄的他袭来,让他几乎无法呼吸。他暗骂了一声,跌跌撞撞扶住了最近的柱子。

他不知道特拉男什么毛病,突然把他叫到个屋子里来,二话不说就放信息素。

他从来没有在其他人面前释放过信息素,即使是打架那样荷尔蒙极速冲撞的时候,一方面因为意志过于专注,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头脑中,让他无暇顾及其他。另一方面,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是因为他用的是很好的抑制剂,而且用了很多年。

他是个Omega。

特拉男上次释放信息素的时候他已经濒临崩溃,不过好在最后咬着牙让理智战胜了本能,他以为那就是他受到的最大考验。

但这一刻他才知道那时候可怕的信息素,居然是罗留力放出的。

一种二十年没有的感觉排山倒海向他涌过来,身体被迫变得火热,后穴也泥泞不堪,渴望着异物的粗暴侵入,屋子里溢满了Omega发情的味道。此刻他的感官突然很敏锐,能感觉到罗瞬间粗重起来的呼吸和向他走来的脚步声。但他现在所能做的一切不过是撑在柱子上不让自己滑下去。

罗的性生活其实并不频繁,因为他不喜欢Omega发情的时候甜甜腻腻的味道,让他下意识地觉得罪恶。

但此刻屋子里的却不一样,带着点薄荷的朗姆酒味道钻进他的鼻端,清新中混合着辛辣,就像索隆。让他欲罢不能。

他看着索隆嘴角溢出受不住地喘息,蜜色的脸上一片通红,曾经泛着血光的眼睛现在难耐地眯起,蒙上了一片水雾。

领口大敞,像是一种无声的邀请。

他脚步和呼吸都放轻了,似乎想要一遍遍确认这是不是梦境,越是渴望的就越是让他难以自持,又不敢贸然触碰。

“索隆当家的。”一只有力的手狠狠抓住他的下颌,滚烫的吐息此刻无比刺耳。

“你真是个宝贝,妈的,Omega。”

索隆艰难地抬着头,透过汗湿了的睫毛看到罗似乎在笑,眼底却深邃得可怕。




1

“跪下。”

“特拉男。”索隆像是没听见似的站的笔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教父永远是正确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没有人敢忤逆他。但偏偏是这个新来的小子,开始还好,最近先是无论什么场合都直呼其名,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脸上还带着不悦的坚定;这样人说好听点叫固执,说难听点叫找死。

毕竟虽然特拉法尔加在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内敛的,但没人敢质疑他的实力和残忍。

“为什么让我跪?”索隆还在好死不死地说话:“这次的任务我不知道是在你的地盘,但知道之后尽可能给你保住了粮仓,其他人更是平平安安带回来了……”

背对着他们坐的男人并没什么表示,只是沉默不语地听他说完,然后兀自思考了片刻。

“索隆当家的,我让你跪还需要理由吗?”

他慢悠悠转过来,满意地欣赏了一下索隆此时脸上极力压抑着的不满:“你明明已经准备好为我去死。”

“你不如说,有些东西在我看来远远重于死亡。”

罗听到这话抬眼看去,青年站的笔直,轮廓分明的脸即使被头顶惨白的灯光照着也丝毫不显颓废,浮现出与年龄不符的坚毅。这是他第无数次意识到,索隆有着多么年轻气盛的张扬和坚守着的情怀。

他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做了个遣散的手势,让这个屋子里只剩了他们两个人。

2

从并不小的屋子里走出去的男人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放松的就像是在阴暗中寄居已久的生物第一次见到了阳光。

“伴君如伴虎啊。”一人重重跺了跺脚:“这就是为什么我三十大几了还光棍儿一条的原因,不给自己留牵挂。”

“教父就是这样,平常对咱们都挺好,但是一遇到事儿就别触这个霉头。”

“索隆这是怎么回事啊?”另一人忍不住打听:“不就是不知道杀人的那个粮仓是我们的地盘吗。虽然毁了一大半,但那主要也不是他的问题。”

“估计另有隐情吧,要不教父怎么会气成那样。”他叹了口气:“罗罗诺亚那小子,脑子够使,做任务也干脆利索,就是有时候驴一样倔。”

“是啊,估计撑不过今晚吧……”

3

“你看,这不还是跪下了吗?”男人好整以暇地在他面前蹲下,银灰色的瞳仁里闪着恶意的光。

索隆双手被铐起来跪在床上止不住地颤抖,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封闭的室内溢满了属于Alpha的硝烟味道,后穴里两个跳蛋被开到最大带着微弱的电流近乎疯狂的颤动,一次次精准地压到他的前列腺上。他能感觉到此刻后面一片湿软,淫靡的液体不住地往外流,顺着不停颤抖的大腿,在被扒的胡乱的袍子上晕开深色的痕迹。

“你知不知道现在你整个脸和脖子都是粉的?”男人凑的更近了:“或者,该不会全身都是粉的吧,这才哪到哪啊,罗罗诺亚当家?你真是天生就来给人操的。”

索隆满脸通红,他死死地闭着眼试图不去想那些让他很陌生的污言秽语,但他向来受不了这样人格上的羞辱,他明白混蛋特拉男就是看中了这点。

他张开嘴就想骂人,然而脱口而出的一声色情的喘息最终让他更加用力地咬住了下唇。

罗先是欣赏了一下他这副狼狈的样子,接着或许是感到他双腿颤抖的实在厉害,便“好心”地接近他,站在床边扳住男人的头让他靠住自己,接着双手不安分地在他挺翘的臀瓣上按压,让跳蛋更用力地碾压着肠壁,榨出一声又一声惊喘和呻吟。

“别的男人这样弄你,你也会这么爽吧,当家的?你也会软着腰,母狗一样求人家操吧?”男人把他堪堪遮住前胸的上衣扯下来:“今天那个花衬衫,你不打算给我解释一下吗?”

索隆的头靠在罗的颈间,被信息素和快感浸没的大脑骤然听到疑问,下意识地艰难思考起来:花衬衫的男人,是那个今天一直要看他警官证的吗?

警官证是当然不会有的,索隆记得自己明明白白说了很多次,最后那人不信还贴过来摸自己的裤兜。

“你说什么呢,那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唔。”

“没有关系,那就是他要勾引你?还是你先翘着这儿勾引他?”罗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烧开了似的倒腾起来,他隔着裤子狠狠扇了一把掌青年手感极好的屁股,如愿听到了一声甜腻的呻吟。

他又想起电子屏上的索隆穿着被汗湿之后大半贴在身上的白T恤,模模糊糊几乎能勾勒出他漂亮腹肌的轮廓。接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就要往他身上蹭。是,这小子什么都不在意。蓬勃年轻的气息配上那头绿发简直像棵春天的树,即使一般人并不知道,但这可是个Omega。

“你是不是想被他操了,罗罗诺亚,还是我干你干的不够爽?”罗带着恶狠狠地笑,手指狠狠地插入他的后穴搅动了两下。水太多了,甚至连润滑都不用

“混蛋,你别……”索隆骤然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一下挣脱了罗的桎梏扭过身,脑海里想到那个他第一次的夜晚,太漫长,也太可怕了。他完完全全被情欲控制,身体脱力,最后什么都射不出来了,却还被按着无休止地承受着打桩运动,又快又狠,带给他一波又一波难以承受的快感。

“叫我。”他记得男人用手指温柔却有力地把他出血的嘴唇从牙齿下解救出来,并伸进去翻搅,逼着他一遍遍说着白天完全说不出口的话,身体里流出更多液体。

偏偏他个人素质别说在Omega里,就是Alpha都不一定有对手,意志居然始终清醒;直到最后一刻实在受不住晕过去,除此之外的一整晚他都记得。

背脊骤然被一只手大力按在了床上,接着一个滚烫的胸膛就贴上了他的后背,罗咬着他的耳朵说着含糊不清的话,好像恶魔在低语。

“你有什么话就现在说吧,一会儿无论怎么求饶我都不会停的。”

4

索隆已经瘫软着射了一次,他修长的手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腰身无力地塌下去,整个身体堪堪悬在罗捞起他腰的手臂上,把脸深深埋进枕头里,倔强地不肯出声。

接着罗的一个深顶就差点让他从床上弹起来。

“太看不起我了吧,索隆当家的?”罗话音里带着笑,突然掐着他劲瘦的腰使劲钉在自己的阴茎上,然后就着这个姿势把他翻了个面。

“啊……你他妈……”他最终还是没受住,巨大的快感攥住了他战栗着的全身,自喉间泄出一声沙哑的低吟。

罗俯下身近距离地看着那张染着情欲的脸,下唇被咬的出血,一条小臂还无力地挡在脸上。

他温柔的单手扣住男人的两个手腕推到头顶上。要想锁住一个受信息素影响的Omega并不难,即使这个Omega是罗罗诺亚。他漂亮的身子上每一块肌肉都徒劳地绷紧,修长的双腿大敞,仿佛在诱惑着来人舔遍上面的每一块肌肉。

罗确实也这么做了,与他温柔到极致的动作相比是他下身堪称粗暴的抽插,泄愤似的仿佛要榨干索隆全身每一滴液体才罢休。

性器被热情地肉穴紧紧包裹,爽的罗头皮发麻。他从未这样渴望深入,第一次感到了语言的匮乏。极致的快感几乎将他的灵魂从肉体中剥离,一如几周前的那次记忆此刻被他全部唤醒,这是个极品的Omega,胜过他所有的,哪怕以自己肉体资本为豪的床伴。

一声声带着呜咽的鼻音从唇齿间流出,男人坚毅的面庞此刻染上情动与屈辱,看的他血脉喷张。

“呜……”索隆急促喘息,阴茎和后穴一个被人玩弄一个被人操弄。性器头部被柔滑手指有技巧地打转揉搓,前列腺体被对方阴茎根部狠狠碾过,生理上的快感让威廉的甬道不停蠕动收紧,换来罗疯了一样的插入。他张着眼睛看着头顶不断晃动的刺眼模糊光线,脖子因为下身不断涌上大脑的刺激而仰起。

罗的吻落在他的脖颈和嘴唇上,让索隆下意识地躲开,却被人有技巧地掐着下颌让他被迫张开嘴承受着粗暴的亲吻,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滑落,有的被身上的男人舔去。

又射了一次已经脱力的索隆被抱起来跨坐在罗的身上,以一个从未有过的深度顺利地直捣进去。却因为一个不同的意识滑向了另一个更为隐秘的甬道口。

“索隆当家的,这是什么?”罗低下头恶意地调笑,在感受到索隆下意识猛烈的挣动之后嘴角笑意更深了。床上的索隆总是这样天真,从不知道这些无意义的挣扎不仅不会给他带来解脱,反而会让自己更加兴奋。

“你他妈,特拉男,你他妈敢——”

罗当然不会理会他,自顾自地掐着对方腰上的红印,挺动自己的下身进入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深度。

“啊!!”

只一下就让索隆崩溃,那一瞬间泛出的疼痛和快感几乎把他逼疯,腰胯疯狂的扭动起来,试图将自己的身体抽离。

“滚出去,我叫你滚出去……”他嘶哑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罗也是第一次找到他的生殖腔,之前自己做爱的时候并没有刻意的找这种东西,更何况和他上床的人都叫的浮夸又孟浪,半真半假,让他只会觉得乏味。如今才知道原来干进生殖腔对于Omega来说这么刺激,让一贯隐忍着的索隆此刻终于露出了几近坏掉的表情,生理泪水流了一脸,肠壁骤然紧缩。东海魔兽此刻居然在自己身下哭叫的认知此刻一个劲往他脑子里灌,让他身体心里都一阵欲罢不能,阴茎又胀大了几圈。

“索隆当家的,这是你的生殖腔吗,如果我射在里面,你会怀孕吧。”他的声线被这次性事浸泡的低哑,透着让人紧紧一缩的性感。

“我他妈怀不了孕。”

这倒是实话,在知道了索隆居然是个Omega之后罗做了关于他的研究,知道了索隆用的抑制剂太过强力又太久,以至于虽然能比较好的隐藏他的身份,但同时也给身体带来了不可逆转的伤害:就比如他子宫已经萎缩,受孕率极低。

“那要不咱们试试?”他半真半假开玩笑道,性器又往里顶进了几寸。

“不行,不行……”

索隆什么都已经做不了了,他眼前一片泪水朦胧,罗上半身的纹身在他视野里晃来晃去,双手无力地握着这人的手腕,柔软的绿头发胡乱蹭着他的肩膀,就像在撒娇。

“……好吧。”罗凝视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拔出来射在了他的臀缝间:“但是当家的记住了,下一回,我一定会射在里面。”

“不过……”

罗看着偏过头无力地喘息着的索隆,突然把他翻过去,掐着他通红的乳尖咬上了他脆弱的后颈,尖利的虎牙刺破了蜜色的皮肤,他们的信息素又一次融合在一起,身下的青年发出了脆弱的呜咽。

半硬的性器又一次借着肠液捅进了他被干的殷红的后穴。

“多来几次,总是可以的吧?”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十月清辉 | 2021-8-28 21:50: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来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十月清辉 | 2021-8-28 21:50: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来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kekevg | 2021-8-29 05:38: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来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为什么要ID | 2021-9-1 22:12: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来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异类的倾听 | 2021-9-2 14:43: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几遍还是很香呐,呜呜呜多来几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CCAAT | 2021-9-11 22: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手党这篇也超级喜欢!为作者大大打call,还会有后续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异类的倾听 | 2021-9-12 22:45: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来几次!!!!当然没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吓柳夏 | 2021-9-14 22:38: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来几次啊啊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3

主题

53

帖子

345

积分

骑士

积分
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