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无授权翻译】【罗索】由脚至头(Foot to Head)

[复制链接]
查看170 | 回复2 | 2021-10-9 03:59: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题: Foot to Head
作者:doublejoint
分类:青少年及以上

【写在前面】:原著向,又甜又温馨的小短文,非常喜欢这位太太笔下罗索平淡而温馨的感情。

【关于太太】:太太是个贼高产的太太,就是非常杂食,她的罗索文蛮多的,但是可能更偏向于罗索罗无差。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具体的cp倾向,主要也大多都是清水文。因为太太粮太多而且文风真的很温柔,所以决定挑一些翻译一下,有能力的话还请去ao3搜索标题支持原作者!

【关于授权】:抱歉这篇确实还没有要授权,因为太太的罗索文蛮多的,想一次性全要过来。但是又怕被拒,所以准备慢慢混个脸熟再开口T^T

【概要】:他的手指蹭过索隆侧脸,而对方回应着,就像水轻轻碰撞着玻璃罐子的内壁。

【说明】:#peachtober 第26天:帽子
注:#peachtober是由@furrylittlepeach在2020年发起的为期一个月的活动,有点像写手/画手挑战这种,给出31天的关键词然后由大家自行发挥。这里选用的是2020年的peachtober主题,21年的主题现在也已经发布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正文】:索隆的靴子该上一层鞋油抛光了,或者可能需要多上几层。磨损和擦痕从远处看倒是不太明显,但是当他坐在罗身边,两人脚碰着脚的时候,这些痕迹就会被轻易察觉。罗最近刚刚给靴子做过保养,他想,如果草帽一伙中有谁也需要的话,那一定就是索隆了。然而,看着索隆给他的刀上油的架势,就知道这家伙估计把所有钱都用在这上面了。(虽然罗仍然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欠了娜美那么多钱的,但他估计在刀的相关物品上,索隆实际花掉的贝利可能并没有他自己预计的那么多。)

“你的刀怎么样?”

罗前几天刚给自己的刀做过保养,他抽刀出鞘,剑刃上折出一道反光——没错,从那之后他还未有机会用过它,而他们俩对此都心知肚明。索隆略显挑剔地看了几秒,但没找到什么理由,就摇了摇头。

罗看着索隆的手沿着锋刃移动,将刀油均匀地涂抹在剑身上,他的动作如此熟练,大概在梦里也能完成。索隆用脚碰了碰罗——这可能有点傻,但是对他们来说这些少见又出乎意料的微小时刻却是当下能拥有的最好的东西。像是古剑上的缺口,无论举起在怎样的角度都无法看到,只能靠手指细细摸索。索隆的剑是他的首要任务,就如同他们结盟的目标,以及被卷入或是主动挑起的每一场战斗。这是责任;是他们最初的约定和坚守的信念,但除此之外,并没有给别的事情留下太多时间,即使他们现在坐在一起,无所事事。罗用拇指摩挲着剑柄,战斗是第一任务,没错,但是——他们又有几次并肩作战呢?

如果他不那么克制的话,此刻可能会夸张地叹一口气。但是索隆在一瞥之间准确理解了他的意思,他的想法就好像和他跑在并行的轨道上一样,总是如此。

“我知道。”

罗伸腿勾住索隆的脚,将他的脚踝压在下面。索隆停顿了一下,如果他的手不是现在满是刀油的话,罗倒是希望他能伸手碰碰自己。又或者,可能他会伸手碰碰对方也说不定。也许最终是罗的动作更快一点。

他的手指蹭过索隆侧脸,而对方回应着,就像水轻轻碰撞着玻璃罐子的内壁。当罗亲吻他的时候,索隆的手肘撞歪了男人的帽子。

——————————————————————

Big Mom的船员对草帽一伙的执念要比罗想象中深的多。她当然怒火中烧,但是派自己手下最优秀的队员在夜幕降临的海面上伏击他们,可是个比所他预期的要更为冒险的事情——但他随后便明白了对方的计划(草帽一伙中曾与之遭遇过的船员可能会有更多了解)。

“喂,小心点——”

索隆不偏不倚落进罗的攻击范围,他头也不回地答道“他有分寸。”

罗知道他什么意思,他在为自己辩解,在他可能会对将索隆(或者是友军的任何一人)卷入攻击这种情况而生气之前,信任在他们之间牢固而迅速地扩张开来。上前两步并肩而立,罗的剑锋在空中划过,挥手间将5名敌军一分为二。他是有些炫耀;尽管他并不需要这么做(索隆经常看他这么干,太多次了)。索隆扬起了眉毛,他咬着刀柄扯出一个微笑。

我能做的更好,那表情像是在这么说,他一跃而起——大概有四米,高得离谱,然后如猛禽般展开翅膀落下,只是他拥有的是刀剑构成的双翼。他一边挥刀一边喊出招式的名字,动作大开大合,却又精妙无比,像是一颗有五百个切面的钻石,罗的眼睛几乎跟不上他的速度——罗躲开一具拿着斧子朝他跌跌撞撞扑过来的身躯,抬手将人切成两半。而与此同时,索隆剑锋回转间,已经又击败七名敌军。

——————————————————————

这一次他们联盟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虽然草帽小子似乎在为索隆打倒了更多敌人而生气,罗指出这根本不是一场比赛,但是并没有人理他(他知道自己虚伪,但这也有点不同)。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需要处理伤员,修葺船体,以及时刻警戒着那艘在海平线上驶远的船不会再掉头回来。黎明的到来使一切都变得清楚起来,并不是说罗有空闲时间仰望天空。

在他确保自己的船员都在潜水艇里安顿好以后,就回到了千阳号上,这艘船比他离开时安静了不少。医务室空无一人,罗的东西还放在原位——他可以晚会儿再来拿,他这么决定。转身带上门,他的眼睛渐渐适应了清晨微弱的光线。索隆靠墙坐着,半睡半醒;他抬起手挥了挥,然后打了个哈欠。他的手稍稍落下,但还是朝前伸开做出邀请的姿态。罗走到他身边,抓住他的手想要将人拉起来——但是索隆手上用力,反而将罗拉倒在地。

“我要是坐下,可就不会站起来了。”

“所以呢?”索隆说。

他更有力气,可能也没自己这么累;罗决定随他去吧。只有坐下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穿着皮靴站了一天的脚有多么酸痛,他蹬掉靴子拽下袜子,靠在索隆身上。他也很饿,但是早餐可以等,任何事情都可以等。罗伸开双腿,光裸的脚掌滑过甲板(潜水艇是无价之宝,但是如果能建个这样的甲板的话——等一切结束了他得好好考虑一下)。他将帽子朝后推了推,垫在墙壁上姑且算作半个枕头,索隆握着他的手。罗在保持清醒和享受此刻之间左右为难,最后沉沉睡去,他的身体已经做出了选择,在有机会下决定之前他早已全盘皆输。

——FI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索隆打架真的是个男人看了都心动啊。香波地群岛极恶世代们第一次碰面几乎不敢信一个副队就能狂野成这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好喜歡這種溫馨的日常相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9

主题

33

帖子

292

积分

侠客

积分
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