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无授权翻译】【罗索】死胡同(Cul-de-sac)

[复制链接]
查看133 | 回复1 | 2021-10-9 16:01: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题: Cul-de-sac
作者:doublejoint
分类:青少年及以上

【写在前面】:原著向,初登和之国的时候索隆视角对罗的感情,还有一个罗视角【离心机】。

【关于太太】:太太是个贼高产的太太,就是非常杂食,她的罗索文蛮多的,但是可能更偏向于罗索罗无差。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具体的cp倾向,主要也大多都是清水文。因为太太粮太多而且文风真的很温柔,所以决定挑一些翻译一下,有能力的话还请去ao3搜索标题支持原作者!

【关于授权】:抱歉这篇确实还没有要授权,因为太太的罗索文蛮多的,想一次性全要过来。但是又怕被拒,所以准备慢慢混个脸熟再开口T^T

【概要】:他的思绪固执又坚持,而他也是如此希望的。

【正文】:罗的双手动起来时很有吸引力,从手指弯曲的弧度到另一只手握住剑柄的姿势。他并不属于索隆想要成为的那种类型的剑士——剑是工具,但更是他身体和意志的延伸,即便是连诅咒都要为他的目标而屈服。他很精密,斩劈如无必要绝不沾染血迹,这是他恶魔果实的能力,大概,但却是一项更难掌握更容易失手的技能。这一切对于外行人来说看起来可能非常容易,而他似乎也驾轻就熟,但索隆依旧能看出这其中日积月累的训练成果。他不是天生的剑士,也永不满足于现状。

即使在那双手静止的时候,索隆也还是无法控制地注视着它们,拇指的曲线和掌心的纹路,指节上的刺青字母,当他将手搭在大腿上的时候,只能隐约露出一半。或者是他的小臂,手腕略显苍白,纹身如花般绽放。只是索隆实在对花不甚了解,想不出那该是什么品种的花。索隆合上眼,头向后仰,甚至觉得连阳光在眼皮上形成的光斑都与那纹身图案接近。他想去触碰,感受罗的手握在手里的感觉——男人的手指似乎更长,它们能完全包裹住他的手吗?自己的手指能圈起对方线条清晰的手腕吗?索隆揉了揉额头。他该让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随水飘走的,可是他没有。它们坚持留下,而他也是如此希望的。

——————————————————————————

路飞穿了件印有向日葵的T恤,但那图案似乎与罗更加相衬,如水草般纠结缠绕的花茎,在德雷斯罗萨该死的蔓延成海。他们赢了,挑战鸟笼挑战极限挑战时间——无论如何他们赢了。所以在大战之后的宴会上,就算索隆无视罗的抗拒将他拖入人群,又搂着他的肩用自己喝了一半的酒杯和他碰了杯,再一口饮尽满上第二杯,那又怎样?(如果罗能在喝完第一杯,索隆给他和自己添酒的时候露出个不那么恼怒的表情的话,好吧,索隆也不会使这一切变得更有意义的,但他还是给对方回了个微笑,罗静静地坐在他身边没有离开。)

索隆此刻的感觉就像在冷天吃了顿热饭,又咽下一口滚烫的清酒。他仍旧想要触碰罗的手,但是想起对方的胳膊尚未痊愈,冲动如他也不会在此刻犯傻。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掌心有常年练剑留下的薄茧,指节纵横盘绕着褪色的伤疤,指甲钝而圆润,他一边喝酒一边将手松松地虚握成拳。绝对比罗的手要小一些。

——————————————————————————

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做,这些感情本应该很轻易就能放在一边,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确实是这样。只是需要关注的问题虽多,但索隆对和之国却不甚了解,而锦卫门,勘十郎和雷藏他们又已计划多时。所以索隆能够贡献的就那么多,他能记得的也就那么多。属于他的部分相对简单,所有事情都需要等待时机,也等着路飞和娜美把厨子从那场希望还没开始的婚礼上拽回来(尽管其实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不管那家伙到底陷入什么事情里,他都能妥善处理,就算婚礼真的已经举行,路飞也会把他从重重紧锁的大门和墙壁——甚至已经签订的誓言里——拖出来的。)

潜水艇很小,反正感觉很小,因为所有人都挤在舱里。所以索隆总是无法轻易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睡觉喝酒或是清洁刀具。但当他成功找到某个地方的时候,他就会想和罗一起分享这点空间,对方一般会看书或者盯着虚空发呆,偶尔也会保养他自己的刀。那是把双刃刀,或者是一把刀背锋利如刃的刀。他可以确保罗会很安静,只是他的思绪总是会回到同一个地方,像是困在一条死胡同里,出口看似永远在下一道墙壁之后,其实根本无路可退。罗的手在动,罗的胳膊交叠在一起,罗的眉心因凝神而微微皱起,还有他衬衫领子的折痕。索隆的脚趾在靴子里蜷缩起来,他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

(其实没有那么糟,真的,索隆能处理,他处理过更糟的情况。)

——————————————————————————

那片向日葵花田引人注目,花茎及至索隆胸口,明黄色映衬着田野里白色和紫色的三叶草,以及色调柔和的野花们。细想一下,索隆还没有在这里见过其他向日葵。想把这些花都摘掉是不对的,那一小块它们得以生长的地方,也许是个错误——也许他们并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或者是个坏兆头。但是预兆这种事情一文不值,至少索隆有足够的运气和能力将它击碎。

他在花丛边蹲下来,如果不全部摘下的话,连一束花束都凑不齐。然后他要做什么呢,一言不发地把这束花扔给罗吗?希望明天或者后天他们分头行动的时候他能带着它?

身后小径上传来小心翼翼的脚步声,索隆回过头,发现罗也来到了这片花田。问题解决,他不用把花摘下来带给他了。

“你不该离开藏身处这么远,”罗说。

“没有人会发现我,”索隆回答道。

他直起身,仍旧盯着向日葵。罗没有动,索隆也没有。

“它们使我想起你,”索隆说,歪头朝花田示意。

罗看着向日葵,然后将目光转向索隆。索隆也看向罗,回应着对方的凝视。他不打算撤回或者调整自己已经摆在桌上的筹码。索隆向前一步,他们的袖子几乎要贴在一起。他碰到了罗的手,手指缠着手指,掌心贴着掌心。缓慢而坚定。他们尽情享受着,如同剑抵着剑,刃接着刃。罗的手指很冷,但他的唇很暖。

【尾注】:感谢阅读!

——FIN——
*Cul-de-sac:法语,有困境,死胡同的意思,英文释义为“只有一个出口的道路”,在国外有种蛮常见的道路类型是只有一个进出口,进去以后是一条环形路,绕一圈从原路出去这种。看文后的评论里作者回复,她也说比起“dead end”(死路),其实是取了“roundness/infinite”这种循环无尽的意思。本来想翻译为环形路,但是感觉死胡同在中文里的意思也有“走不出来”这种感觉,所以最后还是选用了死胡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异类的倾听 | 2021-10-9 21:46: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索隆居然也会这么浪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9

主题

33

帖子

292

积分

侠客

积分
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