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罗索】失约(番外已更新)

[复制链接]
查看184 | 回复4 |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万俟怜 于 2021-10-12 22:53 编辑

*现实AU
*已婚设定
*罗家乡设定德国
*ooc预警

*他们是完美的,不完美的只是我,请见谅
———————————————————
建议配合BGM-《Experience》-Ludovico Einaudi食用

“啪”
什么东西从索隆抱着的书堆里掉出来。他弯腰去捡,发现是本没有封皮的小册子。深蓝色硬皮本,第一页右下角写着花体L,是罗的笔迹。

这是本日记,大概是主人心血来潮写的,从开始到结束一共也没有几个月。索隆随手翻了几页,发现每篇都只有寥寥几句,他放下打扫到一半的房间,坐在地上看了起来。

【5月9日          多云】
当家的,我们去喝酒吧。

“9月的时候,会有一种被称作‘羽毛酒’的特产。”罗划开手机,在搜索框里输入几个字符,将显现出来的图片展示给对方看。“其实是还没彻底发酵成熟的葡萄酒,根据葡萄种类的不同有Federweisser和Federroter两种,喝起来有点像带气泡的梅子酒。”男人用一种充满诱惑的语气循循善诱道“放得久了,就会变成干红或者干白,是一种时刻在变化的酒。”他看向身旁盯着图片端详的恋人,又加了筹码“冬天还有Glühwein,红酒里加上橙子丁香肉桂,喝起来暖洋洋的。”
“所以呢?”被科普了一堆“冷”知识的人终于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不解地问。

“到时候,一起去喝酒吧。”这么说着,罗抬起头,像是透过厚重的天花板望向什么遥不可及的地方,眼神悠远,连声音都一并缥缈起来。

“去我的家乡。”

索隆按住书页,端起桌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澄黄液体散发出酸甜的果香,喝不出一丝酒味,细小的气泡撞在舌尖带着点酥麻。深绿色细长瓶子立在一旁,标签上印着泛黄的叶片和圆润饱满的葡萄图案。

【6月23日          阴】
如果看得足够久,是不是就能习以为常。

“我该给你刺个青的。”罗盯着自己指间的“DEATH”,突然感慨到。他抓起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根一根细细摸过去“比如说,”纹着“E”的纤长食指挨个点过几截指骨“L·A·W。”他抬头,像是已经看到成品画面一样,笑得得意又满足。
“虽说也不是不行……”索隆看着被对方“标记”过的几处,认真思考起来“不过还是有些奇怪吧?”

“开玩笑的。”男人握住恋人的手,捧到嘴边亲了一下“怎么能做这么任性的事呢。”他像平时一样温和笑着,只是无意识地攥紧了掌心,将指节都捏得发白。

最后索隆还是没有任何刺青。他也曾试过将那个名字纹在哪里,甚至有次已经坐上了纹身店操作床,却还是因为无法决定在何处下笔而作罢。他想了很久才终于明白,特拉法尔加·罗的名字早就以更深刻的方式留在了他身上,那串繁杂的字母如同野蛮生长的巨大藤蔓,蜿蜒缠绕在他的心脏上。

是任何创口都无法破坏,任何方式都无法抹去,任何手段都无法消除的——直到生命尽头。

【7月13日          多云】
为什么套餐里一定要有面包。

“早餐也就算了,”大声抱怨的人恨恨地戳着面前的餐盘“为什么午餐和晚餐也要放面包。”他像小孩子一样撇过脸,把盘子里的东西推得远远的,以此表示自己饿死也不吃的决心。
索隆好笑地看着自家在某些事情上非常执拗的恋人,打开手里拎着的袋子,将里面的东西放在桌上排成一列。“三文鱼,金枪鱼,黑椒鸡肉,咖喱鸡肉,照烧鸡腿,肉松蛋黄,蟹棒沙拉。”他流利地报出一长串,看着对方逐渐多云转晴的神色,抬手示意“你先挑。”

两人面对面,人手一个饭团安静地啃着。索隆将拆散了的包装揉成一团,连着没吃完的几个一起塞回袋子里。“虽说很好吃,但也不能每次都在便利店买,”他抓了抓绿色短发,若有所思地开口“你有什么喜欢的口味吗,我试着做一下。”

“啊,这个嘛。”吃饱喝足的男人伸了个懒腰,突然一把捞住恋人后颈。他将对方拉近,自己同时倾身向前。“我喜欢这种口味。”舌尖舔过索隆嘴角还没来急擦掉的酱汁,另一只手圈上男人窄而结实的腰,这一吻从唇边燃起,烧得滚烫沸腾。

炙烤三文鱼饭团是索隆为数不多拿得出手的菜品——如果饭团也可以称为菜的话。他为此买了把喷枪,几次翻车之后,即使以山治的挑剔程度也不得不承认火候掌握得还算纯熟。蛋白质加碳水的组合严格说来并不是什么健康食品,但是罗喜欢,他便乐此不疲的做给他吃。以至于后来虽然再也没做过,但那些步骤仍然牢牢地存在于他的肌肉记忆里。

只要那个人再说一次“我想吃”,索隆想,他可以为他做一辈子的三文鱼饭团。

【8月5日          中雨】
好久不见,柯拉先生。

“我昨天梦到柯拉先生了,他抱着贝波,”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将床头的白熊玩偶抱在怀里,抓起一只熊爪比划“就像这样,笑着跟我招手。”他想起什么,突然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真想让你们见一面。”
“是啊,”旁边坐着的绿发男人配合地回应着“让我告诉他你现在有多混蛋。”他手指虚握成拳,轻轻在恋人肩头推了一把。
“那可不行。”被击中的人歪倒向一边,不满地抗议“我现在的努力程度,可是连柯拉先生都没法否认的。”他语气带着半真半假的笑意,神色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

贝波静静坐在床头,索隆抓过白熊抱在怀里,揉搓着多次清洗后已有些粗糙的绒毛。
“那时候你在场,”声音微微颤抖着,他又问出那个永远得不到回答案的问题“他只是和柯拉先生聊了个天。”

“他没有说下次见,对吧?”


【9月21日          晴】
我想和你在一起。

“这个怎么样,”罗将电脑转了角度,以便让身旁的人看清显示器上打开的页面“对于男性来说会不会有点难以接受。”
“这……”索隆看着界面上展示的多面切割人造钻石,挣扎了一下缴械投降“如果你想这么做话。”
“圆形切割的黄绿色就很好。”男人饶有兴致地浏览着,下拉到订单界面,示意对方记下网址“就这么定了。”
“你确定吗?”不忍心破坏对方心情,索隆掏出手机,轻声问道。

“我啊,”罗抬起头,金色瞳孔在日光里折射出金属般锋利的光泽“我可是想和你长长久久在一起的。”

索隆躺在地板上,将左手伸在前方。无名指上暖金色环体里镶嵌着一枚黄绿钻石,形状是朴素的圆形,克拉数也并不算大。小小晶体从高处俯视着他,在灯光映照下反射出金属般锋利的光泽。

【10月6日          阵雨】
Es tut mir leid, mein kleiner tiger.
Es tut mir leid.

“就到这里吧。”黑发男人面无表情地说“我不想坚持了。”

索隆以为自己会生气的。他以为自己会怒吼,会发火,会把拳头印在罗的脸上或是别的什么地方。
可他没有,他静静坐在那里,悲哀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资格愤怒。

“是吗。”罗听见恋人波澜不惊的声音,他看着对方那双猩红的眼眸,那里面分明有怒气如岩浆沸腾翻滚。可索隆只是坐在那里,平静地像一片海,将所有负面情绪淹没在深不见底的深渊里。

他们对视着,像是某种沉默的僵持,却最终只在彼此眼中看见无法抑制的爱恋和不舍。

“抱歉。”罗首先败下阵来,他伸手去摸恋人的脸,想以此对抗身体里蔓延的疼痛与绝望。贴在手心的皮肤温暖而坚实,如同之前的无数次那样,将他的恐惧逐渐安抚。
索隆侧过头亲吻恋人的掌根,他握住那只略显冰凉的手,摇了摇头。“每个人在生日那天都有一次任性的权利,”他这么说,扯了扯嘴角“刚好我也没准备礼物。”

“我已经收到了,”罗回道,摩挲着对方左手的银色指环。素白的圆圈没有任何装饰,内侧刻着L&Z的字样,和他无名指上那枚如出一辙。
“很多年前就已经收到了。”
“时间这么久,”绿头发的男人终于笑起来,空气里压抑的沉闷一点点褪去“可不准退货。”

求你了。

有水突然滴在书页上,晕开最后一行字母。索隆有些惊讶地摊开手,第二滴水珠落在他掌心里。伸手抹了一把脸,他将日记本抱在胸口,超后仰倒在地上。男人脖颈里挂着一条银链,随着他躺倒的动作,两枚指环纠缠着从宽大的毛衣领口滚落出来。

【11月11日          晴】
不知不觉已经深秋了,等到冬日,一定要带当家的去喝一喝家乡的酒。

日记在这里戛然而止。
绿发男人转过头,看着窗外漫天飞舞的大雪。

来到这个北境之国已经三年,每日闲来无事就出门散步,不知不觉间竟然将原本陌生的城市摸索了个七七八八。

那个说要带他来此地喝酒的家伙终是没能履行约定。

他的恋人死在三年前一个晴朗秋日的傍晚。

——FIN——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Es tut mir leid, mein klainer tiger. Es tut mir leid.
德语,对不起,我的小老虎。对不起。

*灵感来源于一篇知乎问答,一个年纪轻轻得了癌症的姑娘记录自己每日生活的答案,她最后一次更新说希望自己还能再撑三个月,文末的日期写着2018年。

*如果说《好久不见》是临时起意,那《失约》就是蓄谋已久,它像一把插在心尖上的刀,一口卡在胸腔里的淤血,日日夜夜凌迟着我。I have to write this, es tut mir leid.

*因为好像写得过于隐晦,所以在最后追加一个详细说明,作为作者其实更希望看见不同人眼里的“哈姆雷特”,如果能有意见和建议就更好啦【鞠躬

【详细说明】
【关于情节】
罗死后,索隆发现了一本日记,记录着他生命的倒计时。

【关于结构】
每一段的组成是三个部分:
*日期下面的第一句是日记内容
*由索隆和罗两人共同出现的是关于当天的回忆
*只有索隆一人出现的是当下发生的事情

【关于进程】
5月:罗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
6月:拿到检查报告,但是索隆还不知道
7月:入院治疗
8月:治疗中
9月:罗开始考虑后事
10月:感觉已经没有希望,罗想要放弃
11月:罗去世

【关于细节】
5月:罗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所以突然想要抓紧时间做一直没来得及去做的事情——带索隆喝家乡的酒。但同时他隐隐有种自己可能等不到那个时候的预感。

6月:拿到检查报告,证实了心中预感。一边害怕失去一边又强迫自己面对,罗才会想在恋人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却又在下一秒反悔——“不能做这么任性的事情”。索隆还有大把的时间要过,他不能如此任性地留在对方的生命里。

7月:入院治疗,套餐里有面包指的是医院的病号餐。索隆觉得总是给病人吃便利店食物不太好,建议自己做。

8月:治疗中的罗梦见柯拉先生。最后当前时空的索隆问贝波那个问题,他在罗死后其实问了很多遍,虽然永远没有答案。“他没有说下次见对吧”——那个时候的罗如果和已故的柯拉先生说了下次见,就表示他已经彻底接受自己不久后就要死去的事实。

9月:罗看的网页是将骨灰做成钻戒的网页。他挑好了型号和样式却让索隆记下网址,是因为要等他死后才能下单。钻石是世界上最坚硬的东西,如此他就可以和爱人永永远远地在一起。所以钻石和罗的瞳孔在索隆看来有着同样的光泽。

10月:一切治疗其实已经无力回天,罗烦躁的想要放弃,后来被恋人安抚。他说收到的礼物是多年前和索隆在一起,两人手上戴的是婚戒。索隆也感受到未来不可避免的死亡,所以只能开玩笑的说接收了自己就不能退货,希望恋人可以奇迹般地活下去。最后挂在脖子里的是两人的婚戒,索隆手上戴着的是罗的骨灰戒指。

11月:始终没有放弃的罗依旧想要带索隆去喝家乡的酒,可惜他还是没能撑到那个冬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呜呜呜呜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太太人被刀就会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万俟怜 |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万俟怜 于 2021-10-12 22:59 编辑

【番外】-和你在一起

*现实AU
*已婚设定
*因为很短就更在这里了
*ooc预警

*他们是完美的,不完美的只是我,请见谅
———————————————————
索隆进门的时候,罗正将什么东西塞进床头摞着的书堆里。

他刚刚回家拿换洗衣服,走的时候顺口问了一句:“午饭想吃什么,我带过来。”
“三文鱼饭团,”罗翻了个身,侧躺着看向门口的恋人“你做的那个。”不出所料看见对方皱起的眉心。
“乔巴说那个不好消化……”索隆心有余悸地回忆起前几天的说教。长相可爱但其实已经是主治医师的同窗好友挥舞着手里的文件夹,恨铁不成钢地训了他半个小时。话题一路从毫无营养的食物到他高中时就总是不遵医嘱的恶劣行为。

“虽说托尼当家的确实很优秀。”当时隔着门板听完了全场“教导”的男人丝毫没有悔改之心,继续怂恿到“但怎么说也是后辈。我可是他的带教师兄,应该更有权威吧。”他指了指自己,放出最后的杀手锏“我想吃。”

“啊……”胜负已分,索隆又一次败下阵来。“知道了”他抓了抓头发,露出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仅此一次啊。”他冲罗摆了摆手,关上房门。

“临时点餐”耗费了不少时间,等索隆拎着饭盒回来的时候,倒是刚好赶得上吃午饭。
罗撑着身体坐起来,索隆一手搂住他,一手按住床侧的升降按钮。65度的倾角最合适,他控制欲过强的恋人喜欢视野更加广阔的姿势。

“羽毛酒的季节过去了。”吃饭的时候罗突然没头没尾蹦出这么一句,他转头看着窗外叶片枯黄零落的树枝,又自我安慰般地喃喃道“还有Glühwein,也来得及。”
“什么?”正着手收拾餐桌的人没有听清男人的低语,抬起头反问。
“没什么。”罗抓住索隆撤桌板的手,对方任由他把玩自己的指节,用另一只手接过桌板立在墙边。

“那枚戒指,”罗开口,果然发现恋人的表情瞬间黯淡下来。“圆形切割,黄绿色,”没去理会索隆的抵触,他自顾自说下去“克拉数不用太大,你又不在意这个,0.25就行,还是省点钱……”话音突然停下,像是想起了什么很高兴的事情,罗看着对方笑起来“反正都是我。”

索隆没有回答,他的手躺在男人的掌心里,十指相扣,深黑的“DEATH”从两侧纠缠上来,将他夹在其中动弹不得。明明正在承受的并不是自己,可那种即将失去的恐惧感如影随形,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不自觉握紧了罗的手,这些日子他们越来越喜欢与彼此十指交握的动作,仿佛只要一松开手,就再也摸不到对方了似的。可每一次,索隆又觉得,自己的手指像是串锁链,和那些仪器输液管一起,将罗牢牢束缚在这里。

他的恋人本该是翱翔天际的自由飞鸟,却被他捆绑着,在这世间苟延残喘。

“抱歉。”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说,却还是忍不住开口。
“没什么,”罗摇摇头,模仿索隆的语气调侃道“每个人在生日那天都有一次任性的权利。”他想了想,摆出副为难的样子“刚好我也没有准备礼物。”
“我已经收到了,”和那时一模一样的对话,只是角色掉了了个。索隆将男人细长的手指捧到嘴边,吻上无名指环着的一圈银白“很多年前就已经收到了。”他在“很多年”上加了重音,提醒对方“时间这么久,可不能收回去了。”

“我果然还是该给你纹点什么。”罗突然抓着恋人的手按住,俯身向前“好让以后别有居心的小崽子们知道你有主了。”他金色的瞳孔在午后暖黄色的日光里闪闪发亮,一如多年前他们初次相遇时,那遮掩在帽檐下充满了侵略和占有欲的锋利目光。

“知道了,”索隆嘟囔着,凑上前给男人浅浅一吻“我也爱你。”

罗在傍晚的时候醒过来,他精力不足,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醒来总能看见床边恋人的侧影。身体比以往都要沉重,他想去摸索隆的手,却猛地咳了起来。

仪器发出急促的鸣叫声。

索隆惊得跳起来,抬手想要按铃叫人,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当家的,”他突然想起罗曾经一本正经交代过的事情“如果到最后,多半是大出血。到时候就不要去叫人了,来不及的。”男人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情,几乎是在恳求“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拜托了。”

摸在呼叫铃上的手停住了,索隆放下胳膊,低头去查看恋人的情况。男人攥着他的手腕,挣扎着抬起脸,那双永远波澜不惊的金色眼瞳后此刻却死死压抑着深不见底的恐惧。他俯身抱住罗,感受着那副被疾病折磨得几乎只剩骨架子的身体在怀里剧烈抖动着。他咳得那么厉害,像是要一次透支未来所有生命力。

血溅得到处都是。

等医护人员听见动静赶来的时候,床上的人早已没了声息。心电图拉出看不到尽头的直线,刺耳的嗡鸣在寂静的房间上空盘旋。床边坐着病人家属,绿色头发的年轻男人怀抱着自己的恋人,正仔细地用衣袖抹去对方唇边的污渍。索隆抬头看见病房门口呆立的人群,像是怕惊扰了什么般轻声开口,“抱歉,添麻烦了。”

他半张脸都糊在鲜血里。

一滴泪也没有掉。

——FI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万俟怜 |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万俟怜 于 2021-10-11 21:30 编辑

一不小心发了两遍T^T只能重新编辑不能删掉所以有了这么多废话,总之谢谢观看(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oulmate123 |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前半部分以为是温馨小甜饼,一直在笑着看,结果到中间出现罗身体不适的描写,我直接一个懵,没想到结尾居然会是这样的(´;︵;`)但是写得真的好好啊,再读一遍每一段日记都会有小小的伏笔,真的是生长在痛苦之上的浪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9

主题

33

帖子

292

积分

侠客

积分
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