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团宠(ALL索甜文)

[复制链接]
查看148 | 回复5 |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咪咪呜呜刚开始追海贼的我真的就被索隆迷得不要不要的……

上苍啊信女愿一生荤素搭配换索隆全身出浴。

甜文,HE,啥也不懂的剑客被全船的人(或许还有朋友?)一起吃干净。有女孩子亲亲但木有BG插入。

1、庆贺(路索+山索+罗+娜)

那个晚上非常混乱但是有在情理之中。大家喝醉了酒,一如既往地胡闹,提议真心话大冒险。

向来不怂的剑客理所应当的选择了大冒险。

“不管队友做什么都不可以反抗”等等为什么会有这个签?

等他被罗宾和娜美亲上来的时候脸已经开始发红。

“喂,等等。”剑客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怎么推开。

“阿拉阿拉,索隆,我们今天的大冒险是一起帮你脱处哦。”罗宾温柔的笑着将双手在胸前交叉,“四轮花”。

“哑咩,别动我的裤子,呜呜。”索隆还没硬气几句就被娜美亲到了嘴唇,还从来没有接吻经历的剑客完全不是小贼猫的对手。

“好过分啊,那可是初吻啊,就被娜美这么抢走了!”船长蹲在索隆面前,看着双腿双臂都被罗宾固定在甲板上的人愤愤不平。

“那可是我自己的……呜呜所以路飞你为什么在抱怨!”

“我可是船长啊,索隆你自己也说,船长可是要有威信的吧!”

“呜呜住手啊什么威信体现在大冒险上!”索隆被娜美亲的喘不过气来,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上颚被舔到时整个口腔都像是过电一般细细发麻。而罗宾自己真正的双手已经撩开索隆那根本就不层扣上的外套,搭在了对方强健有力的胸部上面,并轻捻起稍微有些深粉色的乳头。

“我看过有些书上记载了上官对下属具有初夜权。”罗宾看向路飞,眼里全是鼓励的神色。

“这样啊,好的,我作为这条船的船长,应该负起责任。”

“不是这种责任啊你们这群混蛋。”索隆被罗宾摸的上半身发软,看着自己被退下的衣裤还没喘几口气就又被亲了上去,娜美咬着对方的舌尖逼着毫无经验的剑士乖乖张嘴。

路飞认真的盯着索隆的身下,呆。

其他人看着路飞。

…………
…………

“所以,要怎么做?”路飞摸了摸脑袋问道。娜美和罗宾交换了一个眼神,确认了自家队长确实是个傻的,纯的那种。

“真是,这种时候了还得让我来。”山治从路飞身后走来,叼着烟,俯下身对路飞说了些什么,大伙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路飞的眼神越来越亮,就是那种,看到肉的眼神。

而索隆心里则涌上不详的预感。

接着,山治用月步回了趟厨房,几乎是下一瞬间就又出现在了路飞身边,将一个金色的小瓶子递给了他。

“给,时间不够,先用食用油凑合一下吧。”

“你们这群混蛋呜呜呜呜”罗宾对着胸前露出的乳头开始又掐又扭,轻微的力道让索隆感觉不到疼痛,只有刺激,而口腔被舔舐的感觉加剧了身体的兴奋度,连下体都开始微微抬头。

“好像还是有点紧张。”山治那双厨艺无双的手离开了嘴边的烟,放在了索隆的身下。

如果是山治估计就直接来了,但现场不还有两位女士吗?见血后万一吓着人就不好了。

索隆的下体是不怎么见阳光的白皙,看上去……出乎意料的干净。海贼时代战乱纷纷国家解体,自然没有什么像样的教育。于是懂得大多身体力行过,不懂得可能比白纸还过分。

这里路飞和索隆就是白纸,为了变强,两个人的童年都在追随力量中度过,连常识都接触的不多。更别提索隆为了买剑常年兜比脸干净。而见识过了人间黑暗的罗宾,看够了鱼人族享乐的娜美,以及万花丛中过的山治自然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啊索隆你真的好清纯啊。”娜美伸手也捏了捏索隆的下体,航海士的软手指头让索隆身上抖了一下。

“嗯,看起来很干净啊。”罗宾也伸手摸了摸白玉般柱身,粉色冒头的家伙。

“别、别随便碰别人的身体!你们是变态吗!”索隆脸通红,不好说是害羞还是生气。罗宾则用大拇指顺着柱身的经络捋了上来,那种刺激一下子就让海绵体彻底硬起来了不说,还让索隆腰也塌了下去。

说来可能没人相信,索隆至今没有过手淫,繁重的锻炼和生存的压力榨干了他大部分的精力,夜间也需要时刻保持警惕的状态导致了他白天也常常需要补觉,而直到上了路飞的船有了可以彻底信赖且实力强劲的伙伴,索隆夜间才能安睡。往日偶尔清晨也有躁动的时刻,但没接触过任何这方面常识的剑客选择了洗澡平息下体的躁动。

这第一次还不是给自己右手,就导致了索隆觉得那处格外敏感。

罗宾微笑起来,继续温柔的上下环动柱体,这种从未有过的刺激让索隆觉得头皮发麻,可腰部却使不出一点力气,更别提身边还全是自己的伙伴。

“你连放松都不会吗笨蛋。”娜美轻轻咬着索隆的耳垂,还伸手扯了扯那三个耳链。小贼猫跪坐在索隆身后,丰满的胸部让索隆觉得背后如云朵般柔软,而娜美也用自己的胸部去摩擦索隆起伏有致的背部。由于常年的锻炼,索隆肌肉比例高但又不过分夸张,这就让全身的线条性感有力。娜美还捏了捏索隆的腰部,紧致的腰线也性感的让人口水直流。

“别啊都出来了。”索隆看着自己下体溢出透明的黏液,打湿了罗宾的手。意识到剑士的歉意后罗宾笑的格外开心。

“不要紧的,交给我们就可以了,放松索隆。”

“真是让人羡慕啊。”山治的这句话让索隆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坏事,而一边呆着的船长看着活色生香的索隆已经按耐不住了。

山治说要手上有润滑的情况下帮索隆打开这个小洞,再尽可能的深一点。

“橡胶……手指!”

“唔!”

“白痴不要随便动用能力啊!”

“没事吧索隆!”

索隆身下的异物感特别强烈,被撑开的黏膜自主的想把手指给吐出去,臀部肌肉也下意识的夹紧了路飞的手指。而路飞伸长的部分让索隆怀疑船长直接捅进胃里面去了。

“没、没事。”伙伴的关心全部倒映在索隆眼里。醉酒的微醺让他觉得这种感觉并不难熬。

“是不是疼啊索隆?”路飞的表情有些歉疚。

“没出血吧。”山治转头朝后面看过去。

“不疼。没事,这种小事……啊你的手指不要乱动啊!”

路飞已经专心找起了山治刚才教他的,索隆的“快乐开关”,据说只要刺激那里,就能让自己的伙伴获得无上的快乐。女人们总是更注意细节一些,两位美女都发现了索隆不但没有软,反而还更湿了一些。娜美捏住索隆一侧的乳头往外轻拉,索隆哼哼的顺着她的力道侧了侧胸。

“啊好想在你这挂个环,免得走丢了。”

索隆对她怒目而视。

“对了我想起来了,你还欠我的钱吧。”

“下次再找我借钱就在你身上穿环怎么样?一个环抵10万贝利。”

“都说了我已经还钱了啊。”

罗宾看着两人斗嘴,手下的速度又更快了一点,“别啊!”索隆想拉开罗宾,他觉得自己身下变得很奇怪,好像一艘船要到了海浪的最高点,即将被抛出去。“有什么要出来了!”索隆着急的说着,想让罗宾和娜美离远点。

该死自己不会是要尿了吧?!

“没关系的,就直接出来吧。”罗宾温柔极了。

“诶不知道是什么颜色啊。”娜美凑近了看到整个柱身都又湿又亮,而此时已经没法随便开口的索隆胸前,身下,后面全部都被玩弄着,只能苦苦咬着牙忍受这种即将喷发的快乐。

“啊!是不是这里?!”此时,路飞终于在肠道里摸到了一个栗子般大小,有些韧性的包块,他用手按了按那。

索隆惊叫一声,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立刻射了出来,白色的精液打在了自己的腹部,山治旁边,还溅到了娜美的脸上,流在了罗宾手上。身体突然得到满足的快乐让索隆喘的无法开口,而刚才那声喊叫立刻让野兽感官实足的路飞意识到了索隆对此有多快乐。

“果然!”路飞高兴的解开自己的裤头,虽然青年的身材还有发育到最完全的体格,但此时的体积也足够用了。路飞在自己的肉棒上倒满了金黄色的食用油,用手托起索隆的屁股,在对方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时直接捅了进去。

下体被橡胶扩张的挺好,身体也在刚才的高潮中彻底软了下来,除了胀满感,索隆并没有太多的不适。

“啊好棒啊!”刚一进来的路飞跟发现新大陆一样!“索隆的里面又温暖又软和,还紧紧的包裹着我,像在吸我下面一样!”诚实的船长有一说一。而在伙伴眼下被上并被直播的索隆,即使一无所知,也开始感到羞涩。

“闭嘴啊白痴!”

为了转移索隆的注意力,娜美低头含住了索隆胸前的乳头,用牙齿轻轻啃噬起来,这种喂奶的错觉刺激的索隆胸前都开始发红,他想推开娜美,但四肢却依旧被罗宾的千手花固定在。

“别吸啊没有奶!我又不是女人!”

罗宾看了眼被剥光的剑客,腹部的白浊,“真好看啊索隆”

“呜呜别咬了!”

山治不爽的用手弹了一下索隆重新勃起的下体,索隆想抬头骂人,可身下的刺激让他硬的更厉害了。

这一点不知道为什么莫名让索隆没法开口,只能愤愤的瞪着臭厨子,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湿润发红的眼看起来有多色气,让山治觉得自己真的赢了什么。

路飞终于找到了对的地方,热情的大男孩重新冲刺了起来,敏感处被死死抵住的撞击让索隆张嘴呻吟出来,嘶哑的呻吟让山治也硬了,而罗宾和娜美则更用力的用手索取索隆身上的美好之处。

索隆觉得自己身体变得好奇怪,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有这么多处是如此敏感,整个下腹部都充满轻微电流般的刺激,爽的让他意识都不再那么坚定。他的脚趾都忍不住蜷缩了起来,那种电网般的快感让他下意识的忍耐却又觉得无法忍耐。每一次被撞击时候,索隆整个腰身都会在甲板上前后移动,多亏了罗宾固定住了他的四肢。索隆觉得缺氧般张开了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涎水已经快要顺着嘴角流出来了。乳尖被娜美和罗宾玩弄的微微肿胀,又红又亮的诱惑人品尝,下体也完全硬了起来,顶端开始又往外流着液体。

意识朦胧中索隆看着站在一旁的山治正在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这种视线无端的让他觉得更加敏感。

“路飞……慢点啊”,索隆觉得自己又要被浪潮给抛起来了,面对无法下重手反抗的伙伴,索隆语气间无意识的流露出祈求。

“别担心啊索隆,”娜美在这丰满宽广的胸部肌肉上咬出了一个个吻痕,“我们不会把你弄坏的,相信我们。”

“啊,啊。”索隆看着同伴亮亮的眼神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身体无比强悍,意识却如同幼儿的反差让罗宾心生喜爱,经历过太多黑暗的罗宾忍不住吻上索隆的嘴,发现对方有点喘后,又伸出手指,夹住索隆的舌头,温柔的往外拉。索隆的口水流了出来,滴在了自己的胸上,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罗宾这么做。

被折腾的无法说话的索隆让山治看的也急了。

“路飞,你好了没有?!”

“啊,好舒服,不想出来啊!”

“快点,该我了!”

“可我想一直待在里面诶。”

“你是想挨揍吗?”

“好啦好啦再等等我!”路飞加大力度撞击,充满弹性的臀肉被冲撞的摇出波浪,索隆看着自己的下体感觉又快要到了,但他已经没法说出什么来。

随着路飞的一次撞击,索隆有些意识模糊的第二次射了出来,快感和满足感让他彻底放弃了抵抗,没几下路飞也射了出来,体内感觉更涨了一点,随着路飞退出,有液体顺着索隆的屁股间淌下来,这种感觉让索隆全身都有些发红。

“终于,该我了。”


TBC

初夜就温柔一点,后面可能会玩各种花样,但都是甜的,不存在敌人X索或者路人X索。只有桑尼号拥有享受魔受的权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啊啊嗷嗷好像需要设置积分我给忘了!赶紧研究一下怎么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可可荣升 |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太刺激了!藻好性感吸溜!太太加油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ekevg |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莫多莫多!!刺激!一个一个来一遍再一起来一遍ヾ(≧▽≦*)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还没来得及歇口气,索隆立即又被山治撞的七荤八素,他快要意识不到自己是不是硬了,似乎所有的神经都聚集在后面那个洞里面。每一次都带有说不出的刺激,那些刺激并没有随着撞击而消散,只是在体内各处积累。罗宾看到神色迷离的索隆,伸手摩挲这索隆下体的顶端,柔软的刺激让索隆眼睛有些湿润,过大的刺激让他恐惧,同时还害怕罗宾一个手滑就此给他废了。

“别担心”,解语花般的罗宾轻轻的用手拨弄着肿胀挺立中间的尿道口,黏膜被玩弄的刺激让索隆只能大喘气,从未有过的刺激让他几乎用尽全部的意志力才忍住别发抖的太过明显,却不知道自己快要崩溃的神情让人多么想要更进一步。

考虑到一开始太刺激可能会把剑士彻底弄坏,罗宾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了。

“我的天”,山治吞下嘴里对索隆的赞美,这感觉实在太棒了,下面又热又湿,紧紧的含着自己,虽然身下的人没有女人那种柔嫩的皮肤和娇弱的体态,不对,应该说索隆的身体是船上最健壮的(此时弗兰克还没有上船),他没有高耸的胸部,但那种桀骜不屈却又深陷快感难以自拔的神色能最大限度的刺激和满足男人征服的欲望。

“阿拉阿拉,看到索隆这样,好想让人把你彻底弄坏啊”娜美更用力的用胸挤压着索隆。

这种性欲诱发出来的破坏欲是男女都无法避免的,让人只想看到他崩溃到流泪,求饶,绝望的样子。

“慢一点,毕竟是第一次”,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罗宾的手却一点都没有放松。

山治已经不再说话了,他用尽所有心思在征伐身下这个男人,他可以为之去死的伙伴*,在他最喜爱的女士们的注视下,这种征服心理几乎膨胀到顶。他顾不得控制自己的力度,只顾着耸动腰身每一次撞击到最深处。而索隆每每连这一次冲撞的快感都还来不及消化就已经迎来了下一波。路飞之前射进去的液体变成了绝好的润滑,最大限度的缓解了疼痛。

索隆知道如何忍住疼痛,如何控制疲劳,但他没抵御过这个。

此时路飞看着索隆微微扬起了头,嘴巴无意识的张开,怕他呼吸不及,两个女孩子都没有再继续亲吻他,透明的唾液顺着嘴角有漫出的痕迹,索隆除了这场性爱已经顾不上其他的。

等山治射出来的时候,索隆自己已经高潮了,白色的液体粘在自己的腹部,周围满是淫靡的气息,而他只是一动不动的剧烈喘息,周围的一起都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娜美的柔软,罗宾的手,山治的体温,路飞的注视。

索隆最后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家的船,梅里号,然后就陷入了安静的纯黑,睡了过去。



“乌索普,我们还要在外面散步多长时间啊?”乔巴问道。

“啊,再等一会吧”乌索普想着,毕竟他对船长和山治的能力都非常自信,如果回去太早让小鹿看到不该看的就对孩子不好了。


TBC


突然发现前面一个BUG,山治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学会月步,算了算了……

后面弗兰克和骨头会上来但不会参与,我觉得这两个货没有这种功能。米叔是单独的,还没想好要不要上但估计会有调教。罗当家的可能会旁观并给建议吧…………目前是这样的。
我还没开始追剧场版但听说里面有个反派对索隆使用了囚禁普雷。

*碰到熊熊的那集我知道索隆会愿意为了路飞去死,但我没想到山治也愿意为了成全索隆的梦想去死,山治说麻烦你们换个厨子的时候真的好温柔啊。全员都是被爱着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呜呜呜我好像发错地方了,如何把帖子移动过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3

主题

41

帖子

188

积分

侠客

积分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