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无授权翻译】【罗索】离心机(Centrifuge)

[复制链接]
查看137 | 回复2 |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题: Centrifuge
作者:doublejoint
分类:青少年及以上

【写在前面】:原著向,初登和之国的时候罗视角对索隆的感情,还有一个索隆视角【死胡同】。

【关于太太】:太太是个贼高产的太太,就是非常杂食,她的罗索文蛮多的,但是可能更偏向于罗索罗无差。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具体的cp倾向,主要也大多都是清水文。因为太太粮太多而且文风真的很温柔,所以决定挑一些翻译一下,有能力的话还请去ao3搜索标题支持原作者!

【关于授权】:抱歉这篇确实还没有要授权,因为太太的罗索文蛮多的,想一次性全要过来。但是又怕被拒,所以准备慢慢混个脸熟再开口T^T

【概要】:也许问题根本不是为什么是现在,而是为什么不是现在?

【说明】:受Christa建议,这是相对/平行于Cul-de-sac的罗的视角。

【正文】:随着多弗朗明哥被俘和德雷斯罗萨的胜利,有许多值得庆祝的事情,但这并不是罗的庆祝。他最终也没能亲自打出致命一击——多佛朗明哥还活着,他也是,所以——现在该怎么办?有太多事情需要考虑,比如他擅自签订的同盟,还有该如何打败凯多,以及他要如何为自己一时冲动而导致的混乱局面承担责任。

一只酒杯不由分说地塞进他手里,然后另一只酒杯过来和他碰了一下,索隆伸手环住罗的肩,距离近得足以让罗闻见他身上昨晚留宿的小木屋的气味和呼出的酒气。然后索隆的胳膊就撤走了,他侧过身去给自己倒酒,罗有些希望他就留在那个位置,这种随意的身体接触他很少有也几乎完全不需要,但是——尽管如此,那感觉其实挺好的。罗低头喝了口酒,索隆仍然坐在他伸手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他的胳膊在痛,他又喝了一大口酒,他想将思绪重新拉回到凯多但是所有人都在大叫,周围实在太吵了,太多想法在他脑海里碰撞。也许暂时将那些计划放一放也没关系,不如想一想索隆的笑,那笑容正转向罗,在他喝完第一杯酒的时候。索隆给他们两人都满上,而罗满脑子都是对方的笑声,以及他没将酒杯还回去时索隆的手和他离得有多么近。

————————————————————————

他们应该把这艘潜水艇建得更大一点的,罗想,这和他平时增添新成员或者新设备时的那种随意空想远远不同。草帽一伙都很吵闹,也都习惯了更大的船和更少的船员。并不是说他的船员就都是内敛而安静的类型,只是他们没有同盟那样的活力,也不会使潜水艇显得狭小拥挤,更不会丢给他如此危险的计划,这一切都让罗愈发紧张,他甚至没有时间担心自己仍为痊愈的手臂。

索隆似乎很善于开发罗都找不到的安静角落,就像用剑在半空劈砍东西那样简单,一个伴随着砰砰作响的管道和楼梯上沉重的脚步声的避难所。罗想知道自己第一次在他身边坐下时是否打扰到了对方,但是索隆全程都在睡觉,他的头抵着墙壁,膝盖蜷缩在胸前。罗发现自己正在欣赏索隆脖颈的线条,他耳朵精致的轮廓,他的小臂搭在膝盖上,还有肌肉(然后他突然回想起在千阳号上索隆训练时用一只手就能举起的大重量杠铃,但是它们看上去是那么小以至于让罗一度怀疑是某种错觉,以及——他试图尽量不去想的——在德雷斯罗萨时索隆环在他肩膀上的手臂的重量。)

第二次罗就不怎么担心打扰的事情了,索隆在他坐下十分钟后醒来。索隆的目光从他身上滑过,注视了几秒,然后就又闭上了眼睛,他靠着墙换了个姿势。所以罗便顺理成章地留下了,并且每次都来。索隆睡觉喝酒保养他的刀,而罗思考阅读发呆或是保养他的刀。他看对方,有时候索隆也看他,所以罗总是卷起袖子,他的剑保养得很好,他的藏书一本接着一本被翻阅,而他的想法如同离心机里的蛋白质一样在他的脑子里打转。这是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吗,在一个精心策划的计划中间,能否成功基本全靠他们的同盟关系?为什么是现在?但如果不是现在的话,那又是何时呢?

————————————————————————

他们小心翼翼地离开这个临时藏身处,每次一到两人,可以沿着小路散散步或是晒晒太阳,这样也不会被抓到。这是片荒地,如果和之国的情况真的如他们所见那般严重的话,就更没有人会来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了。尽管如此,当索隆一个小时还没有回来的时候,罗顺着他之前见对方离开的方向偷偷溜了出去——他大概只是丢了,但是如果他丢的太远,就说不准他到底能丢到哪,遇见什么人了,而他们的计划此刻箭已在弦上,容不得半点闪失。

(如果只是他杞人忧天的话,那索隆应该就在路的那头,他也很想见他。)

沿路走了二十分钟,正在罗考虑掉头回去换条路走的时候,他看见索隆站在一片向日葵花田前,似乎正在沉思。他转身看着罗慢慢走近,却一句话也没说。

“你不该离开藏身处这么远,”

“没有人会发现我,”索隆直起身回答。

他回望那片花田,罗的目光追随着他。向日葵转向他们,像一群束缚着被迫听索隆发言的观众。

“它们使我想起你,”

他低头去看那些花,罗吞咽了一下。索隆又看向他,这一次罗没有转开目光。他不能,不想——如果不是现在,那又是何时呢?也许问题根本不是为什么是现在,而是为什么不是现在?索隆靠过来,他与男人相比略短而结实的手指勾住了罗的指节,罗的手指则顺势蜷起将对方的手牢牢握住。很温暖,罗想,正如他所期待的那样。

然后他亲了索隆,迅速,又不够迅速——为什么不是现在,为什么没有更早一点呢?

————————————————————————

罗醒的很早,他在黑暗和寂静中突然惊醒,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直跳。四周没有声响,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躺着,直到外面传来马蹄踩过草地的沙沙声,如同回应一般,房子也咯吱作响。罗感觉自己的身体放松了下来,但是他已经完全清醒了,没法继续回去补个觉。他用掌心揉揉眼睛,做了个深呼吸。他身旁,索隆动了一下——他通常睡得很沉,这样的动静除了对罗惊醒的延迟反应以外,应该没有别的原因。该死的,他们两个都需要好好睡觉,该死的,还有计划,他们作为同一小组决定明天——大概已经是今天了——他们准备开始扮演各自的角色在明处等待。

“嘿。”索隆用肩膀顶了顶罗的,他的声音带着半睡半醒的困意和沙哑。“你又在担心了。”

他转过身,趴在罗胸前,像一块形状奇异的沉重毯子。

“没错吧?”

索隆重重的地哼了一声。“那些家伙能顾好自己。你的船员也都靠得住。担心并不能阻止我们无法预见的事情。”

然而,他们不能预见的事情,尽管可以避免,其实才是问题所在。有太多未知,太多以不同速度转动的齿轮,一场精密手术需要一瞬不瞬的眼睛,稳定的双手和精密仪器。而他担心他们现在就像用大刀拔牙一样莽撞。为什么索隆就能轻易相信除开计划以外的东西呢?

“很多事都可能会出问题,但是我们已经尽力预防了。剩下的总能解决的。”

罗真的很想相信他。所以至少这一刻他信了。窗外的树枝在风里沙沙作响,罗伸手去摸索隆的脸,他的拇指蹭过索隆的耳环。索隆转过头亲吻罗的掌心,他的唇柔软,他的眼睛明亮的如同月色里剑刃上反射的清光。

【尾注】:感谢阅读!

——FI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根根Q |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甜好棒的一篇文,氛围渲染得非常棒!两人之间沉默的默契是最戳人的~藻总是很了解罗的担忧,同时又能让罗充满信心。简直绝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oulmate123 |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oulmate123 于 2021-10-12 21:59 编辑

感谢翻译!这篇真的很棒!俩人之间那种无需言语就能彼此传达到的感情,真的太让人心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9

主题

33

帖子

292

积分

侠客

积分
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