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无授权翻译】【罗索】潮汐永待(The Tide Will Wait)

[复制链接]
查看133 | 回复1 |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题: The Tide Will Wait
作者:doublejoint
分类:青少年及以上

【写在前面】:原著向,两人潜入和之国的时候,一边躲避追兵一边谈恋爱的故事。

【关于太太】:太太是个贼高产的太太,就是非常杂食,她的罗索文蛮多的,但是可能更偏向于罗索罗无差。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具体的cp倾向,主要也大多都是清水文。因为太太粮太多而且文风真的很温柔,所以决定挑一些翻译一下,有能力的话还请去ao3搜索标题支持原作者!

【关于授权】:抱歉这篇确实还没有要授权,因为太太的罗索文蛮多的,想一次性全要过来。但是又怕被拒,所以准备慢慢混个脸熟再开口T^T

【概要】:作为一个住在船上的人来说,索隆对航海一无所知。

【说明】:标题来自Steely Dan的“Sail the Waterway”
注:Steely Dan是成立于1971年的美国摇滚乐队,“Sail the Waterway”是Steely Dan于1972年发行的单曲,并于1978年收录于专辑《Steely Dan》中。“The tide will wait”的全句是“Cause the time is right, and the tide will wait for you.”

【正文】:风和水流围绕在身边,按照罗的推算,他们比预计提前十分钟到达了最后一座吊桥。当然这也能根据太阳从云层中照射水面的角度看出来,吊桥的影子拉得还不够长。索隆将小船拴在桥底部的承重梁上,sheng结打得很好,但是并不算紧(当然如果需要的话,他们其实可以直接砍断缆绳,潮汐会将断裂的sheng结冲刷带走,留不下丝毫证据)。他在这狭小的船体里尽可能伸直了腿,脚踝勾在罗座位的另一侧。现在的时间可能不够他打个盹儿,但他们确实需要放松一下。

索隆用自己的膝盖碰了碰罗的。男人看起来一点也没有放松,倒不是说索隆希望他怎样——他们的衣服布料廉价,蹭在身上令人发痒,虽说伪装效果还不错,但也不是不能多花点钱(但是索隆并不打算和自己脑子里那个栩栩如生的娜美就此展开辩论),而且,好吧,他们的潜入目前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程度,在顺利进入下一阶段之前,他们有无法预计的大量时间可以用来过度思考。罗现在八成就在脑子里过滤可能出错的事情和可能出问题的人,但这除了不断给自己压力,把他逼得像是悬崖边摇摇欲坠可能引发雪崩的山石之外,其实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喂,”索隆说。

他开口呼出的气体凝结成团,击打在空气里。也许是这身衣物的保暖性能比他想象的要好,他并不觉得此刻已经有这么冷了。(现在已经接近隆冬,这大概是个秋岛之类的。)

“嗯?”罗应了一声。

“之前在河上航行过吗?”

“有阵子没有了,”罗反问道。“怎么了?”

“随便问问,”索隆回答。

关于航海他几乎一无所知,尤其对于一个住在船上的人来说。虽然随着时间推移,他已经学了不少,主要来自于曾经当赏金猎人而在岛屿之间辗转的日子,比如何时扬帆或是猜测风向之类的。他从不曾为了个人爱好航行,但此刻和罗独处于此,即使当下的情形并不适合做这种假设,但他系在船缆上的sheng结,小到只能坐下一人连桅杆都没有的船体,所有这些场景叠加重合构建出一种奇异的情绪,像是失去了某种他从未拥有或渴求过的东西。

他也从未觉得罗善于航海,如果他想的话当然可以,可是这家伙搞了个潜水艇——不过,索隆想——他之前倒是从未考虑过这点——那些流淌于罗家乡的巨大冰河,分支交错蜿蜒着汇入溪流湖泊,以及无数索隆未曾见过和到过的地方。在拥有极地潜水号之前他是该有过一条船的,也许是另一艘潜水艇,可能又旧又破又过时,也可能很新很亮但漏水,或者只是空间太小了。

远处传来什么动静,有一瞬间索隆以为那是雨打在水面的声音,但不是,天还不够阴,那声响要更强烈,而且温度也不对,他们头顶路面上响起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这可能是任何人——正在巡逻的警卫,刚刚换班的警卫,出门办事或者晚上散步的居民。索隆微微坐直了身体。来人步速平稳,还伴随着聊天的声音。

“你真觉得有人会试图潜入吗?得了吧。”

索隆缓慢地向船底摸去,他的三把刀正静静躺在一片破旧的帆布下面。头顶可能只是闲聊的路人,但也可能是正准备攻击的警卫。

“是啊,如果有的话我们早就知道了。如今的海贼们都不怎么聪明。”有人回应道。

索隆的手握住了和道的剑柄。也许是巡警,但应该很好解决。罗仍然静静坐着,双手叠在膝盖上,他轻轻摇了摇头,比了个索隆没能看清的口型。

“我来检查桥底,你去那边看看,然后一起汇报,”最先发声那人又说。

“好,”另一人应道。

罗又无声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这次索隆终于辨认出来那人在说什么,如果攻击他们,我们就暴露了,他是对的。但是如果就这样被抓住,那情况岂不是更糟。他们的长相早已天下皆知,伪装不伪装的根本没什么区别——紧接着,罗和索隆立刻想到了同一个解决办法。他们迅速靠向彼此,索隆双手紧紧握住罗粗糙的前襟,罗的双手捧住索隆的脸,指尖摩挲着对方的耳廓。他们的唇碰在一起,潮湿温暖而柔软,罗的舌尖舔过索隆的牙齿,推挤纠缠着索隆的舌。随着脚步声逐渐逼近河岸,索隆将罗拉得更紧。他们的胸膛几乎贴在一起,罗从座位上倾身向前,冰凉的鼻尖和索隆的碰在一起。索隆在激烈的亲吻中发出一声叹息,也许对于巡警来说过于微弱,但足以让罗听见,他感觉男人和自己唇齿相依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罗的舌头依旧在他口腔内肆虐,舔咬着他的下唇,手指描摹着索隆耳廓的形状。索隆调整了下姿势,虽然角度看起来更加奇怪,但也使他们的脸更加难以看清。

“没东西,”巡警终于向同伴汇报,“就几个孩子。”

“这边也没东西。”另一位巡警的声音从桥那端传来。“回去吧。”

他们一直等到脚步声和谈话声彻底消失,又过了几秒才放开彼此。两人呼吸急促,罗的心脏在索隆的掌心里砰砰直跳,而索隆则感觉自己的脉搏在耳朵里疯狂窜动。索隆抬手去摸罗冰冷却微微泛红的脸,如果天气没有这么冷时间没有这么紧迫,他们也不是在一艘狭小逼仄除了各自的佩刀和备用缆绳什么都没有的小船上的话,这一切本可以继续下去的,只可惜此刻他们并没有如此奢侈的精力。索隆又凑上前去亲吻他,这一次缓慢轻柔而谨慎,并不为做给谁看,只是单纯地亲吻对方。罗的嘴唇很软,像是被剑锋划开的水面。小船随着索隆的动作发出轻微的“嘎吱”声响,当他结束这一吻撤回原位的时候,手却依旧维持着触碰罗脸颊的姿势。罗的眼睛映着水波,云层缝隙中散射的光斑在他的瞳孔里晃动,完美的互补,索隆想。如果有时间的话,他还会再亲罗一次。

索隆解开绳索,罗从口袋里掏出地图细细研究。风已经停了,只是偶尔会有几丝微风缓缓撩起涟漪,昭示着自己依旧存在。阳光被云层盖过,影子消失在深黑的水中,像是一团淤泥。

罗拿起桨开始撑船。索隆松了松有些开线的衣领。至少他很快就能把这玩意儿抛在脑后了。罗在他身后朝前方望去,他们距离下一个河湾还很遥远。男人脸上的红晕此刻已经散去。索隆想,相比此刻,罗穿着这样的衣服,他更想和他在一条温暖的河流上扬帆起航。然后他又想起自己放在船底的三把刀,想起不久之后即将开始的战斗,和他们还要做的准备工作——逐渐心痒难耐起来。

“我们应该,”索隆说。“找个时间一起出航。”

“是的,”罗回应道。“我们是该这么做。”

他的双手仍紧紧握着船桨,但姿势已经放松了下来。

【尾注】:我只是想看他们在水上约个会哈哈哈
感谢阅读!

——FI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和之国暴怒的罗追上了索隆,然后索大没几句话罗就冷静下来了……自己说服了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9

主题

33

帖子

292

积分

侠客

积分
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