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香索】救赎(2021年11月完结)

[复制链接]
查看559 | 回复3 | 2021-11-9 20: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原著漫画1031话有感而发的产物
此外,真的好久没写纯香索文了。
(1)
与烬的战斗正处于白热化的状态,腹卷里忽然传来电话虫的铃声,索隆正奇怪时,就听电话虫里传来某个白痴厨子的声音。
“电话虫是我放你腹卷里的,以防你不知道死到哪里去……”
怎么听都有戏谑的意味,索隆额上冒青筋,勉强挡开烬的风刃。一瞬间的分神,好不容易拉平的战局又显得支绌起来。
“喂,混蛋厨子,我现在忙得很,不要打扰我……”虽是抱怨却也是实情。
“听着,我长话短说!有个忙需要你帮我。在这之后,我们将会干掉百兽海贼团家伙……”电话虫那头厨子的语气有不同寻常的郑重。
“那是当然的啊……少啰嗦!有话直说!”索隆也一改以往的挑衅意味,开始急切追问。
电话虫那头的声音带着下定决心后的觉悟和淡然,“但如果在战斗之后,我的心灵变得不同以往,请你务必……杀了我。”
“哈?”索隆隐隐预料到山治那边遇到了十分棘手的情况,但这也太棘手了。不过知道山治的脾气,若非生死关头,情非得已,又怎会跟自己提这样的要求,这白痴厨子在平时和自己吵嘴打架时可都是寸步不让的,既然如此,也只能有求必应了。
“……好,没问题。就让我来把你砍了,虽然不知道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场战斗以后,又多了一件值得我期待的事。所以说啊……”索隆放缓攻防的速度,恶狠狠地说,“在那之前你可不能先死!”
“尽管放心。”

名为长话短说也占了不少时间了,索隆又何止分了一下神,对手烬瞧出破绽,持刀横削过来,索隆躲得稍慢一步,左臂便被带起一阵血雾。
电话尚未挂掉,索隆吃痛的梦哼声传导过去,惹来一句半带担心半带责难的话,“喂,绿藻头,你最好不要输了,食言的话……”
“啰嗦!”索隆一恼,不顾臂上鲜血长流,奋力还击回去,“你不打打电话虫来影响我,我早赢了!”
“那好,回见。”
不再挑衅斗嘴,足以见山治足够认真,足够郑重。
想起起初和奎恩交手时,山治提到身体有点奇怪,难道是他们家族的科学力量?
蛋糕岛的大混战索隆没有去,不过全员团聚后听乔巴他们提过,文斯莫克家族最擅长改造人体,研制一些高科技的装备,缺憾就是会改变人的心灵,使人变得冷血无情。
厨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发出杀死他的请求吗?大概吧。
果然,要短时间内变强,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而要达成厨子的请求,可不能再被烬压着打了,无论如何,也要留出拯救厨子的时间。
决心一下,索隆奋起神威挥舞三刀,不再克制阎魔,任它反噬,不断吸取自身精力,再加倍奉还于炎灾烬。
心里面总挂念着状况不明的山治,与烬的战斗虽然艰险万分,还是不出意料的胜利了。不论在何种特殊的情形下, 他从不认为草帽团会失败得彻底。
而这次,他们的船长路飞距海贼王宝座不过咫尺之遥。
——如果他们的白痴厨师没有变得冷血嗜杀的话。
这特么也太荒唐了。
因迷路迟来一步的索隆彻底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罗宾跌在一处废墟边,带血的面庞上满是悲痛的神色,想发动花花果实的能力却因一只手骨折变形得厉害而无能为力,她只能声嘶力竭地朝不远处手持天候棒颤巍巍挪步的橘发女子喊:“娜美……停住……没有杀死他的觉悟就不要过去,女人已然不是他的软肋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这块场地上是唯一杀气腾腾的只有穿黑色西装的厨子了吧?是他打伤了罗宾?
之前的任何一场战役,他可是奉行宁可被女人害死也不打女人的极端骑士道,少不得还要救助一下敌方阵营的女人,现在居然伤了罗宾。
罗宾不光是女人,更是重要的伙伴!
“该你了。”一声冷漠至极的死亡宣告打断了索隆的思绪,只见厨子利落地点燃一支烟叼在口中。微微扬头时,只见变换了方向的圈圈眉下,是那只冰寒胜血的蓝瞳,满溢而出的杀意早已挤占了曾经的温情,带着滔天的杀伐之意,他一步一步逼近手持天候棒的娜美。
“开什么玩笑?”索隆快出离惊诧了,这哪里是心灵变了,这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就算天塌地陷,真正的山治都不会打女人的,更何况又是女人又是伙伴。
而视线中的山治忽然原地失踪了,索隆暗叫不妙,迅速抄起三刀,一个飞身,挡住那迅捷无伦的黑影。
刀锋与改造人的身体相撞,竟迸发出激烈的火花,而那人的内心也和身体一样冷硬如铁,发现攻击被阻,迅速变换招式,单脚撑地右脚高抬,照准索隆的脑袋就是一记粗碎。
“卧艹……”尽管提前做了心理准备,索隆还是又惊又气直爆粗口。平日里与山治斗嘴打架何止千次,但像现在这样一出脚就要踢爆他脑袋的情形可是见所未见。“喂,混——蛋厨子!你这是要杀人么?”
厨子闻言扬起头,微风吹动遮脸的金发,只见那金发掩盖下的蓝瞳中透出凶戾的光,叼着香烟的嘴角勾出一个危险的弧度。
没办法了,多说无益,既然受了杀厨子的请求,又怎能不负责到底。而小打小闹的平凡剑招显然不能应付进化过的山治,看来只有全力以赴了。
附着了武装色霸气的三刀压制住山治疯狂的杀招,但招式不够霸道狠辣,除非拿出砍伤凯多的那招阿修罗九刀流。
酝酿了半天招式,作为一个遇神杀神,遇佛斩佛的铁血剑客,索隆发现自己竟然下不了手,踟蹰难决。
脑袋肯定是动不得,不可能真的杀了他。砍手吗?手可是厨子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东西,砍他的手还不如要他的命。砍脚的话折了他战斗的家伙,就是夺了他的尊严……
索隆迟疑难下手,山治却是一脚狠似一脚,直至踹中他的腹部,将他狠狠甩了出去,重重摔在娜美旁边。
见绿发剑士口吐鲜血一时难以起身迎战,航海士一声惊呼,提了天候棒毅然迎上去,酒红色的眸中已蓄满了泪,“山治君,你给我适可而止!”
同样是难以下杀他的决心,加之实力差距,没走两招,脖颈要害便被山治卡在虎口中,呼吸困难。
“喂……蠢厨子,你想后悔一辈子么?”眼见娜美势危,山治冷血不改,索隆撑身站起,做好了决断。
他解下阎魔和秋水抛在一边,独留和道一文字在左手,探右手双指,以指腹划过刀锋,以血祭刀。
随即,一招一刀流居合迫使他放开娜美,再一记黑绳龙卷,封住他双脚的攻势,迫使山治抬手阻止逼近胸膛的杀招。
山治的反应如意料之中,他一抬胳膊,徒手握住锋利的刀锋,而索隆以二刚力罗的强势怪力,握住刀柄调转刀锋,径直送入自己的胸膛。
山治的手尚且握着锋刃未放开,便随和道的攻势一起,触到了刀刃破开的创口,触到了汩汩而出的滚热鲜血。
入体饮血的和道发出嗡嗡的蜂鸣声,刀身遍布柔和的淡蓝色光雾。随之而来的,是一向挂着狂狷嗜血表情的改造人变了样,再有一步,他就会变回曾经那个宁可自我牺牲也绝不伤害他人的多情厨师。
抬眼望见蓝瞳中充斥着震惊与疑惑,索隆得逞地一笑,再握住刀柄猛地抽离身体,全然不顾剧烈的创痛,毅然决然地用染血的刀在山治胸膛轻轻一划,在心脏的位置割开一条血口。
还差最后一步,索隆伸双臂搂住定在原地的厨子,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处,剑士创口滚热的心头血汩汩而出,彻底晕染了厨师的胸膛。
似乎只是一瞬,似乎过了很久,剑士手中的和道拿捏不住,跌落在地,发出清脆的金属铮鸣,彻底惊醒臆梦中的人。
金发厨师的震惊无法用语言形容,他及时揽住绿发男人瘫软下滑的身体,又惊慌地用手按住那不断冒血的创口。
“发生了什么……是……是我……”游目四顾纷繁的战场,望见眼含痛泪的橘发女子,望见受伤难起的罗宾,他内心的不安被放大到极致。
“战后被控制心智……怎么看都是带妖刀的剑士……的专利,你一个混——蛋厨子……咳咳……”话说到一半,索隆咳出两口血,稍缓片刻才接续道:“好在……和道适用范围广……耕四郎师傅说,名剑妖刀是神兵利器……也是催发欲望……攫夺人神智的罪魁祸首,若到那时……就用和道,最朴素……也是至刚至正至纯的镇魂神器,以心头血献祭,足可镇压一切邪魔外祟……我赌了一把,赢了……”
“不要说话了……”眼见得血流随他说话的动作来得越发汹涌,山治急出一身冷汗,早顾不得“你为什么不杀我反而伤了你自己”的斥责,抱稳他便四处寻找船医小鹿的身影。
“该死……乔巴跑到哪里去了?”
月步便在此时彰显优势,身在半空,视野更广更清晰。
“呃……啊……停……停下……”索隆忽然爆出控制不住的呻——口今,这和平日坚毅隐忍的性子可不相称,只听他带了几分乞求的语气,“骨头……要……要散架了……”
看剑士的手脚软塌塌的垂下,山治皱起眉头,是那个续骨秘药起副作用了么?偏偏在他最伤重难捱的时候……
“老子从来不知道你蠢到这种地步,你不是一直看我不顺眼,砍了不就好了……”说到后面,声音竟有些哽咽。
“不知道……为什么……实在没法……杀你……”忍受着骨折、外伤失血、三场恶战后精力耗尽的多重折磨,绿发剑士的瞳仁已然开始涣散,声音也越来越低……“我睡……睡一会儿……一会儿……”
“你特么给老子睁眼……别睡!”眼见红瞳中仅剩的光泽即将消散,山治脚下不敢稍停,再腾出一只手拍打他的面颊,“你要是敢睡,老子先踢死你!”
战场太混乱,找乔巴的路格外长,时间又过得飞快,等到出现在小船医面前时,怀里的躯体已然有些发凉。
见到乔巴,他心头一松。但愿像恐怖岛那次一样,不管伤得多么惊心动魄,也能不出意外地恢复心跳的正常频率,恢复呼吸的平稳节奏。
然而……
哪怕乔巴也是战后消耗过多,受伤不轻的状态,接过人时依然没有耽搁一秒,没有放弃一丁点希望,没有任何一处操作失误。最终……无法扭转事实……
“不行了……山治,心脏的位置……心脏……索隆他……已经……”
乔巴的掩面痛哭已让结果板上钉钉,金发厨子在原地呆立半晌,才颤抖着手点燃一支烟,不说话,不抬头,也没有多余的动作。这让随后扶着罗宾赶来的娜美差点误以为山治又回到改造人的癫狂状态。
“抱歉了,罗宾酱,娜美小姐,我……真的是一个差劲得要死的人……”
他闭上眼,不愿面对诸多绝望的场面,不愿面对伙伴的表情,而那消失了很久的恶魔之音又在耳边回响。
来自他的父兄,来自那个冰冷的文斯莫克家族。
“真是个差劲得没谱的失败品,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这种渣滓根本不配活着!”
我不再是你的父亲,你也不够格做我的儿子……”
“去死吧!”
…………他快被滔天的恶意湮没在绝望的深海里,让他有如窒息般的痛苦,无所依凭,无所寄托……
直到一个声音攫住他的理智。
“喂……白痴厨子……卷眉混蛋,你是睡死了么?”
也是恶意满满的胡喊乱骂,却没勾起他的怒意,反而令寒凉的心变得温热而快活起来。
挣扎着从绝望的深海里脱出,眼前陡然显现亮光,接着是熟悉的、令人欣慰的生机勃勃的绿发。
扭头望着旁边病床上浑身缠满绷带,独露一颗绿藻头的索隆,山治有点失神,张了张嘴,却没吐出一个字。
索隆是醒着的,是鲜活的,睁着的独眼有疲倦和沉重伤势带来的惺忪感,双唇也干裂流血了,脸色是病态的苍白,但比起死气沉沉、丧失生命的状态,这样的现实,让人无比宽慰。
“绿藻头……你……”
“我没死啊……蠢厨子……在路飞稳坐……海贼王宝座前,在我成为第一大剑豪前,在你找到那个什么……All blue前,我怎么可能放任自己……去死……”
“山治!索隆!太好了,你们都醒了!”稚嫩的童声响起,小乔巴端了药碗进来,笑脸转为抽泣脸,抹着眼泪说道:“你们两个都吓死我了……索隆伤到心脏就吊着一口气,还好特拉男及时赶来,用手术果实帮你修补好……但是山治你太可怕了,把索隆交给我以后就一句话也不说,呆呆地站着,谁接近都不好使,也不接受治伤,后来还是山药医生用迷烟把你放倒的,你伤得也不轻啊……”
山治一骨碌爬起身,透支过度的双脚有些不听使唤,但身体恢复得还可以,至少比浑身绑成粽子的绿藻头好太多。
“乔巴,让我来。”
“哦……好……山治,你一定要让他把药吃完,一滴都不能剩……”
“放心吧……”
乔巴走后,山治接过药碗,舀了一勺喂进索隆嘴里,却见索隆剧烈呛咳起来,呛咳时还带出一口血。
意识到躺姿不方便吃药,伸手要扶他坐靠起来,刚触碰到他的肩,断骨错位摩擦的声音格外刺耳,伴随着索隆的一声惨哼,吓得他不敢再动,赶紧扶人躺平。
“卧艹……蠢厨子……”索隆脸上的血色因疼痛退得干净,依然不忘斗嘴骂人,“你特么……是要杀人吗?要不是……手动不了,绝对绝对砍死你!”
“剑士先生,乱动可不行哦……”病床边手花四起,递过一根吸管到山治手里,“厨师先生,你不妨试试这个。”
声音的主人也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进来,只见她身上缠了些绷带,而左手还有夹板固定,用绑带挎在脖子上吊住,原本纤长白皙的手指有些红肿,一定是骨折造成的后遗症。
山治的眉头一瞬间锁紧,脸也黑沉了下去,不敢看黑发女人,更不敢接话。
“山治是不领情吗?”罗宾笑盈盈地靠近,忽然用健康的右手勾住他的肩,吐息如兰,在他耳边轻轻道:“我是来谢谢你的,若非厨师先生大发神威打走了CP0的坏家伙,我现在恐怕已经在监狱中了。至于伙伴斗殴的戏码,草帽团早如家常便饭一般,如果山治你实在过意不去,不如煮两份红茶赔罪如何?要是味道差了一点,动作慢了一点,我可不会原谅厨师先生。”
山治眼眶竟有些湿润,随即硬憋了回去,满嘴答应,“放心吧,罗宾酱……我……”
罗宾起身一笑,“山治你又糊涂了,小乔巴交代的喂药任务还没完成,红茶嘛,你势必要服务到航海结束的……”
看着罗宾远去的高挑背影,山治竟有些恍惚,那场残杀简直像黄粱一梦一般。
正出神时,又一个婀娜的身影晃悠进来,橘发女子不由分说便在他的脑袋狠狠揍了一拳,气势汹汹的骂道:“与其在这里发呆,还不如去做饭。一船的人都快饿死了,你这个厨师是怎么当的?给索隆喂药这种小事,交给我就好了。不过呢……”
一看小贼猫露出狡黠的笑容,索隆就知道不妙,果然娜美贼兮兮的的说:“索隆,喂药的话一千贝利一次哦……”
“你这个女人……未免也太恶劣了。”
“骂我们的航海士该罚多少呢?三千贝利吧 ”
“啊?你这个女人……”
这大概就是草帽团吧,回到家的感觉真好。山治释然地笑笑,抬步走向厨房。
至此雾霾散尽,天朗气清。
END

受尽苦难而不厌,此乃修罗之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杂食动物 | 2021-11-22 22:23: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卧槽卧槽,三一大大永远的神!!!情报上看到这里就觉得好好磕,大大帮我圆梦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witchyde | 2021-11-25 09:17: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三一太太產出原著向純黃綠,能夠把性命交給對方,是靈魂伴侶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可可西里的珠鸡 | 2021-11-28 17: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神了大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31

主题

454

帖子

2281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2281

绿藻后援团团员终身成就奖特殊贡献奖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