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罗索】笨蛋不会感冒

[复制链接]
查看449 | 回复6 | 2021-11-18 20: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极地潜艇号的日与夜



事出离奇,在前往和之国的路上,索隆忽然倒下了。

没人察觉他的身体出了问题,起初他本人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对劲。极地潜艇号在海底秘密航行,途中并未遭遇险情,更无需战斗。罗将船舱底部的一个仓库清理出来给同盟的剑士进行每日练习,但就是在这个远离所有人的偏僻房间里,他发现了靠墙勉强支撑,从头到脚都被汗湿透了的身影。

晚饭的时候索隆没有露面,之后一直到熄掉大灯,那个人都没像平常那样跑来餐厅找酒喝。罗罕见地和大家一起待在外面,嘴上只字不提,心里的哪个地方却有些在意。走廊两侧的指示标亮着幽绿色的光,他沿着舷梯向下找,怎么都想不到最后会看见眼前的景象。那家伙分明和他的船长一样有着过分顽强的生命力,那样刻苦修炼的身体理应刀剑不入、无坚不摧。罗放轻脚步靠近,快要碰到了都没能引起任何反应。索隆散发着异常的高热,指尖贴上额头好像就要被烫伤。微微睁开的双瞳迷离涣散,显然过度消耗已经让他神志不清。船舱没有任何遭到攻击的迹象,索隆的身上也看不到任何伤。虚弱无力的双臂甚至没办法稳固地搭着自己的肩膀,稍一挪动便发出的痛苦低吟着实令人胆战心惊。罗无法理解剑士怎么会陷入如此严重的境况,但当务之急是先把他转移出去,起码到空气更为流通的上方。

手术室紧急投入使用,罗还没试过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一次彻底的全身检查。从隐瞒不报的伤口发炎到在补给岛上不慎中毒,种种可能的猜想都被一一排除出去。验血的结果表明索隆是被一类最为普通的病毒所感染,这些症状有个更通俗的说法叫做感冒发烧。不过一般人感冒又怎么会一路烧到四十一度三?罗给索隆注射了常年用不上一支的退烧药,再让贝波把人推到病房安置。而他自己去打了一盆冷水,装了一杯热水,还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退烧药还不知道能不能对猛兽的身体有效,目前还能做的只有给这家伙进行物理降温。罗做好了彻夜不眠的准备,不曾想听到消息的草帽一伙已经围到了索隆的旁边。

乌索普戴上了瞄准镜近距离端详他们的战斗员,眉头不比床上痛苦的家伙松动几分。“这可是索隆啊,他怎么可能感冒,还因为感冒动都动不了?”长长的鼻子抵上病人的脸,乌索普倒吸一口凉气,“好烫好烫!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乌索普非常夸张地吹起了自己的鼻尖,和他相比,罗宾倒显镇静。床沿长出的手臂替索隆掖好了被角,另一些正轻柔地给他扇风。“希望不是被海里的妖怪附身了才好。”她的表情十分严肃,仿佛是在讨论某个影响人类未来的学术问题,“索隆不会被一点一点吃掉,最后化成一堆灰吧?”

乌索普的鼻涕和眼泪一起流了下来,那句”求求你不要说些这么可怕的东西“几乎是在索隆的耳边大叫。弗兰奇走到床头,钢铁大手里伸出的小手变成了两把风扇,下一秒便学罗宾那样环绕病人的太阳穴一阵猛吹。他们是认真地打算靠这些来让索隆好转,罗”哐当“一声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同盟两字成了个接触不良、明明灭灭的灯牌,他盯着他们看了又看,忍了又忍,好不容易才找回沉稳的嗓音。”这里还是交给我吧。“他的表情跟威胁没有区别,不过后半句还是试着委婉了一点,“要不你们先回去。”

草帽一伙不可能置同伴的安危不管,更何况倒下的人是索隆,这种事情根本无法想象。罗做出的最大让步是允许他们留在病房里看着,禁止喧哗,禁止对病人动手动脚,禁止打击士气,禁止拿出奇奇怪怪的装置。病床周边两米都成为了罗的专属领地,而密切观察病人的一举一动本来就是医生的天职。被迫保持安静的众人难以抵挡睡意的侵袭,每隔十五到二十分钟更换一次毛巾的罗最后成了屋里唯一一个保持清醒的人。

守夜的人们呼吸变轻了,于是面前的家伙变得越来越清晰。借着台灯昏黄的光线,罗不知不觉描摹起索隆的脸庞。极细的眉毛,紧闭的双眼。令人闻风丧胆的东海魔兽其实长得非常俊朗,以至于彻夜照料重伤的他都像是一种上天的眷顾。在庞克哈萨德提出和草帽海贼团联盟是一次顺水推舟、借机行事,但在那之前很久,罗早已牢牢掌握了所有人的背景。他听说了成为世界第一剑豪的梦想的背后,也知晓海贼猎人最终成为臭名昭著的海贼的经历。敲下的铅字和散播的通缉令根本不足以描述亲眼所见的鲜活,那样强大、无畏、光明磊落的力量。罗想起他特意给自己解释路飞对同盟的认知,在德雷斯罗萨重新激起自己的斗志。他对动物、女人和小孩拥有隐秘的温柔,对同伴们的纵容和关心简直令人嫉妒。此刻的他脸颊绯红,眼睫潮湿。微张的嘴巴不断呼出炽热的吐息,结实饱满的胸口费力地起伏。有谁见过他的这一面吗?他还有谁都没有见过的一面吗?

罗开始非常缓慢地擦掉索隆脸上的冷汗,听诊器故意放到了别的地方。某个遥远的岛屿有一种名为触诊的方式,罗学着他们将指尖探上滚烫的手腕。跳动的脉搏一如他对这个人的认识一样热烈,由此传递的力量牵引着他继续往上。走过手臂上浅浅突起的青筋,指尖最终抵达了一片干涸的土地。索隆的嘴唇灼热柔软,那些手指就像是被黏在了上面,难以抑制地反复摩挲。罗从未体会过这样一种奇妙的触感,令他着迷,令他恐惧,令他鬼迷心窍一般自水杯中沾取了些许水滴。婴儿似的无意识的舔吮引发了传至尾椎的电流,蠕动的双唇好像应该用什么东西狠狠封住。

很难判定索隆是醒着抑或昏迷,不过似有若无的湿润唤回了一丝意识。“交给我吧……”索隆含着别人的手指,发出的呓语仍是咄咄逼人,带有一种磨而不磷的气势。罗笑了起来,应了一句“会很危险的。”这五个字意有所指,说出口之后有些东西便再也无法掩饰。夜如此安静,索隆的同伴里还有一个什么都可以看穿、什么都可以听见的女人,但这并不是罗此刻惶恐的原因。一切真相大白,原来他的身上早已发生了一种不可逆转的变化。寻觅不得的身影为什么会令他如此在意,倒下的索隆为什么会令他如此焦虑。他们只是目标一致才达成的同盟,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甚至可能丢掉生命。即使已经没办法再视而不见,他又能做些什么呢?他们只是同盟,要一起做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一起走一段路罢了。因为路飞的影响,对战凯多的胜利不再显得遥不可及。可是赢了凯多之后呢?各自属于不同海贼团的他们总是要分道扬镳。罗凑到索隆的面前,后者承受的痛苦此刻也传到了他的胸腔。炽热的,焦灼的,霸占大脑的情感,再冷静的医生都会无可救药地发起高烧。被子底下的手碰到了自己,索隆用尽全力睁开了眼睛。“交给我……”虚弱无力的身体挣扎着要坐起来,罗只好抓住他的手指,带他去摸小心放置在床边的三把刀。他贴着索隆的耳边呢喃,“我们在海底,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交叠的手指是第一次,大概也会是唯一的一次。索隆慢慢放松了下来,再度沉沉睡去。时间到了,罗取走了染上了体温的毛巾。水面映出一张有些兴奋的,又有些无助的脸。他苦笑了下,用手搅散了自己的倒影。



快到第二天傍晚索隆才真正醒了过来,异常的高热退成不那么危险的低烧。罗拿着食物和药回来,一拉开门便看到索隆裸着半身,无事发生一般站在地上。乌索普死死地抱住他的脖子,哭嚎响彻天际。弗兰奇激动地手舞足蹈,甚至进行了一种奇怪的仪式,不断闪烁着胸前两点的灯。扑面而来的眩光和噪音连正常人都会晕头转脑,可他们之中最为稳重自持的罗宾正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陪着他们胡闹。

“太好了呢,没有七孔流血,没有丧失理智,索隆顺利地回到了我们身边。”

说着这话的同时她的微笑是如此真挚动人,罗纳闷她到底有过多么可怕的经历。托盘重重地放上床边的桌子,他实在忍不住生气。“那家伙还要静养!”罗一边怒吼一边赶人,浑然不觉现在的自己就跟他们一样。“你给我穿好衣服,躺回床上!”这次指向的是几个钟头前还半死不活的家伙,结果索隆反过来朝他扬了扬下巴。不过船长到底还是船长,即使将近二十四小时没有合眼,再开口时罗已经恢复平常。对待船员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轻轻地拉了拉乌索普,忍耐着,“你们也辛苦了一晚上不是吗?”

乌索普反过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端起副船长的架子来简直口不择言,“辛苦你那么照顾索隆了。”

旁边的弗兰奇也跟着凑热闹,“多谢你治好了这家伙,super的我们,同盟也是super——”

罗摆摆手让他们打住,快点回去好让索隆继续休息。他不打算让草帽团的家伙知道自己的私心,为此所有的一切都是医生的义务,无论他做得多么细致,费了多少心思。在ROOM的威胁下,索隆很不情愿地探出了额头,温度计最新显示的数字是三十八度一。罗有些恼怒,哪怕病人自己觉得已经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喉咙发炎、呼吸不畅,这些全都是最普通的呼吸道感染的症状。为什么他的特效药没有用,为什么索隆还没有完全退烧。该说魔兽的免疫系统也和本人一样,崇尚鱼死网破的战斗风格吗?索隆坐回去,自顾自从托盘里拿了一个刚做好的饭团。因为残留的炎症,他吃得有点慢。但他毫不在乎地左看右看,居然还不满道,“你没有拿酒过来吗?”

索隆的声音非常沙哑,于是片刻之前那种生气的感觉卷土重来。罗瞪他一眼,最后视线停在了发烧的人都会微微发红的耳尖。

他一板一眼地说道,“你再喝酒会脱水的。”

索隆侧头看了过来,“这是什么歪理?“

中和酒精需要消耗大量的水分,发烧有着同样的效应。书本上的方程式和理论一闪而过,罗盯着的是舔了舔嘴唇的舌尖。手指下意识动了起来,好不容易刹停在半空。他拿起装满水的杯子塞进对方的手里,索隆却若有所思地注视了回来。

顺着对方凝固的目光,罗看向了自己的手指。因为泡了太长时间的水,指头仍有着一道道扭曲的褶皱。轻蹙的眉头是否属于索隆无言的关心?抑或他有所察觉?他就是这样的人,敏锐地捕捉着各种各样的细节,嘴上却一声不吭。他回馈的方式总是很直接,很磊落,罗不由得有些心虚。柔软的触感永久地留在指尖,索隆知道他还做了什么吗?可是他并没有表现出丝毫抗拒……不对,一个半睡半醒,糊里糊涂的笨蛋,即使看到了,又哪里会明白,哪里会猜到他的动机。罗站起身,为了转移注意,他走向换过水的脸盆。只不过一夜之间,拧毛巾居然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他不由自主地悲从中来。罗安慰自己似的找着借口,或许出了一身汗的索隆需要擦一擦。

可惜索隆并没有领情,反而跟他说吃完了就去洗澡。“你一整晚都在做这个吗?”他垂下双眼,“其实放着不管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他不是不想看,还是不敢看过来?罗说不出话,生气之余又觉得无可奈何。为什么要有这么一个人让自己产生这样奇怪的情绪?四十一度三的皮肤热得吓人,虚弱的索隆,需要人时刻照顾的索隆,躺在他手底下的索隆仍历历在目。嘴边有一些“要保护好身边的人首先要保护好自己”的道理,但罗很清楚里面包含了自己隐晦的私心。

他确实不应该管太多,不能再表现更多。“我是医生,怎么可能放着病人不管。”还是同样的理由,不过这还不够。他不想再听到一些让人气恼还没办法反驳的话,因此抢在前头,“况且我本来以为……笨蛋不会感冒。”

索隆皱着眉头,对这个真真假假的玩笑反应了很久。至今极地潜艇号上还是没人能够理解他为什么会感冒,而他也因此积累了许多不满。

“这又是什么歪理?你说谁是笨蛋啊?”

眼见他又要跳到地上,罗反应极快地用毛巾盖住了他的脸。索隆逐渐恢复正常的温度隔着薄薄的布料传来,这次轮到他自己的身体发烫,口干舌燥。罗提醒自己,他不能伸手,可是他不受控制地想要更多。“如果我是笨蛋就好了。”他呢喃着,触不可及会是一种旷日持久、无药可治的痛苦。收回的手擦过索隆的嘴唇,这次不再漫长地停留。那个笨蛋肯定听不懂,他也不需要听懂。他可以觉得很好笑,他可以觉得只是在胡说八道。罗在心里重复着,如果我是笨蛋就好了,如果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好了。

fin


温馨提示:感冒和恋爱都是暴风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oulmate123 | 2021-11-18 22:11: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呜太可爱了,我爱极地潜水号上的罗索酱,如果笨蛋不会感冒的话,那说明小藻不是笨蛋哦(๑•́ ₃ •̀๑)肯定可以好好察觉到罗的感情,小罗冲!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luminouswatches | 2021-11-20 00: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soulmate123 发表于 2021-11-18 22:11
呜呜太可爱了,我爱极地潜水号上的罗索酱,如果笨蛋不会感冒的话,那说明小藻不是笨蛋哦(๑•́ ₃ •̀๑) ...

小藻聪明着呢!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CCAAT | 2021-11-21 02: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哥对藻的感情写的好细致啊,已经能感受到倒下的藻有多不舒服了,以及罗哥太温柔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盐水鱼 | 2021-11-22 21:10: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自家媳妇就是得好好养着啊!大大写的真是太细致了!我已经身临其境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uminouswatches | 2021-11-23 10: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盐水鱼 发表于 2021-11-22 21:10
啊啊啊~自家媳妇就是得好好养着啊!大大写的真是太细致了!我已经身临其境了! ...

谢谢喜欢~我总觉得罗哥就是看着波澜不惊心里想很多的人!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戈古那希 | 2021-11-25 04:12: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羅的顧慮描寫的好周全...如果沒有察覺到就好,或許吧,遙不可及的情感只要察覺就只剩懊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5

主题

14

帖子

87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