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罗索】极地潜水号上的那些事(原著向,欢乐向,一发完)

[复制链接]
查看583 | 回复9 | 2021-11-19 18:13: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年Ynien 于 2021-11-19 18:14 编辑

旧文备存,首发LOFTER

双箭头,欢乐且沙雕着

蛋糕岛那时,先到和之国的极地潜水号一行人

--------以下正文-------

和之国的路上。

极地潜水号于夜晚的海面上航行,有些昏暗的房间中罗看著书,本应安静的夜晚,外头隐约传来吵闹的声响,让他没办法好好专心。揉了揉眉心,发现现在也凌晨4点了哪来这么多噪音?

听着断断续续传来的声响,最后罗决定,阖上书踏出房门,走向餐厅那个噪音的来源。

在餐厅门外,声音更加明显了,而且绝不是一两人。

正想开门,门就被里面的人甩开了,夏奇跌了出来。门缝间,罗看见餐厅里一片混乱。

敢情现在是在他的船上干嘛?

“夏奇?这是怎么回事。”

“呜,船,船长,罗罗诺亚太强了。”夏奇捂着嘴,勉强的说着话,罗已经闻到他一身酒味。“呜,船长,让,让我先去吐。”

不想被吐个满身,让出了路,夏奇一溜烟的消失在长廊上。带着不好的预感,罗踏进餐厅。

“长鼻子!那是我的鱼!”贝波大吵着,明显也醉了,对方手上的分明只拿着空杯子。

“罗宾大姐,这是刚做好的菜你先尝尝。”几个人围着罗宾端着菜。

“罗宾大姐是你们可以随便喊的吗?叫女神!”伊卡库大喊着。

另一边,一群人围着佛朗基看着他做奇怪的姿势。

“有没有雷射光!”

“我想看机关枪!”

看来全员在给他发酒疯?

那些也就算了,最让罗头痛的是,餐厅尾巴最大一群烂醉的尸体躺成一片,中间坐着的是身边摆着好几桶酒的乱源。

“下一人!”索隆干了手上的那杯酒。

“还没!”佩金死撑着,但脸快贴上桌面上了,硬是抬起头再灌了一杯。“干了!”

“不错嘛。”索隆拍着佩金的背。

看着混乱的餐厅,罗第一次知道他的船员可以比德雷斯罗萨那群疯子还要夸张。跨过一具具烂醉的尸体,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知道是酒味还是杯盘狼藉的景象,他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

终于来到正中心向着整间餐厅的乱源,罗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你们在干嘛?”

冰冷的语调闯入,佩金立刻抬起头,听见他们船长不带感情的问句酒都醒了。环顾四周船员倒的倒、吐的吐,虽然他们也没少开过宴会,但大家不至于喝到吐。当然一大半原因是因为他们的船长有洁癖,所以至今多少都会稍为克制。

但这次......佩金只觉得自己死定了。

“船长,我们......。”

“特拉男要不要喝酒?”索隆拿着酒杯晃了晃,不知好死的问着。

“罗罗诺亚!!!”激动却又不敢太大声,佩金颤抖着压抑的声音,小声却又激动的喊着那不懂人家脸色的人。佩金现在自杀的想法都有了,至少死的是全尸。

“......。”罗依旧摆着一个扑克脸,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没什么异状。本来以为草帽团的乱源是他们船长,原来只是程度的分别。他完全没想到索隆竟然可以让佩金他们拿酒开宴会,喝成一片,还吐得满餐厅。

“......船长,我们有忍的住的人...都没吐在船上......。”佩金越说越小声,心虚的想着虽然没忍住的也有不少,但还是要垂死挣扎一下。

“他们吐在海里,倒是吸引了不少鱼呢。”索隆补充了一下,听的佩金直冒冷汗。

“......。”罗一言不发的盯着两人。

“阿,还有......。”索隆看了看地板再看了看罗。

“罗罗诺亚,闭嘴!”佩金打断索隆,他现在只想掐死还在说风凉话的这个人,没看见他们船长现在一句话都不说吗?!

“可是......”。索隆看了一下佩金,小声的嘟囔道,“他好像踩到了。”

“罗罗诺亚索隆!”

好像听到理智断线的声音,罗抬起手,没管佩金好像还说着什么,一声ROOM把那群尸体和那个乱源包含呕吐物全部丢出船外。

罗捂着脸想着,他居然转移了呕吐物!他居然用ROOM转移了呕吐物!呕吐物!艹!感觉有够恶心!

深夜中,极地潜水号外,十几个人无预警的凭空出现,掉入海里。

“卧槽,我为什么在海里?”

“咳,好冷!”

“咕噜咕噜......。”

“把那个还在睡的白痴捞起来阿!”

几人惊吓中酒都醒了,对于自己的处境茫然的要死。只觉得好像隐约听到船长的声音,然后人就在船外了。

唯二醒着被丢出船外的两人,在另一旁。

“哇,头还在。”佩金摸了摸全身没少任何部件,看来自家船长不想切这堆有呕吐物的船员。“好险。”

“特拉男火气那么大?”索隆从海里冒出头,意外居然被转移出了船。“不过喝几桶酒?”

“我不是叫你闭嘴吗?!船长有洁癖的。”佩金吐槽着,自家船长已经把他们当脏东西看待了,“我的天,要被船长讨厌了。”

“......是哦。”索隆木然说着,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混账,有一半是你的错吧!要不是......”佩金还吐槽着,回头索隆已经游走了,“喂!给我听着阿!”

“你们有不会游泳的吗?”索隆已经游了一段距离,顺手捡了几个还在睡的尸体。

“阿,没有。”大概看了一圈,佩金叹了口气说着,“不过有些人睡死了。”

---------------------

关于昨天混乱的酒会,罗很满意早上看到餐厅恢复以前的状态,看来他的船员还知道要收拾残局。不过那之后索隆变成了带坏他家船员重点犯人,而且是所有人一起,连之前反对同盟的人也一起闹,这让他非常疑惑。

仔细想为什么他好像被排除在外?

说人人到,罗看着皱着眉头的人走过,一边打着哈欠。

“早,特拉男。”索隆揉着太阳穴,想着昨天喝太多了,“昨天弄乱你的船,抱歉。”

罗看着重点犯人,疑惑着这人还会道歉阿?或许是两人挡在门前太久,伊卡库拿着汤走过来,打着招呼。

“罗罗诺亚,解酒汤。”伊卡库把汤推给了索隆,对他们船长说着,“船长早,等等早餐就好了。”

“谢了。”索隆接过汤,走进餐厅。

果然有什么不对劲?罗默默的想着。

不对劲终究只是感觉,距离确定还是需要时间。

酒会闹剧隔天,天气稳定。

极地号虽然是潜水艇,但海底的航行相对耗费燃料,只要是天气稳定大部分时间也是在海平面上航行。阳光高照,虽然海中的景色也不错,但索隆喜欢海平面风吹过溅起的浪花声。

“哪里适合睡觉?”索隆抓住经过的夏奇问着。

“恩?去房间睡阿?”夏奇奇怪的回道。

“我想晒太阳。”

“阿,你问贝波,他知道。”

“恩,好。”

“罗罗诺亚,这个给你。”背后有人喊了索隆一声,丢了一颗苹果。

“哦。”索隆接住飞过来的苹果,咬了一口问道。“贝波在哪里?”

“甲板。”另一个人回答着。

听着夏奇的建议,和其他人的指路,索隆十分幸运的没迷路,顺利的找到了贝波,顺便找到了一个适合睡午觉的抱枕。

直到那之后,又过了几天。

罗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某次经过甲板,看见一白一绿的两个毛色迭在一起,索隆趴在贝波身上睡觉。罗才想起,不知道为何索隆和他的船员相处的异常好?也不是说其他草帽团的就不好,应该说是索隆特别的好?

罗连着几天观察,确实事实如此,难道把他们一起丢出船让他们患难见真情了?罗甩甩头,什么跟什么?这样他的船员也太好收买了吧?而且他没有把贝波丢进海里,为什么这家伙可以抢他的专属位子?罗百思不得其解,觉得心情十分复杂。

“好热。”

“对不起我毛皮太多。”

“你抗压性,唉,算了......毛挺软的很好睡。”

罗在一旁看着趴在一起睡觉的两人,无数的吐槽往脑海闪过,你们不要相处的那么好阿?!贝波我白养你这些年了!不对,不要诱拐我家白熊!正在和贝波睡觉的索隆,又被罗记了一笔帐。

“看到岛了,船长要停一下吗?”

喊声打断罗的思考。

前方确实有个不大的岛屿,晴朗的天气表明前方是一座春岛。想起船长的责任,罗指挥着船员,“在岛上补给燃料。”

港口不大,到达岛屿后,罗分配了几人去张罗物资,剩下的人去干自己的事。草帽团的人好歹算是客人,就让他们随意在岛上晃晃了,罗跳下船,正巧和索隆同时。

“索隆当家的,你也要去岛上?”罗没忘记这人是个大路痴,没人跟着会不见吧?“不跟长鼻子当家的一起?”

“他们去找零件,就不一起了。”索隆打着哈欠回答着。

“那你去哪?”罗姑且确认着,虽然别人家的船员不归他管,但弄丢同盟家的船员也不好交代,一边思考着需不需要让人跟着。

“随便晃晃,散步吧?”春岛的天气正好索隆望着天空,突然想到什么,像聊天气般的口吻开口。“对了,我可能喜欢你。”

“什......?”罗问句都还没说出口,就被插话。

“罗罗诺亚,要不要一起去酒吧?”佩金和夏奇从船上下来。“阿,船长,你们在聊天吗?”

“聊完了,走吧。”索隆说着,跟着佩金他们到镇上。

“???”罗心想刚刚难道是被人告白了?然后那个告白的人就这么跟别的男人跑去喝酒了?罗一头雾水的看着索隆离开的方向,是自己得了幻听了?还是对方的思考回路太奇葩?

“船长,你在干吗?”伊卡库奇怪的看着自家船长愣在一旁。

“问你一件事,被人告白,但那个人下一秒就和别人走了是怎么回事?”

“什么?”伊卡库觉得自己听错了,他们才登岛不到十分钟他们船长就被告白了?但这剧情又是什么?“岛上的女孩?”

“不,算了,没事。”罗放弃思考,走向城镇。

“等等,船长,那到底是怎样?”觉得自己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伊卡库赶紧追上自家船长。

-------------------------

另一边,在岛上,酒吧里。

佩金十分后悔让索隆带路,并且随便选了一间看起来就会出事的酒吧。佩金看向夏奇,夏奇只是摇摇头表达自己也不知道原来索隆是个路痴,还是一个往麻烦处跑的路痴。

“道具就给我乖乖听话。”一旁惹事的山贼大喊着。

“居然是山贼。”佩金掩着面叹了口气。“真的不想再听到道具这种话了。”

“同感。”夏奇点点头。

两人默契的互看了一眼,但一秒后就发现坐在他们旁边的人不见了,一口同声的说,“罗罗诺亚呢?”

隔壁桌酒杯翻倒的声音,两人只见索隆拿着一把刀抵住山贼的脖子,冷冷的声音问道。“这家伙还只是孩子吧?”

佩金和夏奇发现那个被叫道具的孩子听索隆的话跑到他们身边躲着,看身上的衣服,应该只是不小心被山贼抓住的小孩。

“阿,这是不是很糟糕?”佩金看着索隆被山贼包围又叹了口气。

“叫他停下?”夏奇问道。

佩金耸耸肩,看着身后的小孩。“我也想揍那些家伙。”

“这次不会连我也被丢进海里吧?希望不会被船长发现。”夏奇无奈的想,一边提醒着索隆。“我们不能让海军或是四皇知道我们的行踪。”

“说的也是。”索隆说着,其他桌的山贼同伙站起了身,看来人数不少。“全部砍倒不就好了?”

回到热闹的街道上。

伊卡那还在追问着关于告白的事,罗注意到街上的人好像在谈论着什么?简而言之,三个关键词,海贼、剑士、打架。

“嗯......。”伊卡库明显也听见了,他们下船才不到一小时,瞄了瞄自家船长,“也可能是别的海贼?”

“......。”罗皱起眉头,在他的心里草帽一伙已经等于惹事的代名词,这三个关键词他怎么想都只有一个人,上前抓住了一个路人问着,“在哪里?”

“蛤?那个。”被抓住的人傻了一下才回答。“后街尽头的酒吧。”

确定了事发的位置,来到后街的尽头。

果然有一家看起来连招牌都摇摇欲坠的破酒吧,意外的是没见到任何熟悉的面孔,虽然这里确实是案发现场。

罗看着倒成一片的人,连一个醒着的人都没有,也算做的干脆利落了。街上有一些悬赏令,注意到其中一个就是山贼的头,没意外这些人应该都是山贼。

“船长,这些人不只有剑伤,看攻击方式,至少也有三人以上。”伊卡库报告着,倒下的人不全是剑伤,还有一些是搏击或是斧头之类的伤。伊卡库心想,这样应该可以摆脱同盟剑士的嫌疑了吧?

罗点了点头,或许是自己误会了,虽然总觉得其他的伤痕也熟悉的可疑。只是没想到两秒后罗就得到了答案,听到了远方的熟悉的声音,还真是跟那些伤痕一样熟悉呢?

“罗罗诺亚你这个大路痴!!!”夏奇喊着。“你只绕着房子右转当然会回到原地!”

“这个孩子都以为自己又被抓了。”佩金安慰着在索隆身上的小孩,“没事,你可以再说一次你家在哪吗?”

“是这小鬼不记得路吧?”索隆抱怨着,“阿,又回来了。”

“我们不是说了吗?!”佩金和夏奇崩溃的吐槽着。

“伊卡库,刚刚说三人是吧?”罗看着三人走到他们面前的酒吧,问着。

伊卡库冒着冷汗假笑着,小声的说道。“阿,那个......三个以上?”心理疯狂吐槽这三个回到犯罪现场的白痴,要闹事就别被船长发现阿!

“唉,特拉男真巧?”

三人也注意到站在几步外的两人,伊卡库在罗身后比划着什么,佩金和夏奇看见马上架住要上前和他们船长聊天的笨蛋路痴,三步并两步的把人拖走。

“阿,船长!我,我们先去那边看看!”

“对,对了!我们还要送这孩子回家!”

“只,只是刚巧路过这附近!”

“顺,顺路送这迷路的孩子!”

“我们马上处理完!”

“保证绝不会惹事!”

“先走了!”

“等会见!”

“唉,等等,特......唔。”佩金摀住还想说话的索隆,他可没忘记上次就因为没拦住,十几个人被丢到海里了,这次难道想被插进土里才甘心吗?

看两人拖着一大一小迅速的离开,伊卡库松了一口气,才注意到只剩自己和自家船长,赶紧找个借口开溜!“船长!我去看看他们采购完成了没!先走了!”

酒吧前剩罗一个人和前面倒成一片的山贼,怎么觉得似曾相识?还有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吗?他可是连一句话都还没说阿。

罗踢了踢那个看起来讨人厌的山贼,让山贼翻个身,几个淤青和打击伤,果然出手的不只索隆,佩金和夏奇也打闹了一翻。看他们带着的小孩,也猜的出七七八八,叹了口气。

“一个个都这样。”

-------------------------------

离开了暂时停靠的岛屿,极地潜水号一间有些昏暗的房间中,几人小声的交谈着。

“罗罗诺亚好像被船长盯上了。”

“还不是你和佩金又在岛上闹事。”

“最根本还是那个酒会吧?”

“那个一半是我们的错。”

“你们喝太多了。”

“为什么我们一个都没喝赢阿?”

“那又不是重点!”

几天前的酒会,其实也是有缘由的。

那天,在极地潜水号上他们把草帽几人叫到潜水艇的餐厅,一群红心海贼团的船员站在他们前面,向四人低着头。

“虽然有点迟,但我们是为了向你们道谢的。”佩金低下头,红心海贼团一行人也跟着低头。“谢谢你们把船长带回来。”

突如其来的道谢让草帽的几人感到十分意外,也有点困惑,要说他们也是搭别人的船来的。

“船长他本来是不打算回来的......。”佩金发现一行人没有了解这句道谢的意思,解释着,“计划失败的话,他会考虑同归于尽。”

一行人再次低头。

“不,你们太......。”乌索普话说一半就被打断。

“拿酒来。”索隆说着。“喝赢我就接受。”

“什?什么?”佩金抬头看了索隆。

“来开酒会。”索隆再说了一次。

说实话佩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开酒会这个结论,但还是拿出了船上的酒,对方马上就开喝了。佩金拿着酒看着对方喝,其他人和他一样茫然着现在的状况。

索隆又干了一杯,看着愣在原地的一群人说着,“是海贼就别做这种婆婆妈妈的事。”

“......。”佩金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周围的船员。哪有随随便便向别人低头的海贼,握着酒杯一口干了全部的酒,喊着。“开酒会了!”

那天算是他们思考的太少,一句话把他们重新放上对等的同盟位置。虽然有点胡闹过头了,但这件事他们不得不站在索隆的哪边。

房间中,其他人继续讨论着到底是哪一件事比较严重。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所以才在这边讨论方案,如果是他们让索隆被自家船长针对,那就太不够意思了。

“有些人忍不住吐了,我觉得那个才是问题。”

“至少我们收拾好了......。”

“岛上那件事最后是怎样?”

“我也逃了,不知道。”

“你让船长一个人在那?”

“我不想被扫台风尾阿!”

最后他们也只得出一个结论,应该先让自家船长对索隆的印象不要那么差,在那之前不要让自家船长找索隆麻烦。

当然红心海贼团的最终结论,受其影响最大的就是他们家的船长了。

于是,罗觉得最近很烦,怎么个烦法?就像这样。

“船长,其实他人挺好的。”

“关于闹事那点也是有一些些原因的。”

“他也不是故意的。”

“他很认真的把我们当同盟。”

“挺会照顾人的心情。”

“他还会帮我梳毛。”

自从离开那个路过的春岛后。

不知道为何,自家的船员出现在他身边总是会说一两句关于索隆的话,罗觉得自家船员跟同盟关系好也就算了,为什么现在自己船员要在他这边拼命的说同盟剑士的好话?

不对,等等,那个梳毛是怎么回事?贝波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就不知道你喜欢被梳毛了?当然这件事也只是被罗在心理吐槽着。

而这些事仍旧持续发生着。

“而且很会喝酒。”

“很擅长游泳。”

“不会丢下别人不管。”

“虽然会弄丢自己?”

“喜欢米饭?”

“喜欢太阳?”

“不挑食?”

“梳毛很舒服?”

“......。”罗头痛的想,他知道了这些信息到底要干嘛?大部分信息根本显而易见,不过倒是第一次知道索隆梳毛很舒服?不是,那个也不是重点。

让罗更无奈的是,他的船员那些莫名其妙的不只是话,还有各种行动。

在发现很长一段时间没看见索隆,罗终于在走廊上找到对方。当他正要开口,话都还没说,贝波就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索隆。

“罗罗诺亚,甲板在外面!!!”

“我没......。”索隆一句话都没说完,就被贝波拖着往甲板跑。

罗看着一只白熊拖着人一路倒退,退到走廊的尽头甩上了门。

这又是在干嘛?罗觉得他才离开船上没多久,回到船上就不知道他的船员们到底想干什么了?原以为大概没多久就会恢复原状,但这事不只发生一次,在极地潜水号到达和之国之前几乎天天都在上演。

“索隆当家的,关于在......。”

“罗罗诺亚!夏奇找你!”

“索隆当家的,关于......。”

“罗罗诺亚,厨房在那边!”

“索隆当家的......。”

“罗罗诺亚,这边有酒!”

“索隆当家......。”

“罗罗诺亚!过来一下!”

“索隆......。”

“船长!有人掉下海了!”

“哪个白痴?!”罗捂着脸,这些人到底都在干嘛?!见鬼了!哪个海贼团会有人在航行时不小心掉下海,在连个敌人影子都没看见的时候。“贝波去停船!”

---------------------

这样的日子不长也不短。

极地潜水号进入了一个天气稳定的海域。

没多久就要进入和之国了,罗被这些不省心的船员搞的都没注意。想一想这些天他到底在干嘛?放在房里关于打倒凯多的计划,居然没有任何进展。

“呼,终于要到和之国了。”

“好险平安无事。”

“干的好!”

红心海贼团在甲板上欢呼,只有罗这边有明显的温度差。不要像是达成什么成就的样子!来到别人的地盘上连个规划都没有!找死吗?

倒是关于计划的事居然被人抢先了。

“我们有上岛后的计划吗?”索隆问道,“伪装什么的。”

“......。”红心团听完这话下意识看向他们船长,而罗看向佩金和夏奇,两人快速撇开视线,你们两个人也没想是吧?

全然不知自己是起因,索隆看红心团没人发话,佩金和夏奇努力的闪躲着罗的视线。疑惑的想着,难道这群人也都是些神经大条的家伙吗?

“锦卫门的恶魔果实可以变装。”乌索普发话。

“还要召集同伙,最好暗中进行。”罗宾说着。

“首要目标是聚集武士吧?”佛兰奇看向索隆说着。“还需要足够的武器。”

虽然只是大方向,计划暂且就这么定了,罗看看自家从头到尾都没发话的船员们,不会是被传染了什么让神经大条的病吧?罗叹了口气,想也知道不可能,只希望上岛后别再出什么乱子。

当然,莫非定律就是这么运作的。

上岛后一群人换装成和之国的打扮,船也藏在不容易发现的地方,准备跟着锦卫门到他们的据点。罗发现自家的船员浮浮躁躁的,最后贝波被推了出来。

“船长,那个。”贝波看看其他人,佩金和夏奇一副心死的样子,贝波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说着,“罗罗诺亚不见了。”

听到同盟剑士又迷路了,罗头痛的想着这人能不能消停一下。倒是他的船员一副做错事的样子,看来他们已经找过一轮了,而且毫无办法,最后才告诉他。

无奈的让其他人先走,罗留下来找人,总不能连据点都还没到就放生那个乱源,又闯祸反而麻烦。确认过他们要去的据点位置,沿路往他们停船的海岸走去,这海岸隐秘一路上没遇见人,当然半路走丢的人也没见着。

不过幸运的是罗知道人在哪里了,但实在也无法说多幸运,不断窜逃出森林的鸟群,明显不会是什么好事。

随着那方向过去,沿路各种巨大的脚印。混乱的场景一看就是经过了战斗,越靠近就越多奇怪的生物倒在地上,巨大的老鹰、肥的不象样的蛇、长着巨牙的熊。

最后终于看见要找的那个人,盘坐在一只巨大的白虎身旁,拿着剑鞘敲着灰色猕猴的头,说着。“你们打不过就不要一个一个的围上来阿?”

“索隆当家的......。”看着一脸认真的教育猴子的人,罗不知道该说什么,“你知道我们要对付的是凯多的百兽海贼团吗?”

索隆看了一下来人,在望向猕猴,意思是这群猴子是凯多的部下?看了看被他打败的猕猴,索隆问着,“你们是凯多的人?”

全体猕猴快速摇头,索隆回头看向罗。

“如果是,你以为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是凯多的人?”罗无奈的问,一手拔出了鬼哭,把白虎砍半,对着猕猴说着,“见过我们的事全都忘掉,不然现在就让你们永远被这个世界遗忘。”

猕猴们点头,摆出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的动作。

看着威胁猴子的人,索隆失笑,不过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不远处的声响。

罗也注意到不远处有东西过来了,看着拔刀的人,想着一路上的奇怪生物,难道这人有受动物欢迎的体质?还是那些动物偏偏喜欢撞这家伙的刀口?

随着声音靠近,也看见了身影,一只树一半高的猩猩,手上拿着巨斧挥了过来。而这边的斩击比巨斧更快,巨斧停在空中,猩猩身上已经划出了两道刀痕,吃痛的向后倒去。

“收拾好了就走吧。”撇了一眼,便不再关注被打败的猩猩,罗找着据点的方位,却听到后方传来惊叹。

“阿!糟糕......。”索隆看着向后倒的猩猩,不妙的说着。

还想问怎么了的罗,看着向后倒的猩猩压断后方的树,还没问出声,已经预测到结果了。两人看着一棵接着一棵的树,像骨牌一般被向后推倒,一声紧接着一声的碰撞声,两人心凉了一下。最后面那棵巨树撑住了一段时间,就在两人觉得应该结束了,巨树树干发出碎裂的哀号,巨树不留情面应声砸向了地面。

带起震动的声响,鸟兽奔逃。一整排倒塌的树木,毫无疑问的引起了骚动,除了群鸟振翅飞离,远方隐约有人群惊叹的声音。

“......。”

“......。”

“索隆当家的。”

“......嗯。”索隆应声,虽然这应该算是不可抗力,但确实是他惹出来的。

“绝对别再惹事了......。”叹了一口气,罗已经无奈到没了脾气,想着闯祸能力和路痴大概一样是被动技能,已经无力吐槽了。

“好,我发誓。”索隆认真的说着。

“还有一件事,索隆当家的。”罗看着山另一头的据点,他们现在位置可以说是直接偏离到了地图外。这路痴本事也是不容易,但也正好。“告白不是说完就好,要等对方的答复,我......。”话到一半,罗发现没人应声,回过头只剩那群非礼勿视的猕猴和满地的落叶。“我,去你的!”

--------END-------

被动技能:不知为何被巨鸟叼走的藻

就是不让他们好好谈恋爱w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andyMemory | 2021-11-20 23:43: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可爱的众人啊
在他们的帮助下,罗收获藻子的路看起来更远了呢(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戈古那希 | 2021-11-25 04:39: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萌到打滾嗚嗚嗚紅心動物園(?)好可愛嗚嗚嗚嗚索就是集高情商與低情商為一體的綠藻!!!(根本沒機會談戀愛辛苦羅了ww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csx_seven |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笑死了,我也想抱贝波(重点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viviennez |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心团全员坑Cap,Cap到底还能不能好好把话说完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viviennez |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心团全员坑Cap,Cap到底还能不能好好把话说完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viviennez |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心团全员坑Cap,Cap到底还能不能好好把话说完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viviennez |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心团全员坑Cap,Cap到底还能不能好好把话说完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viviennez |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心团全员坑Cap,Cap到底还能不能好好把话说完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viviennez |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心团全员坑Cap,Cap到底还能不能好好把话说完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7

主题

12

帖子

105

积分

侠客

积分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