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罗索】搭讪+Next Level

[复制链接]
查看706 | 回复14 | 2021-11-20 21:4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minouswatches 于 2021-11-21 20:44 编辑



*现代高中背景
*海洋战士索拉正派读者罗X文艺剑道部藻
*前篇《搭讪》为纯爱故事,后篇《Next Level》为前文背景下两人第一次亲密接触
*以后可能会继续写这个设定,到时再在首楼更新~


搭讪



海洋战士索拉中了敌人的圈套,无可救药地陷入了对剧毒粉的狂恋之中。罗停在这里,紧张地收起了忽然被碰到的膝盖。低沉的嗓音自上方传来,那句“不好意思啊”尾调上扬,隐含笑意,让人怀疑是不是有更多需要解读的东西。罗点点头,透过书页的边缘偷偷打量这个熟悉的身影。电车门这时才关上,他却和每一天一样,已经站定在自己的面前。

空气以他为中心汹涌而来,形成强劲的涡旋,罗微微挺直后背,耳根阵阵发热。这条线路的早高峰并没有那么拥挤,但他离得这么近,罗甚至有些难以呼吸。他们穿着款式相同的校服,像刚才那样似有若无的互动也不是第一次。索拉该如何摆脱粉色的困境,或许这就是海洋战士遇到的最大危机。漫画单行本成了纯粹的掩护,黑白斑点帽檐下的眼睛此刻聚焦的是一步之外的前方。越过衬衫最上面敞开的三颗扣子,那张英俊、无畏的脸只要看过一次就没办法忘掉。罗用双眼描摹所见到的景象,削得极短的绿发和细长眉毛让他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一些天生毛发稀少的人群。他们拥有光滑柔嫩的身体,皮肤闪闪发亮。但这个人还有着相当浓密的眼睫,翻页时会随着视线如蝶翅一般颤动。他习惯用口袋本打发掉无聊的上学路途,那些古典文学封面的一角,都有一个用铅笔浅浅写下的他的名字。

罗罗诺亚索隆,这个名字在附近的高中无人不知。那个路飞两肋插刀的死党,剑道比赛的常胜将军。他比自己小一级,所以至今为止他们都没有正式认识的机会。立志成为医生的罗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学习,剩下的几乎都给了漫画,投入到狂热的海洋战士。但相对于外面一传十十传百的嚣张行径,和索隆有关的事情他知道得更多。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一直在留意,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看,一双耳朵在听。这个人躲在天台睡觉的时候会莫名变成野猫们的软床,走在路上也会无端端遭受小动物们的撒娇攻击。他在剑道上付出十二分的努力和热情,却似乎无论如何都学不会辨认方向。罗甚至有过这样一个想法:他之所以每天在同一个时间走进同一个车门,站在同一个位置,或许是因为电车上方索拉对战杰尔玛66的广告图案被他当成了标志。既然如此,他有注意到自己吗?毕竟这也是最开始自己选择这个固定座位的原因。偶尔似乎会感觉到上方的凝视,不过罗不愿确认这是不是自己的妄想。

这一个月里他们一直以这样一种方式相遇。即使在学校里毫无交集,也还是每天都能见上一面。如今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出他的样子,敞开领口下的结实身体,单手捧书时与传言十分不同的沉静面容。他长得高过电车的吊环,但还没有高过自己。如果自己展开手臂,应该可以把他紧紧地揽在怀里。罗藏身于漫画的后面,思绪不受控制。装作随意的搭讪已经在心里发生过很多遍,然而性格中的谨慎只是让他反复修改这个计划中不够完美的地方。同为男性,示好需要极其小心。罗认为自己不仅缺少一个忽视所有风险的借口,如擂鼓一般跳动的心脏还吵闹得一定会让他听清。不要管什么计划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没有计划呢?内心剧烈的挣扎似乎令他也有所感应,随后垂下来的眉眼像是挑衅,又仿佛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东西。时间短暂地凝固了,曾设想过无数种发展的大脑变成了一片空白。从“早上好”到“我和你一样学过剑道”再到“你也喜欢海洋战士吗”,罗唯一能够反应过来的是自己陷进了那双注视的眼睛。心里的声音质问他在做什么,可他还是没能说出半个字。电车到站了,索隆单手扶着后颈,最后瞥了他一眼。罗匆忙起身,却见到那个鼻子很长的家伙在站台上挥手,一边喊着索隆的名字,一边快步走了过来。



罗罗诺亚索隆给人的印象是一匹独狼,生人勿近,和草帽一伙的感情却很深。据说他们升上高中之前已经认识,即使曾有两年分别在不同的地方读书,集结之后依然毫无隔阂,一起闹出了很多大事。无用疑问,索隆很多时候都被他们占走了。不说那个在站台上等他的长鼻子家伙(电车站到学校还有一段距离,他们兴许是担心他会迷路),光是所到之处必定鸡飞狗跳的路飞已经足够他们忙活。他在学校里的独处会被各种奇怪的事情打断,好像只有早上的这段路相对清静。仍然是七点十五分,仍然是在索拉的下方。索隆扶住了同一个吊环,又被人推得往前撞了一下自己的膝盖。他“哎”了一声,倒不是不耐烦,甚至还笑了笑。这时的他看起来很有精神,罗实在很难跟那个教室里总是趴着睡觉的身影联系到一起。即将关闭的电车门哔哔作响,索隆仍在同他对视。单薄的嘴唇微微张开,罗发现自己简直无法动弹。一个挤开人群的身影冲过来抱住了索隆的手臂,紧接着往里面埋的脑袋没有一点儿避嫌的意思。

罗皱起眉头,和索隆近在咫尺的时刻从未如此冷静过。

“你干什么啊?!”

随之响起声音像是大型动物的低吼,索隆有些恼怒,不过还远远算不上凶。

“哎呀,刚好赶上了。我们不是说了要一起上学的嘛。”

抱着索隆的人仰起头来,恳求的模样可谓我见犹怜。罗认得她是娜美,一年级那个长得很漂亮,却被很多男生称为恶魔的女孩子。她也和那个路飞玩在一起,所以他们之间也很熟悉。她用那样一种娇蛮的声音说话,四周的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索隆没有用力抽出自己,不过脸上的五官拧成了一团,一副相当别扭的表情。娜美听着近旁细碎的低语,这才贴着他小小声地开口了,“有个家伙在跟着我啊。”

“谁?”

“诶你别转过头去啊!”

娜美捧着他的脸把人拧回来,索隆挑了挑眉。他默许她挨着自己,甚至撑着她站得更直了。“等等,”他瞥了一眼低着头、演技炉火纯青的家伙,“你做什么了?”

“拜托了,索隆。”娜美理直气壮起来,“这个世界上没有借了钱不还的道理!再说,上次吃拉面的钱你还没有……”

“哈?”索隆反应过来了,“我还给你多少利息了?你到底放了多少高利贷啊?!你拿他什么东西了?”

“我是好心让他用来抵债,当时他也同意了的。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再拿出来啊!”

“你肯定还做了什么……”

娜美朝他吐了吐舌头,索隆侧过头去,懒得回答,不想再看。显然,他对这些事情毫无兴趣,但也没办法放着娜美的不管。他挪了挪斜挎包的位置,好让它不会弄到旁边的人。电车一阵颠簸,他下意识拉了一把沉浸在手机屏幕里的娜美。人群中传出了一个短促的呼声,是那些很容易被笨蛋情侣感染到的笨蛋。索隆沉着声音让娜美去扶旁边的拉环,然而对方头也没抬,不满地嘟囔了一句“你别这么小气”。

索隆拧着眉头,无可奈何地维持原来的姿势。没办法看书了,他便盯着窗外一晃而过的街景。罗关注着两人的互动,明明十分清楚根本不是那一回事,郁闷的心情还是不受控制。他们已经靠得这么近了,稍微一动就能碰到,但他离他的身边还有很远。今天还是没有抓住开始的契机,更让罗意志消沉的是脑中不断重复着片刻前的画面,索隆似乎是要开口说些什么。如果他能够顺利接下去呢?不对,他一定会接下去的,一定可以达成计划的先行条件。先从打招呼开始,然后提起下个月的剑道比赛。以到时要去观战为由,在校门口前交换联系方式。罗想着想着越发不爽,几乎要冲动地站起身来,让娜美坐下,和她交换位置。“都是些熟悉的面孔啊……”娜美莫名其妙地感叹起来,索隆“嗯”了一声,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罗控制着脸上的表情,这时有些奇怪的视线落了下来。那两个人一起看向了自己,又好像是一种过度遐想后产生错觉。娜美笑了起来,然后索隆不知道为什么也附和了一声。“真是难为你了。”娜美没头没尾地蹦出了这么一句。罗听见索隆应道,“啰嗦,下次你别靠过来。”



娜美的话听起来别有深意,剩下的一整天罗都在反复思考话里的意思。放学后他去了一趟图书馆,在那里给老师帮忙的妮可罗宾也对他别有深意地笑了笑,然后在他借的书里多放了一本古今和歌集。罗上了电车才发现这点小小的手脚,随即便反应过来好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本书。他见过的那本封面写着某人的名字,话说回来他一直很好奇索隆对古文的兴趣。当然,他好奇的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他琢磨着是不是能够自己找到一些答案,最起码能够有些共同话题,恰在这时熟悉的身影迈进了车里。

剑道部似乎为了下个月的大赛调整了训练计划,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傍晚相遇。电车停在山前,缓缓沉下的落日往车厢里洒下瑰丽的余晖。这是一日之中最为朦胧的时刻,四周的一切都因为柔和的光线变得扑朔迷离。整个世界只剩下一个清晰的身影,罗愣住了,索隆站在门边,似乎也有些意料不及。他们不远不近地注视了一会儿,尔后索隆摸了摸鼻子,抬脚走向了这边。刚刚结束练习的他浑身散发着奇异的热度,又或者这只是关注着他一切的过度感知。罗不动声色地深吸了一口气,谁知一双手从索隆的后方伸了出来,牢牢地搭上了他的双肩。路飞赶在关门前闯进来,一如既往地无所顾忌、嬉皮笑脸,转眼就挂在了好友的身上。他的怪叫分走了索隆的注意,罗在底下默默地握起了拳头。纵然他不可能在电车上做些什么,但为什么这个家伙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上了这个车?不回家吗?”索隆替他发出了疑问,不同的是他面对路飞时总是显得很宽容,又很有兴致。

“艾斯他们要开烧烤派对,我怎么可以错过!”

“大学那边很远啊,你早上赶得回来吗?”

“没关系,出来前我已经把后门的栏杆弄断了。”

索隆任凭路飞当一个很吵的挂件,早上那种郁闷又像是针刺一般。不要毫无愧疚地说自己破坏了公物啊。罗没忍住嘟囔了起来,谁知两人一起看向了这边。

“咦,这不是特拉男吗?”

搭着那个肩膀的脑袋实在碍眼,罗不想看他,却又因为和索隆面对面悄悄地紧张不已。路飞大大咧咧地拍了两下索隆的胸口,其力度和亲热度都让人十分生气。“这是特拉男诶,是特拉男!”路飞莫名其妙地重复了两遍刚才的话,索隆淡淡地”嗯“了一声。难道路飞有向他们提到过自己吗?不等他得出结论,后者忽然想起了什么,扬起的音调又像是电力不足一般弱了下去。他垂头丧气地抱着索隆的脖子,就像那个喜欢戴着鹿角帽子的小家伙,“凯多要我们暑假的时候去给他帮忙,可恶……!”

提到这个,罗当即同他一起义愤填膺,“他是公报私仇、滥用权力。”

索隆挑了挑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的脸上变成了一副颇感新奇的样子,就好像没想到自己变得这么激动。

他说,“不是你们俩弄坏了他的反应釜吗?”

“那是一次意外。”罗连忙解释,但很快就开始心虚。这件事本来和路飞没有关系,是他想要验证某个书上看到的原理。然而中间发生了许多阴差阳错,以至于他们两人都被凯多抓住了,成了杀鸡儆猴的对象。

不过路飞并不介意自己是不是又闯下了什么祸,还对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有难同当的友情。罗虽然对他的死党怀有非分之想,但完全不打算利用这个。他也十分怀疑路飞到底能帮上什么忙,不然他不会每天早上都努力尝试搭讪。

不料索隆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不是好学生吗?怎么跟路飞掺和到一起去了?”

路飞不会有那个耐心给他们解释前因后果,罗迎着笔直望过来的视线,心跳得很快。索隆将路飞扒了下来,不过并没有阻止他挡在他们的中间。“这家伙是好学生吗?完全没感觉出来……”路飞左看看,右看看,非常认真地疑惑着,“他可有想法了……”

罗截住这个话头,“我是你们的学长,不是什么这家伙!”

“是学长啊……”

索隆拖长了声音,于是罗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反应过度。难得的对话,他想留下一个好印象。尽管索隆不是那种对学长毕恭毕敬的人,但罗还是担心这样会拉开他们的距离。

路飞又看着身后,“你也叫特拉男就好了啊!反正你……”

“喂!”

索隆提醒他到换乘站了,于是他本来想说的又被打断了。这就很像是两秒之前的自己,可是为什么索隆也有想对他隐瞒的东西?随心所欲的家伙跟他们挥手道别,罗默默感谢他的穿针引线,还有最后的解围,往前一步走到了索隆的旁边。他们还有几站同乘的车程,而从中心城区涌入的人流熙熙攘攘地将他们推到了一起,手臂挨着手臂。罗侧过头去,从他的高度能看到领口之下才长出来的一点点绿色的发根。再往里是一片朦胧的阴影,是曾被汗湿的运动服贴着的精瘦后背。在罗的眼里,索隆的每一个地方都长得非常漂亮。脸抑或身体,还有凝视的方式。漂亮这个遣词无关性别,只是在他看到这些,或者梦到这些时首先想到的描述。手心冒出了一层薄汗,在这样一个狭小、彼此贴近的空间里,罗深知不能继续纵容自己的目光。“我小时候也学过剑道。”他屏住呼吸,用最为随意,最为平稳的语气说出了精挑细选的开场白,然后他听见旁边的人笑了笑。

索隆反问,“那后来为什么不学了呢?”

“因为我以后想握手术刀。”

“所以你成绩才会这么好。”

这句话不可不谓离奇,连同刚才的那句“好学生”,罗从没想过索隆有留意这些。他们继续升学的方式不尽相同,罗并不认为索隆会对这些感兴趣。后者也的确没有等他的回答,还在继续问道,“你很喜欢漫画?我看你每天都拿着。”

罗转过头,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高兴索隆对自己有所关注,还是担心自己藏在书后的窥探已经被识破。海洋战士为剧毒粉神魂颠倒的章节出现在眼前,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又没办法思考了。

索隆的气息将他重重包围,罗迫切地想要摆脱这种铺天盖地的眩晕,却又希望这个时刻能够无限延续。沉默开始在他们之间蔓延,和轻松自然、仿佛乐在其中的索隆相比,罗感到有些焦虑。他的眼神紧绷,嘴唇张了又张,拼命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滴水不漏的时候他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很纠结,就连自己都明白不应该这样固执地追求完美。索隆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那神情莫名像是一只潜伏的老虎,翘起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地面。身后的人又推了推,罗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猛地向旁边抓去,正巧索隆同时转了过身。不怀好意的家伙被他们迅猛的气势镇住了,过了好几秒才想到要挣脱。罗以前也在电车里见过这些奇怪的家伙,但别人不会让他这么愤怒。“管好你的手。”罗担心自己会直接把这只胳膊卸下来,索隆也瞪着那个人,眼底的杀意足够把所有绮念烧个精光。

罗怒火中烧,“我要把他带到工作人员那里。”

那人疯狂地扭动起来,然而罗做出的决定毋庸置疑,他这个人也非常固执。他直接拉着那人在这一站下了车,气势汹汹地前往治安办公室。索隆跟着他,哪怕这个地方到他们各自的目的地都还有一段距离。事情最终变成两名高中生见义勇为,抓住了长期在电车上骚扰乘客的惯犯。工作人员留了他们好一会儿,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你把事情弄得好复杂。没想到你也会这么激动。”除了回答工作人员的问题,索隆没有怎么说话。但在等下一趟列车进站的间隙,他忽然这么说道,“如果是我自己的话,只会在车里把他揍一顿。”

“他……你……”罗踌躇着,这个较真过头的家伙不像自己,但他确确实实这么做了。他要如何说明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如何解释自己的在意,受到的影响?双手插进口袋,罗冷静了下来。他缓慢地开口,“可是这种方式会让你也惹上麻烦,然后事情会变得更复杂。”

“你管我惹不惹上麻烦?你担心会跟路飞扯上关系吗?”

任何事情只要扯上路飞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草帽一伙的人有时也很头疼。不过罗摇摇头,“我只是不想你惹上麻烦。”

“你总是像这样,思前想后一大堆的吗?”昏暗的夜色中,索隆的表情难以看清。他顿了顿,又笑着问道,“你觉得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家伙吗?”

这些疑问从何而来,又到底是什么意思?罗试图为自己的谨慎和多虑辩驳,最终却哑口无言,因为第二个问题使他立即联想到自己的心思。索隆是知道的,今晚短暂的相处之中,罗再次意识到他是一个多么敏锐的家伙。索隆以一种极其简单高效的方式认识世界,拥有野兽一般的直觉和行事风格。所以这算是某种警告吗?警告自己不要轻举妄动,提醒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然而不等他细细琢磨,深入分析,索隆再次开口,说的是毫无关联的事情,“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罗定定地看着他,完全预料不到对方会提出这样的邀请。这时紧张和忐忑全都超出了他的感知,是震惊和难以置信占据了所有的思绪。他的计划里根本没有类似的环节,而像今晚这样一起度过如此漫长的时间,那都是第一阶段之后才会着手准备的下一步。

索隆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纵使说了那些话,脸上并没有丝毫对他的厌烦或者疏离。那双漂亮的眼睛如刀一般锋利,亮得如同天边的明星。在这个瞬间,无论他说些什么,罗知道自己都会答应。但索隆只是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调出了新建联系人的界面,然后递到了他的面前。

罗感觉自己的胸口遭到了猛烈的射击。

“不要再等了,你想认识我吧?”索隆挑起眼眉,信誓旦旦,声音里没有一丝犹疑。一丝灵光于脑海闪现,紧接着罗看到势在必得的笑容在他的脸上舒展开来。

索隆说,“你以为我是为什么每天都站在同一个地方?”


fin




NEXT LEVEL



“这里……可以吗?”

罗的手指在里面小心翼翼地转动,索隆觉得自己又黏糊地出了一身汗。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3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傍晚的柔光在室内镀上一层朦胧的色彩,一觉醒来,索隆发现罗的那个还埋在里面没有离开。他只跟家里说了今天会晚点回去,但搂在胸前的双臂让他觉得自己根本走不了了。罗的房间没有多余的布置,书架上的漫画和几个手办都是让人觉得非常有趣的地方。他的爱好明明和自己那么不同,有时考虑过头了还会让人有点着急。可是和他在一起的感觉无法替代,无论一起做些什么都很开心。索隆蹑手蹑脚地从地上的裤子里摸到手机,聊天群组的99+艾特了他不下十次。下午他无意中跟娜美说了一句,这会儿他们已经一致同意罗必须请大家好好地吃一顿,甚至连日期和餐厅都决定好了。

索隆一句也没有回复,连回看聊天记录都觉得占用了这会儿宝贵的时间。应用切换到相机,他要把罗睡着了毫无防备的样子拍下来。然而罗蹭了蹭他的脖子,那个又往里面挤进去了半分。“索隆当家的……”他迷迷糊糊地嘟囔着,于是索隆只顾得上转过身去亲他。

fin


希望大家喜欢~~~·多给我评论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画末 | 2021-11-21 00:56: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awzo | 2021-11-21 01:41: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双向好甜^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oulmate123 | 2021-11-21 06:29: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是双向箭头诶,有点儿闷骚的小罗跟主动的小藻是绝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冬雨503 | 2021-11-21 09: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o(* ̄3 ̄)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5932799 | 2021-11-21 10:32: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前期真是纯爱男孩,斯哈斯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weet060525 | 2021-11-21 12:25: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ohhhhhhh好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yy826 | 2021-11-21 13:37: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可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酒雰热度 | 2021-11-21 16:59: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以为我为什么每天都站在同一个地方”罗,这你不冲不是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疯起不是个好人 | 2021-11-21 23: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浪漫呜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5

主题

14

帖子

87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