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辅导] 【香索】无酒精派对(现代AU,烘焙店老板/武警,TBC)

[复制链接]
查看343 | 回复8 | 2021-11-23 08: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代AU,烘焙店老板/武警
喝酒伤肝!

-

罗罗诺亚·索隆蹲在地上,打开第十个抽屉,皱眉盯着里面的一叠盘子。他身后传来脚步声和熟悉嗓音:

“你的路痴已经进化到分不清厨房和储藏室了吗?”

索隆扭头。山治穿着围裙站在厨房门口,没好气地瞪着他。索隆眉头皱得更深:“喂,厨子,我酒呢?”

“没收了。”对着面色不善的男人,山治轻描淡写,“你找不到的,别找了。”

索隆上前揪住他的衣领:“你这家伙…” 然而话未出口便被对方打断:“不是跟你说去储藏室看看食料库存还剩多少吗?路飞说明晚要过来开派对,待会儿还要去采购。快去。” 金发厨师拿胳膊拐了他一下作为催促,便没事人似的绕过他走向料理台,好像那个让索隆的酒类库存一夜间不翼而飞的混账不是他一样。

他用仅存右眼盯着金发男人的背影,片刻后嘁了一声准备走开。可那人又在背后叫住他:“绿藻头。”

“啊?”

“帮拿下上面柜子最左边那包咖啡豆,臭老头给了点不错的东西,我要请罗宾小姐品尝一下。”

“哦。”

“还有记得看看冰柜里的肉,万一不够吃,路飞那家伙肯定会大吵大闹。”

“哦。”

“对了,你最近应该没什么事吧。明天下午到All Blue来帮我打个下手,准备做点东西晚上带给他们。”

“哦。”

“没其他事了,滚吧。”背向他的厨师一手拿着番茄,另一只手随意一挥。索隆额冒青筋:“别得寸进尺,你这混账!”

-

上午结束。他大汗淋漓的走出训练间,舒出一口气,只觉得浑身畅快。索隆拿毛巾随意地擦拭着头发。身为武警而许久没踏入此地,从筋骨到皮肉简直都要锈住。如今重新开始日常锻炼,稍稍缓解了他被扰乱自身节奏的烦躁。绿发武警余光瞟见自己带来的背包:对了。

他拎包走向办公室(不知为何好一会儿才走到)。熟悉的门出现在眼前:挂着一个小小的木刻狮子头,门牌上歪七扭八地写着“千阳”——显然是他们重案组组长的手笔。哟,Sunny。索隆内心和它打了个招呼,拧开门。果不其然,室内有两人正在聊天,黑发青年正手脚并用、眉飞色舞地对一个橘发女孩说些什么,后者显然完全没听,正心不在焉地托腮浏览桌上文件。

“啊!索隆!好久不见!”

路飞发现了他,大叫着扑了过来。索隆让背包滑至腕部,腾出手接住猴子一般往他身上挂的组长,大笑起来:“好久不见,路飞!”

“喂,路飞。”一旁传来娜美不赞同的声音,“别扑他。”

“有什么问题嘛,索隆看起来很精神啊~”路飞抱着他嘻嘻笑:“好期待今晚的宴会啊~~”他吸了吸鼻子,瞪大眼睛:“啊,索隆,我闻到了食物的味道!你带了好吃的!”草帽青年立刻从绿发男人身上跳下来。

这小子鼻子专门为肉长的吧。“真拿你没办法。”索隆吐槽,在路飞一连串的“是肉吗是肉吗是肉吗”中拉开背包。首先是山治特制粉色精致爱心便当盒,索隆同娜美打了个招呼递给她。然后是普通便当盒,不过有两个,是给路飞的——他还没递出去就被直接伸手抢走了。最后是他自己的普通便当盒,但是上面用令人火大的优雅字体写着“绿藻食盆”。索隆眼不见心不烦地翻开盖子,坐到桌子对面。

白米牛肉出现在眼前时,强度训练带来的饥饿感才真正显现。他听见娜美的声音:“索隆,最近还好吗?”

“挺好。”绿发武警埋头大朵快颐,“你们怎么样?”

路飞叽里呱啦地好像说着什么,但他嘴里塞满了肉,鬼才听得明白。娜美把草帽男孩凑过来的脸推开:“凯多的尾基本收掉了,挺顺利的。”

索隆夹了一块牛肉,翘起嘴角: “哈哈,不错。”东城的千阳组再次创造了一笔足够震撼的记录。

“后面的事推给光月那边就好。啊,山治君的便当~”娜美心情颇佳地打开盒子:“最近你来得少,我们都没怎么吃到了,好怀念。”

“跟我有什么关系。”索隆咕哝。文斯莫克·山治是几条街外一家名为“All Blue”的烘焙店的老板,与他们这些刀口舔血的人本可谓毫无结缘机会。他同重案组众人的相识还是因为这个白痴组长。当时“梅丽”尚未改名“千阳”,还是一个小队,而某月某日,小队队长蒙奇·D·路飞抓人抓进巴拉蒂,凭一己之力把这家米其林餐厅搅得鸡飞狗跳,从宴席到摆设都砸了个干净。初出茅庐的小队完全没有此类预算额度(有也不具正当申请理由),无伤抓到人的路飞最终被餐厅老板和娜美轮流暴揍;随后留在巴拉蒂卖身打工。

打工途中遇到了来帮忙做宴席的山治。他是老板“红脚”哲普的养子,到店十分钟内,带的便当就被路飞偷吃;十五分钟内,本人就遭到了路飞的死缠烂打。尝到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肉,路飞惊为天人,一路跟山治到他自己的烘焙店,一周后仍在持续询问对方能不能承包小队的午饭。对骚扰忍无可忍的烘焙店老板气势汹汹到达警局,一脚踢开门,本想痛骂这些放任自家队长在外作乱的混账:

然后看到了转过身来的娜美。山治惊为天人,在橘发女郎的嫣然巧笑下七荤八素,不仅立誓从此风雨无阻每日送来爱心便当,甚至转身就从自家老头手里把他们的白痴组长拎了出来。梅丽组就这样多了一名编外成员。

都是两年前的事了。索隆放下筷子啧了一声。如今他和这花痴厨子在同居这件事,这么想来真是难以置信。路飞也风卷残云结束,探过头来发现绿发武警食盒同样见底,瘪了瘪嘴:“啊啊~完全不够吃!娜美,我现在就想开派对!”

“给我再等几个小时。”娜美没好气地把路飞的脸从自己没吃完的便当前重新推开。

“可是我现在就想和大家一起喝酒吃肉!”后者抗议。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今晚没有酒。”索隆不爽地道,路飞瞬间紧张探头:“啊!那有肉吗!”

“有。”索隆言简意赅。路飞立刻放松回去,笑眯眯道:“什么嘛,吓我一跳。”娜美也是酒豪,她衔起一块爱心胡萝卜:“为什么没酒了?”

“卷眉把我的酒藏起来了。真是多此一举。”

“干的好。”橘发女孩笑出声来,索隆恼火地瞪她一眼,收起食盒。

-

“我来了。”

“白痴,已经下午三点了。”

“你这幅令人火大的态度是怎么回事?我饭后就直接往这走了。”

“所以才说你白痴…算了。”山治吐了口气,“就知道不能指望你这绿藻。东西我基本都准备好,过来帮我看一下计时就行。”

“哦。”索隆应了一声,跟在衬衫外面围围裙的金发男人身后,走向烘焙间。他东张西望:“你店员呢?”

“反正今天我在这里,就给他们放了假。”山治说。“喏,东西在烤,铃响时按掉然后叫我。很简单吧?就算是脑袋里只有藻类的家伙应该也没问题。”

“别看不起人,你这家伙。”索隆揪住他的领子。山治把他的手拍掉,到旁边的料理台上忙起裱花。索隆把手抽回来插进兜里,半眯右眼,百无聊赖地环顾起房间。这家伙每天就是在这堆面粉、牛奶和糖之间忙碌…他的目光掠过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最终停留在桌上扎好口的几袋食物上。索隆知道这是什么,All Blue的食物固然抢手,但供应量也足够大,所以偶尔当日也会剩下一些。山治则会把它们分装好,送给附近的流浪汉或其他需要的人吃,甚至连小巷里的野猫都喂。这些食物被仔细而漂亮地包装起来,比起分发的剩饭,更像一份精心准备的礼物。索隆注视这些袋子片刻,移开了视线。

然后闻到了酒味。那厨子打开了什么东西,索隆动了动鼻子,无声地凑了过去。然而对方该死的跟他心有灵犀:“这是为了今晚的甜点,别想偷吃。”

“嘁。”索隆停下了脚步,贪婪地嗅着酒的醇香。他突然口干舌燥起来:记忆中液体入口灼烧,舌尖、喉口乃至胃部的快意,令他醺然欲飘、从脚趾升至眉心的放松与舒畅——他立刻就想再次品尝此种滋味。绿发男人默不作声地抱臂片刻,只觉这欲望愈演愈烈,令他焦躁难忍。他便干脆地走到厨师身旁,将手撑在料理台上。

“喂,厨子。”

“啊?”山治低头切着水果。

“今晚做爱吧。”

当当作响的刀声瞬间停了。金发厨师瞪大眼睛转头看他:“你——怎么,干嘛突然…”山治结巴了几句,随后,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他声音中的错愕被某种古怪所替代:“等等,你该不会觉得做完我就会给你酒喝吧?”

索隆坦坦荡荡地回看。山治青筋一跳:“你这家伙…”他还没说出口的话被绿发男人不耐烦地打断:“所以你到底想不想做?”

“我…”山治话音未落,房间外便传来“欢迎光临”的提示音。“马上来!”烘焙店老板提高嗓门边应声边往门外走,不忘对索隆威胁地比划了一下手势。他小跑到前台,因发现这位客人不是一位优雅的女士而有些失望,但还是笑眯眯地对头戴鸭舌帽的男人问:“下午好,您今天需要什么?”

然而山治收到的回复只有黑洞洞的枪口和一句“把钱拿出来”。金发厨师笑容消失,脸冷了下来。他举起双手:“喂喂,莫非现在流行这么说下午好吗?”

劫犯的枪咔哒一声上了膛:“少啰嗦!”

“圈圈眉,看样子蛋糕可…”

从烘焙间懒散地揉着后脑走出来的绿发男人撞见了这一幕。瞬间,如同猛虎发现失足踏入攻击范围的猎物,他动了起来。悄无声息地,索隆从侧方冲上前去,狠力一拉男人持枪手腕,同时一击挂踢,将对方反摔在地。在痛呼出声的同时,劫犯已经被卸了枪按在地上,双手给索隆擒在身后。

今天上午回局里带了常用装备真是正确决定。他掏出手铐把人拷了,起身兴奋地咧嘴一笑。虽然近乎打闹,但终于能够稍微活动一下筋骨令绿发武警心情愉快。索隆转头欲嘲笑那卷眉厨子被人拿枪指着的丢脸模样,却被山治揪住了衣领。

“你这个白痴!!”那人满脸愤怒。索隆愣了一下,怒火猛然上蹿:“哈?!圈圈眉,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

“谁要你自作多情逞英雄!”山治的手指恶狠狠戳在他胸口,“他只想抢钱的话,把钱给他不就可以了!”

“你…你他妈真是不可理喻。”索隆难以置信地瞪着右眼,不知厨子今天发了什么疯。他们站在原地,气呼呼地仇视对方,一时间没人开口说下一句话。安静的店里只有两人脚下传来的呻吟:索隆因为兴奋而下手没控制轻重,这抢劫犯的手腕大概脱臼了。

清脆铃声在不远的房间内急促响起,两人双双一怔。绿发武警眨了眨仅存右眼,想起来自已刚才打算做什么。他拿拇指一指身后房间:“喂,白痴卷眉,蛋糕要糊了。”话音未落,山治一阵龙卷风般地冲进了烘焙室。

索隆嘁了一声,决定暂时离开这个令他烦躁的地方,先把这倒霉蛋拎给派出所。他凶狠地一脚踢中地上的人:“自己爬起来。”

-

索隆又花了大概一小时将犯人送到正确地方(在倒霉蛋的帮助下)。幸运的是,他从派出所出来站在门口张望时,娜美的宾利在他眼前停了下来。路飞也从后座探出半个身子朝他夸张挥手:“索隆——”

他们一并到达索隆家(山治家,严格意义上),而厨师已经忙得热火朝天。他出来殷勤地向娜美献上问好,一脚踢开试图摸入厨房偷吃的路飞,然后把索隆拽进去要他帮忙端盘。绿发男人打着哈欠把菜肴转移完毕,伙伴们也已经三三两两到来、在客厅喧闹着了。

派对上缺了最重要的酒,索隆不由得有些兴致缺缺。然而,看到大家快活的样子,他又提起了精神。山治家的客厅还算宽敞,但此时挤满近十人,也格外热闹紧促。绿发武警懒在沙发一角,半眯右眼,有一搭没一搭地同伙伴聊着天。一个声音由远及近:

“哟,剑士小哥——”

是弗兰奇。此人见证索隆(又一次)斩获全国剑道冠军后,便赋予了他这个昵称。索隆扫他一眼:对方上身穿着金属外衣,下身只着内裤,显然没把自己当个外人。弗兰奇一把搂过他的肩:“我听医生小哥说你最近不能饮酒,所以我带了几箱超—级—好喝的可乐!”他比划出一个super的手势。

“噢!谢了。”索隆大笑。然而这句话不幸被他们的医生听到,乔巴在一片混乱中尖叫道:“不行,索隆!可乐也不可以!你还在术后的观察期!”

真麻烦。“我前天去特拉男那看过,”绿发男人嘁了一声,“他说已经没问题了。”半月前剿灭“百兽”凯多一伙的行动中,索隆一个不留神被从背后放了冷枪,子弹穿过他的后侧腹部,在武警的肝脏上留了一个洞。然而,在他看来这并不算是什么大事。

“怎么会没问题!”矮个子医生燃起了怒火,“话说你做CT扫描为什么不来找我!”

因为你喜欢小题大做。索隆腹诽,他在脑后支起手臂,懒洋洋道:“嘛,有你帮我做的手术,我已经完全好了。”千阳组的小医生立刻羞涩起来:“可恶,就算你这么夸我…”下一秒又反应过来:“不行,不准喝就是不准喝,听到没有!”

“好啦。”索隆无奈,他对他们的医生一向十分纵容。乔巴看起来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然而一起捧着个巨大盘子、风风火火冲进客厅的山治和乌索普夺走了房间内所有人的注意力。他们的王牌狙击手大喊:“快看本大爷的杰作——”

刚出炉的千层饼上,赫然用番茄酱画着百兽凯多新拍的入狱照片,更过分的是,乌索普还在用蛋黄酱在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脸上加了很多涂鸦。爆笑声震耳欲聋,差点把客厅掀翻。看见这滑稽作品,索隆也狂笑到眼泪都出来,模糊视线间,他看见那厨子——半个始作俑者——同样笑得弯起了腰。

-

路飞他们一直闹到深夜,剿灭凯多的庆功宴倒也确实值得这个分量。平时派对进展到此时,索隆都是坐在一旁默默喝酒,如今无酒可喝,他便倚在阳台门上注视着嬉笑打闹的众人。妮可·罗宾走过来,笑眯眯同他打招呼:“剑士先生。”

索隆朝黑发女子点点头。罗宾本来是他们的抓捕对象,调查过程中却牵出上层深水,结果最后变成局内的大清洗,事后罗宾则被保释至今。熟识前,他对这女人怀有十二万分警惕,熟识之后,则觉得同她相处分外省心。俩人共处一室,互相几小时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然而,今天对方似乎有交谈兴味:

“感觉有点无精打采呢。是因为没有酒喝吗?”

“啊。”绿发武警简单承认,撇了撇嘴:“白痴卷眉不肯拿出来,都说了我没问题了。”

“厨师先生大概很担心你吧,”罗宾说,“听贝波说,你手术时他一直在外面守着呢。”

“…谁要他守啊。”索隆恶声恶气道。今晚被几次提及他这因疏忽下的受伤,让他稍有些恼羞成怒:“我又不会有什么事。”

黑发女子耸耸肩膀。索隆用余光瞟了眼客厅的欢闹人群,没有看到那个金发身影。他俩安静了一会儿、索隆突然想起下午的事件:”那家伙……我今天下午顺手抓了个抢劫犯,结果他突然发作,真是不知道犯了什么疯。”索隆知道他身旁这女人虽然腹黑,却是个很好的聆听者;不像娜美,往往不等索隆说什么就对他怒视不已、像要把他瞪出个洞来。或许是因为如此,他才向对方一吐心中不快。

“…真是两个笨拙的人…”罗宾很轻地叹了口气。

“什么?”

“没什么。”罗宾朝他微笑:“大概,厨师先生还在害怕两年前那样的情况吧?”

“啊?”索隆皱起眉头,反应了几秒对方意指何事。哦,对了,两年前他的确在鬼门关走过一遭。当时桑尼组围剿 "Thriller Bark"的月光莫利亚,援军迟来一步,索隆拿自己做人质换回了在昏迷情况下被对方抓住的路飞,被关了半个月。那些人在此期间可是将他好生“招待”了一番。忆及此事,绿发武警不由狞笑:“哦,Thriller Bark啊。”

他和罗宾默契地一同看向不远处大闹客厅的路飞,后者正把筷子插在鼻孔里,嚷嚷着什么东西。乔巴和乌索普的爆笑同尖叫相混合,一如既往地担任这出好戏的背景音。只有当时在场的山治、罗宾和布鲁克知晓此事,其他人,包括路飞,至今不知他是被索隆换回来的。当然,他们也不必知道。路飞毫无疑问是组里的灵魂,他野兽般的直觉、敏捷的身手、清奇的思路和无上的执着,这些年来带着梅丽组(现在是千阳组)奇迹般的解决了不知多少案件。路飞不可或缺。索隆注视着他们组长的白痴样子:若要此刻再做选择,他也会毫不犹豫重复当年行为。

包括在手腕被山治握住时,一言不发地将对方一手刀劈昏。山治想跟他一同前去交涉,但是在索隆看来,显然,一个到蹲点安全房来送饭的烘焙店老板(虽然身手还行,索隆不情愿地承认)不必也不应被搅入此事之中。然而,最后甚至是山治在莫利亚的某处窝点最终找到了他。对于被救出的过程,他只记得对方身上的热度。那时索隆强撑的意识濒临极限,连剧痛感都离他远去,残留的唯一知觉就是极致寒冷。烘焙店老板从手臂到胸膛都温暖到惊人程度,求生本能让绿发武警用尽最后力气往他身上靠,完全不顾身上血污直接毁掉五星大厨一件昂贵衬衫。山治似乎在抱着他快速移动,两人躯体相贴,索隆清晰感受到那家伙浑身都在发抖…

然后他闭上眼睛,短暂地打了个瞌睡。再睁眼时,面前已经是熟悉的病房天花板。死里逃生的武警无视疼痛,浑身吱嘎作响地坐了起来。他看到床旁的山治瞪着他,于是问出了失去意识前脑海内最后一个问题:

“你这家伙在这做什么?”

随后,凭着本能欲望地,索隆以一个重病号所能达到的最大凶狠程度揪住了厨师的衣领。还好圈圈眉坐得足够近。他把他扯过来,毫无章法地咬上对方的嘴唇。半咬半亲够了之后,绿发男人满足地叹了口气,倒回床上重新睡了过去。

之后他在床上躺了五天,同时收获了乔巴有史以来对他最严厉的态度。他于恢复期和这卷眉厨子开始同居,山治的说辞是怕他这混账一人死在家里为亲爱的娜美小姐和罗宾女士徒增烦恼,而索隆答应得毫无所谓,只要有张床能让他睡觉就并无区别。何况,坦白讲,那段时间他确实有点被厨子的伺候惯到了。

-

索隆在回忆中没有出声。罗宾也一向点到为止,抱臂安静注视客厅。对于“卷眉白痴担心他”这个说法,索隆一开始若有所思,但越想越觉得自己被对方看扁,怒气又欲重新萌芽。然而,他黑着脸想再次开口时,导致他不爽心情的源头亲自走了过来。

右眼余光中,索隆看见那人接近罗宾,深情款款单手按胸递上精致拉花咖啡,一如既往大献殷勤:“黄金曼特宁的暗香与知性的罗宾小姐如此相配,还望这杯SOE能为您在喧闹的今夜带来一丝宁静。”

“哎呀,谢谢厨师先生。”罗宾笑眯眯接过碟子。

“无需言谢,能让罗宾小姐的味蕾得到片刻享受就是我本人最大的荣幸。”金发厨师彬彬回应,随后转向索隆,立马换了一副冷淡声音:“喂,绿藻头。”

“啊?”索隆看都懒得看他。

“过来。”没想到对方扯住他手腕。“怎么了?”索隆莫名其妙地跟着他走了几步,在不远处的一个小茶几前停下来。山治把他按到椅子上,在绿发男人面前放下一个碟子:“感恩戴德吧,今晚特别允许你块蛋糕。”

“白痴,我又不喜欢吃蛋糕。”索隆无语地看着在对面坐下来的金发厨师,对方嘁了一声:“啰嗦什么,吃就是了。”话虽如此,他却眼睛发亮地注视着索隆,显然颇为期待。看到他这幅样子,索隆失去了继续拌嘴的欲望,低头默不作声地挖了一块蛋糕送入口中。

酒香。

威士忌的香味在唇齿间散开。混着香草和花果气息,还有另外一些索隆并不识得的复合原料。他又挖了一大块,毫不客气地咀嚼着:蛋糕压在舌底的感觉温润厚实,也不是太甜,是不喜欢蛋糕的索隆也不会拒绝的好味。这厨子毕竟在做饭方面还是有两把刷子。

男人对于精致甜点来说过于粗鲁的吃相并未让卷眉厨师感到不悦;相反,山治撑着下巴看他狼吞虎咽,笑得很开心。索隆低头无视这灼热视线:时至如今,他已经对圈圈眉喜欢看他吃饭这件事习以为常。金发厨师问他:“怎么样?”

索隆开口,习惯性想说一句“还行”。然而,腹部突然涌起的一股恶心感打断了他。这一定明显的反映在他的脸上,因为厨师支着下颌的手放下了,怔怔地望着他。然后,金发男人拿走了桌上的碟子,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

“喂!”索隆一把夺回自己的蛋糕,“我还没吃完呢!”山治耸了耸肩,转身走向厨房方向;索隆瞪着他的背影。

一瞬间的反胃感此时已然消失。话说回来,上午训练的时候也有这种短暂恶心。难道是锻炼量定太大?不应该啊,索隆摸摸下巴,明明比起平时已有减少了。绿发武警从思考中回神,发现面前碟子不翼而飞:光滑的茶几表面倒映出索隆自己的脸。

“路飞!!把我的蛋糕还回来!!”

千阳组二把手的咆哮声响彻客厅。

-

山治低头洗碗。与客厅隐约传来的尖叫笑闹声相比,厨房里此时没有炒锅滋滋作响,有些过于安静。门板吱呀一响:索隆进来了。

“卷眉。”

“嗯?”

索隆把碟子放到桌上。山治瞟了一眼:它干净的连渣都没有。绿发男人抱臂不爽道:“路飞那小子,从他手里抢回来的时候都没剩多少了。这个,还有吗?”

山治摇摇头: “是试验品,今天只做了一个。”

“那明天再做一个还我好了。”索隆理直气壮。他自然地站到厨师身旁,分担走一半未洗碗盘。两人安静地一起收拾了一会儿。片刻后,索隆突然出声:“喂,说好今晚做爱,你别忘了啊。”

山治眉毛抽动: “什么时候说好的,白痴!”

索隆挑衅地一笑:“怎么,难道你不想?”这幅欠揍态度令山治额冒青筋,厨师直接用湿着的手揪住武警衣领。而后者毫无动摇地回望,右眼不加掩饰地透出浓浓情欲。

山治的手顿了一下。他凑近了些,低声说:“…这么主动,你这家伙,最好给我做好心理准备。”

“啊。”索隆傲慢应声。他偏过头,坦然露出脖颈,戏弄地看着山治,“悉随尊便。”

热流从山治的小腹和耳根一同蹿起来。他瞪了索隆几秒,猛地凑上来吻他,而武警毫不客气地回吻。这个吻激烈而无声,唇齿追逐间,好像一场情欲交缠的争斗。山治在那人嘴唇上尝到自己做样品蛋糕时品过很多次的淡淡酒香,这味道似与那人嘴唇天生相配,让厨师醺然兴起。谁也不肯先结束这个吻;然而当它最终结束时,绿发男人张了张口好似要说些什么,却突然被开门的巨响打断。

“山治!冰块!路飞他不小心拿打火机把自己烧到了!”乌索普和乔巴惨叫着冲进门内。

“……那家伙不是已经被烧过一次了吗!我不是已经把那个打火机藏到柜子最角落的地方了吗!”山治嘴角抽动,但还是回头去开冰箱。转身前,他瞥见索隆悄无声息地走出了房间。

-

TB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昏暗之日 | 2021-11-23 22: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棒啦,等一波后续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soulmate123 | 2021-11-23 23:12: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喝酒主动提出做爱什么的太可爱了(*´﹃`*),不过吃完老公精心做的威士忌蛋糕,小藻肯定是被感动到了。以及山治的小脾气也很可爱,该宠就宠 该管就管,喜欢看他们俩在一起拌嘴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可可荣升 | 2021-11-24 12:56: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哪这个设定太棒了!一伙人在一起开派对真的是很温馨呢w太太加油呀!期待后面sz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朝熙 | 2021-11-24 16:04: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好棒,期待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夕夕夕 | 2021-11-27 13: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萌的sz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可可西里的珠鸡 | 2021-11-28 18: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可可西里的珠鸡 | 2021-11-28 19: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soulmate123 发表于 2021-11-23 23:12
为了喝酒主动提出做爱什么的太可爱了(*´﹃`*),不过吃完老公精心做的威士忌蛋糕,小藻肯定是被感动到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15 | 2021-11-29 13:31: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想亲索隆带着酒香的嘴唇(〃ノω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8

主题

61

帖子

405

积分

骑士

积分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