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转帖】shoot by 悲剧的赖赖

[复制链接]
查看24997 | 回复87 | 2010-4-4 13: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嗨,大家好,又是我。
没错,又是最近转帖转上瘾的我....

这玩意是个长篇,所以得慢慢贴....
计划是每天贴三-五章这样..[作者是猛人]

所以大家不要吝啬回复~让我转的更有动力...[我自己飞不用pia]
是很有意思的文所以回复的时候拜托多丢几个字[s:100]


另外看霸王文的小心风吹你PP哦[s:91]


以下乃不负责任的复制授权:

==========================
悲剧 ♥17:09:31
随便你。
==========================
cel.  ♥17:27:40
那个杯具的随便你...= =
我还要去注册一个可外联的图片网站...口丁乙
悲剧  ♥17:28:15
这么麻烦?我都答应了还不行?
cel.  ♥17:28:35
别人也不知道你答应了..俗话说有图有真相..
悲剧  ♥17:28:46
复制过去好了,有什么区别啊?
==========================

啊啦拉,这就算做授权吧~
--倚遍雕阑,梦遍罗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凉笺 | 2010-4-4 13: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子
  

  “一击毙命。”娜美仔细检查了尸体,抬头看看站在窗边的索隆,“脑袋整个被打掉了。嗯,不如说连肩膀也被打掉了……或者说……”

  “或者说上半身都快被轰掉了。”索隆透过窗户上的大洞向外张望着,一边接上了娜美的话,“与其说是谋杀不如说‘处刑’好一点。”

  娜美站起来走到窗边一起向外看:“秘书说没有人进入这里,是从外面?”

  索隆向对面的大楼抬了抬下巴:“就是我们对面那一层,看那扇窗户,是被打碎的。”

  “狙击手?”娜美眯起眼睛看了看对面的那扇破的不自然的窗户,又回头看了看地上那具残缺不全的尸体,“M40?不,感觉打不了这么惨……12.7步枪弹吗……”

  “12.7?那个下手的混蛋听到该笑了。”索隆转身指指破了个大洞的墙壁,“他心爱的子弹从对面飞过来,穿过了窗户,打烂了坐在这的倒霉鬼,然后继续穿过那面墙,擦伤了倒霉鬼的一个手下,最后顶在隔壁的那面墙上,嘭!”
  
  娜美从墙上的大洞看到几个警员正在外面忙碌:“火箭炮??”

  索隆看了娜美一眼,又看着窗户外面:“是‘狙击炮’。派人去对面了?” 

  “是的。已经去了2个人,和我们同时……”

  “再去2到3个。”索隆打断了娜美的话,“给我找目击证人,从一层到顶楼,全部要询问。”

  “哎?目击证人?”

  “混蛋,他以为他是来放烟花的。我就不信他抗着那大家伙杀完人还能不惊动别人!”

  “是的,马上去。”看到索隆太阳穴上跳动的血管,娜美吐了吐舌头迅速走到了外面,“喂,佛兰克,快点,再叫3个人去对面,索隆要发火了。”

  听到娜美说话,一个大个子脱下手套,提起一个小袋子在娜美眼前晃了晃:“XM109,25mm。拿轰坦克的东西在这种距离轰人,我也要发火了。”

  “只要他不发火,你怎么样我都无所谓,快点派人去。”

  “是是。”佛兰克戴上帽子,向外走去,“你,你,跟我过去。资料班的留下。动起来动起来,魔兽要发怒了。”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娜美轻轻的转着笔,偷偷看着索隆。后者脸色阴沉的盯着投影布,一言不发。

  “1个?”索隆终于开了口,语气里流露出强烈的不满,“只有1个目击者?”

  坐在一边的5个人都局促的低着头,不敢看他。娜美小心翼翼的清了清嗓子:“头儿,他们确实询问了每一层。那是个酒店,昨天是周末,没有住满人。而且我想……”

  “你想犯人是不会轻易让人看见的对吗?”索隆不耐烦的用手指叩了叩桌子,“他用的是xm109,明白吗?那动静就像两辆车在你身边对撞。”他顿了顿,朝投影布偏了偏脑袋:“你们都看到了吧?‘非常抱歉破坏了窗户,这是赔偿金,请收下。’字写得很漂亮不是吗?很明显,那家伙疯狂而且自信。字条上应该没有指纹吧。”

  “已经都检验过了,字条和钱上面都没有指纹。”娜美拿起报告书补充道,“房间里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索隆沉思了一会,示意娜美把报告书递给他,然后转向不安的手下:“佛兰克,目击证人。”

  “是。是一名酒店清扫人员。昨天23层只入住了9名客人计6个房间,所以她9点半就完成了清扫,离开的时候在走廊上碰到了一个背着长背包的男人。经过核对,她说那不是23层的客人。”佛兰克松了口气,马上挺直身子汇报。

  索隆翻着手上的报告书,头也不抬:“特征?有没有对话?监控录象呢?”

  “推测身高是175到180公分,穿着带帽子的长风衣,戴着墨镜,黑色头发,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细节。没有对话,目击证人按照店内规定向那名男子问好,他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出声。监控录象已经调出来了,一系的人正在取证。”

  “下午把目击证人带到我这来。你们5个再去酒店。”索隆放下报告书,回头看着投影布,压低声音,“给我记住,从一层开始问,问到顶楼。不管是谁,不管是看到听到还是闻到,都给我带过来!”

  佛兰克楞了下:“呃,课长,可是我们……”

  “听好了。这个混蛋是不怕被人看到的,他就像个明星一样招摇过市。明白吗?”索隆转身看着不解的下属,恶狠狠的说,“他不怕我们!他不怕警察!我们根本就没被他放在眼里!现在就出发,去给我找目击者,现在!”

  “是。是的!我们马上去!”佛兰克敬了个礼,向同伴做了个手势,出了会议室。

  “头儿,别发火。他们不会偷懒的。”娜美看看索隆,又开始转手里的笔,“再说这种案子一看就是帮派火拼,黑吃黑那套,上头不会逼我们的。”

  “死的是谁我没兴趣。”索隆沉默了一会,靠着椅背闭上眼睛,“我一向只对犯人感兴趣。特别是这种疯子。”

  “对了,刚才部长过来找你。”娜美看了眼笔记,突然想起来,“四课的课长也在,可能是要并案或者协助调查。”

  索隆没有睁眼,不快的搓了搓自己的脸:“是吗?一课的案子不是那些保姆能协助的。”

  娜美扁了扁嘴:“头儿,偶尔合作一下也是需要的。这样的案子本来也牵涉到四课,所以他们来……”

  “不需要。部长再来,就说找不到我。”索隆又一次打断了娜美,起身收起幻灯片,“我去一下资料室。佛兰克他们有消息了再找我。”

  娜美不满的看着上司走出会议室,小声嘟囔着:“没礼貌,总是不让我把话说完




  “9点40分,3014房的客人正在看电视,听到一下类似爆炸的声音,因为感到奇怪就特地看了一下表。
 
  2308房的客人听到奇怪的声音,而且感到玻璃有明显的震动。

  几个客人反映3号电梯在10点左右的时间段里一直有一股类似烟花燃放后的气味。

  负责早班的门童在9点半左右被一个身材高大,背黑色背包向里走的人撞了一下,那个人马上道歉。过了半小时左右,那人出来,还向门童点了点头。”

  索隆放下报告书,朝佛兰克做了个手势:“干得不错。门童?”

  “带来了,就在外面。现在问吗?”在得到了索隆肯定的答复后,佛兰克出门把门童领了进来。

  “请坐。”索隆看了看这个神情紧张的年轻人,示意他坐下,“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你能描述一下那个人吗?”

  门童看看索隆,紧张的绞着手:“是,是的。我,我并不知道他是杀人犯。我,我……”

  “别紧张,他并不一定是杀人犯。”索隆又翻了翻报告书,“你只需要描述一下就可以,把你记得的东西。”

  “是的,是的。他……个子很高。”

  “唔,个子很高。穿着黑色外套?”

  “对对。黑色的长风衣,嗯……带帽子,很时髦。”

  “嗯,很时髦。然后呢?”

  “对,很时髦,虽然全身都是黑色的,但是看上去一点也不难看。”看着一直点头表示肯定的索隆,门童的紧张也褪去了几分,“戴着风衣的帽子。嗯,然后我就一直看着他。”

  “一直看着?”索隆停下记录的笔,“他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吗?”

  “呃不,没有。他没有看我。”门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因为一直看他有点走神,没有让开路,就被他的背包撞到了。”

  “哦,那个背包,撞到你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

  “很硬,感觉里面装着一个大盒子。而且很重,我被撞得退了好几步。”

  “嗯,很好。然后呢?他就道歉了。”

  “是的。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扶住我了。”

  索隆又一次停下笔记,若有所思的看着门童:“他说了什么?”

  “嗯……他说‘抱歉,有没有事?’,我记得很清楚。”门童揉了揉鼻子,“因为他的声音很好听,呵呵。”

  “嗯,扶住你。那距离相当近啊。”索隆笑了笑,“看到他的脸了吗?”

  “看到了。”门童一下子有点兴奋,“不对。没看到脸,但是看到了他的打扮。”

  “打扮?”

  “墨镜,黑头巾,还有黑礼帽。”
 
  “啊?”索隆楞了一下,努力想象了一下门童形容的打扮,“……那是什么?”

  “那很in啊!我当时以为他是个Popper,太酷了!”

  “等等。”索隆托住脑门想了一下,“先不说这个,你完全看不到他的脸吗?”

  “是的,不过他这里有留胡子。”门童在自己的下巴上比划了一下,“绝对是个Popper,不会错的!”兴奋的说完,看到索隆脸色不善的皱起眉头,他又紧张的放下手:“不……我以为……”

  索隆烦恼的看着笔记:“是吗?胡子吗?混蛋,黑发,胡子。满大街都是这样的人。”

  “黑发?不。我看到的那个人不是黑发。”门童小声的说,“他是金发。”

  “什么?金发?”索隆握紧了笔,“你肯定?”

  “是,是的。先生。”门童咽了咽口水,“因为很近,从头巾下漏出来的头发是金色的。我想,应该,应该是金发。”

  “很好,非常感谢你的配合,你可以回去了。佛兰克!”索隆站起来打开门,大声喊着,“佛兰克,过来。”

  “是的,课长。”佛兰克马上走了过来,“怎么了?”

  “安排一下,保护好他。”索隆凑近他小声说,“他很重要。”

  交代完,索隆走到娜美的桌子旁,把笔记丢给她:“去帮我查一下Popper是什么?要图片资料。10分钟内送到我手上,现在我要去四课,直接送去四课就行。”

  “哎?四课?”娜美奇怪的看着他,“你不是说……”

  “偶尔合作一下也是需要的。”索隆不客气的打断娜美的话,径直走了。
--倚遍雕阑,梦遍罗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六脍六炙 | 2010-4-4 17: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凉笺凉笺凉笺凉笺凉笺,(这次我没有边吃边打)
居然转这个文过来了,好强!!!
我也要复习,你转一点我看一点!
这个文看起来很爽的~像名侦探柯南……啊哈哈,我特喜欢里面娜美的形象!
如果你想走得快,那么一个人走  如果你想走得远,那么一起走  ———非洲格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戒de小和尚 | 2010-4-4 23: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恩~就是当初……这就是当初差点让我爱上阿黄的文……
还好我立场坚定= =
否则就要爱上阿黄了(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这里面的小绿超级聪明啊~~~~~~~~很棒=3=
[url=http://223.27.37.92/GB/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92177]Man In The Mirror[/url]←鲜网专栏 [color=red]_(:з」∠)_[/colo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凉笺 | 2010-4-5 21: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同志们,请自由的...回复吧![勿水,如水请水的有质量XDD]
=======================================================


  “死掉的那个是鸩三组的一个小头目。嗯,不过说是小头目,还是有很大权力的,手下有30多个人。”乌索布把一个文件夹递给索隆,“比我们强多了,索隆。”

  索隆眼皮也不抬一下,接过文件夹就打开看:“有对头?”

  “在那个世界谁都会有对头。”

  “你是在嘲弄我吗?”索隆仔细看着文件,“还是说你这个涉黑课的课长什么时候改当哲学教授了?”

  乌索布笑了笑:“不,我的意思是,他的对头太多了。”

  “哦,这里有。草植组,龟元组,火善组,都有生意上或者地盘上的冲突。”索隆用手指比着文件念着,“大帮派还真是辛苦啊。”

  “是的,很辛苦。而且。”乌索布顿了顿,伸手把文件夹往下压了压,“他在鸩三组内,也有对头。”

  索隆抬头看着乌索布:“你是说他被自己人干掉了?”

  “不不,只是有可能。”乌索布耸耸肩,“这种事很常见,一个人在组内太张扬,或是卷入派别斗争,都很容易被处理掉。”

  “只是有可能?你的语气像是认定他就是被自己人干掉的。”索隆眯起眼看着他,“有线索?”

  “呃,索隆。你知道吗?有很多重案都是不经过一课的。”乌索布看了看紧闭的办公室门,“那个世界有那个世界的规则,我们无法消灭那个世界,也无法改变他们的规则。所以……”

  索隆看了看闭上嘴的乌索布:“所以?”

  “所以这个案子,四课需要协助调查。”

  “哦?‘那个世界’?你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像个流氓了。”索隆笑了笑,“你放心,我确实需要你们的协助调查。我对那个世界和规则都没兴趣,我只要那个犯人。”

  乌索布举起双手:“你还是那么疾恶如仇。我就是败给你这一点。”

  “不,我并不疾恶。我也知道帮派里的案件大多是你们处理的,那些渣滓的自相残杀我没兴趣,但这次不一样。”索隆收起笑容,沉了下脸,“我要把那个自信心爆棚的混蛋揪出来。”

  乌索布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办公室里一下子陷入了寂静,不过没多久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乌索布课长,您好。”娜美向乌索布鞠了一躬,把一叠文件递给索隆,“头儿,你要的资料。我先回去了。”

  “回去吧。”索隆接过文件,翻看起来,然后抽出一张,递到乌索布面前,“你看这个。”

  乌索布拿起来一看,是一张写真,图片里的人穿着T恤运动裤运动鞋。他奇怪的看看索隆:“这是什么?运动少年?”

  “算是吧。”索隆抚着下巴,“你看他的头。”

  “头?墨镜,头巾,小礼帽?”

  “嫌犯就是这样的打扮。”

  “为了不让人认出来?”

  索隆把文件放下,把胳膊放在桌上交叉起十指托着下巴:“这个打扮是某种街舞的
传统装束。”

  “街舞?”

  “也许是为了不让人认出来。”索隆偏过头看着茫然的乌索布,“也许,他是为了表演,就像跳街舞一样。”

  乌索布没有说话,看着眼前的图片,陷入了沉思。





  “都进来,开会。”索隆从四课回来,马上召集手下。

  佛兰克最后一个进会议室:“头儿,我已经安排两个人去保护那个证人了。”

  “嗯。”索隆点点头,“我们来讨论一下那个混蛋的大致轮廓——反应敏捷,力量很大,应该受过某种体术训练。”

  “体术?”娜美边记边发问。

  “他像背书包一样背着那么重的XM109悠闲的到处走。”索隆做了个手势,“而且撞到了人还能马上去扶。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嗯,是这样。”

  “受过良好的教育。”索隆顿了顿,看看娜美询问的眼神,继续说,“撞了人道歉,对清扫工问候的点头回礼,还有那张叫人火大的字条,都说明他很有教养。”

  看到手下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索隆深吸了一口气:“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个混蛋非常自信,或者说是自满。用那么热闹的武器在那么热闹的地方热热闹闹的轰了一个人,与其说是谋杀,不如说是做秀,不如说是在向别人炫耀!然后留下酒店玻璃的赔偿金,大摇大摆的原路直接走了出去!”

  “我们该怎么做?”佛兰克严肃的问道。

  索隆缓和了一下情绪:“找到他。”

  娜美转了转笔:“有线索了吗?四课那边?”

  索隆把面前的文件分开,从桌子上推给手下:“看看这些。你们分头去打听。175到180公分高的金发男人,一个都不要漏。”

  佛兰克粗粗扫了眼滑到自己面前的文件:“龟元组……黑社会吗?头儿,不是黑发的吗?”

  “对了,要是你们有余力,可以再加上一条,那混蛋可能会跳什么舞。”索隆叩叩桌面,“清扫工看到的是他的黑色头巾。那个爱炫耀的混蛋,等我我抓住他要是发现他的头发是染成金色的,我就把他的头发全剔光!”

  “……头儿,那样做会被起诉的。”娜美无奈的看着生闷气的索隆,合上笔记,“接下来呢?我要做什么?”

  “你去出入境管理处查。”索隆回过神,指指她的笔记,“我只是说说,那种自满的人,通常是不会改变外貌的。如果是金发,很可能是外来种。”

  “外来种……”娜美摇了摇头,“那你呢?不需要我跟着吗?”

  “不,我和乌索布马上要去一趟鸩三组。”

  “咦?我们要跟他们合作了吗?”

  索隆看看娜美,又看看其他手下,慢慢的说:“忘了说,这个案子四课会协助调查。不过你们所有人都要记住——不管四课的什么人说了什么,你们都只需要听我的指挥。不要丢搜查一课的脸。”

  “是!”“是的!课长!”“我们这就出发。”





  “资料送来了。”一个中年人弯着腰恭敬的对着关闭的拉门小声说道,“那个课长的。”

  过了一会,一个平静的声音传了出来:“麻烦你念一下。”

  “是的。”中年人直起身,举起手上的纸张开始读,“罗罗诺亚.索隆,27岁,出生于大阪。学生时代成绩优秀,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之后成为警察。之后也是经过考试升为警部。然后在美国培训了一年,回国两年后就升到了现在的职位。现在担任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课长。大岛的案子就是他负责。这里还有他的照片。”念完以后,他又必恭必敬的弯下腰去。

  静了一会,那个声音响了起来:“精英。不是吗?”

  中年人恭敬的回答:“是的。”

  “我喜欢精英,以前是,现在也是。不是吗?”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中年人。

  中年人还是恭敬的回答:“是的。”

  “照片。”声音顿了一下,“请给我照片。”

  中年人保持着弯腰的姿势,轻轻的把门拉开一点,把照片递了进去。一只手伸出来接过来照片,但是没有收回去,而是保持着那个姿势。那只手白皙而且修长,指甲修剪得干净漂亮。中年人微松开手,恭敬的托着照片,终于手收了回去。

  “唔,这是最新的照片么?”许久,声音又响了起来。

  “是的。中午刚拍的。”

  “哦,中午啊。似乎……”明显是在自语,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只能听到一些模糊的响声。

  中年人还是恭敬的回答:“是的。”

  经过长久的安静后,声音又传了出来:“对了。那个门童,被传讯了吧。”

  “是的。”

  “呵呵呵……”

  轻笑一阵后,对话又中断了。

  这次中年人并没有沉默很久,他恭敬的先开了口:“需要去处理一下吗?”

  声音也很快回应:“不,不需要。现在还不需要。”

  “是的。”

  “嗯,对了。把这个送去那个搜查一课。”伴着声音,那只手夹着张字条伸了出来,“给那个课长。索隆。”

  “是的。”中年人伸出双手恭敬的接过字条,然后用后退的姿势迅速的离开了。他一边退一边看了眼字条,上面的字很漂亮——课长,给你添麻烦了。
  


--倚遍雕阑,梦遍罗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凉笺 | 2010-4-6 19: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索隆靠近乌索布,低声说:“鸩三那个混蛋!想把我们晾在这里多久!”

  乌索布也靠近他,低声说:“耐心点,索隆,我们才等了4分钟……”

  “‘才’4分钟?”索隆脸色铁青的瞪着乌索布,低声吼道,“你知道这4分钟可能死了多少人吗?!”

  “……索隆,你……”

  “欢迎欢迎!乌索布课长,好久不见!”一个洪亮的声音打断了乌索布无奈的话语,索隆抬头一看,会客室门口不知几时站了个身材高大面色红润的中年男人,“手头上有点事,耽误了一会,真是非常抱歉!”

  乌索布马上站了起来,满脸笑容的点了点头:“组长,好久不见,你的身体还是那么好。啊,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事,搜查一课课长,索隆。”见索隆没反应,乌索布轻轻踢了他一下,转头用口型说——起来,他就是鸩三。

  鸩三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朝索隆伸出手:“久仰久仰!年轻有为啊。我是鸩三源造,请多指教。”

  索隆并没有理会眼前的手,只是板着脸点了点头:“您好。”

  乌索布看了看鸩三有点尴尬的脸,忙握住他还伸着的手:“是啊是啊,他是我们刑事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课长。这里贵组的大岛事件就是他负责,所以我们就冒昧的来打扰了。”

  鸩三摇了摇乌索布的手,坐了下来:“哪里,大岛出了事,我们也很想查清事实。”

  索隆不满的看了看乌索布,转向鸩三:“组长,我就开门见山了。大岛平二在组里有没有得罪过人?”

  鸩三想了想,朝门外做了个手势,进来一个年轻女人,朝三人鞠了一躬。“罗宾,你听到课长问的话了?”

  叫做罗宾的女人微微笑了笑:“是的。”

  “过来坐。”鸩三招了招手,“你知道些什么就都告诉这两位课长。”

  罗宾走到鸩三身边坐了下来:“大岛是7年前进组的。一开始是驻酒吧的普通组员,因为身手好,业绩也不错,就分到西边去了。几次对外的冲突他都冲在最前面,4年前被捕过。1年以前被放出来后就接管了西边一个小头目的工作。对组里的工作一直很负责也很……”

  “小姐。”索隆打断了她的叙述,“我想知道的是他在组里有没有仇人。”

  罗宾轻笑了一声:“是的,课长先生。他和两个人起过冲突。”

  “和谁?”

  罗宾没有马上回答索隆的问题,只是询问的看了一眼鸩三。鸩三点点头:“说吧。如果这事是鸩三组的人干的,不管什么原因,没有经过我的批准,就是明令禁止的私刑,不能原谅。”

  “是的。田中先生。还有……”罗宾又看了眼鸩三,“还有少爷。”

  鸩三,乌索布立刻异口同声的反问:“什么?!少爷?!”

  “是的。”

  索隆抄起手抚着下巴,轮流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没有出声。



 

  七

  娜美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课长室,转身问佛兰克:“他还没回来?”

  佛兰克指指会议室:“回来了,我们找了几个范围内流氓的资料。”

  “哦,那样的人还真不少。”娜美走到自己的桌子旁打开电脑,“对了,刚我回来的时候门卫给我一个信封,说是给头儿的。”

  “包裹炸弹?”

  “信封,里面就一张纸。”娜美瞪了佛兰克一眼,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你先拿过去给他,我整理一下资料拿去打印。”

  “是,是。”佛兰克接过信封往会议室走去,还没进门就听到索隆不满的大吼:“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连流氓都算不上的小混混!我说了那么多,你们就只记得一个外形条件?!”

  “呃不,头儿,据说这家伙会,会跳舞……”一个同事小声的辩解着。

  佛兰克小心的推开门,看到索隆沉着脸瞪着刚才说话的同事一言不发,他悄悄吸了口气:“呃,头儿。这是门卫拿来的,说是给你的。”

  索隆看了眼佛兰克,伸手接过信封,又狠狠瞪了刚才的手下一眼,研究起手上的信封来:“这是什么?没封口。‘搜查一课索隆拜启’?”

  “娜美说她刚回来的时候门卫给她的。”佛兰克向挨训的同事使了个眼色,后者做了个鬼脸,走出了会议室。

  索隆把信封从两边轻轻捏成筒状,往里面看了一眼,放下信封,从口袋里拿出手套,迅速的朝佛兰克做了个手势:“娜美。”

  佛兰克二话不说就转身去找娜美,等他们回到会议室的时候,索隆正专心的看着一张放在信封上的字条:“好慢。”

  “我去打印资料了,这是今天到出入境管理处调的,半年间的外国人记录。”娜美把手上的文件放下,看了眼字条,“那是什么?”

  “谁送来的?”索隆没有回答问题,顾自提问,“什么时候送来的?”

  娜美和佛兰克对视一眼:“中午十一点左右,一个小孩送来的,要去调监控录象吗?”

  “不用了,没必要。”索隆把视线从字条上移开,看了看娜美和佛兰克,“你们看看这个。”

  娜美看了看字条:“‘课长,给你添麻烦了’?”

  索隆摇摇头,看着佛兰克:“佛兰克。”

  “和大岛案的字条笔迹很相似。普通的纸,看上去像是用钢笔或者水笔写的。”佛兰克仔细看着字条慢慢说道。娜美扁扁嘴,打开笔记开始记录。

  “唔……笔迹相似……”索隆用戴手套的手拿起字条,举到眼前,“这是从记事本上撕下来的,可以随身携带的那种小记事本。钢笔……唔……看字迹,没有毛边,还是支有档次的钢笔……”

  看着索隆陷入沉思,娜美和佛兰克也没有出声,沉默了一会,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同事匆忙走了进来:“头儿,草植组的嫌犯资料。”

  索隆把字条放进信封,然后接过了文件:“佛兰克,字条送去一系。娜美,你替我去趟四课,乌索布应该把资料准备好了,拿来给我。”

  佛兰克拿了信封就出去了,娜美看了看表:“头儿,你今天又不回去了?”

  索隆专心的看着文件:“回去,稍微晚点,你快去拿。”






  “索隆?”乌索布拍拍索隆的肩膀,“我敲门你都没听到吗?”

  索隆放下文件,看看窗外已经全黑的天空:“没注意,有事?”

  拉开索隆身边的椅子,乌索布坐了下来:“不,只是来看看。鸩三的少爷,和田中的资料你都看了吗?”

  “正在看。”索隆转了转椅子,面对着乌索布,“有事?”

  乌索布笑着摊了摊手:“呵呵,索隆,我们是协同调查,你不需要这么防备我。”

  “乌索布。”索隆不置可否的偏了偏脑袋,“如果,我是说假设,大岛是鸩三家的少爷杀的,那我们……”

  “不会的。”乌索布不假思索的打断了他,“他不会杀人。”

  索隆没有继续说下去,看了乌索布一会,他拿起身边的文件:“26岁,哦,比我小。美国读大学。没有前科。没有前科?呵呵。和大岛发生过两次激烈的争执。因为……女人?哦是吗?女人。”说完,他拿起一边的照片,朝乌索布晃了晃:“这个漂亮的少爷,你应该见过吧?”

  “索隆。”乌索布没有看照片,“你知道四课的职责吗?”

  索隆把照片翻过来仔细看着:“你们是那些渣滓的保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乌索布不以为怪的笑了笑,“其实我们就像是砝码,你知道,天平上的砝码。我们要维持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平衡。”

  “嗯?然后呢?”

  “索隆,不是少爷干的。”

  “是吗?那是田中?”

  “不,这我不知道。”

  索隆转身开始收拾桌上散乱的纸张:“田中也好少爷也好,还是别的什么混蛋都无所谓。乌索布,找出那个混蛋,之后的事,我不关心。抓他还是抓个别的什么替死鬼,我都无所谓。”

  “……是吗?”乌索布楞楞的看着忙碌的索隆,“这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没有。我只是想让那个混蛋知道,他做的一切在我眼里有多么的可笑,我只想亲口告诉他这些。”索隆捧起厚厚的文件往外走,“你如果不走就麻烦你关灯,我好几天没回家了,今天要回去换身衣服。”

  乌索布回味着索隆的话,看着他走出会议室:“再见也不说吗?”

  已经过了十点,街上的车流并不拥堵,索隆腾出一只手擦了下仪表盘上的灰——60码?好脏,太久没用车了。5天?不,好象一周了。公寓也超过一周没回去。案子一个接着一个,是的,就是该这样,人就是要不停的工作。

  索隆想着心事,发现路口亮起了黄色信号灯,他前面的车刚好赶在红灯前开了过去。“啧,麻烦。”索隆不耐烦的自语道,一边踩下了刹车,但是车子丝毫没有减速,继续向路口开去,他又连续踩了两下——刹车?!混蛋!刹车没了!!






  索隆扫了眼横向路口的信号灯,已经打成绿色,右边路口没有车,左边有辆面包车已经开始启动。

  “混蛋!”他低骂了一声,抬腿顶住方向盘,左手迅速按下了开窗钮,拿过警灯放到车顶上;右手同时把档位扳到空档,拉住手刹,“见鬼!”

  尽管索隆的车已经警笛大做,但是左边的面包车像没看见一样渐渐加速开了过来。“混蛋!”索隆放下手刹,计算着两车的距离——这个速度滑过去会撞到!加速过去?是的,先过去。对面没车,加速过去再慢慢停。

  吸了口气,索隆伸手准备换档,突然看到右边路口正开过来一辆轿车,而且打着右转灯——见鬼!加速过去也会撞!已经快带中间了,现在打方向转弯也来不及!没的选了,要撞了。不,有的选。撞哪辆?!

  索隆坐在滑行的车子里迅速的转念,眼看着左右两边的车越来越近,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左边的面包车像被什么力量推了一把,迅速的转了个弯,擦过索隆的车头,径直向右边开过来的轿车撞了过去。右边来的车正在右转,被猛的撞到了车尾。顿时碰撞声,摩擦声,刺耳的刹车声大作,面包车顶着轿车直接冲到了路边,正好给索隆让了条路。

  车子越滑越慢,开到对面路口后,索隆拉起了手刹,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什么情况?爆胎?爆得还真巧。

  索隆下了车跨过护栏走到人行道,发现周围的车子也都停了下来,不少人从车窗里向外张望,惟独自己来的方向有辆车慢慢的开了过来,一点也没有看热闹的意思。他好奇的眯起眼往车里看去,随着车子越开越近,他楞住了,慢慢瞪大眼:“是他……是你……”

  到了平行状态时,隔着护栏,那辆车放慢速度,摇下了车窗,丢出一个烟蒂,然后加速离去了。僵硬的索隆这才突然爆发,跃过护栏回到自己车旁,迅速打开车门,楞了一下,然后又猛的甩上车门:“混蛋!你这见鬼的车!!”

  看着车沉默了一会,索隆又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他从后视镜看到交通警察已经赶到,拿起对讲机:“我是索隆,今天从我下班到回家路上的监控录象都调一下,找到一辆黑色汉兰达的记录,全部整理成图片。明天一早把大岛案的目击者带来,那个门童。对了,把我的车拖回去检查一下。”

  放下对讲机,索隆下车走了几步,掏出手帕包起了刚才车里丢下的烟蒂,放进了口袋。然后走向事故现场,向指挥的警察出示了证件:“你好。我的车制动失灵了,就停在前面。这里是什么情况?”

  “爆胎,什么原因现在还不清楚。”负责人模样的警察看了看索隆的证件,又看了看停在远处的车,“需要我们帮您把车拖到修理厂吗?”

  索隆看了看面包车的左前轮,已经完全瘪了下去,车头顶在轿车尾上,车体向左倾斜着:“不了,谢谢。等事故报告出来了,请通知我们。”

  “是的,明白了。那需要我们把您送回去吗?”

  “嗯,好的,麻烦了。”

  
--倚遍雕阑,梦遍罗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戒de小和尚 | 2010-4-6 20:0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虎摸阿凉
要把这个转完绝对是体力活啊!
超级长【远目】
请加油吧!
[url=http://223.27.37.92/GB/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92177]Man In The Mirror[/url]←鲜网专栏 [color=red]_(:з」∠)_[/colo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思无邪 | 2010-4-7 13: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哦~~话说咱就是看这篇萌上黄毛的啊花了一小时整理了无水版闲时翻翻那被轰了半边身子和划了十多刀溺死的杯具尸体君和隐晦的第八字母君(……)
话又说回来了这里面的黄毛其实就是剔除了花痴因子的原版了吧(那花痴因子被提到不完美剧本里放大了么= =),悲剧君还原度一向很高= =
但这篇MS是娜美被小绿吃得死死地与原著完全相反虽然我一向不大喜欢她但是这里的NAMI很可爱>w<
老实说其实我是从第八字母现身之后开始萌这篇的(……)从那里开始感觉到黄毛的超级专情很令人心动= =
PS:原谅我在这里吐槽因为杯具君完结的时候我还是个没有电脑的潜水手机党吐在这里应该也没差吧……
麻哥你永垂不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凉笺 | 2010-4-7 22: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索隆回到家里,摸黑打开了灯,看看手上,一层灰。他叹着气重重的坐到沙发上,用袖子擦了擦茶几上的灰,把口袋里的手帕拿出来摊开放了上去,然后凑近仔细的看着——万宝路,烟嘴上有很深的咬痕。美国人?英国人?

  索隆向后坐了坐,抬起腿躺了下去——金发,墨镜,不,这都不是重点。那个混蛋居然就那样大喇喇的把枪放在副座上!冲着我来的?是那个见鬼的少爷?没有动手,威胁?还是挑衅?

  正在整理着思路,手机突然响了,索隆看了一眼表,已经十一点五十分了:“我是索隆。”

  “课长先生,你如果要睡觉,最好去床上。”一个平静但带点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我现在不想睡。”索隆迅速坐起来,环视着房间,手伸进衣服里,一边保持着平常的语调,“你是?”

  “呵呵,看来我是多管闲事了。哦课长,请别紧张,别紧张。”声音好整以暇的说着,“你的佩枪是打不到我这的。”

  索隆松开已经握住枪的手,站起来看着窗外:“你是谁?有什么事?你在对面?你能看到我?”

  电话里传来呼吸似的的笑声:“你的问题太多了。我就挑几个回答吧。是的我在对面,能看到你。”

  索隆走到窗前,看着对面亮着零星灯光的大楼:“在日本随地丢垃圾是要罚款的,万宝路先生。”

  停了一会,声音才又响起:“我的罚款已经预付了。”

  “轮胎是你射的?”索隆仔细数着大楼的窗户,“你现在也拿枪指着我吧?不是用望远镜,而是透过瞄准镜看着我?”

  “呵呵,那样太失礼了,我只是拿着微光在看你而已,并没有举着枪。至于轮胎,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被气囊挤在驾驶室里。”

  “好吧,微光,我不找你了,谢谢你提醒了我。”索隆离开窗前,坐回到沙发上,“说点正事吧,在刹车上动手脚,然后又帮了我,这是为什么?”

  “动手脚?不。课长先生,我在800米外就可以一枪打爆你的头。”顿了顿,声音像是发现了什么,“对不起,我只是打个比方,请别生气。”

  索隆缓和了一下情绪:“就像一枪打爆大岛一样?”

  “呵呵。我只是想提醒你。”声音没有回答索隆的问话,“注意安全。”

  索隆看着手帕里的烟蒂:“是吗?注意安全?除去乱丢垃圾,你确实是个很有礼貌的人,就算是监视也把瞄准镜从枪上卸下来用,甚至还会关心警察的安危。”

  这次沉默了很久,声音才又响了起来:“两年前,有个日本人在美国讲了一段话——‘日本的武士在拜访别人的时候,都会用右手提刀进门。因为如果左手提刀,就意味着随时会拔刀出来,是带着杀意上门的。’索隆,你记得吗?”

  索隆楞了半晌,眨了眨眼,困难的开了口:“你是谁?”

  声音顾自说了下去:“哦你记得。我只是拜访你的武士,所以不会把枪对着你。今天就这样吧,你该休息了。记住我说的话。”

  索隆张嘴想挽留,电话已经挂断了,他慢慢放下手机,看着烟蒂:“……谁?”


十一

  “头儿,报告都送来了。”娜美担心的看了看索隆,“我来念?”

  索隆托着脑门,没说话,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是你的车。制动分泵活塞圈破损严重,是利器人为损害。”娜美把几张照片推到索隆面前,“应该是刀具。”

  索隆扫了眼照片:“面包车。”

  娜美又推过去一张照片:“果然不是爆胎。M25狙击步枪。你当时没听到枪声?”

  索隆拿过照片仔细看着:“没听到,应该装了消声器。那家伙是职业的。”

  “这么说是他救……”娜美还没说完,发现索隆抬头瞪了她一眼,马上吐了吐舌头,“黑色汉兰达的照片也拿来了。假牌照,半年前就报失的车。就停在你家楼下。”

  “没拍到司机?”索隆翻着照片,“没有正脸?”

  “没有,他放下了遮阳板,监视头的角度拍不到脸。”

  索隆不爽的丢下照片,又托着脑袋:“电话。”

  “号码已经注销了,登记的也是个假身份。”娜美放下报告书,“昨天他就在你对面的公寓吗?”

  “应该是的。”

  “哎……难道就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娜美迷茫的看着窗外。

  索隆想起被他留在茶几上的烟蒂,闭上眼摇了摇头:“没有。一会我去趟资料班做个肖像。我见过那家伙的脸,尽管戴着墨镜,应该可以和目击证人的对比。”

  “头儿!啊,娜美也在。”突然有人开门冲了进来,“不好了!门童,门童死了!”

  娜美吃惊的看看同事,又看向索隆,后者脸色铁青,使劲捶了一下桌子:“混蛋!”

  等索隆赶到现场,尸体已经被抬走了,他站在白线边上,佛兰克很快走了过来:“头儿。你脸色不好,昨天没休息好?”

  索隆摇了摇头:“怎么回事?保护他的人呢?”

  “那个,我们都在外面等……我早上联系了他,然后约定了8点半过来接他。我过来接到他以后……”

  “你过来他还是活的?”索隆瞪大了眼看着佛兰克。

  “呃,是,是的……”佛兰克低下头继续小声说,“他问我中午能不能回来,我说可以,他就回去请假了。然后我和保护他的人等了很久都不见他出来,进去找他,发现他死在这边的沙发上。”

  “死因。”索隆不再瞪佛兰克,看着沙发。

  “心脏和肝脏都中了一刀,完全穿透了,都是致命伤。”佛兰克指指沙发上的血迹,“当场毙命,没有流很多血,这是死后的。”

  “职业的。”索隆看了看表,“时间?”

  “8点43分。”

  “监控录象能拍到这里?”索隆环视了一下周围。

  “已经调出来了,在保全室。”

  “走。”

  录象很清晰,因为是早上,大堂里几乎没有人。可以看到门童从外面走进来,屏幕下方出现了一个穿黑风衣的男人向外走。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门童突然踉跄了两步,黑衣人转身扶住了他。

  “停。”听到索隆发话,保安连忙按下了暂停。

  索隆指着屏幕:“这里,刺穿了肝。看这混蛋的手,捏着他的脖子,压迫了颈动脉,被害人几乎是立刻昏迷的。”说完他做个手势失意继续播放。

  黑衣人把门童扶到大堂边上的沙发,俯下身去,然后直起身子转身离开。又过了很久,佛兰克和两名同事进入了监视范围。

  “走吧。”索隆转身走了出去,“弄到旁边怕他死不透,还补了一刀。”

  佛兰克看看定格在画面上的自己,跟了出去:“头儿,这家伙就是那个轰人狂?”

  索隆沉默了一会:“唔……不……总之你先留着这里找目击者。”



十二

     索隆回到办公室,疲惫的靠在椅子上——XM109。刀,两处致命伤。M25。消声器。微光瞄准镜。我的刹车。那通电话。连不起来,这些东西连不起来。有哪里不对劲,是哪里?

  正盯着桌子上的大堆资料发呆,突然手机响了,索隆连忙拿起来按下接听键,但是没有出声。

  那头安静一会,马上有了反应:“索隆。”

  索隆看着外面忙碌的警员,微微侧了侧身子:“现在搞个号码真是方便。”

  “呵呵,你听起来很不高兴。”对方完全不介意索隆嘲弄的语气,“是因为那个可怜的门童?”

  “你为什么要杀他?”索隆继续注意着下属们的动静,压低声音,“因为被看到了?”

  短暂的沉默后,对方也压低声音说:“不。你明白的。我没杀他。”

  索隆看着外面,很快的说:“不要注销号码。我会找你。”然后挂断电话,看着走进来的乌索布:“有事吗?”

  “田中和少爷的见面安排好了,按你的意思,就在下午。”乌索布看清索隆的脸,吓了一跳,“你昨天没睡觉?看你的黑眼圈。”

  索隆看了眼通话记录,默念了几遍刚才的号码,然后删除掉记录:“是的,几乎没睡。”

  乌索布奇怪的看着办公室里的沙发:“不是回家了吗?难道还是在这里休息得好?”

  “我一直放在厅里停车场的车被人动了手脚,差点跟人撞上。”索隆说完像想到什么似的看着乌索布,“听说你的女儿出国留学了?”

  乌索布楞了下,点点头:“是的,她喜欢搞设计,就送她去法国学习。怎么?”

  “不,没事。”索隆从一堆资料里翻出电话,拿起话筒看了看门,“我知道了,下午。现在我要开个会。”

  乌索布点点头,没说话,转身离开了。索隆看着他的背影,把话筒放下,开始翻资料:“出入境,出入境……哦有了。”

  索隆随便翻了几页,重新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娜美,你给我联络到报告书里的全部对象。……不,不用见面。……通话就行。……对,录音。”

  交代完,索隆又翻了几页,然后放下资料走到沙发旁躺了上去——明白了,就是不对劲,全部都不对劲。




十三

  “你的肩膀太紧张了,放松。对,放松。”索隆照指示微微沉下肩膀。

  “这种距离,你首先需要找个支点,把手腕放稳。”指示索隆的人继续说着,“利用你身边的东西或者你的左手,把右手腕放上去,伸长你的胳膊,放松,只是伸长,不要伸直。左轮就是这样,不要怀疑它的精度,从这儿。”一只漂亮的手指着索隆手里的枪,“你的目标就在准星上面,看见了吗?”

  索隆用左手托住右手手腕,抬高,远处有个身材高大的人渐渐走近。那个声音轻轻的在他耳边响起:“他来了,不,现在还太远。60,50。不不,太远。瞄准他的头,再等一下。”

  索隆握枪的手开始慢慢的用力,随着目标越来越近,他惊愕的看到了金发,墨镜,叼着的烟,甚至嘴边的笑意。索隆松开了手,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就是现在,扣扳机!”那个指示声又来了,“开枪!”

  索隆看着目标向着他走开,没有接受指示,反而放下了胳膊。突然刚才那只手抢过了他的枪,枪口又朝向金发男人:“你还是需要我。索隆。”

  “不,不!”索隆猛的喊了出声。

  眼前只有娜美,她僵硬的笑了笑:“……呃,头儿?”

  索隆看了看周围,疲倦的闭上眼:“几点了?”

  “2点。佛兰克刚送来门童被害的目击者证词。”娜美继续整理索隆的桌子,“你还好吧?我觉得你需要好好休息。”

  索隆起身坐在沙发上:“念。”

  娜美摇摇头,拿起资料:“打扮是你熟悉的,和大岛案如出一辙。根据前台服务员的描述,是个小个子,没有什么特点。从录象上也可以对比,他和门童差不多高。”

  “小个子?不是一个人?”索隆站起来走到娜美身边,伸手拿过资料,“他和前台有过接触?”

  “从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应该不是一个人。”娜美从索隆手里抽出一张纸放到最上面,“住宿登记。他似乎是酒店的客人。”

  索隆看了眼娜美,皱起眉:“客人?什么时候入住的?”

  “大岛案的3天前。”娜美指指天花板,“他的房间就在2422。”

  “射出子弹的房间上面?”

  “是的。今天早上8点20分退房了。”

  索隆拿起挂在椅子上的外套穿上:“打电话给佛兰克,让他检查这几天的监控录象,找出那个小个子。我去找乌索布,你打完电话到停车场等我们。”

  娜美追问着:“去做什么?”

  “鸩三组。”索隆停下脚步,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带上那个。”

  看着索隆匆忙离开的背影,娜美叹着气拨通了佛兰克的电话:“佛兰克?头儿让你看监控。……是的。……是吗?在找了?……嗯。……马上要去鸩三组。……不。……他好象停不下来。……对,就像是坏了的机器。……我很担心。……好。……嗯。……回见。”
--倚遍雕阑,梦遍罗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汤圆 | 2010-4-9 00: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匿名

7

主题

120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2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