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辅导] 【香索】一楼完合集(篇数:6/8)

  [复制链接]
查看33759 | 回复269 | 2023-7-23 19: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孑然一身勇 于 2024-6-7 05:07 编辑

持更楼。连续阅读可点“只看楼主”,楼层目录:

【原著向日常】海上餐厅的VIP客人:2#

【原著向背景】【H】不做就不能脱掉裙子的房间:8#

【原著向时间线】(2023香索七夕12h)暧昧并非长久之计:69#

【原著向日常/随打】晚安:129#

【现代架空/热恋期if】(2024香索情人节企划)规则怪谈:156#

【原著向日常/段子】闲暇时间:184#

【原著向背景】某天一个有关接吻的决定:

【原著向背景】【H】SEX就出不去的房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孑然一身勇 | 2023-7-23 19: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孑然一身勇 于 2023-7-24 02:21 编辑

【香索】海上餐厅的VIP客人

    一切新奇有趣似乎都聚集在了他们心照不宣的前半生,现在余下的唯有属于彼此的风平浪静。

这是本月第几回把满世界迷路的世界第一大剑豪扛回到餐厅后厨,山治已经计算不清。
最开始为了嘲笑白痴剑士时翻账方便,又总被他会不会饿死在外面的想法烦扰,山治还会刻意记录下绿藻球的失踪周期。然而只坚持了不出两个月,在自己餐厅担当主厨的山治便彻底想通,分出精力给这种每天都在上演的事故,实在是另一层面的浪费。尤其是发现,这些写下后多不会再次翻看的文字,居然在不知不觉里占据了用来钻研菜谱的宝贵纸页如此之多,山治这才终于下定决心——和死性不改的藻类植物相处,必须要撇弃担心这种多余的情绪。
为只看一眼就知道又是随便糊弄了几天的人递上一份还在不断蒸出白汽的海鲜炒饭,注视着对方毫无吃相可谈的大快朵颐,属于厨师的独特获得感混在萦绕不散的热气间,再次将山治包裹。说起来,食材来源还是上次绿藻头难得独自找回餐厅后亲手扔进储备水箱的那只海兽。几乎要和他一般大小的活物被剑士拎住后颈时攻击意图也没有丝毫削减,说是抓想吃的海兽来给山治料理,看起来却更像是带回了一场比试的战利品。要不是有弗兰奇临别前特意打造的船体结构,这家漂游在大海上的餐厅能不能扛住那种程度的挣扎还未可知。
航行至伟大航路的终点踏上Laugh Tale的土地、亲身体验在传说的海域ALL BLUE中穿行而过,为世人惊叹的冒险故事行至终回后,山治也建立了自己的海上餐厅。靠着娜美小姐的世界海图和比当年海军军舰更为先进的动力技术,满载美味料理的船跨越海王类栖息的危险无风带,往来于不同海域,穿行过伟大航路,去到任何他想要到达的地方;亦或是现在正狼吞虎咽的另一个人想要一睹好景的岛屿。
不固定停靠的餐厅每天招待的客人不算很多,刚好是可以让山治充实度过一整天又不至于忙到抽不开身的程度。比起那些和大家齐步迈向未知的日子,似乎是轻松许多。或者只是因为年深日久,那些整个天亮都守在厨房的忙碌早就被有选择的遗忘,成为难以复刻的回忆里不值一提的底色。
“多谢款待。”
像是不容许山治继续陷入过往的难忘,短暂的餐桌礼仪过后,油亮亮的空盘被直接展示在主厨的脸前。
忽视掉对方就在发怒前兆的扭曲眉毛,索隆已经自顾自地翻找起熟悉的抽屉,又在空余的位置自主安排出一台面标着不同名字的酒和调拌好的下酒菜,并在厨师满腔的火气将要爆发的前一刻,及时把冷冰的啤酒罐贴在对方越蓄越长的胡子上。混着水珠的凉沁入山治看不出年岁更改的皮肤,长久的经验佐证,这确实是个缓解厨师暴躁脾气的有效办法。
白痴再活多少年都只是白痴。拽开拉环的山治暗暗想着,在对面白痴一副好像拿捏住他的得意眼神里,浅尝几口冰啤酒作为消解喉间涩苦的手段。
厨房里不能抽烟,山治总需要些其他办法来填补一个人张罗时嘴巴里的寂寞。餐厅开张的许多年里,并非没有专为和山治学习料理而来的客人,但他们大都没有像索隆这样长久的留下。这其中,有受不了山治对女士以外人人平等,且还随年纪增长的臭脾气自行离开的;也有被山治强行踹出门外,要求先去看一看厨师的梦想之海,不要窝在这儿只想着听自己描述的。索隆恰好相反,他从和山治的日常斗嘴里找乐趣,也见证过彼此把最荒唐的梦硬做成现实。
循环往复的日夜交替里,索隆的心性好像没有丝毫改变。完成了两人初次见面时那个值得交付生命的梦想后,也还是该锻炼锻炼,该迷路迷路。永远会被未品尝过的美酒勾去注意,永远会为对手不自量力的挑战吸引。前脚离开餐厅的停船地点,之后再提着鱼桶想回去时,往往需要搭乘愿意帮忙的渔船在附近的岛屿都跑上一遍。虽说是抱着走到哪儿算哪儿的心态一路边钓鱼边找船,但在快要饿死之前,索隆总能奇怪地找回到海上餐厅,或是被气冲冲找来的厨子揪回去饱餐一顿。
三把佩刀被分别放置在一旁槽口都显现出时间打磨痕迹的刀架上,据厨子所说是买菜刀后老板硬要附赠的木头疙瘩,摆在哪里都不合适,索性收纳到厨房来随便他用。于是以刀架为中心点,扩散开的地方就成了索隆这个算不得厨师,只能称作是长期客人的闲人在厨房里的专属领地。让山治要求着做些简单的备菜帮忙久了,索隆对食材处理也有些自己的见解,但在不同的岛上流浪期间,把食物收拾到可以吃掉程度的意图还是仅有填饱肚子这一项而已。大多纯粹依靠食物本味只加入些下刀技术的成品不知该不该认其为一道料理,同为一流厨师和了解这颗笨蛋绿藻的人,山治总没法给出公正的评判。
妥帖收纳好渔具后,索隆方才想起从被那个圈曲眉毛逮到就一直带在手里的鱼箱。用里面外形奇特第一眼很难分辨是鱼的旅行收获交换来一杯特调过的酒酿,从没试过的醇香滋味滑经叼在犬齿间的吸管在口腔中蔓延开来,温厚的味道即使在燥热的午后也只让索隆感到无边清凉。
还在梅利号上航行时,山治就发现这颗绿藻头有爱咬吸管的臭毛病。显少几次没有喝酒,而是选择品尝山治的下午茶饮品后,总要把吸管的头部咬得七扭八歪扁成一片,这让山治几乎一眼就能认得出是哪杯清爽的饮品走过背运,进到了这个酒精以外毫无品味力的白痴植物胃里。两人因为这件小事几次在甲板上大打出手,起因无非是山治借题发挥几句,索隆也分毫不让。最后只得是乌索普出手,用新找到的材料敲敲打打出吸管的形状,从根源掐断了争吵开启的话头。轻易不能改变形状的吸管也难逃剑士的风格洗礼,不多次的使用后还是在上面印下了已经算是十足克制的明显齿痕。山治不得不承认索隆是个很有恒心的家伙,许诺出去的事就一定能做到最后,那些屡教不改的坏习惯也借此顽固地活在这位大剑豪的身上。
“快饿死也不知道先把鱼吃了?是被海藻塞满的脑子又不够你用了吗。”
确认可以食用的生物被投入鱼槽后,山治将滑腻腻的手套摘下,扔进又要清理一次的水池中,回身看那个总能在他自己身上瞎折腾的混账和杯口用作装饰的柠檬片较劲。放个鱼的工夫,那杯没少费心力制作的酒酿就已经见了底。
“说这些没意义的话,”连杯底新泡进去增味的果子也用勺子舀出来快速解决,索隆把喝完比脸干净的杯子推回桌上,继续和山治呛着劲:“看仔细点儿,到底是不是没见过的鱼,可别被你自己的圆圈眉毛弄昏头了。”
近半生的共处和几十年不变的脾气早把彼此的行为模式剧透了个彻底,靠在椅子里敲着桌面的索隆还没指点完成,山治已经翻阅起手边的图鉴,停在略有眉目的页数,和那条在海水里异常活跃正快速翻游打圈的鱼认真比对起来。
“肌肉脑袋倒是还没退化啊……是你这混蛋没尝过的鱼。”
抟得厚实的毛巾精准砸中索隆闭合的左眼,而后被大剑豪接住在手中。沾过凉水的部分还能捏出些细密的水珠,在离不开炉灶明火的厨房里硬被衬出许多珍稀。
一时兴起,山治又想在本子上记录迷路剑士今天带回的附赠。特地拉开橱柜门取出纸笔,边写边继续同那个每日乐得清闲的客人随意聊着:
“在巴拉蒂的时候用来做过刺身,很久没有专门见过了,真亏得能让你碰上。”
“东海啊......”用毛巾擦去嘴角沾上的粘腻后,索隆才好像从若有所思的状态里回过神来,又接着说道:“那晚上再吃一次生鱼片好了。”
大概是顺手记下客人点单的时间长了,等到山治反应过来,自己的记事本又被那盆人型植物占去了一块地方。恼羞成怒的主厨本欲把这团碍事的绿色踹去收拾水池,没想到对方也先一步预判,早挪到水管旁边不紧不慢地清理起来,找不出茬的山治只有强行咽下火气,戳着啤酒罐上凉汽流下后的水痕,多有无奈地讲着:“你有时候也太过任性了。”
就像桑尼号驶入那片汇聚生机的奇迹海域时一样。只是因为情绪一时难以平复,稀松平常的夸张表达才会脱口而出,一句死而无憾之类的话,却要被对方未经允许的较劲揪住二十余年不放。“看我钓一条你这辈子都没见过的鱼”,莫名其妙的口头赌约,就这样又捆住了两人原本还是空白的后半生时间。
认知构成让山治主观上不能对“这世界上还有不存在于ALL BLUE中的鱼类”的想法达到真正认同,但面对眼前这个笨蛋刻进骨子里的执着,山治也从没有办法做到质疑,谁让他们都是敢为了看不见的远方扬帆起航的笨蛋海贼。也许真有那么一天,还会有被赋予生命的新鱼类悄然诞生于海底,也许他们真会为了等这一天到来而消耗尽彼此后半生的闲逸。
交换生命卡的做法在他提出当下便被索隆否决了。都在大海上总能再见的,一贯走不清楚路的人大概是这样说过。客观时间算都已经是很早之前,往后不再有船长决策的生活临近的那几天里,山治难免对脱离出既定习惯的过程感到不安,但到了现在,这些人情之常早被每日从窗外漫步进厨房的海风抚平,偶尔想起,也只是烟蒂被掐灭在纸壳中这样模糊不清的回忆画面。
每天睡前整理过采买清单以后,山治偶尔也有想到那个迷路在外的剑士说一定会带回来的鱼,没有被岁月磨去纹路的期待让主厨总在清单一角标注着新菜品的模拟做法,暂时活在他幻想中的鱼类便是料理的主角。
就这样又和总能精准惹毛攻击对象的绿藻头相处生活,一切如常的吵闹里度过了最初还总会在早上五点清醒的几年。等山治意识到作为海贼的日子已是过去、不能再用“前段时间”当作开头来给女士们讲述她们想听的故事时,甚至自己的身体早都适应了另一套作息规律。
到底是在等他带回来的鱼,还是等把鱼带回来的人,山治自己也时常区分不清。但索隆总是会回到这家餐厅的。就像路飞间隔不久又会带着山治认识的或还不曾见过的伙伴来到餐厅,还像在船上一样吃得仰躺在椅背上连翻身都是勉强,最后再带走一大袋海贼便当投入全新的冒险。反正肚子饿了总是会回来找厨师的。
山治承认关于草帽一伙满世界散播的传奇故事里的部分真实描述切实给他带来过困扰,居然会有海贼不懈努力通过送报海鸥伪装成女士给他写信,终于等到海上餐厅停泊在港口,最后只为带走一本店内读物《乌索普大人征服伟大航路》。虽然山治本人对这种动机不明的行为并无在意,但架不住店里还有个讲话一针见血又总爱和他对着干的肌肉白痴。
有些跟着海上餐厅一路航行游览的熟客知道绿发男人和主厨的关系,在附近的岛上碰到会主动来搭话索隆,询问海上餐厅这次停靠的位置;再熟一些的客人则会当面提出这次需不需要帮他带路去餐厅。前者要看大剑豪当时的心情,后者则会惹来他为了压抑情绪更显凶相的冷脸。
将水池清理完毕的索隆又回到自己的领地,半个身子斜倚在靠背上,看着隔过岛台又忙碌起来的山治的背影,开始自行讲述起这次出行和之前没什么本质差别的日常见闻。遇到了慕名而来的对手,尝到了慕名而去的美酒,碰见了两个要来餐厅吃饭的人,都说让他们跟在后面,最后还是跟丢了......
索隆明明没有点单,食物却是一个接一个被摆在他面前,这次大概是餐后的甜点。送进嘴里是适口的甜,如果像以前那样和乔巴分享,驯鹿医生估计会在入口前就沾足了炼乳和巧克力酱。
“今天不招待客人也没关系?”索隆少有地用玩味的表情上下打量着山治服帖合身的西装,难得他今天直到现在都没有要出门认真打一架的意思。
“你以为餐厅里有客人我会离开厨房吗?蠢货绿藻头。”
厨房里也不能斗殴,这是山治立下的规矩。费尽心力采购来的超大型带锁冰箱是仅次于娜美小姐罗宾小姐以及全世界女士之下的重点守护对象,一向把厨师的忠告当空气的索隆倒也能遵守这条约定到现在,除了规矩确立前险些报废冰箱的那一次,再没主动在厨房里和山治挑过架。
在这个会有无数道美味料理诞生的小房间,他们总能维持着现在这样一触即发的虚假和平,隐约里,索隆都好似听见刀架上三代鬼彻在刀鞘里撞出的嗡鸣。暴风雨前不见得总是坏天气,至少面前的蛋糕的确非常好吃,正合适在这个时间来填补身体的躁动。
新研制的甜品得到了不错的反馈,山治将具体用量誊抄出一多半已经沦为绿藻饲养指南的本子后,开始着手准备晚餐需要用到的刀具和酱汁。
面对甜食,索隆起先确实兴致缺缺,但跟着一流厨师久了,自然是什么好东西都能吃进一点。以前在不同的岛屿之间航行时,山治出于本职原因经常会挑些带有地域特色的美食尝试,如果恰好符合船上谁的口味,还会停下采买的步伐进到店里和老板交流心得。每当这时索隆多半等在门口,脚边是被塞到尺寸夸张的背包,手里拿着山治专程买来的特色食物。等的过程实在无聊,不吃些什么填补嘴里的空缺很难让剑士说服自己只停在这里等那个一打开话匣子总能和对方畅谈很久的圈圈眉毛,本身被那个魔女强行安排给他带着就足够让人不爽。为了丰富船上的下午茶时间,山治挑选的大部分都是些甜点小吃,商家为大众口味制作的甜度用量不符合索隆硬被山治养出挑剔毛病的嘴,往往等到山治出来,甜点上微苦的巧克力块和色彩鲜艳点缀着的水果都会不翼而飞,而有人沾上巧克力色的嘴角会明确告诉厨师这个挑挑拣拣的“小偷”到底是谁。剩下被奶油覆盖的部分自然就又归了山治,他们常用这样分工明确的方式共享一份甜品。
山治一贯负责草帽团的日常采购,加上娜美的信任,总能分到超出尤其是索隆和路飞许多的“可自由使用”贝利。而山治也乐意用剩下的钱供那个跟了自己一路的剑士在当地的酒馆喝到满足,因此索隆才愿意每次都来充当路飞超格储备粮的搬运劳动力,反正闲着也只是在甲板上睡觉。
除了日常打理胡子的形状,现在的山治新添了蓄长头发的兴趣,发尾微卷的金色搭在肩上,有时会轻微摇晃。索隆喜欢站在厨子背后,将金发勾在手指上一圈一圈地绕。如果手上实在忙不开,山治也就任他肆意妄为,但凡像现在这样手里清闲,山治便会率先违反约定,回身一脚蹬在索隆被长袍掩盖的右腿上。
望着对方挎好刀就等在厨房门口的样子,山治总会对自己的下意识反应无语,怎么又一时上头惹出了这种浪费时间的麻烦。但该摆出的迎战姿态一个也少不了,将刀具暂时收起后,一边解开西装束缚着他的几颗纽扣,一边推着剑士肌肉紧实的背往后甲板上走。期间索隆则会用牙齿扯下手臂上的头巾正式绑好。与其说索隆喜欢山治留长的金发,不如说他就是喜欢惹毛山治,然后和他痛痛快快地打到尽兴。
后甲板上早留下过显眼的伤疤,深刻进木头缝隙的刀痕和非正常凹陷的碎洞见证了他们不随年龄消去的胡闹。
临近月末的日子,海上餐厅带他们来到了一座秋岛,不算酷暑的盛夏正要结束,凉爽的秋风已阵阵袭来,吹拂过两人都被汗水裹挟的额头与颈侧。消耗掉体力才能达到真正的平静,战后的两人就留在甲板上,盯着远处将要和海面融合为一片的夕阳。总算到了厨房外面,山治可以在这儿点上一根烟。
“给你带的便当盒呢?”短暂的火光也融入进余晖,点燃的烟草在逐渐落幕的橙红色里凑出一团亮。
“分给路上碰到的小女孩了,”三把刀归入刀鞘,索隆从后甲板的小冰箱里取出前不久才被厨子归纳过一次的酒,拔掉瓶塞的间隙补充道:“托我转达,特别好吃。”
“这样啊……”有时候真拿这个绿藻头没办法。
山治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觉得这荒谬的定格是浪漫,也许就是罗宾小姐和布鲁克聊起过的,因为荒谬所以才浪漫。
回复 支持 9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sumya | 2023-7-27 00: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mya 于 2023-7-27 00:10 编辑

在一切结束后他们会怎么样呢?也许在他们在轰轰烈烈的青春年华创造出史诗之后,确实该回归到平静安宁了。
大大的这篇文感觉可能对白比较少,文段排版看着会比较密集紧凑,但是本咩看下来没有觉得节奏过快,文段的分段很自然,在二刷仔细体会文句间联系之后更加有此体会呢hhh(本屑属于连写评论都把握不好节奏的家伙…自省)

第一遍看单纯看到了两人平静的生活的点点滴滴,但第二遍发现其实两人也不是时时刻刻在一起旅行,甚至相见的时间可能不如分别久。索隆还是该迷路迷路,山治也会在索隆快饿死之前把他抓回去,这样看,比起在千阳号的同伴身份,索隆也确实更符合标题,是海上餐厅的VIP客人hhh。
在大家完成梦想各奔东西后,厨藻两人却保持着不黏腻也不疏远的距离。既然这样我想两个人是被比表面更强的羁绊联系在一起了吧。看到中间也发现,索隆临时抛出的,像是玩笑般莫名的口头誓言貌似是将两人余后二十多年捆在一起的原因,但其实两人都迷茫于往后该何去何从...于是干脆就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理由继续一同走下去吧。之后出现的曾经伙伴的身影也给我落寞的同时带来一丝安慰,尽管已经分别,大家好像仍然在时间长河中并肩同行,只不过各自走上了自己的旅程。

整篇文章二刷下来,是更偏向于山治的视角,大片文段似乎很散,但是其实像是山治在脑海里连绵不断的思绪,在回忆与思考穿插中,以现实正在发生的交流为线,在很多小细节进行扩散,从正坐在眼前的索隆依旧保持着咬吸管的习惯,开始回忆千阳号时期的事情,这种细节,都会觉得很甜蜜呢hhh

说这么多,其实感觉表达还是很混乱(本屑在努力练习写评论...)看着山治的回忆,咩也感觉到,原来也过了这么久,他们也一起走过了二十余年路了啊。看似山治无厘头冒出来的一个个或近或远的回忆,他所认为的荒缪定格,确实也正是其浪漫所在啊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孑然一身勇 | 2023-7-27 03: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孑然一身勇 于 2023-7-27 03:24 编辑
sumya 发表于 2023-7-27 00:09
在一切结束后他们会怎么样呢?也许在他们在轰轰烈烈的青春年华创造出史诗之后,确实该回归到平静安宁了。
...

谢谢咩的评论与喜欢(或许是可以这样来称呼ww
能被如此用心的回馈着从我的角度来看简直是走在路上让甜味的大团云朵撞上,收到提醒属于一整个被温暖的文字砸晕的状态
在列纲的时候为了将这些生活角落里的日常串联成线,确实像是咩说的,挑了临近月末的一天当作时间主线,用情感变化来转场过渡把扩散出的梗合进故事里,然后用几道料理做主题事件过掉这一天,有刻意地把几件事拉长详细描写让这一天慢下来,这些构思过程能被看穿真的是太开心了!很难隔着屏幕用言语准确的表达出来,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解读掉我,是我们的灵魂对上了电波(wwwwww
开始决定要写的时候就想以第三人称视角用类似复述日记的方法来记录他们的日常,觉得山治会是这样能记得许多小事,在偶然一个瞬间也会突然联系到这些回忆的角色,所以主要从他的角度去讲了这篇文。索隆的话给我的感觉是他也会记得这些,但在情绪输出上会更直接有效,砍去联系微弱的细枝末节,放在细致的日常里似乎会挠破绿藻脑袋hhh
看海贼很难不去想象梦想都实现以后的生活,文里算是我个人的一种理解吧,觉得大家不会只局限于同一条船上,反正都会在同一片大海上。性格各异的伙伴旅途的终点不见得总是完全重合,难免为了些什么片刻分开,但最终又会因为心与心的羁绊再次相遇,我目前是这么想的。
然后写的时候还没有特别注意,写完回查才发现不知不觉就让9人组时期的麦团都出场了一次,因为没有刻意要去让麦团的大家串场所以最后才发现没有提到甚平老大非常抱歉(意思是想看更多的10人组麦团日常啊啊啊啊啊
另外,评论分明就写的很好啊,每次收到咩的回复都很开心!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sumya | 2023-7-27 14: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孑然一身勇 发表于 2023-7-27 03:22
谢谢咩的评论与喜欢(或许是可以这样来称呼ww能被如此用心的回馈着从我的角度来看简直是走在路上让甜味的 ...

发表的一些感想被大大认可真的很开心www看到大大写作的思考与想法,本咩真是感受到了大大对于作品倾注的心血。
大大关于选泽以山治作为叙述者的解释真是很符合厨藻各自的特点呢。而对于伙伴我也很赞同大大的理解,虽然会有暂时的分别,但确实如大大所说,在同一片海上,有着强烈羁绊的伙伴必然会再次相遇。
10人组的麦团日常本咩非常赞同...很想看...
(忍不住的又开始絮絮叨叨了,最后顺便提一下看到绿藻饲养指南真是又萌又想笑啊hhh)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孑然一身勇 | 2023-7-27 18: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sumya 发表于 2023-7-27 14:06
发表的一些感想被大大认可真的很开心www看到大大写作的思考与想法,本咩真是感受到了大大对于作品倾注的 ...

哈哈哈哈支持主厨先生把绿藻饲养手册出版成书上架店内读物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银发彩衣 | 2023-7-27 21:42: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相当温暖的文字呢,每读一段sz之间“老夫老妻”的相处都让我倍感甜蜜。我想这就是浪漫,在热血青春,残酷争斗的海贼生活后回归了“生活”,融入了生活,但同时这也是有着海贼浪漫主义的生活,这对sz来说最为合适了!希望他们也能一直打打闹闹下去!

点评

要一直打打闹闹下去!  发表于 2023-7-28 01:08

评分

参与人数 1绿藻球 +10 收起 理由
孑然一身勇 + 10 谢谢喜欢!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孑然一身勇 | 2023-7-29 14: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孑然一身勇 于 2023-7-29 15:05 编辑

【香索】不做就不能脱掉裙子的房间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支持 5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hamster | 2023-7-29 22:15: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喜欢太太的文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678w | 2023-7-29 22:31: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z的文字好温馨的日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2

主题

673

帖子

6474

积分

风云使者

积分
6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