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星球坠落

[复制链接]
查看285 | 回复2 | 2024-2-12 07:15: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甜心核弹 于 2024-2-12 07:17 编辑

* 关键词:男高/纯爱/暗恋 

* 分类:短篇(3k-1w字)

* 感情线承接  《被风吹过的夏天》https://www.allzoroworld.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530&highlight=%E8%A2%AB%E9%A3%8E&mobile=2

这篇最早在2022年8月发布,今年情人节将会更新后续至完结。
  

  

正文:

  

01

  

一颗毫无生气的绿藻头是没法不引人注目的。

  

尤其对于罗来说。

  

前座的人蔫蔫的像生了病的狗狗般把自己蜷起来的身影,像黑洞一样一次又一次将罗的视线从黑板上吸走,导致他整整一上午都没听进去几个字。

  

是生病了不舒服吗?还是睡不好?这样没精打采的已经好几天了……

  

罗在脑海里飞速想着有什么理由可以顺理成章地和索隆搭话问出个所以然来,却遗憾地发现他和索隆除了是学习小组的搭档以外,似乎全无交集。

  

罗忽的地感到一丝罕有的委屈和无力。

  

尽管罗已经暗恋索隆一年多了,又是同班同学,和索隆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却是从两个月前老师安排他俩坐前后桌才开始。

  

班主任郑重地把他俩拉到办公室,苦口婆心劝索隆不能因为是特长生就放任地理成绩次次年级倒数时,罗满脑子都是他要和索隆挨着坐了,甚至产生一种晕乎乎的雀跃来。

  

在此之前,罗坐在靠窗一侧的前排,索隆则是在他斜对面的角落,几乎隔跨了整个班级,每天只有收发作业的时候罗才有机会和索隆说上话。

  

罗还记得当天晚上自己苦恼了一整天穿什么才会引起索隆的注意,事实却是索隆仅仅是微微笑着边揉眼睛边和他说早上好都会让他紧张地下意识低下头用帽檐截断视线。过了好一会儿,索隆都坐下拿出书了,他才后知后觉嗯一声,也不知道索隆有没有听见。

  

罗在学习上算是天才一类的,待人处事也颇有超过年龄的成熟风范,只有面对索隆时,陌生又熟悉的无措感会瞬间像章鱼触手一般将他的身体连同大脑全部绞紧。

  

就像现在这样。

  

罗看了眼教室墙面的挂钟,已经快十一点了。

  

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能和索隆屋一起吃午餐便当了,那时候再问吧。

  

这种想法给了罗一些力气,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凝神开始学习。

  

  

 

02

  

罗知道索隆中午在学校吃饭这件事是出于偶然。

  

那天他帮老师改卷子耽误了时间,匆忙回教室时人都差不多走光了,只剩索隆端着一个便当盒留在座位上,正咬着勺子掰保温盖。

  

家里离学校太远了所以就这样喽,罗记得索隆是这样说的。

  

虽然罗知道索隆住的小区其实只隔着几个街道,他还是点点头没有拆穿某个迷路而不自知的人,同时已经编纂好借口说自己以前也想中午留在学校但苦于没有同伴。

  

索隆微微一愣,但还是轻易相信了,还如罗所愿地说以后他俩可以一起。

  

罗望着索隆因为嘴里塞着寿司而鼓起一个可爱弧度的脸,心口扑通扑通地开始加速,小声说了一句好,嘴角还没来得及偷偷上扬,教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和索隆屋的对话被打断,罗有些不爽。

  

——是隔壁班的黑足当家的。他来干什么?

  

罗对这人并不熟悉,这种因为犯美女老师花痴被丢到走廊上罚站的家伙他本不屑一顾,但因为似乎是索隆屋的伙伴,所以一直都很留意。再看到山治手里拿着一个不应该出现的饭盒,心底更是升腾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

  

山治径直走到索隆桌边,比话先到的是带着风的一脚。

  

“要不是娜美酱和罗宾酱吃不完,本王子做的美味才轮不到你。别给我浪费食物啊,混蛋绿藻头!”

  

索隆轻松躲开山治的一击,微微皱了皱眉,脸上是生气的表情,眼睛里却没有怒意,回敬道:“花痴厨子,我自己带了便当好吧,想打架吗。”

  

不知为何,这样的场景让罗心烦意乱,甚至生出一种想要逃跑的感觉。

  

可是他不能逃,他的索隆屋还在这里。

  

罗在心里愤愤给山治记上一笔,然后忽然意识到关于这混蛋的记录居然已经有十来多条。

  

真是讨厌的家伙。

  

罗咬紧了后槽牙无声地嘁了一下。

  

不就是饭团吗,我也会做。

  

  

  

 

03

  

已经是中午了,罗照例提前收拾好了桌面,这样就算邀请前座的索隆转身把饭盒放在他桌上和他一起吃也不显得突兀。

  

索隆还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枕着胳膊歪着,微阖着眼握着饭团往嘴里送。

  

罗盯着索隆长睫下厚重得快赶上自己的黑眼圈,声音幽幽地藏着心疼,尽量装作随口一问:“这几天没睡好吗。”

  

索隆懒洋洋地嗯了一声,解释说他晚练的剑道馆最近搬了新地址,在省体育馆。

  

他还不熟悉路线,就多花了一些时间(大概几个小时吧…),加上快要特长生选考晚训加到十一点,每天到家都后半夜了。

  

“省体育馆……那儿离你家也就几公里吧?”罗在脑海里估算着时间。

  

索隆睁开眼睛瞪他:“都说了是因为路线太奇怪了!拐来拐去的。”

  

“其实就是迷路了吧。”罗小声嘀咕,不过是索隆屋的的话倒也不意外了。

  

罗边想边从自己饭盒里拿出两个包好的紫菜饭团放到索隆那边。

  

“你这家伙,我才没有迷路!”索隆有些不好意思,像炸毛小猫一样弹了起来,“还有,为什么每次都让我帮你解决这些饭团啊,不喜欢吃干嘛还天天带。”

  

“是柯拉先生非要给我装的,你不吃我扔了。”

  

索隆撇撇嘴,抢过饭团嗷呜就是一大口。“切,这么好吃你都不吃,真浪费,要是被圈圈眉知道肯定要生气了。”

  

又是黑足当家的……吃饭的时候都想着他吗。

  

罗烦躁地狠狠戳了块烤鱼放到嘴里,赌气似的不再说话。

  

或许是因为实在太困,索隆草草吃完,趴在罗的桌子的上就昏沉沉要睡过去,连自己脸上还沾着饭粒都不知道。

  

“这么困吗,”罗忍不住轻声抱怨,“嘴也不擦。”

  

似是回应,索隆微微张嘴伸出一小节舌头,从嘴角沿着唇线上下舔了一圈。软嫩的唇瓣因舌尖用力而微微泛白,随后又立刻浮出更水润的粉红色来,因沾着点津液而透出晶莹的光泽。

  

罗望着那两瓣软红看了半天,口干似的也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没了声音。

  

  

  

 

04

  

趴着的人好一会儿没有再动,罗凑近才发现索隆居然真的又睡着了。

  

罗轻轻拿掉索隆脸上那枚顽固的饭粒,垂着眼帘凝视着这个霸道地趴在他桌上占去大半空间的人。

  

那双永远清澈明亮的酒红色眼睛此刻放松地闭着,长长的睫毛偶尔会无意识地轻轻颤动。不同于索隆一惯清冷锐利的模样,反而显出几分恬静柔和来。罗出神地望着,心里溢满平静如流水一般的柔软。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索隆屋的?

  

罗恍惚地回忆起第一次给索隆当家的讲题的场景。他盯着索隆的地理试卷上一个个大大的红叉,心里想的却是索隆无的睫毛真长啊,比这些撇捺还长。

  

或许是因为走神,那时候他好几次在念题目的时候不小心错把名词说成了索隆的名字。

轻轻的一声Zoro-ya,尾音被慌乱地吞下,跟着不自然的半秒空白,好在索隆并没有发现端倪。

  

当时罗庆幸索隆根本没有在听他讲什么,可过一会儿,又觉得失落。

  

  

还有一次,他熬了一整夜帮索隆整理考试重点,本想找借口说是从别的班借的,还没说出口,索隆已经拿过去翻看,自言自语似的评价道:“之前没注意,你的字还挺好看的啊。”

  

罗先是慌乱再是羞涩,而后紧跟着直勾勾朝他望过来的好看眼眸再一次让他心跳失控——索隆挠了挠头了头,眼底亮亮的:“你之前还帮我抄作业来着,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呢?

  

罗不知如何作答,一时竟显出窘迫的样子来,不过几秒的时间,他的手心竟出了汗。

  

好在索隆再一次自顾自转说起了别的:“昨天地理考的不错,谢谢你啊特拉男,之前每天都帮我补课”,随之绽开的真诚的、温暖的、像漫长雨季后久违的从云层中钻出来的太阳一般珍贵的笑容让罗呼吸一窒。

  

索隆的笑容很少见,对罗来说更是第一次。

  

罗忘不了当时自己的脸以怎样迅猛的速度烧了起来,热度从耳根漫到颈后,压抑不住的剧烈心跳带着鼓膜一起震动。

  

他仓皇起身,快步走到卫生间抄了把凉水洗脸。

  

索隆屋,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喜欢你很久了。

  

罗的双臂撑在洗手台上,凉凉的水珠还不等砸到地面上就被皮肤上蒸腾的热气焐热。

  

他突然感到一阵无可忍耐的烦躁,甚至想直接现在冲回教室里把刚刚心里的那些话一股脑当着索隆的面全说出来。

  

那次,还有之后的很多次,罗都真的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说出来了。

  

但那次,还有之后的很多次,一次又一次地,他内心的勇气总是先像充气的河豚一般鼓胀起来,却在望见索隆的那一瞬又骤然消失了。

  

  

等等我,索隆屋。

  

等等我吧。

 

TBC…

  

暗恋真的辛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ocochi | 2024-2-12 23:42: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校園向的羅索好可愛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榷lens | 2024-2-13 01:25: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呀磕死算了……好柔软好青涩的暗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27

主题

537

帖子

5461

积分

风云使者

积分
5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