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路索】LZ ABO bitched (it feels so right)

[复制链接]
查看661 | 回复6 | 2024-6-4 23:50: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授权翻译,作者享受一切所有权,侵删。
AO3《bitched (it feels so right)》
原作者账号:threeswordorgy

概括:
下月村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地方,尤其是在性别角色观念方面,无论是主要还是次要的。当 索隆以 Alpha 的身份出现时,每个人都拍拍他的肩膀说“我就知道”,或者“你很强大,这是必然的”,或者“我们都知道你会成为 Alpha”。
索隆认为他并不真正同意这一切,但无论如何,这确实在他心中植入了一些观点。

第1章

霜月村是个相当传统的地方,尤其是在性别角色观念方面,无论是主要还是次要的。当索隆以 Alpha 形象出现时,每个人都拍拍他的肩膀说“我就知道”,或者“你很强大,这一定会发生”,或者“我们都知道你会成为Alpha”。索隆并不认为他真的同意这一切,但无论如何,这确实在他脑海里植入了一些观点。

尽管如此,当他闻到救了他一命的人,这个新船长身上飘来的并不太浓烈的蜜汁肉香味时,他只是想“哦,他是个 Omega”,仅此而已。

索隆,作为索隆本人,更看重的是路飞这个人,作为他的船长,而路飞无疑打破了许多 Omega 的刻板印象。但随着他们的旅程继续,船员人数不断增加,索隆的心也随之扩大,以容纳这个如此轻易地融入他生活的傻傻的橡皮人。

所以他情不自禁地迷恋上了他,只是一点点。
每当路飞发情时,索隆都能透过梅里号的船壁闻到他的味道,那股味道浓烈诱人,在他的舌头上很重。当他们得到千阳号时,这并没有帮助,因为尽管弗兰奇在船上配备了一个加热室,但这并不能阻止这位健忘的船长随心所欲地四处游荡,让他的热气弥漫在他周围的一切,直到索隆不得不将腹卷往下拉一点,以额外遮盖他可能有或可能没有的凸起,并责骂船长忘记他处于预热状态。当索隆发情时,他所能想到的只是船长紧绷、光滑的洞穴围绕着他的结,他操着拳头,希望那是路飞。

这两年非常非常孤独。
即使有佩罗娜和鹰眼陪伴,他的船员和船长在他心中留下的空洞也无法轻易填补,他的伤痕很深,他只能泪眼婆娑地倒在地上呜咽,内心渴望一个甚至不是他的伴侣陪在身边。
当他们重聚时,每个人都变得有点不同。
- - -
乌索普走过龙宫的走廊时,他向乌索普挥手。现在,狙击手的身形更加魁梧,索隆看得出他一直在壮大,而且擅长砍杀——不过,他不知道是谁教他这么做的。等有时间了,他得问问。

当厨子告诉他走错路时,他与厨子争吵起来,即使他朝着厨子指的方向怒气冲冲地走开,他还是忍不住注意到他似乎对自己的身体更满意了,肩膀不像以前那么僵硬了。他想,每个人都变了——娜美的肌肉多了一点,乔巴不知何故可爱多了,妈的,别让他知道弗兰奇在做什么。

但索隆必须承认他关注的改变是路飞的改变。
他尽量不去想船长胸前的那道巨大的 X 形伤疤。在整个旅程中,路飞的橡胶身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所以他受到的伤害一定非常巨大。这是他未能履行守护船长职责的标志,每当他想到这一点,他就会发誓要加倍努力训练。

不过,他确实想到了路飞的体型变大了。两年前,那个他发誓要爱上他的瘦小的橡皮小子不知怎么地变得强壮了,肌肉更发达了,身上也更有王者风范了。说实话,索隆几乎无法将(剩下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但他确实在宫殿的聚会上这样做了,当他问罗宾路飞去了哪里时,她只是露出一丝会意的微笑,回答说“我们家”。

当他到达桑尼号时,他并没有因为看到它而感到宽慰,而且他并没有多花半个小时就到达那里。他能闻到船长的气味,比两年前要温和得多。他想知道雷利是否告诉过他作为 Omega 可以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气味,或者路飞只是意识到自己最好把它藏起来。

索隆听到“哇哦!食物!”,高兴地闻到路飞的气味,他暗自微笑。无论发生了什么,显然他的船长仍然没有像他应该的那样善于控制自己的气味,而他自私的一面却很享受这一点。
他推开厨房的门,发现路飞正像预料的那样,往嘴里塞着一些看上去不新鲜的零食。

“你知道,派对上有很多食物,”索隆靠在门口说。“还有很多好酒,我为了找到你这个笨蛋而错过了。”
路飞嘴里仍然塞满了食物,他回答道,而索隆只能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船长才意识到他应该先吞下去。
“我知道!”他笑着说,嘴角还残留着面包屑。“但这些都是山治在事情发生之前做的,我不想让它们变质!而且,他的食物比其他人做的都好吃多了!”
索隆皱起眉头。他没办法。另一个Alpha总是让他心烦意乱,听到路飞称赞他总是让他很恼火。不过,路飞没有注意到,他忙着把能找到的任何与食物相邻的东西塞进嘴里,索隆看着他时不禁感到心软。
他的船长是——他是完美的。他是个混蛋,是的,但他是完美的。他很强大,他身上的气味很好闻,他会带领索隆实现他的梦想。他有——他有一张最可爱的脸,尽管他讨厌用佩罗娜经常说的那个词,他只是……一盏明灯,纯真和孩子般的快乐随时鼓舞着船员们的精神,而且——
“嘿,索隆,想做爱吗?”

索隆短路了。
他是在做梦吗?他一定是在做梦。或者是幻觉。毕竟,他的船长还在狼吞虎咽地吃着厨师剩下的自制零食,假装什么都没说。但路飞吃完盘子后,他与索隆的目光相遇,仿佛在等待答案,索隆想,如果这是一场梦,他就会从中得到最大的收获。
他点点头,路飞露出灿烂的笑容,一只手擦去脸上的泪水,另一只手抓住索隆的一只手。索隆仍然感到有点头晕,没想到船长会说出这样的话。见鬼,他刚才在说什么?真的吗?他认为路飞的这种看法可能已经被冲进了下水道才对。

他让路飞带他穿过飞船,最后他们到达了男舱。索隆眨了眨眼,茫然无措。他几乎记不起走到那里的情景,因为他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了。路飞没有关门——毕竟现在船上只有他们两个了——虽然索隆怀疑很快就会有人来找他们,他也没有关门。

他坐在沙发上,半个身体清晰可见,他张开双腿,长袍部分露出下面的裤子。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再次睁开,准备——,做任何事情。他仍然半信半疑自己是在做梦,如果不是,他们真的应该谈谈这一切,但说实话,自从他们团聚以来,索隆就快要陷入困境了,路飞的气味让他发疯。他想用手指把他的小穴撑开,直到他能把他的阴茎和结——

“啊找到了!”
索隆疑惑地转向路飞,但当他看到路飞手里的东西时,他的疑惑更加深了。那是油。确切地说,是厨房里的食用油——路飞一定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拿的。
“呃,为什么要放油?我们又没做饭什么的,”他傻乎乎地说。路飞只是笑了笑。

“笨蛋索隆!你怎么什么都不会!”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不会和他的船长发生关系。

他的队长将会和他做爱。

他开始结巴起来。“路飞,我——我是个 Alpha,”他试着开口,好像路飞忽略了什么显而易见的事情。“我们不会——我不会这么做。这不是我们的本性。”
“谁在乎?”路飞挖着鼻子说道。“我是船长,所以我应该处于领先地位。”

索隆觉得这肯定是一种特殊的折磨。肯定是这样,离路飞的甜美气息如此之近,却以最糟糕的方式被拒绝,然后被他操进去……

一个 Alpha 被干,这太丢脸了。他从小到大都听人说,他会主宰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当然,他在打斗中确实做到了,但现在他在这里,一想到要和路飞那根小 Omega 鸡巴做爱,他就浑身发抖。

他从未见过路飞勃起的样子,但他们一起洗过很多次澡,知道对方软着的时是什么样子。他比他的船长大得多。当他低头看着路飞扭动着脱下牛仔短裤,露出没有内裤来遮住勃起时,他注意到他仍然比路飞大得多,不管他是否勃起。这并没有减少他的威慑力。

但他并不是一个临阵脱逃的懦夫。

当他点头表示认输,路飞欢呼时,他在心里为这件事找借口。他的一部分不敢相信自己会让自己被一个Omega 干。从小到大,他被教导 Omega 是可爱的弱者,生来就是为了繁殖。也许这不是对 Omega 最友善的世界观,而且他见过的 Omega 也足够多,知道他们在战斗中也会同样凶猛,但他从未想到这一点。

但路飞是他的船长,所以他同意了。他脱下衣服,抓住沙发靠背,弯下腰,张开双腿。他看到路飞在镜子里捂着手,咬着嘴唇,更能看到自己紧张的脸。他试着不去看反光玻璃。

“索隆看起来真棒,”路飞在身后说道,他从来没想过他的船长会用这种语气说话。语气中几乎带着一丝兴奋。

“你……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索隆有点担心地问道。

“知道啊,我用手指插过很多次了,”路飞如此随意地说道,索隆被呛到了,然后当一股冰冷的液体顺着他的屁股缝流下来时,他再次震惊了起来。

索隆发出呜咽声,他不知道这声音是不是因为看到路飞的洞穴包裹着他的手指,还是因为路飞开始用指腹挑逗索隆的入口。

“索隆还没有完全勃起,”路飞说道,对他的洞施加了一点压力,“但他会的,相信我。”

“我不知道,路飞,”索隆喘息着说,试图在路飞的手指突破他的边缘时保持对话。“我是一个Alpha,我们不适合承受这一切。不像你那样。”

路飞慢慢地将手指抽插,索隆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感觉。感觉——感觉很多。虽然只有一根手指,但索隆感觉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被拉伸得更厉害——严格地说,这是事实。他以前从未想过要玩弄自己的屁股。

“像我这样?”他的船长咯咯笑着,看到索隆放松下来,他笑了。“我敢打赌索隆想操我,嗯?”
索隆的阴茎从悬垂的地方猛地一抽,路飞大笑起来。

“不过,索隆会喜欢他船长的鸡巴的,”路飞承诺道,在索隆的屁股上吻了一下,然后突然又加了第二根手指。

“我怀疑——呃!”索隆呻吟道,随着另一根手指强行插入,他的话戛然而止。“我怀疑,但即使感觉不好,我也会为你做任何事,船长。”

听到这番坦白,他感觉自己的脸红了,但随后路飞停止了手指的移动,他感觉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如果你觉得性生活让你不舒服,你就不应该对我做任何事,索隆,”路飞责备道,听起来很沮丧。“罗宾告诉我,性爱应该对每个人都有好处。”

显然,罗宾给了他一些性建议。不过,索隆不得不承认,情况有点糟;他本可以去找弗兰奇,或者布鲁克,或者老天保佑,找那个混蛋厨子。

“如果索隆不喜欢,他会告诉我的,”路飞要求道,索隆哼了一声。

一声响亮的拍击声响起,索隆的屁股被击中的地方火辣辣的。他惊讶地握紧了身边的手指,发现拉伸的感觉并不像之前那么糟糕。

“他会告诉我的, ”路飞重申道,语气严肃。

“是的,船长,”索隆喘着气说,仍然有点震惊,他的队长刚刚打了他屁股。

“好极了!”索隆又看了一眼镜子,路飞再次露出笑容,揉了揉他拍索隆屁股的痛处。“但我认为你错了。你会喜欢的。”

这时,路飞开始卷起手指,而索隆觉得他好像在试探。感觉……很奇怪。索隆差点想叫他停下他正在做的事,直接把他的鸡巴插进去,这时路飞的手指碰到了他体内的某个东西,让他眼冒金星。

当路飞按摩他体内的那个部位时,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他不明白那是什么或为什么感觉这么好。

路飞吃惊地笑了起来。“哦!我找到了!”

“什、什么鬼,”索隆呻吟着,双腿因为持续的压力开始有点颤抖。

“我只是称它为我的好地方,”路飞聪明地说道,“但罗宾说它被称为妓女。”

它绝对不叫妓女,但如果他稍后问罗宾它到底叫什么,那他就太倒霉了。

他忍不住试着将自己向后压在刺入他的手指上,追逐这种让他脚趾蜷缩的新感觉。天呐,为什么感觉这么好?

“干得好,索隆,”当索隆在船长的手指上前后摇晃时,路飞低声唱道,发出轻柔的呜咽和呜咽声。
路飞说得对。他喜欢。他非常喜欢。他完全勃起了,一股精液从他那根又大又粗的阴茎顶端垂下来,眼看就要滴到下面的沙发垫上。

“摸我,”他贪婪地嘶声说道。“我想要你的另一只手放在我的鸡巴上。”

索隆能看出路飞回答时在笑。“我在抚摸你,索隆。我在抚摸你的内部。不过,我还不能抚摸那里,因为你会射精。你射精前,我想进入你的体内。”

“那就——”当索隆意识到自己要说什么时,他的脸顿时发热,他停顿了一下。

“到底怎么了?”路飞开始抽回手指,突然间索隆的身体里空了,他很讨厌这种感觉。但他不应该讨厌这种感觉。

“你知道吗,你是个混蛋!”索隆厉声说道,回头对路飞厉声说道,哦,哦。

路飞抓起一些油,懒洋洋地抚摸着自己的阴茎,盯着索隆的屁股。当他感觉到索隆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他懒洋洋地笑了笑,继续抚摸着自己。

“到底怎么了,索隆?”

索隆咽了口唾沫。他权衡着自己的选择。他的船长显然希望他说点什么,如果他不迅速回复,那只会进一步推迟不可避免的事情。

他的洞口紧闭着,什么也没有。

“干我就好。”他沮丧地恳求道。路飞的笑容充满威胁。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索隆,”他说道,并将自己对准了索隆的洞。
然后,索隆把目光移开。转过身去,看向镜子,这样他就能看到路飞,而不会让对方看到他的脸。但他忍不住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他满脸通红,满头大汗,就像刚跑完马拉松一样,他看起来——

他看起来已经被操烂了,然后路飞把他的鸡巴推了进去。

索隆的嘴巴张成“O”形,眼睛微微上翻,路飞继续往里挤。没过多久,路飞就坐稳了。他其实不算特别大,但索隆感觉已经很大了。

“哦,索隆好紧啊,”路飞呻吟着,紧紧地抓住他的臀部,索隆确信他会留下瘀伤。“而且里面也很温暖……”
“啊”,索隆成功了,他不由自主地握紧阴茎,并因为路飞的阴茎插入自己的身体而发出呻吟。
如果他不是注定要被操的话那为什么感觉这么好?
当路飞开始移动,缓慢地抽插时,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他感觉他太饱了,当一根这么大的鸡巴就让他想哭的时候, Omega怎么能接受他这么大的鸡巴呢?

“你好大啊”,他忍不住呻吟道,路飞也呻吟着,加快了步伐。

“是吗?索隆喜欢他船长的鸡巴吗?”

当路飞击中索隆的痛处时,索隆所有的犹豫都烟消云散了,他发出一声哀嚎。“啊!啊!”

房间里充满了肌肤拍打的声音和路飞的润滑液的甜味。他肯定是湿透了,因为那味道浓烈而令人陶醉,索隆呜咽道。他喜欢这样。他喜欢这样,但他也希望自己能埋在船长的怀里。

路飞仿佛察觉到他的分心,选择在此时用沾满油污的手握住索隆的阴茎,开始抽插。动作凌乱且不协调,路飞显然在自己的快感和为索隆保持良好的节奏之间挣扎,但这也让这位更年长男人的膝盖有些发软。他紧紧抓住沙发,路飞用力地操着他,索隆用力地将屁股向后弹动,让船长的阴茎弹动起来。
他感到自己的睾丸收紧,阴茎结开始肿胀,他有点惊慌——他知道发情越早,阴茎结破裂的次数就越多,但是当他高潮时,如果没有任何东西缠绕它,它总会有点疼。

感谢路飞,他把手从索隆的臀部移开,狠狠地抓住索隆正在形成的阴茎,继续用另一只手抚摸他的阴茎,以毁灭性的速度操他,就这样。索隆射了。

他一边在嘴里大声呼喊着船长的名字,一边将自己的阴茎挤压得过于完美——当索隆的后穴紧紧地包裹住他的阴茎时,路飞的阴茎也变得紧得让人难受。这是他经历过的最棒的高潮。他的神经兴奋不已,阴茎刺穿他的穴道时,有节奏的收缩让他感觉太爽了。

他把路飞的手弄得一团糟,当路飞保持他野蛮的节奏时——谢天谢地,他已经放开了鸡巴和结——他只能在被操的时候呜咽着,发出与Alpha 不相称的可怜的呜咽声,直到他的船长在他的通道里射出了精液。

路飞一边呻吟一边拔出,还拍了拍索隆的屁股,看着索隆紧张了起来,笑得一些Omega 的精液滑了出来。

当他从高潮中恢复过来时,他开始感到晕眩。他刚刚被一个 Omega 干过。而且他喜欢这种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豆芽芽 | 2024-6-4 23:55: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章
概括:
聚会结束后,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



他没有因为这个而惊慌失措。他没有。
等他从高潮后的迷幻中清醒过来时,路飞已经开始忙着穿衣服了。他微笑着说,既然他和索隆“做爱”了,他就要回去参加派对——而且,山治的食物也吃光了。索隆仍然对自己遭受的伤害感到震惊,他只是点点头,也开始穿衣服。

毕竟,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他需要喝点东西,而且聚会上肯定有很多酒。

他试着在走路时不皱眉——他没想到事后会酸痛,只以为在做爱时会酸痛,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他还非常非常清楚大腿后部有精液滴落的痕迹。

他们一回到家,路飞就跑到罗宾身边,索隆一直担心他会说什么。他似乎很热情,挥舞着手臂,做了几个表示插入的动作,而罗宾则强颜欢笑。
喝完一桶之后就好受多了。喝完三桶之后就更好了。

他让路飞保证不透露细节……谁和谁上床了。路飞很困惑,然后把这归咎于索隆害羞,所以他“暂时”同意了,不管这意味着什么。理想情况下,船员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睡在一起。但当娜美走到他面前拿自己的饮料聊天时,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你身上散发着性欲的臭味,”她捏着鼻子,扮着鬼脸。“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能在一英里外闻到你身上有路飞的味道,我们都为你感到高兴,但你还有羞耻心吗?”“闭嘴,女巫,”他嘶声回应,脸已经红了,不是因为酒精的刺激,而是因为尴尬。“我没时间洗澡。”
“你承认了,”她得意洋洋地说道,然后拍了拍他的后背,差点让他把饮料洒了。如果她表现得如此冷漠,显然她喝的比他多得多。“但真的,你们能想出办法真是太好了。非常感谢你们现在就想出了办法,当我下注的时候。其他人都认为你们会在以后的某个时候在一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低声说,试图把目光移开。“我们什么也没想出来。他只是……问我们想不想做爱。然后我们就做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坦率地向娜美承认这一点。也许是因为他快要醉了——他们这里的酒都很烈——但也许是因为她是第一批和他们一起喝酒的人之一。当时只有他们三个人乘坐那些破烂的、绑在一起的船航行。也许,作为另一个Alpha,她会明白——只是为了好玩而和某人睡觉的想法。见鬼,索隆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他知道这次不一样。
娜美捂着手呻吟道:“你们真是太蠢了。实际上,不,我甚至不能责怪路飞,因为他显然采取了行动,而你太蠢了,看不出这与勾搭有什么不同。天啊,你们最好在下周之前把这件事解决掉,否则我所有的奖金都归乌索普了。”
说完,她就走开了,留下他若有所思地小口喝着饮料。至少他现在不担心被人插屁股了——显然他还有其他事情要考虑。

- - -
“好吧,”他开始说道,双手紧握。“那么,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路飞抠着鼻子,盯着索隆。他们坐在瞭望台上;路飞离开鱼人岛的第一天晚上被安排值夜班,这让他很沮丧,而索隆一意识到他们可以单独安静地待一会儿,就加入了他。
“啊?”他朝墙上扔了一块鼻屎。恶心。“你什么意思?”
“就像,”索隆现在很沮丧。路飞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件事,他在这里为此而焦急万分。“我们——那只是一次性的事情吗?我们现在是炮友了吗?”
“我们是男朋友了,”路飞轻松回答。“罗宾给了我所有约你出去的建议,但太多了,所以我直接跳到了最后一步。所以现在我们是男朋友了。”

“哦,”他说,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这就像他们关系中的一些部分已经明了,路飞养成了与索隆在一起的习惯,而没有想到其他人。“是的,好的。”
“就这些吗?而且,这不是一次性的事情,”他很快补充道。“我想经常这样做,这很有趣!也是很好的锻炼。”
“我可以操你吗?”他满怀希望地问道。
“不!”路飞嘻嘻的笑着,而索隆只是皱着眉头。
“你知道,我是个 Alpha。我们——我们需要这样的东西。”他并不介意利用关于次要性别的谣言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事实上——他想要的是和他现在的男朋友缠绵悱恻,直到他哭泣。

路飞对他吹了一声口哨,他猜这个答案就足够了。

- - -
尽管队长这么说,他还是真的以为下次他们做爱时他会占上风。但事实并非如此。

“索隆喜欢,是吗?”路飞气喘吁吁地问道,这次他得不到那么简单的答案——索隆发情期时,路飞抚摸着他的头发,而索隆则一直对着飞机杯做爱,所以索隆既不像发情期前那么绝望,又不能完全下定决心要把他的鸡巴插进船长的洞里。飞机杯是还可以,但路飞就在那儿。

运气真不好。他跪在地上,路飞从后面猛击他,紧紧抓住他的臀部。他只是咕哝着回应。
“索隆的屁股太肥了,我每次操他的时候屁股都会晃动。”路飞笑着说道,而索隆只是呜呜地哀嚎。他的鸡巴垂在身下,毫无用处。
“别那么大声说这些话,别人会听到的,”他脸红了。“我不想——我不想让他们知道。”
路飞很清楚他只是在说索隆占了他的鸡巴,但他还是俯下身子,假撅着嘴问了起来。“知道什么?索隆不想让所有人知道我们在一起吗?”

“没关系,”索隆咆哮道。“他们可以知道这一点。”
“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做爱了吗?” 一次特别猛烈的抽插让索隆喘不过气来。
“你这个混蛋,你知道那是什么,”他咕哝道,几乎抑制不住呻吟。

“怎么了?你喜欢被干吗?”
他呻吟着——声音太大了,如果有人听到,他就得假装这不是由那件事引起的。但他的船长不会让他不回答就走的。
“你喜欢被操吗,索隆?”
他呻吟着,肩膀颤抖着站起身。他拒绝回答。
“嗯,”路飞观察道。“我们会想办法让你开口的。”

至于路飞——忘记索隆曾经说过的任何关于他的坏话吧,因为他正伸手去拉索隆的鸡巴,而且他刚从发情期中恢复过来,所以他不会戳破一个结,但这并不重要,当路飞操进他的前列腺时——在一次不自在的谈话后,他得知这叫做前列腺——并且在深度射精前紧张起来。

他拒绝承认自己是因为感觉到路飞填满他而高潮。只是因为路飞碰了他的阴茎,仅此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豆芽芽 | 2024-6-5 00:02: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章
概括:
路飞离开。索隆回忆起一些事情。


路飞让他一次又一次地爬回他的鸡巴。这太可耻了。这太丢脸了。这太他妈色情了。

然后 Whole Cake Island 就出现了。

路飞在发情期离开已经够糟糕了。这才是最糟糕的——索隆已经对厨子生气得够多了,更别提他还要考虑一堆——好吧,承认这些不切实际的——他试图追求伴侣的场景了。但当路飞说他要离开时,索隆还没有真正做好准备。

已经两年了,他想说,我们真的需要分开更久吗?
但他知道自己在船员中的地位——他知道他的职责是让大家团结在一起,而船长会带走一半人去“拯救”厨子。他并不认为厨子需要拯救。
(他心里有一部分希望是这样——厨师在那里不开心,他想回来。他不明白那个卷眉怎么就这么离开了他们。他们是伙伴。)

于是他咬紧牙关,和贝塔船长以及他的船员们一起登上了潜艇,他微微皱了皱鼻子,因为整个地方都散发着消毒水的味道,不像是家的味道,他下到海里,心里想着船长的安全——因为尽管他相信路飞,但有时他还是忍不住担心。只是一点点。
- - -
“哈哈哈哈……”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潜艇里一个没人的角落。他太压抑了,想哭。这艘船不大,但足够他找到一个地方把他的鸡巴抽出来,疯狂地拉扯它,往手掌里吐口水,以减轻一点摩擦。

他已经自慰了十五分钟了,这简直是犯罪,因为他现在想射精。他和路飞一起时,有时是快速射精,有时是他的船长拖延时间,但当他自己射精时,他喜欢快速而粗暴,这样他就可以回到他之前所做的一切。现在他几乎狂躁。因为,他射不出来。

他不能这样射精。

索隆一边努力追赶高潮,一边强忍着哭泣,他用手抓住头部,他知道这种方法总是会让他筋疲力尽,但这种方法不管用。什么都不管用,他已经绝望了。也许这是一种发情期——路飞的发情期很可能是诱因。但路飞现在不在这里,索隆不会让任何人在没有船长允许的情况下靠近他。

他知道自己现在需要什么。他太固执了,不愿意承认。他还要再坚持十分钟才能屈服。现在没有它他就射不出来。

于是他把两根手指塞进嘴里,让唾液浸湿它们,然后拔出来,在身后摸索,然后——没错,他毫无预兆地把它们塞了进去。他不能撒谎,他喜欢那种有点疼的感觉,喜欢那种无论如何都要忍受的感觉。他一边用手指操自己,一边发出呜呜声,同时抽动着自己的鸡巴。

站着有点不方便,手腕弯曲的角度很奇怪,无法弯曲到他想要的程度,所以他跪了下来,这样就好多了。虽然需要一点力气,但他可以更轻松地弯曲手指并按摩前列腺,没过多久,他的眼睛里就噙满了未流出的泪水。

“我要射了,”他哀求道,迫切地想要得到他的船长的欢呼。“我要为你射了,路飞…啊——”
他抽搐了一次、两次,然后精液从他的龟头射出,溅到了他身下的潜艇地板上。
他将其清理干净。

- - -
问题是,索隆心想,他无法说服自己路飞不是 Omega。不能假装不是。不能试图欺骗自己相信他只是被另一个 Alpha 控制了,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但也不是闻所未闻——毕竟,如果两个 Alpha 想要做爱,他们没有太多的选择。当然,有些人看不起这种事,但是——但索隆真的从来没有听过任何关于 Alpha 被 Omega 操的正面故事。

这些都是贬低人格的故事,真的。他在酒吧里听到过一些故事,比如某个可怜的男人被人欺负后变得心软,一个女人被一个 Omega 驯服后任由她指挥——各种各样的故事。这些故事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如果你是一个 Alpha,你永远不会想成为故事中的 Alpha。

但对路飞来说,没有伪装,他不会让他忘记的。
在他和路飞分开之前,他们在巴托的那艘非常非常恐怖的船上做爱——当然,路飞认为这很有趣——因为巴托决定“路飞前辈”必须在旅途中接管船长的住处。

想到这件事,索隆还是有点不寒而栗。房间里从墙到墙都挂满了他自己船长的纪念品,他不想去想他们离开后巴托洛梅奥会在那间房间里做什么。但路飞坚持要这么做,而且,如果你不看所有的海报,你会发现那里并不太怪异。

路飞当时有点情绪化,喝了一点酒——对于像他这样的轻量级选手来说,这足以让他醉了——而且因为索隆不让他在这群崇拜他们的人面前尽情地秀恩爱而感到烦躁。坦率地说,他担心他们会流鼻血之类的,这会让所有参与其中的人感到非常不舒服,但路飞似乎把它当作对他的某种轻视。

然后,他把睾丸深深地插入大副体内,在柔软的床上操他,并乞求被称作好 Omega。索隆对此措手不及——他的船长从来没有在床上乞求过。但他操得如此爽,索隆不得不顺从,当他终于说出这句话时,路飞将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入他的体内,将他的内脏染成了白色。

但其他时候,路飞很刻薄。其他时候,路飞会取笑他,骂他。
“看看这个强壮的 Alpha,竟然在 Omega 的鸡巴上射精了,”他曾经笑着嘲笑道,这让索隆不寒而栗。他觉得路飞会因此而兴奋。

他认为他也因此而获得了某种快感。

因此,当他在和之国等待他的船长男友归来时,他心里想,成为那些故事中的一名 Alpha 或许也并不是那么糟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yukk | 2024-6-5 00:40: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少见的O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豆芽芽 | 2024-6-5 00:45: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yukk 发表于 2024-6-5 00:40
好少见的OA

好消息:藻A了
坏消息:还是被干了,而且是被O干了…
不过没关系,干他的O是路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十拂多多 |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无论如何,藻还是被船长上的那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豆芽芽 | 3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十拂多多 发表于 2024-6-16 02:46
果然无论如何,藻还是被船长上的那个…!

A了,但没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4

主题

33

帖子

251

积分

侠客

积分
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