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辅导] 【路索】LZ Kiss it better

[复制链接]
查看484 | 回复2 | 2024-6-5 00:30: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授权翻译,作者享受一切所有权,侵删。
AO3《kiss it better》
原作者账号:threeswordorgy


概括:
他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当然,路飞生活中的成年人都没有教过他性知识,说实话他不能责怪他们。但这真的太糟糕了。


正文

大约两天前,索隆弄坏了路飞的鸡巴。
当然,事发时情况并非如此,但路飞很确定那只是副作用,或者是一些残留的伤害。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可能的解释。
就在他大喊索隆的名字并冲向剑士的半途,索隆突然惊醒,他知道他必须行动起来,否则又要面临脑震荡的风险,因为他的船长五分钟都坐不住,喜欢冲向视线内的任何船员。但路飞已经离他很近了,他只抬起了一只膝盖,橡皮人就终于碰到了他。
“哎哟,索隆,我的蛋蛋!”
“在我睡着的时候你袭击我,这不是我的错!你真幸运,我没有用膝盖顶你的下巴!”剑士喊道,被吵醒后他太生气了,以至于没有因为用膝盖顶了他船长的阴茎而感到内疚(尽管想到假如自己是受害者的话,他还是畏缩了一下)。 
“ 好痛!”路飞回答道,他双手放在两腿之间,在地上打滚,仿佛只要抱住自己就能缓解疼痛。
“什么,你想让我帮你舒服点吗?走开,我不知道,”他抱怨道,试图靠在墙上重新调整姿势,以便继续小睡。“如果你这么担心,就去找乔巴吧。”
路飞对索隆嘟囔了几句,然后一瘸一拐地走开了。
所有这些都导致了现在的情况,路飞盯着床铺上方的天花板,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短裤里有一个不舒服的帐篷。他之前睡着了——毕竟已经很晚了——但他醒来时满身大汗,他的唧唧在做着他几乎肯定从未做过的事情。虽然他的梦还很模糊,但他知道索隆在里面,所以他推断也许他的大脑在试图告诉他有什么不对劲。
如果他集中注意力 ,他就能记起梦中的片段。索隆跪在他面前,抬头看着路飞,眼中充满了渴望。他现在想起来,他的唧唧也在梦中,和现在一样,处于奇怪的硬挺状态。他在梦中没有穿短裤,但他穿着内裤,而索隆的嘴——索隆的嘴在他身上。他应该觉得那很恶心——他尿尿的地方就是那里,而且布料的味道可能也不太好,即使它不是被一个每周都要被迫洗澡的橡皮人穿在身上——但索隆看得很入神,好像他更喜欢把脸贴在那里,而不是路飞享受被他隔着内裤轻轻吸吮的感觉。
索隆斜眼看着他,双手勾住路飞的内裤腰带,脸上带着笑意低声说: “想让我吻得更好吗?”
当路飞记起这个特定的场景时,他的唧唧在短裤里跳动了一下,他推断,是的,索隆肯定对他的唧唧做了什么。
- - -
山治松了一口气,开始脱裤子。一个关于航海员的特别美好的梦让他在思考之前就冲进了澡堂,但他无论如何都需要洗澡,因为他已经出了很多汗,所以他想,一旦他处理完最紧迫的问题,他就可以洗干净自己了。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抬头一看,船长已经独自一人占用了一间淋浴间。他这么晚才睡已经够奇怪了,但洗澡?还是自愿的?
路飞似乎同时也注意到了他,在山治拉上裤子拉链之前,他肯定看到了山治的勃起,因为他指着——路飞指着他的鸡巴,就像一个刚刚在动物园看到一只很酷的动物的孩子——然后大喊“他也弄坏了你的!”
在他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之前,也急于换个话题,山治决定他首先要得到自己问题的答案,非常感谢。“船长,你为什么在洗澡?绿藻头不是经常要像狗一样把你摔在这里吗?”
“娜美刚才说我必须洗干净,因为我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路飞回答道,脚尖弹跳着。“但我现在不能和索隆一起洗澡,因为一想到他赤身裸体,我的唧唧就疼。”
他说话非常理所当然,就像是在讨论他们要去的下一个岛屿,或者天气,而不是自从他得知罗宾和弗兰奇是情侣以来,他刚刚给山治扔下了最大的炸弹。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船长,然后才勉强镇定下来,结结巴巴地说:“什么?”
“几周前他用膝盖顶我的蛋蛋,几天后我的唧唧就硬起来了,开始疼,不是那种很严重的疼,但有点奇怪,所以我想他弄坏了我的唧唧。我本来要告诉乔巴,但如果我忽略它并想点别的,它就会自己消失,但索隆问我们是否要洗澡,它就硬起来了很长时间。但你的唧唧刚刚也硬了——顺便说一句,我看到了——所以他一定也弄坏了你的唧唧,对吧,山治?”
山治的鸡巴不像他的队长的鸡巴,在路飞喋喋不休的时候,他的鸡巴完全软了下来。如果说有什么事情会毁了他的兴致,那就是这个了。他一巴掌拍在脸上—— 当然,路飞生活中的成年人从来没有教过他性知识,他真的不能责怪他们。但这真的太糟糕了。
“路飞,你的鸡巴没坏,”厨师叹了口气。“你只是性欲旺盛罢了。”
“我是什么?”路飞稍微歪着头问道,山治发现自己开始疑惑,这个幼稚的男人怎么会有性欲。
“你很兴奋。对绿藻头很兴奋。你被绿藻头吸引。你想和他做爱,”他慢慢地说,就像在和一个小孩说话一样。“你以前没勃起过吗?”
“不,”路飞盘腿坐在瓷砖地板上,把单词里的“p”发得很尖。“那么,这很正常吗?这是否意味着索隆没有弄坏我的唧唧,或者你的唧唧?”
山治的脸皱成了一团,看起来像是咬了一口柠檬,脸上带着厌恶的神色,吐出了这句话。“ 不,他没有破坏任何东西。特别是我的。”
山治蹲下,与队长的脸平齐,直视他的眼睛。“听着,我不擅长解释这种事情,尤其是你和他之间发生的事情,但绿藻头对你有性吸引力。性是两个人……” 或者更多的事情,他想补充道,但决定暂时保持简单——“两个人如果都愿意的话,会做那种感觉非常好的事情。”
“你认为索隆也想和我做这件事吗?”路飞睁大眼睛,充满希望地问道。
山治部分抑制了爬进瞭望室叫那个混蛋肌肉男下来吃饭的记忆,结果只看到他用拳头捶打自己的鸡巴,好像不高潮就会死一样,呼唤着路飞的名字,然后他才注意到山治,并直接把一个重物扔到他的头骨上。他内心的另一部分把它存起来作为敲诈勒索的材料,但现在显然没用了,而绿藻和路飞都太蠢了,无法独自想出任何办法。
“是的,”山治叹了口气,“我确实知道他有这个打算。你应该和他谈谈这件事。”
“太棒了!”路飞几乎是喊出来的,他举起双手,猛地站了起来。他迅速抓起一条毛巾,尽可能地擦干头发,然后穿上短裤跑出门。“谢谢,山治,你是最棒的!”
山治后来才意识到剑士今晚有守夜,他想知道是否应该买一副耳塞。
 
- - -
 
索隆被瞭望塔舱门打开的声音惊醒,差点撞到长凳上。他迅速揉了揉眼睛,试图装作自己整个值班期间都没有睡觉——如果是娜美或厨子来检查他,他肯定会挨打——但他看到那只是路飞,便放松了下来。当他看着船长爬进房间时,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柔的微笑。
“您需要什么吗,船长?”他问道,声音因为刚醒来而有点沙哑。
听到这些话,路飞似乎有点僵住了,手指乱动,好像很紧张。他们通常都很擅长读懂对方的心思,但索隆根本猜不到路飞现在脑子里在想什么。这让他很担心,尽管他没有表现出来,但在他重复之前,路飞走到他身边,然后直接坐在他的腿上,索隆惊讶地哼了一声。由于大部分灯都关了,很难看清——毕竟,索隆正试图睡觉——但路飞的表情看起来几乎是害羞或尴尬的。他很少在路飞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事实上,他记得唯一一次看到这种表情是当艾斯告诉草帽团路飞有多爱哭的时候——但现在就在这儿,索隆在黑暗中眯着眼睛看着。
“我——”路飞开口道,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口道。“索隆,我的唧唧好痛。”
索隆希望路飞不知道他刚才被噎住了,他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在裤子里动了起来,他为此咒骂自己,因为如果路飞的鸡巴疼的话,那可能情况就不好了,但听到他这样信任自己,索隆还是有些感动的。“难道你不应该叫醒乔巴而不是我吗?”
路飞摇摇头,看着索隆的眼睛,重复了一遍。“索隆,我的唧唧很疼。你能——”路飞把头埋在索隆的肩膀上,因为虽然他通常很直率,但这句话让他感觉有些不同和尴尬,他很难说出口。最后,他直接在索隆耳边说了这句话,让这位剑士浑身发抖。
“你能亲亲它吗?”
索隆呻吟着,在他还来不及控制自己之前,他的臀部就稍微向上挺起,碰到了坐在他腿上的男孩的屁股,路飞第一次注意到索隆和他一样坚硬。
“是的, 船长,”他几乎是哀嚎着说道。 “是的。”
他把路飞带到附近的长椅上,让他坐下,然后才意识到让路飞先脱掉短裤可能更容易。他拉了一下短裤,试图向船长暗示,谢天谢地,船长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脱下了短裤。索隆的呼吸一滞。
“你没穿内裤,船长,”他嘶声说道,盯着路飞的鸡巴,好像他渴望它一样,当路飞笑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脸红了。
“没有时间穿其他衣服,因为我正在洗澡,”他微笑着说道,双手靠在身旁的长凳上。 
“那——那太好了,路飞,”他试着开玩笑。“更容易开始。”
他猜想这招很管用,因为路飞又笑了,他们陷入了舒适却又异常的沉默之中。索隆发现自己先打破了沉默。
“你确定吗,路飞?”他抬起头,与另一个男孩的目光相遇。
路飞几乎可笑地点点头,然后睁大眼睛补充道:“但前提是索隆也愿意!”
“我愿意,船长,”他回答道,眼睛盯着路飞在被他叫头衔时阴茎抽搐的样子,舔着嘴唇,凑近了龟头上聚集的精液珠。然后,他不再多说,俯身舔了舔。
他有种感觉,路飞的喘息声会让他在可预见的未来夜不能寐。它很吃惊,但也很需要,索隆可以看到他的手紧紧抓住长凳的边缘,只是为了抓住什么东西。索隆呻吟着,把尖端完全含在嘴里,小心翼翼地确保没有用到牙齿。他以前不是没这样做过,但他发现自己对队长格外小心。他希望让他有舒服的体验。
显然,路飞向前猛地挺起臀部,险些窒息索隆。但这次他训练有素的呕吐反射终于奏效了,他吞吐着路飞的阴茎,让路飞发出一声断断续续的呻吟。他继续了一会儿,把路飞更深地含进嘴里,最后终于触到了触到他上唇的毛发, 用力吸吮起来。
“索隆……” 他哀嚎着,想要触摸自己的欲望几乎难以抑制。
他从他的阴茎上抽回,路飞正要说话,抱怨一下他阴茎上的湿热正在消失,但索隆抢先了一步。
“操我的脸,”他嘶声说道,抓住路飞的手,把它们放在自己的头发里。
“什么?”路飞问道,低头看着他,表情茫然、昏昏沉沉。
“把你的臀部向前移到我的嘴里。感觉会很好的,”索隆喘着气说,他隔着裤子摸索着,想要尽快脱掉它们。
“但是索隆需要呼吸,”路飞皱起眉头。“这样能呼吸吗?”
“我会没事的,路飞,来吧”,看到自己剑士这么急切,路飞自然是无法拒绝的。
他抓住他的头发,把索隆拉回到自己的阴茎上,当热度再次包裹他时,他呻吟着。索隆在他的阴茎周围呻吟,震动让他的臀部摇动得更深,他用着索隆的嘴,好像他此刻唯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满足。
索隆知道路飞可能撑不了多久,他感到自己的头被从阴茎上扯下来,嘴唇肿胀、沾满唾液,他抬头看着船长,好像在问出了什么问题。
“感觉怪怪的,”路飞喘着气说,上气不接下气。“怪怪的,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堆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
“这是件好事,路飞,”索隆拍拍他的大腿。“继续吧,如果你想的话。我保证你会感觉很好。”
路飞想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毫无预兆地把索隆拉回自己身上。索隆一瞬间哽咽了,但很快变成了呻吟,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习惯了。他脱下裤子,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当路飞呻吟着他的名字,以他选择的任何速度摇晃他的头的时候。 
“索隆,我 — — ” 他开口道,而索隆只是在他的阴茎周围吞吐,刺激着他。
让路飞感到兴奋的是,他的剑士一边手淫一边喉咙被操,却显得比路飞更兴奋——就像在梦里一样,他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变成了一声长长的、断断续续的呻吟,他的剑士吞下了刚刚从他体内射出的东西,又白又热,非常幸福。不久之后,索隆的阴茎抽搐了一下,他也射了出来,精液洒在了他的手上和他面前的地板上。
两人在路飞的阴茎被拔出后,花了一分钟才喘过气来,他们仍未从高潮中恢复过来。路飞这次打破了沉默,他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
“我刚才是不是往索隆的嘴里撒尿了?”
“天啊,路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糯米团仔 | 2024-6-5 01:02: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单纯的路崽,最后的疑问真的爆笑hhhh明明俩人这段荷尔蒙upup,但是路崽一直在状况外啊>W<
还是感叹一句,他俩很般配!也很可爱!这不得把这几篇都截屏保留下来天天看啊qw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es | 2024-6-7 19: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宝,你果然还只是一个宝宝(指路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4

主题

33

帖子

251

积分

侠客

积分
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