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罗索/米索】Even if the sunny days no longer.(2024.6.16更4)

[复制链接]
查看663 | 回复15 | 2024-6-6 16:40: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jrqhbbmm 于 2024-6-16 14:02 编辑

又名《即使晴天不再》。近现代西欧背景,大约在19-20世纪,隐晦all藻提及,种族歧视提及。

富商罗哥x(不只是做)侍应生的藻x军官米叔

本来是想当做口嗨发出来的,结果完整大纲已经口嗨完了,就想着修改一下变正文吧,可能是中篇?是(伪)大纲体,写得乱七八糟的,不喜勿入(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jrqhbbmm | 2024-6-6 16:42: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1

钟楼的钟声响起的次数足够多时,罗才发现现在有多晚。
他才和客户谈完生意,连晚饭都没吃,饿得有点前胸贴后背的。驱车来到一家餐厅前,明明是该关门的时间了,经理还是在看到他的着装后,亲自把他迎了进来。罗找了个座位坐下,看着远处的经理马不停蹄地给他安排侍应生。
不得不说,高档制服就是有优势,起码这衣服一上身,就不怕没人接待。
罗一手支着脸,一手手指依次敲着桌面,心里十分确定侍应生们并不想加班,而且最重要的是厨师已经下班了,根本没有什么菜可以让他点。在这种情况下,经理最好能找个擅长随机应变的员工来应对,免得餐厅的口碑下滑。这实在是件苦差事。罗自认不是爱难为人的主,可他还是从几个侍应生眼中看出了紧张——也许之前他们是碰到过什么刁钻的客人,以为他也是同一类。
那么,最终“花落谁家”…?
“晚上好,先生。您想来点什么?”绿发的侍应生双手撑在圆桌的桌边,挑着眼问他。
大厅里自己不剩什么人了,环境也不算嘈杂,这让罗把对方的嗓音听得极其真切。他的喉咙里像是藏着块磁,紧紧吸着罗不放。
“已经这么晚了,别太油腻就行。”饥饿感占了上风,罗也不打算给对方出难题,这是他唯一的要求。
“喔。”侍应生那双红眼珠溜到了眼眶右侧,向上画了个弧,又返回原位,“那您是要吃鹅肝,还是要吃蔬菜沙拉?”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罗哼一声,认为对方给他出了个不值得多加思索的选择题。
“当然是沙拉。”
“好的。”
索隆——这名字是罗后来才知道的,他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端来了过路侍应生手中的沙拉,稳稳当当地放在了罗面前,连盘子里的小西红柿都没滚动一丝一毫。刚才的侍应生只是惊讶片刻,但碍于罗的身份,他并没有说什么,或是表现出任何不满,而是自行离开。
“请用。”索隆单手手心向上,做出了“请”的手势。
这个行为显然勾起了罗的兴趣,他拿起叉子插上一颗西红柿:“如果我说我要吃鹅肝,你是不是就没办法了?”
“当然。可是您选了沙拉。”
“不是你先给我选项的么?”
“那就是我的办法。”索隆嚣张地扬起个笑来,似乎是笃定了眼前的客人不会和他计较。
“这盘沙拉本来是给谁的?”
“这是员工餐,先生。”
“相当于你抢了那个人的员工餐给我了?”
“是的,先生。”
“那他?”
“放心,他也会抢我的。”
罗嚼着嚼着,一下子没了兴致。他不希望自己吃饱,就意味着另一个人要饿肚子,而且这种事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发生在自己眼前。索隆没再和他搭话,只是站在另一边擦杯子。罗在思考是否要把沙拉分一些给索隆,但就剩了一点,现在给出去倒像是施舍。他只好把菜全吃完了,叫住刚要走的索隆。
“你下班了对吧?跟我来。”
索隆换下了制服,跟着罗来到餐厅外的台阶处。外面下起了大雨,稍凉的雨气把索隆身上的针织背心衬得格外暖和。
“我没伞也不提供撑伞服务的,先生。”
罗没想到他第一句话是说这个,掏钱包的手还顿了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索隆微微颔首又轻轻歪头,等罗说下一句话。
“呃…这个给你,算是小费。你拿着去买些吃的吧。”看出索隆想接话,罗立刻抬起手打断他,“我知道现在没办法去买了,我很抱歉。但是我不希望你拒绝我。”
“好吧,先生。”索隆无奈地收好了钱,“这够我吃好几天沙拉的。”
“天天吃肯定要饿瘦。”
索隆被罗的话逗笑了:“看来我有资本奢侈一把了。”
雨没有要停的意思,似乎还会下很久。罗一见索隆笑,就把雨声误听成了交响曲,显得那雨轻盈,透亮,空灵。罗今天第二次拉住要离开的索隆,毫无疑问地,两人在间奏中交换了姓名。
那是种奇怪的感觉——只凭借一个眼神,一个点头,一句话,一个名字,你就知道你们会相处得很好。仿佛雨落在你身上之前,你就知道你身上的哪一处会发冷。
两人各自撑开伞,撩开层层雨幕走下台,走回各自的世界。只不过,罗多看了索隆的背影一眼。

昨天下了一夜的雨,今早空气还微冷。
大概是昨晚的心情太过荡漾,罗的起床时间破天荒地比以往晚了半个钟头。半个月后他有个客人要认识,对方出过几本书,交流之前总不能对人家什么都不了解,为此他必须先去书店“踩踩点”。
马路上偶尔能看见小汽车或骑自行车的人,不过大多数还是步行,以罗的经济实力,选择后者纯粹是因为书店离他家太近了。罗来到书店对面,脚边水洼的干净程度跟索隆手里抱着的盘子不相上下,还能照出他的样子。最终罗以极快的速度,在书店正常营业时间开始之前就到达了目的地。书店的门开着,他没见到老板或店员,估计他们是去做准备工作了,罗就先自行找书。
不得不说来“提前来”的这个决定太正确了,很明显他都不知道他未曾谋面的客人写的“巨著”是归在哪一类里。照这个书店书架的数量,能在天黑前全浏览一遍都算幸运的了,还不算能不能把书找出来。绕到第三排,有个店员正站在梯子上理书,罗打算问他借梯子用用。店员把图书插回到原位,就像把钥匙插进锁孔,书与书之间碰触和摩擦的声音就是在转动钥匙——他打开了罗的记忆之门。
罗愣了愣才问道:“索隆屋?”
索隆正好放齐了最后一本书,他低头看到了罗,然后三两下下了梯子。
“早,先生。”索隆面对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嘴角翘得恰到好处,“需要什么帮助?”
罗答非所问:“你不是侍应生吗?怎么又跑到这来了?”
“一份工作不够养活我自己,先生。”
罗还没问他昨天有没有吃饱,就被旁边路过的客人撞了一下肩膀。过道的空间并不富裕,罗不得已偏斜身体,脚一滑就歪在了书架上,和索隆的距离也陡然减少。而且他们所在的位置还是个角落。索隆忙往后躲,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他的视力调节范围,以至于他连罗领带上的织样都看不清了。
“嗯?有客人啊…书店已经开始营业了?”但是罗似乎并没打算保护索隆的视力健康。
“大概吧。您不也是‘提前到场’的吗?”索隆毫不犹豫地拆穿罗,“另外…我们这几立方米空间内的氧气浓度似乎有点低。”他抬眼望着天花板,做出一副思考过度的样子。
“喔。”罗朝自己正右边的书脊瞥了一眼,后退一步,和索隆拉开点距离,“你可以直说我离你太近了。”
“您离我太近了。”
“你话跟得也太快了吧!”
索隆无辜的表情让罗发不出火来,而且他并没想到索隆会顺着他的话说,他这完全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回到刚才的问题:您需要帮助吗?”
相对来说索隆的内心活动就没那么丰富了,他只是尽责地进入了本质角色。罗轻咳两声,报了几个书名,然后跟在索隆后面,偷瞄他晃来晃去的耳坠。索隆的手指掠过书脊,瞳孔一顿一顿,面前像有一把刻度不均的尺。他找书的速度比罗快了不是一星半点,为了多看看他眼尾的弧度,罗不得不在自己的脑子里临时编辑一张非必读书单。
“您是要买下这些,还是想从这里看?”索隆随口问了一句。
罗呛了一口:“买咳咳咳…买走。”
“我觉得也是…”索隆又抽出来一本,“一下子拿那么多,要是从这看,估计到我退休都看不完。”
“嗯…嗯,是啊。不过我可以从这看会再走吗?”罗礼貌地提出了一个一般不会被拒绝的请求。
“当然可以。跟我来,我给您找个位置。”索隆抱着罗瞎要的书,带罗来到一张书桌前,“有事就再找我。”
罗点头坐下,思绪反倒跟着索隆的身影去了别处。等索隆拐了个弯走到书架后,他才发现自己对面也坐着位客人。不知道是困惑于罗飘忽不定但基本没落在书上的视线,还是他堆得山一样高的书,总之客人皱了皱眉。罗尴尬地和对方打了个招呼,同时翻开书开始心不在焉地看。他对着表,每隔一两分钟就翻一页,头保持下垂的姿势不动,眼睛倒是追人追得欢。罗肯定不会盯着对面的客人看,但还是被客人用肢体动作警告了数次,提醒他收回那种露骨的视线。然而罗对此不仅视而不见,还嫌客人体积太大会挡着他。最终战斗以客人忍无可忍而离开为结局,罗在内心欢呼雀跃着,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
索隆一会要去给客人结账,一会要把客人看完留下的书归位,一会又要帮客人找书,忙得停不下来。这时罗翻完了一本书,要去翻下一本,却突然瞄见索隆在换衣服。还没等罗反应过来,就见另一个没见过的店员和索隆交接班了。书店里不能大声喧哗,罗把顶到嘴边的“索隆屋”又硬生生吞了回去。他抄起那一大摞书飞奔到前台,砸在台面上催促店员帮他结账。这店员说不定还没醒盹,动作慢慢悠悠的,就差带枕头上岗了。罗不安地把住台面扭头看看门外,又看看店员,急得都想把书举起来给店员念标价。等结完账,他额头上覆了一层热汗,一跑出门就被风吹得发凉。索隆已经走出去很远了,罗就在路人异样的目光下,提着两大袋子书去追人。
“喂!喂!你去哪?!”
索隆时不时地低头看表,又过了条马路,罗没赶上信号灯,被人流拦在了马路边,喊出的话也被吞个一干二净。远远看见索隆进了一家花店,他轻跺着脚,等信号灯一变,就立马冲了出去。手里的两袋子书坠得他直不起腰来,借着惯性肩膀朝前,一用力就撞开了花店的门,气喘吁吁地歪在门上。
“欢迎光临,请问——”
索隆的声音在罗耳里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头顶风铃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请问您没事吧?”
索隆迫不得已把问候语改了,从前台走出来,帮罗拿下几乎要被书角扎成破烂的袋子,再扶他坐到一边。百合的浓郁香气熏得罗一阵阵胸闷,索隆拿了杯水递到他眼前,他下意识接过水也没想好该怎么解释。
“难不成您是属于喜欢在馨香环境下读书的类型吗。”
罗刚喝下一口水就全喷出来了,用力咳嗽着疯狂挥手进行无声的反驳。
“那您这是?”索隆直起腰来,挑眉瞅罗,看热闹似的。
罗一本正经地答:“我来买花。”
“我工作的那家书店,出门后往您的惯用手一边走大概三分钟,有家更近的花店,下次您买完书可以去那。”
“我不喜欢那家!”
也不知道索隆能不能接受这样蹩脚的理由,罗板着一张脸,试图加强自己追过来的合理性。“幸运”的是,索隆的眼神终于从平和变成了困惑,又变成了妥协。
“好吧…您需要什么?”
“我要最贵的,我喜欢贵的!”
索隆简直是在用眉毛询问罗脑子有没有出问题,不过他嘴上还是说了“好的”。他利落地裁好包装纸,按序插好不同颜色的花,修剪掉多余的枝叶,又另外和罗说了些注意事项。罗频频点头,实际上根本没在听,注意力全粘在了索隆指甲上那一滴剔透的水珠,还有和索隆瞳色相似的包装纸。
“但您要是经常买,应该懂得这些。”
“嗯,是。”罗敷衍着回复,眼睛依旧是在看索隆的手指而不是花。
“这是找的钱。欢迎下次光临。”
“你别急。我能不能在这待会?”
“啊?”索隆整理好台面,感觉好像在哪听过这个问题,“虽然不清楚缘由,但是可以。随您喜欢。”
罗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他双手拢抱着一大束花,斜坐在前台旁边的椅子上,看着索隆给其他花浇水。那两袋子书瘫在他脚边,但他实在是不愿意动,连做样子都没力气了。室外不时传来汽车鸣笛和人们喊叫的嘈杂声音,和室内比起来天差地别。喷壶喷出的细小水柱抹平了罗心中的点点躁动,在陌生而安逸的环境下,他的上下眼皮已然开始打架——他困了。
在罗打算偷个小懒时,索隆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您笑起来很好看。”
那声音从花丛中冒了出来,乘着某种花香分子,轻飘飘地砸在了罗的鼻梁上。他一时分不清他是用耳朵听见了香气,还是用鼻子嗅到了声音。
于是罗被迫,从倦意中抽身而出,用尽全身力气去压制自己几乎撞破胸膛而且出的心跳。
“…呃…什么?”

-TB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cocochi | 2024-6-7 04:26: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兩人好可愛呀~蹲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jrqhbbmm | 2024-6-7 10:57: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cocochi 发表于 2024-6-7 04:26
這兩人好可愛呀~蹲蹲~

靴靴~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es | 2024-6-7 19: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一集傻傻的罗和善解人意的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jrqhbbmm | 2024-6-7 20:04: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es 发表于 2024-6-7 19:56
是一集傻傻的罗和善解人意的藻

哈哈哈哈哈哈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jrqhbbmm | 2024-6-8 23:34: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米叔出场惹!
——————————————
Chapter 2
在花店歇过脚,罗带着自己的“战利品”回了家。
追着人来回跑已经够奇怪了,再在花店里干坐到索隆下班,估计会被人当成怪胎躲着走。他大胆猜测索隆晚上还会去餐厅上班,于是他打算还是不那么刻意地去一趟,再随便点点吃的。
无需紧张。罗深呼一口气,自己安慰着自己。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是吧?
只可惜他好不容易做足了心理建设,突然一通电话,把他的计划都打乱了——他晚上得去陪客人。
雅间里复古的精致花纹并不能为罗带来好心情,反而让他感到脑子里一团乱麻。罗极尽所能地引导客人按照自己的思路展开话题,一旦客人有什么新想法,他就再想办法让话题拐回来,避免节外生枝。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话题一直没中断过,连菜都没顾上吃。罗心里抱怨着,怎么给个话茬还真就没完没了了?收集完自己需要的信息,罗就用各种办法掐断客人的话头,直到两人聊无可聊。从可以高谈阔论到随意把天聊死只不过弹指一挥间,客人对罗巨大而生硬的转变困惑不已,但又没法直接提出。
谁让“见索隆”成了罗的第一要务呢。
走出客人精心挑选却没能入了罗眼的雅间,时间正好还在索隆的正常工作时段内。罗揣上刚才还没拆封的酒,马不停蹄地往饭店赶。借着路灯再次确认酒是没喝过的那瓶,罗给酒瓶上的丝带稍作调整,让它们更贴合瓶身。
也不知道索隆屋喜不喜欢喝酒…
他左前方有两个穿着正装的人,大概是刚下班,匆匆和他擦肩而过。
索隆屋现在在干什么呢?一手托举着盘子,另一手背着吗?
右边掠过两个闲聊的人,从表情来看,他们聊得应该很开心。
那索隆屋是不是在对着哪个客人笑,驾轻就熟地帮他们点菜?
到达餐厅的速度比罗料想的还要快,灯牌的色彩不刺眼,仅靠着视觉效果就能让人感受到一种难以言表的雀跃。
老板和他熟,肯定会单独指派给自己一个侍应生吧…?
罗三步两步上了台阶,差点没控制住上扬的嘴角。路过四五个迎宾人员,又穿过几张铺着洁白桌布的桌子,他终于到了昨天的位置,而且看到了索隆。
他的脚步和心跳同时骤停。
索隆如他所想的那样,一手托举着盘子,放到一人面前,另一手背着。两人不知是聊了什么话题,有说有笑的。那是个有着黑色头发,鹰一般眼睛的男人。索隆自觉地往他喝空的高脚杯里倒酒,罗只觉得那液体好像自己满满当当吐不出来的苦水。索隆给他倒完酒转身要离开,他立刻拉住了索隆的手腕。
就像昨天的罗一样。

对于现在的罗来说,减肥简直易如反掌。即使只是在客人那里喝了屈指可数的几口酒,眼前的侍应生们端着各种珍羞美味从他眼前经过,他也没有任何胃口。有侍应生来问他要点什么,他干脆还是只点了沙拉,有一口没一口,玩似的吃。
索隆除了接待那个男人,还有别的工作,会在大厅里走来走去。每次他路过男人桌前,都免不了和人有目光上的接触。索隆离开期间,男人的视线就紧随着索隆。那视线不张扬,但绝对锐利。而且男人喝完酒后都不会自己倒,就等着索隆来。
罗的脑子里几乎乱作一团。天知道为什么他只是晚来了一步,一切就变样了。
这真是糟透了。
男人用完餐后还是拉住了索隆的手腕,跟他说了些什么。索隆挥挥手,看起来像是在拒绝,这让男人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这实在可以算得上是今天晚上让罗最开心的事。
男人走的那个时间,饭店快关门了,客人也都走得七七八八。罗坐在角落里,又没在用餐过程中大声喊侍应生,索隆也就没注意到他。这下大厅里没什么人了,才显出他的存在来。罗放叉子的时候故意往餐盘上磕了一下,索隆果然寻着声音看过来了。
“先生?您晚上也在呢?”索隆弯着眼睛问。
瞧瞧,这问的算什么话。罗撇嘴。
“您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看见。”索隆往罗的餐盘里看了一眼,“沙拉?您又来迟了么。”
“迟得很。”罗重新拿起叉子,狠狠插在小西红柿上,“真是太赶巧了。”
索隆不明所以,擦杯子的手一顿,歪了下头。
罗控制着情绪问:“刚才走的那个男人,是谁?”
“喔,那是邻国的一位军官,叫乔拉可尔·米霍克。他喜欢这的酒,经常来喝。”
怎么可能是因为喜欢酒。罗的眉毛抽了一下。
“明天他还来吗?”
“这个不知道,他来的时间不固定的。”
竟然还是爱打突袭的。罗咬了咬后槽牙。
“他喜欢喝的酒是哪种?”
“就这个。”索隆指指手边的菜单,眼见着罗桌上还摆了瓶酒,“喔…看不出来,你们的爱好差不多呢?”
罗没说话,头一次对自己多余的心思这么无语。这本来是用来试探索隆的爱好的,结果却误打误撞拿了米霍克最喜欢的,现在他被迫和米霍克“爱好差不多”了。
“反正明天我是会来,你等着我。”
索隆没听出来这句话里暗含了罗某些没法明说的小情绪,还颇为官方地回复:“好的,随时欢迎。”
如果翻白眼也有世界纪录一说,那么罗现在肯定是世界冠军。他累了一天,到了满足身心需求的时候了,却还要忍受如此不公平的待遇,这简直天理难容!
罗像块刚过了一遍水的地毯,重重蹭着趴到了桌面上,对着即将下班要去换衣服的索隆无比委屈地喊了一声:“哎——我说——”
“怎么了,先生?我马上就下班了。”索隆还没走远,他转过身来,手上还在解制服扣子。
下班了…下班了好啊!你都不安慰安慰我这没消化过正经食物的胃吗?!
罗依旧带着一丝忧郁,就差眼泪汪汪了。索隆不像工作时走得那么快,但他还是风一样来到罗桌前,并把自己的马甲搭在手臂上。罗又瞅一眼自己那没派上用场的酒,咂巴咂巴嘴。
“你喜欢喝酒吗。”
“喜欢啊。”
罗像是被小锤子锤了膝盖,整个人从桌面上弹起来了,仿佛听见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老实说,他只是随口一问,根本没想到索隆会回答得这么干脆。
他诧异地吞咽着,正襟危坐,拉拉酒瓶上的丝带:“那,这个,你喜欢吗?”
“说实话,我博爱。”索隆弯下腰来凑近酒瓶,眼睛从标签上一扫,再抬眼朝着罗眨眨,“另外建议您,喝这种酒的时候最好别配沙拉。”
哦,老天。
罗不由自主地往索隆的方向凑,索隆却在这时直起了腰,自顾自叠着制服。
“你推荐配什么?”
索隆动作一顿:“要我说,配我今天的员工餐合适。”
哦,我的老天。
罗傻愣愣地捂住了自己的额头,这餐厅里该死的热,他渴得要冒烟了。
“那,我把酒分你一半,你把你的员工餐分我一半,怎么样?”
“当然可以(Sure)!”
罗差点把索隆的话听成吹口哨,而且他对酒的喜爱,从语言上听来有所保留,但却从动作上暴露得一览无遗。两人紧挨着坐,用刀切开冒着油珠的鸡胸肉,再伸出手指搓捻薄荷叶的柄。酒滑进高脚杯里,气泡没在三秒内消下去,就又进了嘴。
老天,这不是在做梦吧。
罗咽下一口酒,看看身边的索隆。
这一定是在做梦…!

第二天,罗早早地就来了餐厅,一屁股坐在最显眼的地方,摆明了是等着索隆来发现他。他接连拒绝掉几个侍应生,专心背着菜单。他都计划好了,一会米霍克来了,他就立刻按顺序把菜单上的菜全点一遍,让索隆忙得不可开交,没时间去米霍克那。然后他还要用高脚杯,点上米霍克爱喝的酒,当着米霍克的面和索隆对饮。而且有了昨天那顿晚餐,他和索隆肯定比之前要熟络得多。一想到米霍克将要垮成地震灾区的脸,罗就忍不住嘴角上扬。
“呵呵呵…”
“嗯?您来这么早啊,先生。”
“噗咳咳咳…嗯,啊,是。”
对自己的完美计划自豪得有些忘乎所以,罗根本没注意到索隆来到自己身边了,一个不小心就被自己的唾沫呛个半死。
“要吃些什么,还是沙拉吗?”索隆打趣他。
“呃,不,我还没想好…啊,你先去忙吧。”
他有种计划被打乱的感觉,慌得心提到了嗓子眼,怕索隆看出他的小心思。实际上索隆没察觉出什么,只是遵循了罗的要求,转身要去别处。罗见他真要走就不情愿了,反悔的速度比五星级厨师切菜还快。
“哎你等会,还是先别走了。”
索隆果然停下,转回来问:“有什么需要吗?”
罗攥着桌布僵了一会,他是真不想让索隆走,但他目前的主要目的又不是吃饭。
“你给我拿块桌布来。”
说完这句话罗就感觉他这辈子算是完了,他手里是攥着桌布,嘴一顺就跟着说了要桌布。索隆的表情也证实了他确实提了个不怎么寻常的要求,罗浑身冒了一层汗,尴尬得都笑出声来了。
“那个,我是说…呃哈哈…”
“呃,桌布,是吗?”索隆明显吞咽了一下,没拒绝罗的请求,就是又确认了一次。
“啊,是。”罗摊开手,“你应该没听说过,就是我们家,呃…有在餐前用桌布叠…叠纸飞机的习惯。”干脆破罐破摔吧。罗欲哭无泪地想。就是不知道能破成这个鬼样。
索隆皱着眉,似乎在努力理解罗的话,但没有理解成功:“呃,没关系…我是说,您不用告诉我这是用来干什么的,客人有需求我们会尽力满足。”
“哦,哦,那就好…谢谢你…”
罗看着去取桌布的索隆,感觉说出这几句话几乎用尽了他一生的勇气,和面子。他啪的一下捂住了自己的脸,祈祷着经理不会追究桌布的去处。
索隆离开的时间不长,他还真拿着块叠好的桌布从储藏间的位置出来了,旁边的侍应生还拦着他问话,罗估计他们十有八九是在好奇索隆为什么接了个如此奇葩的客人。索隆往自己的方向来了,罗肯定没法找个地缝钻进去,于是视死如归一般坐直了身子,好像真要举行什么餐前仪式。
但索隆的“短途旅程”却被一个人的到来打断了。
罗一下子紧绷起来,盯着和索隆交谈的米霍克。米霍克并没有寻找座位,脸色不太好,还连看几眼手表,似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索隆只是点头回应,没受到米霍克的迁怒。罗皱着眉看了一会也看不出来他们在聊什么,把胳膊伸得比桥还长,大大咧咧举着菜单,随时准备点菜。就在罗认定米霍克缠着索隆的时长已经构成骚扰时,米霍克转身离开了。
哦,离开了啊…离开了?!
罗瞪着一双眼,愣愣地看着米霍克走出餐厅,索隆回到自己身边。
“先生,您要的桌布。”
“谢谢。他去哪?”
罗接过桌布,心里十个单位的郁闷阈值占了九个。他花了那么长时间做准备,到头来竟然是无用功?!
“说是军队有点事,今晚就不在这里吃饭了。”
“干嘛把这种行程报备给你啊?”简直像是给妻子报备行程的丈夫一样!
“呃…我也不知道。”索隆无辜地挠挠头。
“他就这么走了?太烦人了吧!”罗下意识把内心想法说出来了,抬头看到满脸困惑的索隆,咳嗽两声,“呃,我是说,真可惜。”他煞有介事地摇头,貌似是真的在为米霍克感到惋惜,但是下一秒他就反应过来了——走了?也就是说——
“——你今晚可以只属于我?”
-TB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罗藻真香 | 2024-6-9 00:10: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放心他也会抢我的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罗藻真香 | 2024-6-9 00:10: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放心他也会抢我的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jrqhbbmm | 2024-6-9 00:29: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罗藻真香 发表于 2024-6-9 00:10
放心他也会抢我的哈哈哈哈

放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2

主题

221

帖子

1686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1686

绿藻后援团团员终身成就奖特殊贡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