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路索+香索】LSZ 三心剑(预警:路香索三人行、双龙,绝对限制级)

[复制链接]
查看447 | 回复1 | 2024-7-3 16:26: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豆芽芽 于 2024-7-3 17:04 编辑

无授权翻译,作者享受一切所有权,侵删。O3《Sword Of Three Hearts》原作者账Darksinokaru

预警:路香索三人行、双龙,绝对限制级,不过可以放心,一切都是在三人彼此相爱的前提下发生。
(情节?什么情节,无情节纯色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豆芽芽 | 2024-7-3 16:3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概括:
索隆半夜醒来,发现了一件最烦人的事情。不过,一切都有个好结局。即使第二天他的屁股可能会疼得要命。

山治 / 路飞 / 索隆



正文

索隆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被包裹在一个温暖的茧中,令人恼火的是,灯还亮着。毯子不知什么时候被人从他面前踢开,很可能是那个叫醒他的白痴。索隆的脸颊红红的,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咆哮,他怒视着紧贴在他胸前被黑发遮住的那张脸。索隆又一次次感到有牙齿压在右胸的皮肤上,他努力抑制住颤抖。
妈的,又这样?!
“肉~” 有人打着呼噜,索隆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口水沾湿了他的皮肤。路飞的手臂环在索隆的背上,船长的舌头舔着他牙齿间变硬的乳头,发出一声吸吮声,索隆浑身一颤,他咕哝了一声,脸色越来越红。
“路飞!”索隆感到双腿间热气腾腾,他尖声低语,他的阴茎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好像在回应着这种口交。“醒醒,你这个白痴!”索隆嘶声说道,试图保持声音足够小,尽量把音量调低。但是,当他们坐起来时,索隆身后的身体靠在他背上,放在他腰部周围的双手动了起来,这让索隆心脏跳动得很快。
“发生了什么事?” 山治昏昏沉沉地问道,他生气地咕哝着。索隆的乳头被咬了一口,他的喉咙发出一声喘息,他的身体在床上两人之间抽搐着。索隆的阴茎在两腿之间也抽搐着,肿胀到半勃起,路飞吸吮着并咬着他的胸口,嘴里还嘟囔着他最喜欢的食物。索隆的左耳传来一声烟雾缭绕的笑声,索隆的阴茎在内裤里进一步变硬,他的脊柱剧烈颤抖着。索隆低声咒骂着,试图抽出手臂,但路飞显然把他抱得非常紧,即使是在睡梦中。
“啊,路飞又在睡觉时啃你的胸口了,嗯?”山治温和地笑着问道,索隆咽了口唾沫,尽力掩饰厨师的声音对他的影响,尤其是他半硬着头皮的时候。“它们看起来确实很美味,”山治开玩笑地说道,路飞在索隆湿漉漉的胸膛上嘟囔着回应同样的话。山治更贴近索隆的后背,金发少年自信地用手抚摸索隆的躯干,直到索隆内裤前凸起的部分上,索隆咬紧牙关。
“已经硬起来了~”山治发出呼噜声,而当厨师用手掌托住他的阴茎,直到它硬挺起来并拉开他的内裤时,索隆发出呻吟声。山治笑了笑,捏了捏索隆的阴茎。
索隆呻吟着,凌晨三点的性欲不断攀升,他的头在水中游动。路飞吸吮并咬住索隆的乳头,索隆的胸部靠在他的船长身上,山治将手伸进索隆的内裤,轻轻抚摸索隆湿润的阴茎。
“该死,路飞!”索隆嘶声道,试图控制自己的反应,但当厨师用拇指摩擦他湿漉漉、暴露在外的红色龟头时,索隆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呻吟。索隆的血液在血管中奔腾,热血沸腾,肌肉在两人之间抽搐。
“喂!路飞!快醒醒!”山治喊道,当金发男孩收集从他龟头流出的一些液体以帮助润滑其抽动的长度时,索隆呻吟着。当仍然流着口水的船长没有回应时,山治恼怒地哼了一声。
“你知道要叫醒这个白痴可不止这么简单,”索隆咕哝道,声音因越来越兴奋而变得粗重。
“索隆发情了!”山治咆哮道,索隆抽搐了一下,脸也红了起来,路飞抽搐了一下。路飞慢慢抬起头,眨了眨眼睛看着索隆,然后又眨了眨眼睛看着山治,山治慢慢坐起来,擦去嘴边的口水。路飞交叉双腿擦了擦眼睛,然后眨了眨眼睛,清醒地看着床上的两个人。
“索隆发情了?”路飞问道,索隆呻吟着,希望所有失败的事情……再次失败。索隆应该更清楚这一点。当路飞决定他的胸膛是一块美味的梦幻牛排时……事情几乎就像例行公事一样发展。路飞的目光滑向山治在佐罗内裤里的手,山治咧嘴笑了。索隆对金发男孩发出嘶嘶声,当他的内裤被推下,他渗出的阴茎被拉出来,向船长展示他的大副的兴奋状态时,他用手肘击打了他。
“这是你的错,路飞,你在睡梦中戏弄索隆,直到他勃起。”山治说道,语气中带着嘲讽和责备。路飞微笑着朝索隆走去,山治这才坐了起来。
“毬藻现在想做爱吗,还是只想来点前戏?” 山治低头看着身边的剑士问道,而索隆则怒视着他私下里继续使用那个该死的绰号。
“你觉得该怎么样,蹩脚的厨师?”索隆咆哮道,当山治用灵巧的手指按摩索隆的阴茎时,他的声音被呻吟扭曲了。
“那就做爱吧!”山治露出狼一般的笑容,索隆怒视着金发少年,脸色涨得通红。索隆在对付这两个人时,有点恼火,没有多少自由去做他想做的事,但对这位剑客来说,这也是一种更大胆的乐趣。索隆的控制权被夺走,即使他并不总是被禁锢着,也令人兴奋。而他的两个最强大的伙伴想要他,这以一种奇怪而原始的方式非常令人兴奋。索隆从未大声承认过,但他更喜欢在这些时刻放弃自己的权力,享受与爱人的亲密。索隆对这两个人有一种信任,这是任何人都无法从他身上获得的,他通过允许他们在这些时刻控制他的身体来证明这一点。他们也知道这一点。因此,索隆感到安慰,因为他们永远不会故意做任何背叛这种信任的事情。
“路飞,这次我让你来掌控局面。”山治说道,索隆脸红了,心脏狂跳。操,路飞。这两人做爱的方式非常不同,索隆都喜欢,不过路飞有时比索隆醒来后更喜欢应付。路飞动作很快,很兴奋,很粗暴,而厨师则控制得当,动作精确,力量强大,但有点沉重、深沉。山治将他的内裤从他纤细的臀部上推开,而路飞则将他的内裤踢开,然后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等待的索隆身上。
索隆双手撑起身体,山治从他身后滑了过来,双手环抱住索隆的胸膛,而路飞则匆忙地来到索隆的两腿之间。山治将双腿伸到索隆的两侧,路飞将索隆的内裤从他身上撕下来。索隆呻吟着,阴茎因欲望而抽动,路飞饥渴的目光吞噬着索隆红肿、渗出液体的阴茎弯曲在腹部的景象。索隆低下头,看到路飞的阴茎在他两腿之间因欲望而突出,他感到心脏漏跳了一拍。索隆能感觉到厨师也硬挺地贴在他的后腰上,他的阴茎因欲望而抽搐。
双手到处乱摸,索隆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关注。山治的手移到索隆的胸上,用手指捏住乳头,牙齿咬住索隆的脖子。索隆呻吟着,胸口拱起,路飞将手滑到索隆的大腿上,按摩着他找到的结实的肌肉。嘴唇包裹着索隆漏水的、暴露的龟头,火热的嘴巴吮吸着,从索隆的喉咙里偷出了一声喘不过气来的呻吟。山治的手指拉扯和戏弄着索隆的乳头,并一边吮吸一边轻咬他右侧的脖颈。他用阴茎摩擦索隆的后背,发出愉悦的呼噜声,索隆的脊柱上迸发出令人愉悦的情欲火花。路飞舔着嘴里流出液体的龟头,当橡胶船长将索隆的阴茎吞入喉咙时,索隆发出一声响亮的呻吟。索隆呻吟着,肌肉紧张地颤抖着,厨师一边吮吸他的脖子,一边继续挑逗和扭动他的乳头。路飞的脸颊凹陷着,吮吸着索隆的阴茎,精力充沛的舌头抚摸着、爱抚着热辣辣、坚硬的肉体,直到他吸干索隆龟头流出的液体。索隆抽搐着,一声响亮的喉音从他的喉咙里发出,他体内不断上升的热度浸湿了他古铜色的皮肤。
山治将手从索隆坚硬的、饱受虐待的乳头上滑开,嘴巴咬住并吮吸索隆坚硬的肩膀,将手滑到索隆的大腿上。路飞瞥了一眼索隆那片红润、汗湿的皮肤,仿佛在分享某种心灵感应,为山治抬起了索隆的大腿。索隆呻吟着,路飞继续贪婪地吮吸和舔舐他的阴茎,而金发男孩则抓住他的大腿,从床上滑下来。索隆被拉到厨师身上,他们仰面躺着,索隆的头靠在枕头上支撑着身体。路飞抓住索隆阴茎的根部,将湿润的阴茎吮吸回喉咙,同时将手伸向索隆的身体,伸向山治。山治松开索隆的肩膀,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吻痕,与上次他们做爱时索隆肩膀上留下的几个吻痕融为一体。路飞也留下了一些,但金发男孩似乎真的很喜欢在索隆身上留下印记,这让这位剑客很沮丧。他必须把这些印记藏起来不让其他人看到。这让索隆在训练时很难再脱掉上衣了。
路飞的手指伸进山治的嘴里,金发少年一边吮吸和舔舐着手指,一边发出色情的呻吟,同时用阴茎摩擦着索隆的屁股缝。索隆呻吟着,阴茎在路飞吮吸的嘴里剧烈抽搐着,他看着这一幕,这让剑客紧张起来,咬紧牙关,抵抗着突然而势不可挡的高潮。路飞的嘴离开了索隆的阴茎,尖锐的挤压夹住了即将爆发的阴茎,索隆咬紧牙关,高潮的威胁慢慢冷却下来。索隆低头看着路飞,大口喘着气,而他的船长咧嘴大笑,露出他标志性的露齿笑容。
“现在好些了吗?”路飞问道,当橡皮人将湿漉漉的手指从山治的嘴里抽出来时,索隆咕哝了一声。山治转过脸,将湿漉漉的嘴唇贴在索隆的脸颊上,对着索隆湿漉漉的皮肤说话。
“Marimo 快射了?”山治笑着问道,索隆对金发男孩回应了一声咆哮。“看到我吮吸路飞的手指,真的很兴奋吧?也许我从现在开始应该叫你个下流的剑客?”山治嘲笑道,索隆又一次咆哮,但当舌头轻拂过他漏水的龟头时,声音戛然而止。山治咧嘴笑着,把索隆的双腿拉得更高,然后分开,把索隆的全身都暴露在路飞面前,橡胶船长把佐隆的屁股张得更大。索隆呻吟着,欲望在欲望中飙升,他的鸡巴在两腿之间抽动。路飞又开始工作了,用嘴唇含住佐隆的鸡巴,吮吸着,一根湿润的手指几乎是用一种发痒的动作挑逗着那一圈皱巴巴的肌肉。索隆呻吟着,胸膛起伏,他紧绷着洞口的肌肉,抵御着这轻柔的挑逗。路飞更加热情地吸吮着索隆的阴茎,同时抚摸着他非常想操的洞口,当然还有山治。山治亲吻并咬住索隆的脖子,他把索隆的腿抬起来,为路飞张开,而橡胶船长则继续享受着他每次刷动时肌肉的抽搐。
“操!路飞,求你了!”索隆嘶声说道,金发男孩深情地亲吻着索隆的右脸,路飞将嘴唇拖到索隆的龟头上。在恳求下,路飞用手指按压索隆抽搐的肌肉,直到肌肉在山治吮吸过的手指周围裂开,索隆的阴茎因欲望而跳动,他发出一声渴求的呻吟。路飞将手指深深地插入,索隆呻吟着,想要更多,路飞将手指从张开的肌肉中插入几次,然后向上按压并用手指插按在索隆的前列腺。索隆喘着气,背部再次拱起,臀部抽搐。幸运的是,路飞是个橡皮人,没有被索隆顶出的阴茎猛烈撞击他的喉咙后部而噎住。
路飞将嘴唇紧紧地滑回到索隆的龟头上,另一只手松开了仍握着的索隆屁股,用前臂将索隆压倒。索隆喘着气呻吟着,路飞继续用手指操他,不时地按压索隆的敏感点,同时继续吮吸索隆的阴茎。路飞的第二根手指扭动着插入,让索隆的面部略微紧张,但除此之外,索隆还是在期待中呻吟着,迫切地想要被操。索隆想要他们两个;他知道山治会要求最好一次一个,但索隆想要两者,想要他们一起射精,想要他们同时射进他的体内。这对索隆的身体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他的屁眼,但如果他准备得足够充分也可以完成。索隆喜欢这样,而山治通常会确保他在他们做这件事的时候做好准备。这是一种充实、一种不易获得的亲密关系,它让他们三人之间建立了一种对索隆来说比任何东西都更珍贵的纽带。在索隆看来,这种痛苦是值得的。
路飞将两根手指伸进去,稍微交叉,让索隆的穴口再张开一些,同时他继续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索隆跳动的阴茎上。索隆呻吟着闭上眼睛,臀部抽搐着,路飞扭动着第三根手指,用三根手指将索隆张得更大。
“路飞,山治,”索隆呻吟道。厨师呻吟着,一边呻吟,一边用愉悦的喘息摩擦着索隆,继续在索隆晒黑的皮肤上留下更多的痕迹。
“Marimo 想要我们一起吗?” 山治问道,索隆点点头,咕哝了一声。当路飞的前臂从他的臀部移开时,索隆睁开了眼睛。索隆呻吟着,心跳加速,他看到路飞自信地将手臂伸向他们床边的小床头柜,然后拉开抽屉,拿出他想要的东西。
山治用双腿支撑住索隆,将臀部抬高,路飞则调整自己,与他一起站立。润滑油瓶拿出来,路飞将嘴唇从索隆抽动的、疼痛的阴茎上移开。路飞打开瓶盖,将一些润滑油倒在手指上,索隆气喘吁吁。厨师抬起膝盖,让索隆的双腿张开,即使它们落在修长的四肢上,他也能腾出双手去拿瓶子。
“那我们就得确保你准备好了,”山治喘息着说,声音断断续续,充满欲望。他们两个似乎也都喜欢同时进去,但由于索隆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并不经常这样做。索隆曾试图坚持说他能应付,但这个愚蠢的厨师坚持要揭穿索隆的虚张声势。最后,索隆认为这是件好事,因为索隆知道他有时太固执了,对自己不利。
路飞将刚刚滑润的手指一根接一根地滑回索隆的体内,当他的船长伸展手指以拉开索隆的肌肉同时试图哄骗肉体适应伸展时,索隆呻吟了一声。厨师将手移到索隆肌肉发达的身体上,索隆深吸一口气,尽量放松自己。蠕动进去的第四根手指的角度不同,毫无疑问是厨师的,索隆的臀部抽搐着,随着路飞的手指推入。厨师有目的地摩擦他的前列腺时,索隆呻吟了一声,他又推了第二根,把索隆拉得更宽了。索隆的脸扭曲了,他的胸部鼓得更厉害了。路飞将一只手滑到索隆的阴茎上,抚摸了一下,两人的手指都在索隆的洞里游走。
“操,” 索隆咕哝道,这似乎促使路飞放低身子,吮吸索隆的一个睾丸,这让剑客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喘息。索隆呻吟着,路飞温柔地吮吸着他的阴茎,这绝对是一种很好的转移,即使不是完美的。厨师又插入了第三根手指,当三根手指都插入后,它们深深地插入了进去。山治和路飞一起小心翼翼地摩擦索隆的前列腺,以免伤害到这位剑客,索隆呻吟道。六根手指在他体内移动、伸展他的洞口、抚摸他的内脏,索隆的全身颤抖不已。索隆呻吟着,肌肉抽搐着,他的阴茎大量地渗出前液,滑过路飞在索隆的阴茎上上下抽动的手心里。他们开始用手指把索隆的洞张得更大,索隆咬紧牙关,呻吟着,他的洞已经被拉得最大,而且很快又会被拉得更大。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路飞没有很小心,索隆被撕裂了一点,这让这位橡皮船长受到了金发厨师的愤怒关注,索隆本人也对他投来了鄙视的目光。手指小心翼翼地滑出来,当索隆感到强烈的空虚时,他呻吟着。索隆讨厌那种感觉,他想要的是相反的东西却感受的是空虚。
“山治,在我们开始之前,我想做一件事,可以吗?”路飞问道,山治看了路飞一会儿,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那就开始吧,船长,”山治咧嘴一笑,路飞的黑眼睛里闪着情欲的光芒,与他发出的声音相得益彰。路飞特别喜欢在床上被人叫船长。在日常生活中,他很少被这样称呼,而路飞似乎觉得在做爱时拥有这个权威的头衔很刺激。山治向后靠着,当金发男孩再次抱住索隆的大腿时,索隆靠在厨师身上,他咕哝了一声。操,索隆不想再做前戏了!做爱!鸡巴!两个!该死!
索隆低头看了看两腿之间,当路飞的头低下头,忽略了他的鸡巴,索隆的脸涨得通红。山治用膝盖将索隆的臀部抬得更高,当索隆的屁股被拉开时,他只看到屁股那路飞的一团黑发,他惊讶地喘着粗气。皮肤紧贴着他的屁股内侧,当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碰到他的洞时,索隆的背拱了起来。索隆立刻意识到那是路飞的舌头。山治在索隆身后轻笑着,而路飞则更近一步,带着好奇的饥渴舔着索隆湿滑的洞。索隆呻吟着,快感的火花在他的身体里射出,他的鸡巴抽搐着,湿润得更厉害,滴落到他的腹部。索隆喘息着,当路飞用舌头戳他的肌肉,然后插入松弛的肉体时,他的肌肉抽搐着。索隆呻吟着,臀部不断抽搐,路飞的舌头来回抽插,彻底舔遍索隆。索隆呻吟着,腹肌紧绷,路飞的舌头插入得比人类预期的更深,他的头砰的一声倒在枕头上,金发男孩再次笑了起来。
“索隆很喜欢,船长!”山治说道,路飞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他把滑溜溜的、沾满口水的舌头伸进肌肉里,一边停下来打转舌头,一边抚慰着肌肉。路飞缩回舌头,索隆因失去活动能力而发出一声不悦的呻吟。这不是他想要的,但他妈的感觉真好。
“太神奇了!我感觉索隆的肌肉在抽搐,什么的都有!”路飞喘息着说,索隆的脸涨得通红,一直红到肩膀。路飞太幼稚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山治笑了,把嘴唇贴在索隆的脖子上。
“听着,我们的船长喜欢用舌头舔你的洞,”山治笑着说,而索隆则尴尬地咕哝道。
“好吧,船长,准备好让这只毬藻尝尝它渴望的滋味了吗?”山治问道,索隆再次咕哝了一声,试图怒视厨师,但无法从这个位置直视厨师的脸。
“糟糕的厨师!”索隆咆哮道,而金发少年则会心一笑。
“是的!”路飞宣布,在厨师的催促下,索隆脸更红了。索隆照做了,小心翼翼地跪了起来。索隆身后又传来一声“啪”的响声,金发男孩一边自得其乐地呻吟着,一边把自己的鸡巴弄得湿漉漉的,让索隆可以被顺利插入。索隆跪在其他两个人上面,路飞抓住索隆的臀部,厨师用手抚摸着他屁股的皮肤,索隆的心脏兴奋地怦怦跳动。索隆放低身子,深吸了一口气,他感觉到厨师湿漉漉的鸡巴在他屁股缝隙间摩擦,直到抵住他湿漉漉的屁眼。山治呻吟着,索隆放低身子,用力推着厨师的龟头,直到龟头破开穴口,索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路飞坐直身子,舔掉索隆肌肉上汗水的汗雾,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睡觉时一直啃咬的那块肌肉上。索隆喘息着,鸡巴抽搐着,渗出液滴在床单上,厨师呻吟着,而路飞则催促索隆继续坐下。山治喘息着呻吟着,双手移到上方的索隆身侧,手指深深地抠进索隆的皮肤,拉着索隆更快地往下压。当厨师的鸡巴摩擦到他的前列腺时,索隆喘息着,胸膛起伏,从路飞的嘴里挣脱出来,房间里的另外两个男人呻吟着,这样的景象,情欲横流。
“操索隆,虽然我们做了那么多次,但你里面还是感觉棒极了!”山治喘息着,索隆颤抖着,发出一声真诚的呻吟。索隆喘着气呻吟着,把他全部滑到山治硬邦邦的阴茎上,直到他的屁股压在山治的胯部底端。山治发出一声湿漉漉的呻吟,被吞咽和喘息所抑制。山治拉着索隆,在路飞的帮助下,索隆慢慢向后靠,直到他躺在床上,头再次靠在枕头上。山治的头靠在床上,他深情地亲吻着索隆的脖子,抚摸着索隆的腰。
一声爆裂,索隆抬头看了看路飞,橡胶船长正在舔他的鸡巴。厨师和路飞的体型都相当惊人,这让塞进索隆的身体变得更加具有挑战性,但索隆不会用其他方式。他爱这两个男人,爱他们身上的一切……甚至是那些令人讨厌的部位。路飞把润滑剂扔到床上,拖着脚步走到索隆身边,索隆一边吞着口水一边看着,欲望越来越强烈。索隆想要路飞,想要他和厨师一起,想要他们三个人合二为一,一起享受。
路飞把索隆的腿拉过来,厨师再次抓住他的大腿,路飞抓住他的阴茎,将胯部压在强壮的四肢之间。索隆呻吟着,兴奋感让他的血液沸腾,路飞的龟头压在索隆已经被占据的洞口上,兴奋感更加炽热。厨师平时可能非常不耐烦,但在这种时候,金发男孩非常擅长等待,不慌不忙,索隆为此感到高兴。
当路飞的阴茎插入索隆的洞口时,他发出一声喘息的呻吟,阴茎周围的肌肉张开,滑向山治的阴茎,山治在感受到路飞紧紧地滑入时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索隆抽搐着,像以前一样亲密地感受到拉伸。当路飞更深地插入时,山治迅速地在索隆的肩膀上亲吻,当路飞滑入的阴茎紧紧地摩擦着他的前列腺时,索隆更大声的喘息着。索隆的肌肉颤抖着,努力控制着自己被填满超出正常容量的反应,但与此同时,前列腺上强烈的快感让索隆产生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感觉和欲望。当路飞将他的睾丸推到佐罗的睾丸上时,索隆喘息着,喘息着,山治的阴茎也再次紧紧地插入索隆的体内,他在剑客身上停下来,试图喘口气,路飞也因为快感模糊了那双通常清澈的眼睛。
“索隆,山治,”路飞气喘吁吁地说,声音颤抖,他好像试图通过夹子说出话来一样,因为快感正试图把他的声音夹住。山治呻吟着,臀部轻轻地扭动着,索隆和路飞都发出了愉悦的喘息声。山治将手滑到索隆的屁股上,抓住他找到的紧实的肉体,索隆的腿随着路飞的身侧移动,抽搐了一下。路飞从紧紧抓着他阴茎的美味热度中滑了出来,气喘吁吁地发出一声喉音,直到只剩下龟头,他才慢慢又滑了进去。当路飞再次向后退时,每个人都随着小心翼翼的滑动而呻吟。路飞开始慢慢地移动,小心地移动臀部,以确保索隆能适应并放松下来,以适应他和山治。山治很快跟上了路飞的节奏,并设定了自己的节奏,缓慢而有节制,完美地控制着自己,当路飞退出时,他推进,当路飞滑入时,他撤回。索隆呻吟着,喘息着,身体随着每次推拉他的肉体而抽搐颤抖,随着每次用力摩擦他的前列腺而颤抖,他享受着两个他最在乎的人在他体内移动的感觉。
操,这真是太刺激了。山治一边呻吟,一边将鸡巴从自己的位置尽可能地插入索隆体内。山治喜欢他们在佐罗的屁股里移动,喜欢路飞的鸡巴每次滑动时抚摸他的方式。这太神奇了,从声音上看,索隆非常喜欢。这在很多方面都是最重要的部分,可以说是最令人愉悦的部分,因为索隆的洞被严重撑大了,张开在他们光滑的鸡巴上。索隆可以承受,甚至享受的东西是惊人的;真是令人惊叹。
“山治!路飞!”索隆发出一声呻吟,山治也呻吟起来,双手按在索隆胸前,更加深情地亲吻索隆,甜蜜的吻洒满剑客。路飞呻吟着,臀部移动得更快,呼出的气息更急促,不断发出大声、放荡的呻吟。
“索隆!山治!我马上就要射了!”路飞喘息着,索隆呻吟着,阴茎疼痛地抽动着。索隆非常想要被抚摸。他需要它!
“抚摸我!”索隆喘息着,话语中夹杂着其他声音,山治和路飞都因此呻吟出声。操,这真是性感极了。当他们终于快高潮时,两个人都找到了终极的快感和奉献精神,就像他们每次一样。不管索隆和他们中的谁在一起,每次他提出要求时都充满激情和欲望,这也许是一个男人所看到或听到的最美妙的事情之一。山治将空着的手滑到索隆起伏、汗流浃背的身体上,抓住了索隆湿漉漉的阴茎根部。索隆渴望地呻吟着,希望他能做些什么来促使那只手立即帮他手淫,不要浪费一秒钟。
“感觉!太棒了!”路飞喘息着呻吟着,他的臀部移动得更有力,但确保不要把他的鸡巴抽得太快。索隆呻吟着,背部拱起,身体颤抖,山治则对着索隆的脖子发出湿漉漉的呻吟,同时继续将他的鸡巴插进索隆紧绷的穴道。路飞对索隆前列腺的用力摩擦变得越来越不规律,因为厨师的抽插也不再那么精确,但同样很美味。它燃烧着,盘绕得如此紧密,山治的手心第一次抽插索隆的鸡巴时,索隆的嘴里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叫喊。两人都发出咆哮的呼吸,他们完全失去了节奏,而山治则更快地抽动着索隆的鸡巴。它变得如此火热,如此紧致,索隆可以感觉到它随着每一次完美、令人心烦意乱的摩擦而扭得更紧。与刚开始时相比,路飞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继续!”索隆喊道,声音被一声呻吟打断,而当山治在索隆的脖子上嘶嘶作响时,路飞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呻吟。索隆喘着气,前列腺受到的用力、令人眩晕的摩擦直冲索隆抽搐的阴茎,山治抚摸着索隆,高潮以强大的洪流席卷了索隆的身体。索隆的身体绷紧,摇晃着,他的头在枕头上剧烈摇晃,大叫一声。精液从索隆涨红的阴茎中射出,从他的胸部到下巴溅落,他的臀部歇斯底里地抽搐着。山治和路飞都发出尖锐的喘息声,接着是低沉的、愉悦的扭曲的呻吟声,山治挤压索隆软化的阴茎,哄骗着每一点精液流出。阴茎抽插得更急促了,尽管他们尽力避免太粗暴;两人都快要高潮了,厨师和船长都快要高潮了,他们都在追逐那一刻的快感。两人的臀部在索隆紧张的身体上抽搐着,几乎同步地向内插入,索隆的肌肉颤抖着,挤压着埋在他体内的两根鸡巴。他们达到了强烈的高潮,精液浓浓地射进索隆抽搐的洞里,两人深深地插入佐罗体内,精液混合并填满了索隆的身体。房间里充斥了几分钟的沉重呼吸声,他们的影子在远处的墙上投下了一个融合的黑色斑点。
慢慢地,路飞镇定下来,气喘吁吁、声音颤抖地将柔软的阴茎抽出。路飞将汗流浃背的身体扑通一声倒在床单上,凝视着剩下两人仍然紧密相连的身躯。索隆抽搐着,吞咽着口水,然后深吸一口气,而山治则一动不动地躺在剑士身下。过了一会儿,索隆翻了个身,山治呻吟着,自己的阴茎湿漉漉地滑了出来。索隆毫不在意地侧身摔倒,路飞则爬起来跪下来,爬到索隆身边抱住他。山治翻身侧身面对索隆,索隆涨红的脸看着他,山治露出懒洋洋的、非常满足的笑容。当路飞贴在索隆的背上并将左腿压到索隆的臀部上时,剑士看向身后。山治依偎在索隆身边,剑士调整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些,两人都把头靠在枕头上,闭上了眼睛。
一秒钟后,山治叹了口气并咆哮起来。
“他妈的是谁把灯开着的?”山治咆哮道,路飞咯咯笑了起来。
“对不起,我忘了,”路飞承认,山治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山治走到灯前,把灯熄灭,然后轻手轻脚地跨过把床塞进阳光号的额外储藏室后留下的狭小空间,再次爬了进去。山治重新蜷缩起来,试图伸手去拿毯子,但发现在黑暗中他很难感觉到或看到它们。山治恼怒地哼了一声,索隆恼怒地叹了口气。每次他们上床睡觉都是上演这一幕,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
“路飞,你能搭把手吗?”山治怒喊道。路飞的左手顺着索隆的身体向下滑动,索隆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一边呻吟一边侧身将手臂伸进枕头下。路飞抓住毯子,将手臂拉回,山治将毯子盖在两人身上,放松下来,他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
“晚安,索隆,路飞。”山治说道。
“晚安。”索隆咕哝道,已经半睡半醒了。
“晚安,山治!晚安,索隆!”路飞大声喊道,片刻之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再过几个小时,厨师就会起床做早餐,在其他人之前叫醒他们,迫使他们离开临时卧室,试图在女士们面前保持厨师认为的那种假象。尽管半夜活动不断,路飞还是会像往常一样精力充沛,而索隆会累得要命,然后在大家抱怨的时候试着睡觉。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2

主题

52

帖子

373

积分

骑士

积分
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