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惯犯

[复制链接]
查看429 | 回复1 | 2024-7-8 13:59: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惯犯./来一份吮指原味鸡
索隆穿的是黄金城的那套贴身紧皮革~

‼️架空 + 年操 19✖️21
没头没尾的短打2.2k 久别重逢 恋人未满



坠入深海的感觉对罗来说是陌生的,神秘的,恐惧的。像陷入一片柔软又潮湿的云,往上,是轻盈的流动的,闪烁的微光折射出彩色的斑晕;往下,是厚重的沉默的,看不见的手像风一样缠绕住他的身体,轻柔又不容抗拒地拥抱着他一点点下坠。

温和的凉意顺着缓慢涌动的海水注入他的静脉,流遍全身,很快将他从内到外紧紧包裹。罗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只隐隐望见光影斑驳的方向,有人像鱼一样地自如地游动着,朝他伸出了手。

“罗…”

模糊而遥远的呼唤伴着咕噜咕噜的水汽声漫进罗的耳朵,而后是一声轻轻的笑。有种熟悉的感觉,却一时怎么也想不分明。沉重的双腿开始发热,越往深处沉落海水竟也逐渐暖了起来。从腿心灌进来的灼热的触觉愈来愈烈,海水也沸腾般开始震动。罗一阵颤抖,而后海面忽得变白,窒息感死死攥住了他的喉咙——

深深的喘息又轻又急,跌进深夜的冷空气融成一小团白雾,再慢慢消散。罗花了几秒意识到那是自己的声音,渐渐清晰的视线里印出一片昏黄灯光下惨白的天花板。

溺水的错觉残存在四肢,下半身仍被奇怪的感觉控制着,湿漉漉的冰凉混合着黏腻腻的滚烫,罗不想动,却还是撑起有点脱力的手臂往下看,而后发现索隆趴在他身上。

索隆压着他的腿,脸贴在他胯部,舔了舔嘴唇。见他醒了,抬眼冲他挑了挑眉,眼底隐着一点儿促狭的笑意。

“好浓,好腥。”

唾液在索隆微肿的嘴唇上留下一片晶莹的痕迹,有些晃眼,不符合逻辑的情景,罗敏捷的大脑自主分析着。还在梦境中吗,罗模模糊糊地想。

而一寸寸向上侵袭的凉意却是真实的,绿色的发丝蹭过肌肤引来缠人的痒意,索隆顺着他的腰爬上来,在他绷紧的腹部咬了一下,换来一声短促的惊呼,继续一点点爬到他胸口,和他贴在一起。

饱经艰苦剑道训练的手心有着粗糙的纹路,若有似无地摩挲上胸口时本应像细碎的砂砾,此刻却是医用手套一样的柔滑。罗感到违和,这时才注意到索隆双手上的黑色薄皮革手套。

不止如此,紧身的皮革裹着索隆紧实的大腿,蜿蜒勾勒出挺翘的臀部,强劲的腰肢严丝合缝地贴合着柔韧的皮料,健硕的胸膛在领口漏出一道饱满圆润的弧线。

这不是家伙的风格。罗默默地想,心底没来由地有些烦躁。

穿着白色短袖、奇怪的绿色腹卷、宽松休闲长裤的索隆幻影一样浮现在罗脑海里,而后是冲天的烟尘、激烈的火炮,索隆被一束强烈激光瞬间贯穿胸口,破布一样落在地上的模样。

索隆满地乱淌的血液浸染入墙角罗秘密安装的摄像,透过碎裂的镜头传到罗电脑上的影像全部糊上一层恐怖的血色。又一阵剧烈爆炸,透过电波传来的路飞撕心裂肺的吼声戛然而止,同一时刻变成黑色的屏幕上印出罗渗出冷汗的脸。

路飞一定会做些什么的,他是你的队长。罗立刻想。然后不久,那位地下世界新锐黑帮草帽一伙的首领,索隆甘愿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躺在他的手术室,遍体鳞伤,精神崩溃。

所有的成员伙伴都不在路飞身边。路飞也不在他们任何人身边。罗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那个深远的计划,疯狂地铺展开来。其中一项重要的安排,那一瞬间他做了决定。

他不能重蹈覆辙。

经历过数十个小时手术的手指变得僵硬而冰冷,罗的指尖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

索隆呢?罗忍不住在心里问。一个回答突兀地从脑子某个地方跳出来,把罗吓了一跳。不,现在还没有消息。罗这样告诉自己,感到一丝空虚的安慰,立刻强制止住了一切争先恐后涌上来的想法。

一群乱来的家伙,猖狂,自大,妄想在危险的法外之地横行又没有任何合理计划的后果。错误的决定,团队的覆灭,已经是幸运的前提下。这就是残酷的法外之地新世界,也是他未来一定会去的地方。

不会再有交集了。罗这样想。
本来就连炮友都算不上。

罗逃避着那个显而易见的,他已经再熟悉不过的字眼。然后索隆就这样突然又出现在他的家里,他的床上。

整整两年。他用尽一切办法都无计可施,像人间蒸发一样的家伙,就这么无所谓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出现在他面前。

不,不是什么都没有变。

戴着凉凉的皮革手套的手探过来想要摸他的脸,不,索隆屋的手应该是滚热的,被罗攥住了手腕,滞在胸口的位置。而后索隆又凑近想要亲他,陌生的香味从靠近的身体上飘过来袭入罗的鼻腔。

不是熟悉的铁和酒的味道。刺入感官的香气更成熟、更深邃、更有摄入力,更…色情的味道。

不是索隆的味道。

罗偏过头,又躲开了吻。

这不是他的索隆屋。等等、——“他的”吗?

“不速之客。”没头没脑地开口,意义不明的指向。像赌气的小孩子一样。罗决定恨上一秒的自己。

“罗?”索隆有点儿迷惑地低声道。停住动作,退开了一点儿距离。月光落在索隆脸上,罗终于再也无法忽视那自己刻意抗拒的、最大的违和——巨大的、狰狞的长疤贯穿着索隆的左眼,像一道险峻的沟壑断开连绵的长河,细密的睫毛都被生生劈成两段。此刻仅剩一只的红瞳盯着他看,野兽般锐利的目光显出探究的意味,又慢慢变得柔和,露出了一种“原来如此”的表情。

“我一直在米霍克那里。”索隆忽然开口。

米霍克,罗默念着。脑子里闪过那个优雅的,强大的,危险的男人,索隆毕生追求的目标。

索隆平静地说着,目光却坚定有力,“两年。很快,我们会在新世界重逢。罗,你以后也要去的吧。”

索隆转过身,凌厉的眉眼放松下露出淡淡的笑意。他伸手过来,温柔地轻轻摸了摸罗眼圈下深深的乌青,“那只白熊,还有你的伙伴,他们都还好吧?”

罗没再躲,心里忽然有什么像破开了一样细小地脆生生地痛了起来,“索隆屋,我讨厌你身上的香水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甜心核弹 | 2024-7-8 14:50: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甜心核弹 于 2024-7-8 14:52 编辑

藻藻身上的香水味其实是米老师的因为朝夕相处所以糊上去了  罗罗最后那么说是由于是吃醋+害怕自己的伙伴和在意的人因为自己的决断再面临像草帽一伙儿两年前那样的危险和后果…所以下定决心要一个人去复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31

主题

546

帖子

5892

积分

风云使者

积分
5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