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普遍] 【11.11ZORO生贺】多用菜刀[始发百度香索吧]

[复制链接]
查看10889 | 回复19 | 2010-11-7 15: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商品名称:多用菜刀
价格:1000贝里
代表:认真、执着,梦想成真
———————————————————————————————————

这个春岛很小,有个小镇子,上面的商品都有代表的东西。


那个家伙看着我很久了。

腰间别着三把刀,看起来相当好战的家伙,但是此时此刻却从他身上散发出慵懒而有些迷茫的气息。

像是纯金打造的三枚耳坠随着它们主人的气息轻轻晃动,反射着耀眼的阳光。

他像个大孩子。

……不过那大概是假的吧,不然,它们和这个人身上的老头衫扎脚裤相差太悬了,虽然看起来挺配的。

他的绿色的头发染得很像是天生的,他刚进来的时候我差点以为看见昨晚听说的会移动的盆栽。

他的绿发比起之前那个从隔壁理发店出来的姐姐要自然多了,真想让那个姐姐问问他究竟是在哪里染的,然后把那个头发弄好看点。

她可是我们店的常客,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呆多久,但是她隔三差五就来店里看看,我可一点都不希望看到她那怪异的令我反胃的绿色头发,要是她把我买回去了,我岂不是要天天看着天天反胃还得替她工作直到我的寿命完结?

不过我想错了,那个姐姐纵使喜欢我也没有机会把我买走了。

他毫无表情的抿抿唇,忽然伸出粗糙的带些细小伤痕的手把我稳稳拿住了,还挥了挥,试了试我的重量。

这样的拿法,一看就知道是练刀的而不是拿刀的厨子。

“老板,这个……我买了。”停顿了一下,目光不经意间滑过了被他丢在一边的包装袋上的我的“身价”。

既然不是给自己买的就是要送给重要的人吧,肯定是贤惠的女孩子,干吗要这样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我撇撇嘴(虽然我没有嘴),有些不情愿地被老板递到了他的手上。

咳咳,差点忘了介绍我自己了,我的名字叫做菜刀,是伟大航道这个和平繁荣的春岛的特产——多用菜刀。锋利,不笨重,比普通的菜刀细长些,刀柄手感很好,男女适用,基本每家必备,但是有很多外行人却瞧不起我们。

哼,不管他们,其实,我还代表一种祝福哦(躲开丢上来的番茄),什么,不想理我?好吧你别后悔(指)我这就撤,让你们看后面的剧情……

之所以有那么多时间介绍我自己,都是因为这个绿藻头带着我在镇上唯一的一条大街兜了好多圈的关系了,不知道他想干嘛,反正到最后,险些把整个岛都转过一圈了,才来到目的地。

——就停在大街尽头向左的海湾的船。

——海贼船,草帽小子海贼团。我从老板和客人的闲聊里听来的。

在他的脚踏上那艘有个羊头的海贼船时,我就知道命运改变了,从此,我就要跟随海贼,随波逐浪。

作为一把菜刀,我的价值就是在厨房大展拳脚,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厨子我都得接受,就算是我很讨厌的双手沾满血的海贼的厨子。

他是第一个到船的人,没有把我放在厨房,而是和他的三把刀一样圈在他的怀里,坐在甲板上睡了。

我和他的刀闲聊起来。

“你们的主人叫什么名字啊?”

“罗罗亚索隆。”

罗罗亚索隆。

“他把我买下来给谁啊,是他的妻子吗?他的妻子也是海贼?”

“不是。主人没有结婚。”

“主人要把你给船上的厨子,金发蓝眼的,卷眉毛山治,是个一流的厨子。”

山治。

“你们主人看起来很凶……”

“他一般不凶,而且是个路痴剑痴睡痴酒痴白痴……”

哦,一般不凶,路痴的话,刚刚早已领教过了,功力深厚恐怕少有人能达到。

我跟他们聊着,知道了很多关于他们的主人——索隆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们伙伴的事情,我记住了每一个船员的名字,他们的故事。

我看了看睡得正熟的索隆。

就算是睡着也紧皱着眉头,似乎保持着相当高的警惕。

这时,船下传来了嘈杂声,大概是伙伴们回来了吧。
索隆忽然醒了过来,迅速握住了和道,而后又很快地松开手,把它们挂在腰上,站了起来。

戴草帽的最爱肉的橡胶人船长路飞,会说话的很像狸猫的驯鹿船医乔巴,跟童话故事里的匹诺曹一样长鼻子的爱吹牛的乌索普,还有知性神秘的美女姐姐罗宾和迷人的小偷,爱橘子金子和地图的娜美。

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很有特色的海贼,我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可是他们嘻哈大笑,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凶狠的坏蛋,看来我以后的日子不会很难过……我悄悄松了口气。

等一下,1、2、3、4、5、6,加上拿着我的索隆,才六个人,和道不是说有七个人么?对了,雪走说的金发蓝眼的卷眉毛的厨师山治不在,那才是我以后的主人啊,他到底到哪里去了呢?跟索隆一样迷路了吗?

“诶,娜美,”索隆朝他们身后看了看,“卷眉毛呢?”

“八成又在街上钓美女了吧,说起来,这个春岛上的美女还真是到处可见呢,我都有点视觉疲劳了。”

乌索普摊摊手,抢在娜美之前说了,“奇怪,索隆你干嘛突然找他啊?”

好色的厨子?我当时只想到这么一个形容词。

“山治说他要找点当季的食材让我们先回来,对了索隆,你之前要买的保养刀的用品呢?”

乔巴开口说了话,我真是羡慕死他了……呜呜我也好想说话啊,可是我是没有吃人人果实的菜刀……

索隆的感觉突然变了,把我往身后藏了一藏,就往船里走了。

乌索普被娜美揍扁塞进木桶里是我看到的最后一幕。

然后我被放在了厨房里,放在一个显眼的地方。


他从柜子里找出了一瓶酒,拔开木塞就往嘴里灌,啧啧,真是浪费了啊,那么好的酒应该倒在高脚杯里慢慢细品才对啊哪有这样豪饮,把它当做是普通的酒的道理啊真是个没品的酒桶……

“切,要满足你这个厨子还真有难度,这瓶酒当是报酬也不过分。”

不能算他在自言自语吧,至少,我有在听。

很快的,索隆喝完之后,把酒瓶口舔了一圈,带着空酒瓶走了。

外面的阳光被门隔住了进不来,厨房此刻有些暗。

闲来无事,我打量着厨房,和其他的厨具打招呼,和它们一起休息——它们说主人一回来就会忙个不停了。

才睡了那么一会儿我就醒了,是被烟味呛醒的。

感觉自己被人握在手里,那只手跟索隆的手不一样,手掌的纹路很清晰,有层薄薄的茧,是一个厨子的手。

他低头看着我一言不发,又把我举高过眼睛水平线45°,仰起头左右前后看了我一遍,掂量了我的重量。

山治,就是他了吧,我瞅着那搞笑的蚊香一样的眉毛。

他的目光很深,看着就像掉入了万米深蓝,而那温暖而灿烂的阳光却始终在头顶上,触手可及般,我有些疑惑了,在鬼彻它们的描述里,山治应该是个很像王子的花痴才是,可是他的若有所思的深沉的目光无声地颠覆着在我心里的他的形象。

山治把我拿了出去。

船已经出航了,往后也看不到我的故乡了,四面环绕的只有一望无际蓝色的海浪,船员们都在甲板上各干各的事,钓鱼的看书的睡觉的下棋的吃特产的,悠闲自在一片融洽,感觉像是游玩的而不是海贼。

“索隆,这把菜刀是你买的吗?”靠,还没有搞清楚我是被谁买的要给谁的吗?

索隆看也不看下这里,舞得呼呼生风的巨大杠铃给一旁晒草药的乔巴提供了强大而足够的风源,他给了山治一个肯定的答复和令我无奈的理由,“我不想你拿我的刀去切菜。”

会拿你的刀去切菜的吧大概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吧……我无语了。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好意了啊,不过再怎么说也轮不到你这个白痴帮我这个一流的厨师买刀……”

话还没有说完,我就被山治给扔出去了,靠靠靠!这个太刺激了啊喂你们到底是在干嘛的!

可是还没容我把这句话想完,索隆的鬼彻也出鞘了,和我来个激烈的碰撞之后,我的脑袋又来了个180°大回转,以更快的速度飞向山治,在把他嘴里才点上的香烟横切成两半后,刀尖钉入了山治身后的木板。

哇草!痛死我了!眼前一片黑,就算看到的东西也都是天旋地转的。

乌索普的骂声从身后传来,索隆也被暴力的娜美给揍了扔进了木桶里反省。

我想最后山治一定会接受我的,如果他是个优秀的厨师的话。

他把我拿回了厨房。

山治果然是个一流的厨师,无论是选材,刀法,烹饪,调味还是作为一个厨师的人格,能为他所用我感到很高兴。和他相处了一阵子,我也不时看到他对着船上仅有的两位美女大犯花痴的样子,以至于他给我的美好的第一印象再次被颠覆。除了是个好厨师外,他更像一个夹在痞子和好男人之间的BT男。

我想我最好相信和道它们说的话,毕竟它们和索隆山治在一起的时间更长。

不过第一天的记忆仍然无法抹去,身为菜刀,我的第一次竟然不是被用来切菜而是被拿去打架,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耻辱,后果很严重,因为我的心灵受到了重创,那会成为我一生的阴影的。

和道安慰我说没关系,想当年山治还用铝合金锅铲和铝合金汤勺跟鬼彻雪走打过呢。

索隆是三刀流,但是和山治打架都是用两把刀,鬼彻和雪走,却不曾把和道拔出来和山治对打,它一直稳稳挂在索隆的腰上,看着他们打架。

我不问也能看得出来,和道一文字,这把大快刀对索隆而言不仅仅是价值千万的名刀,而是有着更重大的意义,其他我不敢说,唯有一点,像索隆那么穷的海贼,怎么可能有一千万(被殴)。

“娜美小姐~~小罗宾~~这是承装了我满满爱意的红茶~~女士多喝对身体有好处哦~~”

明明是很平常的小事,不知道为什么山治总是兴奋过度,反正就是要尽一切努力讨得两位美丽姐姐的欢心,他不在乎别人的评价,但只要两位姐姐说好,就会高兴得撞到主桅杆上。

我跟索隆的刀抱怨山治追娜美罗宾太显眼了,和道和鬼彻在一边笑,雪走跟我解释。

其实,山治喜欢我们的主人,这个,草帽团都知道。

我懵了,我真的那么嫩,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我想我必须要有一定的承受能力才行,因为被拿去打架若就算是我的耻辱的话,我早就已经抱着“刀可杀不可辱”的伟大信念自己跳海去了——

在草帽团里,无论是路飞乌索普偷吃肉还是索隆偷喝酒,我都会被山治操起来,这种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

撞上路飞还好,山治只会追着他要食物,要是索隆,肯定又要我跟两位大哥打了呜呜……

日子过得很惬意。

我的多功能用法让山治很满意,看得出来嘛,索隆来喝酒都不用偷偷摸摸的了,有时山治也会带一瓶出去。

我时不时就能在太阳伞下看看外面的世界,山治不喜欢整天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工作,这并不代表他不认真对待食材,除了偶尔接受美女姐姐的任务扭成一团螺旋麻花之外,他都坐在旁边干活儿,每天都是这样。

今天不同了,我在厨房里待了一整天,山治也是,他咬着烟,没有点燃的。

我看他的样子,都快闷出青苔来了,为什么不出去晒晒太阳呢,又不是遇上暴风雨了。

“白痴绿藻头!”他忽然骂了一声。

厨房里根本没有别人嘛,难道是在骂我?靠,我就一菜刀惹他干啥……

“笨蛋臭剑士!”又是一声。

是说索隆?操!不高兴就打架啊,跑来这里发闷牢骚可一点不像山治你啊!

没有了声音。

我不能去找和道它们,自然无法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一定是大事,因为整条船的气氛都好恐怖。

“山治……”门被推开了一半,娜美探进半个身子,递给他一小包类似草药的东西,“把这个混进食物里煮烂,……把肉磨碎吧,乔巴说索隆伤得太深,要睡几天,而且咽不下整块的肉。”

“嗯。”

只说了一个字!太阳难道从北边升起来了么?!

“不用太担心……”娜美开口,好像是想要安慰他。

“没事的,上次也活过来了,那家伙命大,很快就会醒过来把绷带全拆掉的。”山治抬头笑了一下,“迷人的娜美小姐你站在这里,我无法安心工作啊,女士太累对身体有影响哦快点休息吧。”

“那……山治我先走了。”

门还维持半开的状态,几缕柔和的阳光飘进来,像极了他柔软的发丝。

他把肉剁碎了又磨成酱,和那包类似草药的东西混入煮了好久的粥里,把它们搅匀再煮。

等着粥熟的时候,他坐在几个人吃饭的地方,提了一瓶好酒,学着索隆的样子拔开木塞,含着酒瓶口往嘴里灌。

才灌了几口他就停下来了,望着洒出桌上和衣领的酒,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哪有人这样喝酒的,真是浪费。”说完嗤嗤地笑了一声。把木塞重新塞回去放回原处,“快点好起来啊,浪费这瓶酒的话我才不轻易放过你。”

我不知道究竟怎么了,我只知道索隆受了伤,很严重,究竟是多重我也不清楚,我无法想象那个健硕的绿发男人会毫无生气地躺在白色的大床上,但我确实看见了这个花痴成病的厨子死气沉沉的样子。

拿他和其他船员作对比,综合其他种种迹象,我不得不承认雪走说的话了。

山治的确喜欢索隆,有别于对娜美的喜欢,对罗宾的喜欢,索隆大概也喜欢山治,现在想想他把我买回去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有别于乔巴的喜欢,有别于乌索普的喜欢,也有别于路飞的喜欢。


是索隆的生日,那四个竖直向上的“1”字充分诠释了他想要当世界第一大剑豪的那份执着坚定。

11月11日。

四条“1”凑在一起的节日——光棍节。

他本人大概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节日。

(至于为什么我知道,唉,我人品好,路子多,喜欢八卦一下,没有罪吧?)

索隆早在两天前醒过来了,他一醒来就把绷带拆了去扛杠铃锻炼,说是要把昏睡这几天的分量全都补回来,结果被山治一脚踢回了床上,知道今天才“被允许”下床。

我们在一个岛登陆了,接近傍晚的时候。

岛上有个有趣的祭典,大家都很想去,可是必须得有个人一直守在船上,不能参加,本来想采用轮流替换的方法又觉得不好,决定不了的他们在餐厅吃晚饭的时候想出了一个办法,是船长大人的点子。

“今天是光棍节对吧,那么我们现在立刻拿出像1的东西!如果不能的就要留下来。”

“要是全部都能的话呢?”罗宾微微地笑,似乎很有信心。

“啊……那个,没有想好。总之先来决定吧!我决定要在那里的旅馆睡一个晚上,吃一个晚上!”

“要是同一种类的!”乌索普信心满满地提出附加条件,“每个人不能相同怎么样?!”

“好!”众人拍桌答应下来。

路飞把四根啃得干干净净的鸡腿骨摆在餐盘上,然后伸手去拿乔巴的炒面。

山治把四把割肉的长刀放在桌上,拿起其中一把搁在路飞的脖子上,“你又偷吃了厨房的肉,嗯?”

乌索普往嘴里塞了四根油条,有一半露在嘴外面,:“嘟吥纸别嘎喔咕吉(路飞你别打我主意)”

罗宾伸出她纤细的四根手指,“不知道这样行不行呢,我好期待今晚的祭典呵呵。”

乔巴把四根牙签插在鼻子里,“喔喔喔这样算不算!!”

娜美想了一想,从身后拿出四张钞票,共4贝里,她指了指上面的“1”。

“把雪走加上算不算?”索隆问,该死,他只有三把刀。

“不可以!”被六个人一起否决了,感觉真差。

我在一边偷着笑,啊哈哈索隆这个白痴奇数男,刀也是三把耳坠也是三枚,啊哈哈……

最后决定了由索隆守船,他在其他人下船参加祭典的时候帮山治洗了盘子,去了船尾睡觉。

不久他又回来了,来找酒喝。

他找出了上次山治只喝到四分之一的酒,也不管是谁的。

小口小口地喝,对着灯光自己和自己干杯,他乐在其中。

要是他一个晚上都这么喝就惨了,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会醉,我只担心山治的酒会被他全都喝光。

不是说受伤的人不能多喝酒吗?这群笨蛋把索隆一个人留在这里不就是明摆着让这个毫无自知之明的酒缸给自己“补充燃料”么?

山治,快点回来啊!你的酒有危险了!

然后——

山治出现了。

我觉得自己的心灵感应能力又更上一层楼了,说山治山治到的感觉真好。

“那是我上次喝剩的,绿藻,不要随便喝别人的东西。”山治坐在索隆的旁边,伸手把他圈在怀里,手臂穿过他的腋下,抓住了他骨节分明的手,把那瓶只剩下四分之一的酒移到自己眼前看着。

“明明就是你故意让我喝的,这种酒不伤身体对吧,适合我这种才捡回一条贱命的人?”

喂喂你们不要把我无视掉直接在这里谈情说爱啊,我我我受不了的!!

“把我的唾沫混着酒喝了代表间接kiss你不懂?”山治戏谑地笑着,“收益的是你我真不开心。”

“不跟你计较这些白痴卷眉。把酒还我。”索隆伸出另一只手甩了甩,要酒。

“我介意我计较。事实上我比较喜欢直接的吻。”

“唔……”

“我们就不用过光棍节了,生日快乐亲爱的。”

好了,在山治的手解开索隆身上的衣服的时候,我们就不要打搅他们了,最后,我要悄悄告诉你们哦,我代表另外一种祝福是甜蜜温馨的相爱。

END



匆匆赶出来的生日贺文
因为11.11是星期三悲剧不能上网,星期六要开家长会要去帮忙什么的木有时间
出来之后还挺长的嗯,我放心了……= =
没有手稿没有推敲,剧情改了很多次,如果懵了就算了吧最重要大家开心~~
第一人称写的,剧情背景是梅利号没烧之前,觉得那个餐厅和厨房比较有爱
看在我为了sz甘愿当一把菜刀唉大家就饶了我吧= =
以上
活着浪费空气 死了霸占土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皮皮 | 2010-11-7 16: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顶起~
给小额顶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hini2ran | 2010-11-7 17: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楼(rock) 的帖子

是打架不是战斗嗯嗯
其实有这篇文纯粹是因为看了一篇漫画的原因,那里是用勺子跟索隆打的……
活着浪费空气 死了霸占土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woo | 2010-11-7 17: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甜蜜又搞笑的文
話說這把刀太有個性了,吐槽點還真多啊XDDDD
我願意化作一把刀守候在他們身邊,見證他們的OOXX[s:9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maeshughes | 2010-11-7 18: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把菜刀见证了厨房里的不良画面啊[s:91]
这菜刀的生活实在太香艳了~~
很温馨的SZ~
[b][color=blue]堆文处--鲜网:[/color][url=http://209.133.27.115/GB/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53937]十二个月[/url][/b]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wymtw | 2010-11-8 01: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頭一次發現一把菜刀的存在感竟如此強烈
喔喔喔這也應該是偉大的航路裡最有'眼福'所以幸福的一把菜刀了吧嘿嘿嘿
很可愛的文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z良仁 | 2010-11-12 00: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幸福的菜刀!
可愛甜蜜又溫馨的文~~~
樓主真是好點子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kuso_declan | 2010-11-27 07: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吃绿藻 | 2010-12-13 21: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白鬼 | 2010-12-18 14: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匿名

13

主题

107

帖子

544

积分

骑士

积分
544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