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SZ] 修行的这一路 之 笨狐缘 07-26

[复制链接]
查看48461 | 回复244 | 2011-6-14 11: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是第一次进来看文的各位,
此文的第一部是在1-17页,从17页开始,是文的第二部。


阿色的自述:

文想了很久,不过一直没落实
写了个文案,有些罗嗦的文案
大概是长篇,更新会有些缓慢
此处算新人,各种规则请包含
名叫清一色,众人可叫我阿色

---原本只想写好玩的,不想...文慢慢,开始纠结
第一部
【文案】:
香吉士是个道士,奉师傅之命下山修行。师傅在临行前交代3月之内返回,下山之后要洁身自好,视美女如浮云,视金钱为草芥。香吉士想着山上的姑娘,他觉得把女人当浮云应该不难,可谁知下山之后他方才知道,山下的女人岂是山上女人能够比得?这师傅吩咐的第一桩事情便恐怕办不成了吧。

所以香吉士认为师傅交代的另一桩事情自己千万要做到,那样洁身自好还能剩下一半――视钱财为草芥…然而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在刚下山不久,便被扒了钱囊…香吉士觉得无妨,找几乎人家做个法式也就过去了,无奈修行途中捡了个‘散财童子‘…如此…香吉士只能视钱财为性命…而一路行来,不知福祸,当香吉士终于能视美女为浮云的时候,他却对身边这个人产生了异于常人的想法,他想把他压倒…这让他如何洁身自好?

而另一方面,对于师傅交代的3月之行,孰能晓得这一去便是十又三年…
香吉士这个小道士的修行之路,何去何从…

――

索隆站在一堆土包上,望着南方。

他这一望,风云变迁1700年.南方有人让他无法忘却,可在这1700年中,前1000年他看尽世界后700年他看透了世界。每天驻守在土包上似乎是他生活的部分。

【呦,索隆。又出来晒太阳阿。】
【阿】
【我好饿。】
【往南1200步】
【阿!索隆,你太厉害了。】叫嚣的声音从远而近,【1200步的那棵树上,真的有,看,鸟蛋!】

路飞是一只有200年道行却还不得人形的雪猴,四肢尚短,通体白色。原本该在雪山上的不知怎么就落到了这种荒山野外,这一来就是200年。也亏有他的这200年陪伴让索隆无味的这200年的生活丰富了一些。

他,诺诺罗亚·索隆,是上古一缕烟魂,前尘未忘后世无缘,就等着油尽灯枯,魂飞魄散之际,一个道士闯入了他的生命,从此小事不停,大事常来。陪他捉妖,封魂也同他赏月风花。看他万花丛中过徒留酸苦自己尝…原以为这是命也认命的时候,他却被他压倒了…
这缕上古的烟魂,索隆这一世的修行又该何去何从…





第二部从17页开始,请大家自行跳转
第二部
【文案】:
索隆:作为一只修行了500年却连人形都化不了的狐狸来说,索隆只想每天睡得饱饱的,长得胖胖的,他一点一不想跟这个金发男人有什么瓜葛。但为什么,自从遇上了这个金发男人之后,他就不仅睡不饱,连胖胖的身形也保不住了呢?
另外,这个家伙老师逼他显出人形,是怎么回事?
【别逼我,再逼我,我,我就离家出走了!】小狐狸身子一转,屁股对着香吉士

香吉士:香吉士作为一个道行高深的道士,怎么也想不到这只傻的可以,懒到要命的狐狸居然会是他等了500的心头人物。而当他知道的时候,他自然是要想尽办法,让他化出人形,跟他同寝,共眠了。





文案结束,后面正文


正文:

1. 下山

香吉士看着平铺在床上的布,再打量了一圈房间,最后将放在桌上的几个小瓶拿起放在布上,将布对角折起来打结


【收拾好了?】
【差不多了。】
【记得师傅讲的话吧。】
【记得。】
【恩,你从四岁起就跟着我,到现在已经十六年了。按照你的资质,为师早该让你下山,只不过你体质特别,冒然离山却是放心不下。】
【师傅教导铭记于心。】
【你也就敷衍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的那些花花肚肠。言归正传,你此去虽是修行但是必定遇到风险,以你现在的本事,那些个魑魅魍魉倒是不怕,就算是遇到对不不了的相信要保命还不成问题。】
【是。】
【为师交代你取的两样东西可记住了?】
【两仪山孔雀胆,无忘殿千年魂,记住了。】
【恩,这两样东西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你切记在江湖,人可要比妖可怕的多。】
【徒儿记住了。】
【还有…】
香吉士皱了皱眉
【下山后定要洁身自好,女人如蛇小人如蝎;钱是身外物莫看到眼里去。】
【是。】
【如此就去吧,途中若有变故烧一个神式给我】
这次香吉士没有回话,他早就不耐烦了。拿了包袱掠窗而出。这一去便是一十三年……

【呦,香吉士,去采蘑菇呢?】
【下山】没看我背着包袱嘛,采蘑菇?
【下山?你从来没下过吧,万一迷路了…】
【再多嘴你身后的那个魂就要扑上来了。】
【…什,什么!哪里来的…….】
猎户还在山头一惊一乍,这厢香吉士早就歪着嘴跑得无影无踪了。

跟师傅修行的这一十六年,他跑遍了山上的所有猎户的家,降妖除魔的事情做了不少就是没有下过山,不过同门的师兄弟妹们到时常同他讲起山下的事情,外出回来也会带一些手信给他,所以他对山下的情况倒也不十分陌生,只不过这次师傅居然会派他下山倒是……

师傅表面上说让他修行,可三个月能修什么行?香吉士不笨,半月前大师兄受伤回来那会儿他就知道了。师傅是镇山的半仙,离不了山,大师兄是修行时间最长的长弟子,同门中如果有连大师兄都对不不了的鬼神,那担子自然就落到他肩上了。

香吉士在同门中排行老五,本事却是在大师兄之上,师傅说这是天赋异禀。

走在山道上,香吉士步伐轻快。他想不通那孔雀胆和千年魂都是被封印的死物,怎么还会有麻烦?莫非封印被解了?抓了抓头,香吉士摇了摇脑袋,他可想不了这么多。反正有三个月的时间,他就趁这会儿好好玩,至于师傅交代的,如果因为个别琐事耽误了,就御剑飞一次,这本事从领悟到现在还没用过,也不知道灵不灵,师傅他老人家大概还不知道…不管了,先斩后奏吧。

于是香吉士的修行道路就这样开始了...
TBC


下一章 女人

文是现打的,错别字什么的,请大家忽视

另外,文里所有地名,法术名等等都是捏造...
The rush of battle is often a potent and lethal addiction,for war is a dru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清一色 | 2011-6-14 11:45:48 | 显示全部楼层
2.  女人

香吉士走得很快,于是自然进到城里也快。梅山脚下住着很多猎户,这些猎户,长久以来打猎为生。而自古猎户屠夫杀性大,见血多,故而不干净的东西跟的也就多了。

一座城镇少不了靠山靠水,梅山是小镇上的主山,山上有个利皓堂,说白了就是香堂。城镇上的村民时常上山求支高香以保阳寿平安而猎户们,因为长居山中,山者,林木森也,阴气也是极重的,猎户免除精怪作乱,免不了请千阳殿的道士到家中做法,求个八卦挂于门前。至于这千阳殿位于利皓堂之西南,属梅山上的一处道观,跟利皓堂的区别在于,一是烧香的地方,一是请道士的地方,两个没有依附也无直接联系。

猎户们岁岁年年,请道人做法,因为大多师兄弟都下山修行,于是乎香吉士成了四处为猎户们做法的人,他几乎跑遍了山中的猎户家。于是利皓堂里求香的小姐们没有见到,这猎户家的强悍妇人倒是见了不少。

踩着步子,耸了耸包袱,香吉士抬头一看,一城门立于眼前,上面端端正正四个隶属大字——朱雀南门,过了这道门便是进城了。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日头,正午。

香吉士摸了摸肚子,该是饿了,找馆子吃饭,这右脚一迈,左脚一提,便跨进了城。

这一进城,眼前的一切可把香吉士给弄懵了。
街道正中车水龙马,民宅民居排排而立,商家店铺兴隆繁旺;香吉士小跑了几步,大街小巷,摊贩兜售,买卖叫唤,热闹非凡。

【唉,好好走路阿,东张西望的。】
【…?】
一妇人左手挎篮,右手持娟,看了一眼呆愣的香吉士,这人傻不隆咚的,一个劲的望什么,撞了人了都。
【阿,对不起!】
迟迟才反映过来的香吉士,连忙道歉,那妇人已经走在二十步以外了。抬手挠了挠头,香吉士看着来往的人,来往的女人,他深深的一吸气,香香的……城里的味道,女人的味道。

咕噜噜…一阵响声,肚子饿了
香吉士还来不及张望城里的繁盛,便在一家店铺前停了下来

【呦,客观,是打尖还是住店阿?】
【吃饭。】
【哦,那快快进,我们凤栖楼可是这城里响当当的。】小二摔了一下抹布,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香吉士看了看小二,又看了看这楼册挂着的招牌[有凤来仪],闻到菜香连凤凰都会来?笑了笑,小二前脚迈进店里香吉士后脚也跟了进去。他好美食,对美食也有一番研究,好不容易下一趟山自然不容放过品尝美食的机会。

【你们的菜是人吃的吗?】
香吉士刚坐下,便闻得一声尖利声响,他循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姑娘。香吉士一愣,美丽二字几乎脱口而出。

【姑娘,这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误会?什么误会!你有眼睛吧,这么大的蟑螂在菜里没见到?】
【这…】
【这什么这,本小姐来这里散金,你们用这种东西招呼我?今儿个不给我个满意的交代,信不信我拆了你们的店?】
【这位姑娘,我们的厨子爱清洁,厨房也是打扫的一尘不染,是不会有虫进到菜里的呀。】
【那这是什么?】女子一指菜中蟑螂,【这莫非是你们的配菜?】
【不不不,这…】掌柜的还想说什么,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袖,对他使了个眼色,掌柜的一愣,随即明白,今天是遭瘟神了。
【哼,这还差不多。】那女子掂了掂手中的银两,嘴角一翘离开了[有凤来仪]
怎么回事?
香吉士愣了很久,他的脑子里不断的交替出现前段时间刚见过的王猎户家的嫂子和刚才一脸嚣张的女人…女人…这就是女人?这才是女人!望着大街上来往的女人,香吉士有些发自本能的难以自禁的咬着手指…师傅,答应你的事情,恐怕是做不到了!

【客官,您的菜】
【阿,】香吉士一个回神,拉住刚上完菜的小二,【刚才怎么回事?】
【客官您没看到?】
看到什么?难道城里漂亮的女人吃饭不用付钱?师傅没说阿…
【那个可不是一般的人。】
恩,的确,她很漂亮
【漂亮是其次,她是飞檐走壁,上房揭瓦,溜门撬锁的妙手空空。】
【妙手空空?】
【客官,您外乡来的吧。】
【阿。】
【妙手空空是京城里来的,最有名的小偷。】小二的声音低了几度,【她呀,偷富不偷穷,偷过一次的地方绝不会偷第二次,也算得上侠义】
【所以她吃饭不用给银子?】难道不是因为她漂亮?
【哪能阿,这[有凤来仪]是我们县太爷的小舅子开的,】小二皱着眉头做了一个动作“贪”
【哦~】没吃过猪肉还能想不出猪跑吗?香吉士虽没下过山,但是旁听了不少,对这山外的世界多少还是了解的,而且他天资聪明,一些事情自然是举一反三了。
【那客官您慢用。】

看着小二离开,香吉士回过头拿起筷子,刚要去夹那盘水煮牛肉(他荤素不计)只见眼前一闪,那盘肉眨眼间一片不剩。香吉士一瞬间黑下脸来。
这味道…是妖!

TBC
厄,文里用到的名字
梅山,利皓堂=梅利号
千阳殿=阳光千里号...
一点苦中作乐的小玩意儿。

文里会出现一些原创人物,比如张三,李四,王五...能用到OP里原著人物的,阿色尽量用。
下一章:妖(路飞要出来了)
错别字,请无视,古风的同人文,词句上有些难,大家别太在意。阿色是现代人...

另外,香吉士吃肉的事情也别在意...悟空也是喝酒的和尚


The rush of battle is often a potent and lethal addiction,for war is a dru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清一色 | 2011-6-14 11: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3.妖 (上)

香吉士只觉得眼前一闪,脸边有微风拂过,挡在额前的散发微微晃动…看着眼前空无一物的瓷盘,香吉士的眼睛很快的瞟向窗外,他的嘴角微微一牵,略带笑意可一刹那间笑意不见,出现在他脸上的是一抹疑虑和惊奇。

雪猴?
那东西速度很快,快到几乎肉眼无法辨别。如果不是道行不深香吉士也很难看清那东西的真面目。只是,如果是雪猴的话…

香吉士陷入了沉思,那东西的是猴精,只是通体雪白。如果他没有记错,史上有记载的通体雪白的猴子就只有雪山上的雪猴,只是…


香吉士放下了筷子,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只是雪猴在一千百年前就已经灭绝了…那是一场战争,死伤无数的战争,人、妖、仙三界的战争。这场战争没有被写进历史,香吉士脑子里唯有的记忆也是来自师傅的口述。师傅说他的太祖参与了那场战争,那时人跟妖联合了起来,最后虽然还是上仙赢得了胜利,但却不是一场光彩的战争,那是一场背叛。


香吉士记得,那场战争为首的妖就是一只雪猴精。那是世上最后一只雪猴,在战争失败后粉身碎骨,永世不得超生…可若是如此,刚才那个偷了他一盘肉的精怪又是什么?

放在桌缘上的筷子疙瘩一下掉到了地上,发出轻快的声响。香吉士回过神来,看着落到地上的筷子,然后会心一笑。

他在纠结什么?刚才他似乎在为千年前的历史烦恼?有够无聊的。捡起筷子不在意的在裤子上擦了擦,他就点了一盘肉,现在肉入他人腹中,他就只能吃菜了。
…嘎,这菜,还真不怎么样。

【呦,客官,吃饭?里面坐里面坐】跑堂的小二哥依旧一脸殷情的迎接往来的食客,过了用饭时间后,渐渐的楼里的人越来越少。
【你听说了没有。】
【什么?】
【昨天,张家的羊又不见了。】
【城北的张家?】
【是阿。】
【切,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这城里的首富张员外家少了只羊都能成新鲜事?】
说话的两人坐在另一边,跟香吉士的位子隔了两桌,看打扮像是走镖的镖客
【少一只当然不能成新鲜事。】说话的是另一桌的食客,穿着浅蓝长衫,斯斯文文像个读书人
【呦,蓝大先生,】说话的那个镖客看到长衫男子端着酒杯走进,便给他让了个位子,这位蓝大先生不是别人,正是张员外家的教书先生。
【您刚才这话是…】
【你可知张员外家养了多少只羊?】
【看您说的,这我们那能知道。】
【他家后庄,那五里开外的圈子里,一共养了两百只羊,七百只鸡,三百头牛,可是现在那里…】蓝大先生看了看四周他的声音低了低,【可现在那里一只鸡没有,最后一只羊也在昨天没了。】
【什么!】那两位镖客一下子叫了起来,丢了几只那还正常,可这近千只的畜生都没了,而且还能不被抓住…这就说不过去了。
【听说饲养的圈子里有血迹,是在弄死后带出圈子的。】
【那就没人发现?】那些被弄死的畜生死之前至少会叫几下吧。
【这正是怪异的地方,那些鸡羊一点声响没有,就好像是…】蓝大先生顿了顿,【就好像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弄死的。】

在做的两位镖客顿时觉得周身冷了一下。
【这莫非…莫非是…】妖怪所为?
【张员外请过护卫,地保堂二十个威风凛凛的壮家伙,一点用没有,这不张员外觉得邪门,请了道士,你猜怎么着?】蓝大先生喝了口酒,故弄玄虚道【隔了一夜,那些个道士连银子都不要就跑了。】

在坐的几位一下子都没了声响,蓝大先生话中的意思明白不过了,是妖….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妖。


3. 妖(下)
在坐的几位一下子都没了声响,蓝大先生话中的意思明白不过了,是妖….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妖。

听着那桌人小心的议论觉得有些好笑,不过转而一想,这还真像是精怪们的做法,大概是那些道士们修行不足吧

【结账。】
【好类,客官】

收起钱袋,香吉士顿时想到师傅在他临行前交代的另一件关于钱财的事情。把钱袋放进衣侧内,对于钱财他倒是想来不看重。大概一直在山上的关系,香吉士觉得钱这东西不用太多,够用就好。这样想着,他迈出了[有凤来仪]

出了店,又是繁华的街道。
香吉士这边瞧瞧,那边望望,一个时辰内,他发现先了这个小镇上一件好玩的事情。
在府衙前立了一块告示板,上面贴着一些黄纸。上面的内容不是通缉要犯而是聘用道士。

【这位小哥,请问这上面是怎么回事?】香吉士拉过一旁的路人问道
【请道士做法阿,你不识字?】
【不是,我是说这梅山上不是有道士吗?怎么…】对阿,他的那些师兄弟们不就是为的这么下山修行的?
【梅山?哦,那个千阳殿阿。】路人恍然大悟,【嘿,外行了不识,这千阳殿的道士怎么是随便请得动的?】
【阿?】
【去年,隔壁柳城出了个白面女鬼,吃了三十六口人,千阳殿的乌索普道人才出山收了那妖人。】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三师兄提起过,那妖人喜欢挖陷阱

【可你看看我们这里都多大点事阿,王家少了头羊,贾家少了只驴子,这能请得动人家千阳殿的人嘛?】

香吉士不解的看着这个路人,什么叫多大点事,前些天王猎户突然觉得身子冷,他还跑去给他做了场法式呢…

【来来来,让开,让开】突然一群衙役疾步走来,挡开了人群,香吉士让了让,只见他们齐齐的停在了告示板前,手臂一挥,一张大大的告示出现在板上。

看来是出事了
周围的人一下子围了起来。香吉士好奇的从缝隙里忘了一眼,刹的眉头一皱,出人命了!
--
【索隆,街上好热闹。】路飞远远的跑来,然后在一堆土前停下,接着刨了两下土。
【你别刨了,土堆都让你刨松了。】索隆突然冒了出来,皱着眉头说。
【我要进去。】
【啧!】索隆的眉毛抖了两下,这只笨猴子,都刨了两百年了还没想通。
【交代的事情做了?】
【恩,把羊放在了西崖上,引大鸟来吃,然后我去掏鸟蛋。】顺便去那个有食物的地方吃肉。
大鸟…索隆重重叹气
【那只鸟好生奇怪。】路飞又刨了两下土,那只鸟长了一张人脸。
【…它叫毕方⑴】
【比方?】
【你只要记住,你吃了它的蛋,你就赚了一百年。】
【阿?】
【行了,蛋呢?】
【这里。】路飞屁股着地做好,然后伸出前臂,有些胖胖的爪子底下藏了一颗绿幽幽的蛋。为了这只蛋,他还被那只叫比方的鸟啄了一口,疼!
【好,你把它吃了】
【我受伤了。】路飞没有马上吃蛋,他举起另一只前臂,上面有些血丝。
【我闻到了。】索隆早早就闻到了,不过就这么一道口子,换一百年道行,值。
【给吹吹。】路飞把毛茸茸的爪子伸到索隆眼前,眼睛闪亮亮的看着索隆,索隆每次给他吹吹都好舒服。

索隆笑了笑,在他的手上吹了一口。他是一缕烟魂,哪里来的什么气息,但是每次路飞都吵着让他吹,他也只好装模作样的吹,就好像一千七百年前那样。

【疼吗?】
【吹了就不疼了。】路飞圆圆的脸上微微一笑。

索隆看着他把那颗毕方的蛋吞下,说路飞是只猴子,其实出了那条尾巴像猴子外,别的还真看不出猴子的样子。反而更像…狸猫?

【你说街上很热闹?】
【恩,好多人围在一起看黄色的纸头。】
告示?【出什么事了吗?】
【不知道,不过我闻到了血的味道。】
【血?】
【恩,从城北飘来的,是人的血。】
人血?路飞的羊就是城北偷来的…
【你有没有看到什么,昨天晚上,偷羊的时候。】
【恩。】路飞点了点头,然后在地上滚了一圈,有去刨那堆土,【索隆,我挖了两百年怎么连个洞都没?】
你挖了两百年才发现这个问题?

【十六连臂阵不破你挖两千年都没用,不讲这个,你看到了什么】不能告诉路飞阵局的事情,他不能让它去冒险。
【我看到一个女人。】
【女人?】
【恩,我带着羊看不清,不过应该是个女人,躲在院子里。】

张家的院子离羊圈有五里地,路飞居然能肯定院子里是个女人…看来大鹏的那颗金蛋果然有使人夜视数里的效果。
【但是她用手遮着脸。】
【?】
【索隆我好饿。】
【你吃了[有凤来仪]的肉,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给我打坐。】

……路飞的脑袋一下子耸了下来…慢慢吞吞的坐起来,忽然一闪,只见他已经倒挂金钩在了树条之上。

索隆看到他就绪之后,慢慢地冒出了半个身子在土堆之上,然后他慢慢地看向南方,似乎在等着谁的出现。

TBC
注释:⑴ 毕方:
毕方鸟,语出《山海经》海经 第一卷 海外南经。
原文:毕方鸟在其东,青水西,其为鸟人面一脚。一曰在二八神。
阿色解释:毕方鸟,传说中的神鸟。位于十六位神人的东方(也有别的版本),青水的西方;此鸟怪异,人面鸟形,只有一只脚。
另外,关于十六神人,文中已略有提及,就是【十六连臂阵】这个会在后文中解释,此处不做详解。

山海经的文,是阿色拿着书打的,所以有错字,断句之类,请谅解。
阿色热衷山海经,反复看过多次。次文中会多处用到山海经,庄子里面的神物。
但其中神物的特性,阿色自己写得,如有雷同,纯属捏造。


下一章  收妖

The rush of battle is often a potent and lethal addiction,for war is a dru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清一色 | 2011-6-14 11: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4. 收妖 (上)

   女丑之尸,生而为其夫杀之,以右手鄣其面(2).

   香吉士走在街上,他的脑中不断的闪过年前乌索普说过的一件事情,那是发生在柳城的事情。那天是小年夜,师兄弟们都回到了山上,大家围在火旁讲着自己修行路上的见闻。轮到乌索普的时候,他夸张的形容那个白面女鬼的样貌,她的手段以及…她的不幸。乌索普说他没有收了她,只是在她的坟前定了一个草结,让她足不能出而已。

   刚才香吉士打听了一下,柳城去年换了父母官,大兴土木…莫非是动到了她的坟墓?香吉士想着决定去城北看看。
  
   【阿!】一小人儿狠狠地撞在了香吉士的怀里
   【好好走路阿,想什么心事!】小人儿一脸怒意
   【阿,不好意思。】香吉士对他点了点头,致歉
   【真是的。】小人儿边走边抱怨

   香吉士耸了耸肩,往城北方向走去。

【路飞,你晚上去城北主院看看。】
【城北主院?】
【对,我有些不放心。】这个城有连臂阵,一般精怪只会避而远之,而这次是怎么回事?
【哦,看那个女人阿?】
【恩,她可能不是一般的女人。】
【哦】
【你去的时候别让人发现,月亮到头顶的时候就回来,要小心。】
【好!】

香吉士在城北大院里绕了两圈,这院落的正门前出了两口石狮子外,居然连个护院都没有,这太奇怪了。香吉士走上台阶,右手捏了个决,然后把耳朵贴在关着的门上

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嗬!】

香吉士手一松,退回到原地…怎么会是个…婴儿…

两簇眉隆在了一起,看来事情比他想的要复杂。香吉士走下台阶,远远的看了大院一眼,慢慢地离开了这块不净之地,他决定入夜了再来。

【来,客官您要的面,这是肉末臊子】
【好,小哥,好香的面】
【嘿嘿,好说,爷爷那辈传下来的。】

日暮,风起

【那索隆,我去了】
【恩。】

路飞抓了抓尾巴,一溜烟消失无踪。
--

【什么!没钱?您再找找?】

做面的小哥放下抹布看着浑身掏遍都没摸出一个子儿的香吉士,这仪表堂堂的人儿居然还能掏不出15文钱来?

【我从[有凤来仪]出来,明明把钱放衣侧里了,怎么会不见了?】
香吉士摸着空空的衣侧,一脸尴尬 .难道...香吉士突然想起来在街上有个小人儿撞了他...莫非那时候...

【这是…吃霸王面了?】
【不,你看,我…】
【那你身上有什么值钱的?】
【这…】
香吉士捏了捏包袱,他清楚的记得里面有一把桃木剑,一大堆符纸,一套道袍,一些药物和少许调料…估计换不得一文钱。
【这位客官您看,我起早贪黑的卖面也不容易,您…】
就算是被扒了,也不至于连随身物都被盗了吧。

【我知道,而且没钱我也不能上路,你看这样行不,我在这里找份活计,然后再来还你。】

卖面的小哥眉头一皱,如果这是他第一天出来卖面他兴许还会相信,但是这是他出来卖面的第五个年头,五年的时间早就把他炼成了精

【在这里找活计赚钱?哈~你会干什么?】
【我其实是个道士,我们你们这里的人家都….】
【什么!你是道士!】
并不洪亮的声音自香吉士背后传来,香吉士转过身,看到的是一位面色发红的年轻人,他的脸红的不自然,而且气喘,看来这一路走得很急

【对,我是道士。】
香吉士点了点头

【我给你二十两银子。不,五十两,你跟我走一趟。】

香吉士抖了抖眉,五十两可不是小数
【请道人现在就跟我走。】
香吉士的眉抖的尤甚,什么情况让这人连打听都省了就直接让他跟着走

【可是,这里我还有15文钱…】
【你明天正午去城北张家领】
那面红的年轻人对着卖面的小哥说道,然后就急急的往前走了。

香吉士回头看了卖面的小哥一眼,然后拿起包袱走在那位年轻人身后。原本还想入了夜瞧瞧潜入张家大院,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跟着男人进了院子,香吉士才得知,这男人姓陈名皓,是张家的上门女婿。而之前张家请过好多个道士,不是为了那些鸡羊却是院子里出了事,张家的独女风魔了,时好时坏,而请来的这些个道士尽说妖物冤恨太深对付不了就逃之夭夭了,而今张家已是病急乱投医了,只要是个道士也管真假就请进门。

【姑爷。】
【恩,小姐怎么样了?】
【下午睡了一会儿,一个时辰前在后院水井…】
【水井?】
【小姐好像要跳井。】
【跳井!?】
【恩,被下人看到阻拦后,就昏倒了,现在还在睡。】
【恩,那下人在何处?】
【是六儿,好像小姐挣扎过头,敲到了他,给大夫看过后在仆役房休息。】
【好,你先下去吧。】
【是,姑爷。】
【这位道人,你看…】
香吉士一个手势打住了陈浩的话

【现在还不好说,让我看看你夫人。】
【那,道人这边请。】

陈浩推开房门,前脚迈了进去,就在陈浩进屋的那一瞬间,香吉士突然回头看向房前小院,然后顿时一笑,那个小家伙又来了。它跟之间诡异的宅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TBC

注释(2):女丑之尸
原文: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鄣其面。十日居之,女丑居山之山
阿色解释:丈夫国北边,一女尸。此女叫女丑,生前被太阳晒死,所以致死都用手蒙着脸…
此处,《女丑之尸》阿色做了改动...不是原文里的那个意思了~


(下)

路飞用最快的速度攀上高墙,四肢着地的瞬间又一下跃到了院内的一颗合欢树上,一起一落间,竟是连片树叶都没有响动。路飞就这样躲在树荫里,留意着这一座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他先是看到了一个下人受命退出了院子,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男人被请进了院子里的住房内。路飞略微探出头想要看得仔细些却见那男人突然回过头来,吓得他赶紧缩头,索隆交代了不让别人发现。

香吉士回转身走入屋内,一进屋他便眉头一皱,好强的怨气,但是却感觉不到妖气…莫非,俯身了?

此念头一生,香吉士的注意力便集中到了躺在床上的人儿。楠木雕的的花床上高高的隆起一堆,用两层棉被裹着,看起来有些得瑟,看来是冷极;棉被连同头一起裹进在内,是不想见人还是不能见人?

香吉士记得妖物俯身他人需要耗费大量阴气,可也不至于如此,刚才那个丫鬟说下午她要跳井…结果被阻拦,然后还伤了一个下人,看来问题在这里,用气过度。

【你夫人他,一直都这样?】
陈浩刚想上前查看他夫人的情况便被香吉士一句话问住

【这…】他想了想,【不是,刚开始还好,只是有些忧虑过度,疑神疑鬼,但是数日之后便…】陈浩叹了口气不做言语

香吉士看了他一会儿,又看了看床上缩成一团的人,然后从包袱里拿出一张符纸,极快的拉过陈浩吹在身旁的手,迅速的用指甲一划,陈浩一惊还来不及缩手香吉士便已经扔开他的手将符纸贴在了床头。

【哇!】顿时一阵刺耳的尖叫,一阵迅猛的阴风吹过,片刻房里又恢复了平静。
【你…】陈浩还来不及问,香吉士一个眼神让他看床头
只见床头贴着一张符纸,上面血红的符号慢慢变成了黑色…

【这…】
【自己止一下血,留下来了。】
【阿,什么时候!!】陈浩连忙将破开的手指送到嘴边,此时他的疑虑犹如洪水:他的手指何时破的?那符纸上是自己血?这个道士此举何为?刚才的尖叫又是…?

【你夫人暂时不会没事,但如果三天之内找不到令他变黑的缘故,】香吉士指了指床头那道符上的黑色血痕,【神仙也救不了她。】香吉士把包袱甩到肩上,转身出门

陈浩呆立着,他看了一眼床头的那道符,看着妻子平息下来露出头的睡颜,又看着香吉士踏出房门的背阴,诸多疑问瞬间凝成一句肯定:这个道士不能小觑。
登时醒悟过来,陈浩拔腿离开房间,追上了香吉士

【这位道人,送佛送到西。】他此时的眼中除了敬佩只剩恳求。
【你知道什么样的妖物是一般道士无法送入轮回道的吗?】
…陈浩摇头

【宁可灰飞烟灭也不想进入轮回道的。】看着陈浩一脸无知香吉士好心解释道:【就是在阳间冤恨极大的妖物。】

【你是说】陈浩似终于有所领悟,【你是说这东西对我夫人有怨?】
【不,是对你有怨恨。】
【阿?】
【我用你的血写符,色变,就说明她恨的是你】平常的符纸只用朱砂便可使妖物无所遁形,何须人血,血只会引来不干净的东西。当然个别的人的血的确可以驱鬼消魔,那也只是个别的人,比如他自己。

【所以你不把事情告诉我,我帮不了你。】香吉士看着眼前五官姣好的男人,虽未涉世却也知人世三分。

【五十两银子就暂时用这块玉来代替吧。】香吉士撤下陈浩腰间的配饰,【三天之内,我会留在城里,凭城北张家的财力没可能找不到我。】香吉士挥了挥手,脚下轻轻一跃便出了院子。

TBC

The rush of battle is often a potent and lethal addiction,for war is a dru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清一色 | 2011-6-14 11: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5. 重聚

香吉士走在街上,这里跟闹市隔了了三条街,街旁亮起来的灯笼把香吉士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突然他停下了脚步。

【从张家院子到这里,跟了我两条街了,还打算跟多久?】空无一人的街道,香吉士好像是在自言自语。身后一点动静没有,香吉士笑了笑

【你骗人!】
【?】
【你明明可以抓住那个女人。】

香吉士不做回答,只是笑。
的确他跟陈浩说的是:一般的道士不能,可他从来没有说自己是一般的道士,而这只猴子精居然能看出来,看来不是一般的猴子精。香吉士现在对这只猴子充满了兴趣:
【如果你想知道屋子里发生的事,我可以告诉你…】
【真的?】
还是没有人影出现,不过香吉士的笑意却更深了,是只很好骗的猴子

【真的。】
【那好,你告诉我。】
眼前一晃,一只通身雪白的猴子立在了香吉士的面前。

【屋子里出了什么事,那女人怎么会跑出来?】路飞躲在院子里的树上,看不到屋里的事情,他只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尖叫然后那个女人突然从屋里飞快的闪了出来。索隆虽然交代他别让人发现,但是他也总不能一点都探不到消息就跑回去吧。

【阿,都这么晚了,刚才那个卖面小哥家的肉末臊子,现在回味起来真是太….】香吉士还没说完,就听到一声吞口水的声音,好笑的抖了抖眉,
【我要去吃点肉,边吃边说?】
于是香吉士跟路飞便出现在了悦来客栈的天字号房里

【客官,您用完叫我一声,我会来收拾。】
【好。】
小二出去也带上了门,门合上的瞬间,路飞便出现在了桌子上,盯着那盘红肉,眼睛发光。

【怎么像个死鬼,张家那七百只鸡,两百只羊没能把你喂饱?】香吉士很肯定,那个小偷就是这个猴精路飞。
【索隆不让我吃那些。】
索隆?
【那你吃什么?】
【鸟蛋阿。】
鸟蛋?香吉士走到桌边,路飞早就已经开动了。看着这只讲着人话的猴精,心里倒是觉得有些亲切,这只猴子确实不像普通长在野林里的猴子。

【你修行的这近三百年都吃鸟蛋?】
【两百年。】
【阿?】
【我修行了两百年。】
什么!!若只有两百年,那他怎么有近三百年的道行?而且这股道行还在蹿升,似乎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五百年的小劫了。

【喂,跟我讲在屋子里出了什么事情。】
【你为什么想要知道?】
【因为索……我不告诉你!】
看来是有人想要知道,是那个叫索隆的人?

【好,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修行了两百年却又近三百年的道行?】不仅如此,香吉士甚至在路飞的身上感觉不到妖气…
【什么三百年的道行,不知道你说什么。】
看着路飞满嘴的肉,看着他的表情,不似作假,这只猴子莫非是有高人相助?就好像自己这样?
【那你平时做什么修行?】
【挂树上,吃鸟蛋。】
香吉士的嘴角抽了抽,跟精怪有沟通问题。不过就算如此他还是听明白了一些事情,从一开始就被路飞拿出来说的事情,吃鸟蛋…

【你吃的什么鸟蛋?】
【忘记了,还不都是鸟蛋。】路飞又往嘴里塞了几块肉,然后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好像有只叫比方。】
比方?
毕方!
毕方鸟!

香吉士的脑子里有一种要炸开的趋势,如果路飞这几百年来吃的都是这种神鸟的蛋,那就难怪他只修行了两百年就有近三百年的道行了,而且不出数日就会突破五百年…毕方鸟一百五十年产一颗蛋,而吃下这一颗蛋便有一百二十年的道行…….

看着路飞夸张的吃法,看来他是很少吃俗物的,背后指点他的究竟是何等高人?香吉士只觉得他的好奇心一下子被高高的拎了起来。

【那个张家院子不对劲,你知道的吧。】香吉士是个说出做到的人,所以他答应要告诉路飞的事情就会跟他说
【恩。】
【张家的小姐被附身了。】
【恩。】
【附在她身上的是个女鬼。】
【那个遮着脸的女人?】
【遮着脸?】香吉士奇道
【恩,我看到她用手遮着脸。】
【哦,】香吉士顿时好像有些了然,【对了,还有张家死了个小孩。】
【哦。】路飞咽下肉,他觉得有些渴,抡起一旁的大酒碗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唔,这是什么…】好像不是水…头怎么晕了,什么时辰了,外面的月亮好多个…咦,索隆怎么跑来了…一大串问题在路飞脑子里旋转,还没问出来之前,他便眼前一黑倒在了桌子上。

【你对他做了什么?】
【!】
香吉士还没有反映过来,他的眼前便站了一个男人,眼前一闪,来人的手上抱着路飞。男人在月光底下,肃着脸,怪异的绿色头发…

【…】香吉士木呐了一会儿,顿时领悟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是在问自己的话
【他】香吉士看了看桌子上那只见底的碗,【他大概喝了酒,醉了。】
…男人低头看了看路飞,似乎的确只是睡着了便松了口气,然后他又看向依旧坐在桌旁的香吉士,这个人的周身没有一点邪气,看来是他多虑了
【谢谢你照顾他,告辞。】
【唉,等等】香吉士急忙叫住他,【你是路飞说的那个索隆?】
【…我不能出来很久,有话直说。】这是承认了
【我们会再见面吗?】他有好多问题要问他
看了看窗外的月亮,索隆的眉头一蹙
【看缘吧。】
缘…吗…

看着窗前已空空一片,这房里除了自己再无他人。香吉士笑着给自己倒了一碗酒,慢慢地送进嘴里。
这个索隆究竟是什么人,修的是什么行,怎么连一点人气都没有…他的动作快到连自己都有些无法辨认,这样的人怎么会屈居在这种地方…而他说的有缘再见的话,又怎么会…透着一种悲凉呢?

TBC
这是千年后的重聚阿...只可惜这三个人都还没领悟这是千年一聚...
下一章 邂逅 (顾名思义,要第二次见面了...)
The rush of battle is often a potent and lethal addiction,for war is a dru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ilizeng | 2011-6-14 13: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修真题材呀,挺特别的,期待后续发展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woo | 2011-6-14 14: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從沒看過這種題材的Z受文,好新鮮[s:124]
話說,那個張三李四啥的原創人名看著還真彆扭[s:69]
看來這三個人都跟一千七百年前的那場戰爭有關係
其實Zoro認識Sanji吧?

太好奇了,快寫下文啊~~[s:9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清一色 | 2011-6-14 20: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6. 邂逅 (上)

白亮的月亮像张饼,斜斜的挂在天际

月圆之夜

索隆尽其所能,回到他的那块野林时,已是力竭。

把路飞放到地上,索隆看了看月色,回到了自己千年未曾离开过的土包上。举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竟是轻薄了几分。顿时索隆居然略有寒意嘴角扯起讽刺的笑,看来今夜对自己的折损竟比预想的还要大

索隆放下手,又看了会儿躺在地上酣睡的路飞。
原想陪你渡了千年一劫,助你飞仙,却不知道还能不能熬到那一天了

【唔】路飞眉头轻皱,有醒来的趋势。
【恩?这在哪里?索隆?我回来了?】
【恩。】
【咦?我怎么不记得了?】路飞揉了揉脑袋,他的头有些痛。
【以后记得,我让你何时回来就回来好吗,路飞?】
【哦】路飞懵懂的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今天是索隆带我回来了?】他的确在外面见到索隆了,可索隆不是说他不能离开这个土包吗?
【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哦】路飞看了一眼索隆,今天的索隆好奇怪。他蒙头跑了几步,突然意识到哪里好像不对劲时,又急忙跑回来。

索隆被他来去不定的样子弄糊涂了,正想开口询问时,只听路飞一阵大叫

【阿!索隆】路飞惊讶的叫唤,【你,你怎么透明了?】
看着路飞瞪着眼难以置信的样子,索隆叹气看来是瞒不过了。
【我没事,你去休息吧。】
不要】路飞摇头,【你骗人。】他肯定索隆说的不能相信。原来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索隆说他不能出这地方,平时从来不出去的今天出去了一趟就变了
【因为去找我的关系?】路飞的声音有些哆嗦。他平时用到脑子的时候很少,可不代表他没脑子他赔了索隆过了两百年,一种动物的知觉告诉他,索隆不对劲。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跟你没关系,大概我劫数到了,不过倒是还能陪你过个几百年。】
路飞摇头,他猛然的摇着头

一下子意识到以后没有人跟他说话,没有人在他受伤后给他吹吹,他就觉得难过的要死,他不要索隆离开。

越想越难过的路飞不顾索隆一脸疑问,只是在地上拼命摇头。

【有什么办法让你变回来?鸟蛋可以吗?】他突然想来来索隆说过那些鸟蛋的好处,他急着想望树林深处跑
【站住!】急忙叫住了路飞,索隆一脸怒意地看着他。他又不是马上会灰飞烟灭,他这么着急干什么!
【我不会有事,你现在马上去休息】索隆一字一句的说得很慢,【如果乱跑,我再也不见你了。】
】路飞一惊,然后耸了脑袋慢慢地望他栖息的那颗树走去。

月圆之夜,月朗星稀

香吉士睡在床上,眉头紧皱

【你,想明白了?】
【他们抓了娜美,我必须去。】

这是两个人的对话,听起来很模糊,好像很遥远
而下一刻画面转换,还是这两个人

【神君,大家都到了点将台,你也快去吧,你可是功臣】
【唉,神君,你这又是何必。就算你除了仙籍,你们也回不去了,忘了吧。】
……
【神君,蒙其将军湮灭了】
【他?】
【他也跟着殁了。】

自始至终,出现的都是两个人,可似乎永远是一个人的声音。另一个人不停的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香吉士躺在客栈的床上,额头上豆大的汗沿着额头流到枕头上。他皱着眉头,看上去,痛苦异常。

【什么?不行!你这么做是造天谴的。】
那个一直在说话的人,又开口了

【就算困住了他,又怎么样?】那人拉住另一个人越来越激动,【困住了,也就是一缕烟魂!】
【他还是不会原谅你的,不会的,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阿!

香吉士猛然从床上弹跳的坐起来,他喘息着,大口的吐吸。汗从鬓角直直的留下来,滴在被褥上香吉士的额角不断的跳动,这是一种征兆

好久都不曾做过恶梦了,
今夜,是月圆夜吗?

TBC

The rush of battle is often a potent and lethal addiction,for war is a dru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i_kakashi | 2011-6-15 12: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s:124] 好有爱的题材啊~千年魂,即使魂飞魄散也要见你一面,哪怕只是道一句“对不起”…让我想起仙剑4里的云天青和玄霄了,天青也要等他师兄千年只为说一句“对不起,师兄”小绿不去转世是为了黄毛吗?
手机评论怎么那么不容易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woo | 2011-6-15 14: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驚心動魄啊……
以為Zoro真的要消失了,難過死了
看來三人的關係不一般,羈絆還很深
蒙其將軍是Luffy嗎?轉世成了猴子……?
Sanji夢到了以前,看來有期待了

PS:下次再更新的時候,在標題上注明一下更新日期和章節,這樣大家才能更快的知道你更新了。就是點主樓的那個“編輯”就可以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9

主题

194

帖子

7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