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相濡以沫还是相忘于江湖(已完结,9.14更新)

[复制链接]
查看10738 | 回复23 | 2011-9-10 11: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好吧,我就是个取名字的废柴,名字一次比一次取得长QAQ
这篇文章大概也许可能不会长,因为是放假回来随性写的,
不过也有可能会变成坑,到时候就等我每个月回来更文一次吧(笑)
说起来这篇意外写的很顺手,记得以前写作文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好吧,我已经分不清我到底是在倒退还是在进步了……)


于是放文

————————————————————————————————————

【一】
“不好意思,那个……请等一下……” 陌生的声音,软糯而微微含糊,索隆停下向前走的步伐回过头——从来没有见过的女孩子,穿着正经的校服,背着一个很大的画夹,却意外的熟悉感。

“有事?”视线落在女孩胸前的校牌上,就说怎么会觉得熟悉,原来是和自己一个学校的。挑了挑眉,视线又从校牌移到女孩脖子上挂着的照相机,最后上移停留在对方脸上,局促不安薄红着脸,女孩子的视线四下乱瞄着。

“有事么?”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但是不经意蹙起的眉还是让女孩更加的慌乱起来,

“我,我……刚刚你在那颗银杏树下睡觉,我没有经你同意就拍了一张照片,对不起!”后面几乎是吼出来的,女孩子弯下腰九十度鞠躬,双手死死的抓着自己胸前的照相机“还,还有就是……照片我恐怕不能删掉,你要是想要,我可以洗一张给你,但,但是,请务必留一份给我!”

短暂的静默,马路边刮过一阵秋风,银杏叶落了一地沙沙的响着四下翻滚,空中亦有无数伙伴争先恐后从高高的枝头悠悠的滑落。弯着腰的女孩子涨红了脸不敢抬头,长发纷乱的飞舞好似心跳杂乱不堪。

依旧是兀长而尴尬的沉默,女孩子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看到的却是那个英气高挑的少年越走越远的背影,拐个角,消失不见。说不上是失落或者是庆幸总之悲喜混杂,女孩子眨着眼睛却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少年会一声不吭的默默离开。

是啊,女孩子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三年前同样是这条马路,同样是这样一个秋风瑟瑟银杏飞舞的季节,有一个人做着今天和她同样的举动,那个在日后成为今天这个绿发少年恋人的另外一位少年,那时候就是这样穿着干净的校服背着画夹和照相机突兀而嚣张的出现在索隆的面前。

“喂,前面的绿藻头,老子刚刚大发慈悲的帮你拍了一张照,你要要么?我多洗了一张。”

似乎还很清楚的记得那张欠扁的脸拽拽的口吻,极为好笑高高扬起的圈圈眉,和那双一经探入,就沉溺其中,至今没有爬的出来,海一般的湛蓝眼瞳。

明明只是个嚣张又爱对女人花痴的混蛋,不过是烧菜的手艺好了点,认真对视着别人的时候温柔了点……

到底是怎样一点一点的被他入侵了世界,渐渐占据在生活的每一处角落,是从什么时候起相互的拳脚相加变成了那个人一直在赔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如何开始习惯那些肉麻的情话偶尔的毛手毛脚以及一些蜻蜓点水般的吻,甚至接触不到会开始想念,一天不见会觉得焦躁。又是何时终于发觉,没了他居然就再也开心不了……

步伐混乱了许多,索隆蹙着眉在陌生的地段停下脚步,懊恼的扒了扒那一头根根竖立的短发。我从来都不觉得有谁离开谁就真的活不了,山治。他蹙着眉看着湛蓝的天空,与海一般的颜色,当然也是和那双眼睛相似的颜色。

不过是在想起的时候心脏有些发胀,略酸,微疼。其实也就那么一两秒,习惯了,也不过就是这样,而已了。

想要证明什么一样扯了扯嘴角,还未达到可以称之为笑容的弧度又紧绷起来,蹙着眉目。……像个白痴一样,搞什么啊。重新抬起脚大步胡乱走着,莫名其妙的生气而急躁。

艾斯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索隆已经在那个陌生的巷口饶了不下十圈,本来只是有些急躁而已,这时候彻底变成了火大,粗暴的拿起手机,口吻绝对称不上好语气。

话筒那头的人先是愣了愣,然后轻轻笑了起来“我说索隆,你不会是又迷路了吧?”然后不等人发作,明快的换上更加轻松而愉悦的笑“山治今天回来了,晚上路飞说要聚会,一起来吧。”

他们完全不知道两个人间的关系,只以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那么一个从法国回来了,另一个,就该理所当然的开心吧?——想当然的这样以为着,所以艾斯一定不会知晓,这时候电话一边的绿发少年,是怎样一张难看到极致,仿佛重病患者一般的脸。

“地点在哪里?”索隆斜靠在一边的墙壁上,十分冷静听不出任何异常的声音。

“当然是老地方,山治爸爸的餐厅啊,要我们来接你么?还是果然要让山治来接你?每次就只有他能在最短的时间找到在任何地方迷路的你。”
黑发的友人满不在乎的讲着,然后索隆听到艾斯对着什么方向喊着“喂,山治,别叙旧了,快去接索隆,他不知道又再哪里迷路了……”

后面的听不见了,索隆发现自己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按了结束通话键,愣愣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良久,最终啧了一声,把整个身体靠上墙,视线触及是高高矮矮的瓦墙上方,怎么都不可避免的湛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wyzdhxhcxs | 2011-9-10 17: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之~~

小绿藻在银杏树下睡觉的样子啊。。。脑补一下就觉得很美~~山治真是有眼光啊【好吧那个女生被我无视了】~~

另,山治又干了啥对不起绿藻的事了?绿藻听到山治回来的消息表情那么烂?难不成是山治抛弃掉绿藻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依阳洛水之神 | 2011-9-10 21: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优雅的脚步声,沉稳而熟悉,索隆坐在地上没有动,直到阴影完全把他笼罩。仰起头,山治叼着一支烟居高临下看过来,逆光,看不清表情,只有腾腾的烟雾袅袅升腾着,和以往无数次迷路后的相逢重叠,似乎没有任何的区别。

“走吧。”那个人冷着一张脸讲着,一只手拿下烟,一只手插在口袋中。

嘛,似乎还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索隆漫不经心笑了起来,站起身拍着灰尘,而山治则转身,大步的跨开“跟好了,虽然我会不厌其烦的找你,但是艾斯他们可等不了多久。”

一路都走得很安静,银杏树的叶子很软糯,踩在脚下完全没有声响,然后渐渐能听到一些人声,车辆的喧嚣,一辆水蓝色的法拉利停在路口,金发的少年拉开驾驶座的位置回头,索隆已经拉开后门钻了进去。

坐上车才发现意外的离餐厅不是很远,两个红绿灯后就看到熟悉的店铺明亮的灯火,两个黑发的兄弟招摇的挥着手臂上蹿下跳——错了,是一个充当钢管,一个绕着在跳搞笑的钢管舞。似乎是觉得这样的比喻好笑,索隆轻笑出声,引来山治回头看了一眼,看或者说是瞪?搞不太清楚,索隆也没兴致去比较什么,率先下了车,刚跨出一只脚,就被一个巨大的拉力拖出,随后是快把骨头压断的拥抱。

“嘻嘻!索隆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啊,哈哈哈哈~” 索隆没有回答,勉强抬头不出意外看到那个麻麻脸的兄控捂住眼睛一脸无奈,一边山治也下了车,安静的抽着烟。

艾斯看了看索隆又看了看山治,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奇怪,我以为山治你又会把路飞给踢飞呢。”

“然后再让你顺便去安慰你可怜的弟弟?老子可没那么幼稚。”这样没好气说着,率先朝餐厅走去“快跟上混蛋们,挡在这里影响了老头子的生意,老子就把你们大卸八块当今晚的食材。”
“……还是那么不可爱……”
艾斯看着山治的背影啧了一声,而路飞已经被索隆自己推开,兄弟两追着山治跟上,顺带拖着揉脑袋的索隆,两个人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比如为什么不是像以前一样一个拉着另外一个走,为什么一个会从后车座走出来而不是副驾驶座——这些细小的习惯构成的所谓平常,其实某天偶尔转变的话,也带动不了整个生活,纵然是朋友,也很难嗅出其中的微小差异。

“……娜美桑,罗宾酱~你们还是如此的美丽……” 刚进餐厅就听到那个金发的少年对着一年不见的两位美女大献殷勤,还是原来的那个位置,靠着落地窗的小隔间,米色的毛绒沙发,红木的方桌,纯白的瓷器摆放着各色的点心。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不受控制的油然而生,有种再次找到归宿的安心,那是从内心深处产生的真挚,容不得任何迟疑和否认。

哲夫从里间的厨房走了出来,路飞和艾斯立刻热情的打着招呼,金发的老人视线却停留在索隆的脸上,眼瞳带有别人实在很难察觉的冰冷厌恶,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转向其他人,依旧没什么好脾气的骂着人,端出的菜肴却全都是精心搭配的。

“索隆,站在那里干什么?过来啊”娜美站起来高声的喊着,光彩耀人的女性,纵然是大声的喊着,也没有任何维和感,理所当然紧随其后是金发少年爱的告白。

热闹的饭局,黑发的兄弟两一如既往耍着宝,高挑古典的美女在一边安静的微笑,橘发的美女不断的冒火或者大笑,金发的人则在开始的寒颤之后,忙里忙外端着食材。

“呐,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几杯酒下肚,最先不安生的却是女孩子,把玻璃酒杯重重的放下,娜美招来了山治,眯着眼笑得如同一只偷腥的猫“不允许说不!这一次我一定要你们所有人都来玩一遍!”

金发的少年明显有些为难,很久以前也是这样,对于这类的游戏,他天生带有排斥的情绪。然而橘发的女孩子容不得再有一丝半毫的不妥协,她似乎真的喝得太多,开始不断的无理取闹,直到山治无奈的连声说好。

“你们其他人也没有意见吧?”娜美笑眯眯的环顾其他人,最后视线落在索隆身上。 “随便。”绿发的少年低头喝着酒,看不清任何表情,身边摆放着数量惊人的空酒瓶,那种量,甚至让人怀疑有点点火星,人会不会直接就着起来了。


放下又一次空了了酒杯,伸手去拿酒瓶,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挡住了。索隆抬起头,他其实酒量很好,喝多少都没有问题,除非放任自己不清明“干什么?”这是他时隔一年的见面,和山治说的第一句话。

“说了多少次,别拿酒当白开水喝”
没有看索隆的脸,山治居高临下站着,伸手抽掉索隆手中的酒瓶。意外没有坚持,索隆只是挑了挑眉朝里挪了挪位置让山治在身边坐下,这个动作让金发的少年反而愣了一下,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迟疑会儿后,终于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

幸运女神似乎一直光顾着索隆和山治,在看到橘发的女孩朝路边不认识的大叔告白,黑发兄弟现场来了一段切实的钢管舞,黑发美女讲出自己最爱的男性其实是光头之后,依旧相安无事着。又是几轮下来,倒霉的还是除黄绿外的所有人,橘发的小姐终于再也受不了了“啊啊啊!!不玩了!这是最后一轮了,玩完就再也不玩了!!”说着话的美女脸上画着一只巨大的乌龟,衣服也解开了一半,她恼火的瞪了一眼山治和索隆,提议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认同。

转盘慢悠悠的转着,一点一点的停下,缓缓的移动,指尖朝向了山治,让金发的少年猛的悬了心脏,可是那几乎以为要不动了的尖头最后却又偏离了分毫,最终停留在的,是山治和索隆中间的位置,不偏向任何一方。

“啊哈!”橘发的美女猛的发出了得意的大叫,他们之前就有过约定,若出现的是这样的情况,并不算做无效重来,而是两个人都要玩一遍真心话或者大冒险,一人真心话,另外一人就是大冒险。

山治愣愣的看着转盘,迟缓的转向一边的索隆,绿发的少年低着头,显然是很早以前就睡着了的。 “那么山治你先来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
低沉而冷静的声线,明显不属于山治,众人一致把视线投向不知何时抬起头的索隆,那个人酒红色的眼睛一派清明,就好像从来没有睡着过一样。

“那么山治就是真心话咯~”娜美只是愣了愣就立刻开心笑着,山治却蹙起了眉,他张了张口,最终却没有说什么,有些挫败的靠向沙发。

“要我真心话也没所谓。”还是冷静而沉着的声线,索隆瞥了一眼山治,多少突兀的再次开口,然后伸手去拿已经很久没碰的酒瓶。而这一次,山治并没有阻止。

“你是认真的?”娜美还是笑嘻嘻的,她其实喝了很多,很多东西已经分不太清楚了,“那么山治,大冒险,来抽签吧!”大纸箱摆放到金发少年的面前,明显不容人拒绝。

【对右手边的人深情款款跪地求婚】

山治愣愣的看着那张纸条,慢慢把它放在桌上,然后不言不语的转头看向索隆,同样不发一言的人面无表情,只是那张一直很平静的脸,终于出现了一种极为难看的青白色。

以为人是会发怒的,然而那个脸色难看的人居然漫不经心的笑着“快点啊,早点好了,我要回家睡觉了。”
——笑容和苍白的脸色,那么的不协调。

“……办不到。”
山治冷淡的看着索隆,语气猛的沉了下来,然后他突然笑了起来,猛的凑近索隆抓住人的衣领“我为什么要对一个已经分手的人求婚?体验再被拒绝一遍的感受么?”
话是贴着索隆的脸讲的,餐厅人声沸腾,即便是离两个人很近的娜美也没有听清楚山治讲了什么。她只是看到那个酒红色眼瞳的男人眯起了眼睛,笑容邪肆充满挑衅,可是同样又是那般灰白刺目,惊心动魄的惨然,居然让已经被酒精充斥的大脑猛的清明许多。

“那么你还要交换么?”
索隆推开了山治,满不在乎的问着,真的是,非常满不在乎的一张脸。“求婚什么的。”

山治又一次愣住了,他眯起眼睛看着已经有一年不见的人,很早以前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说法,当一个人不管你对他做什么都无所谓的话,说明那个人是真的不在意你了,因为你的一举一动都已经和他没有任何的关联,而人这种生物对和他无关的事物,向来都是视而不见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woo | 2011-9-10 21: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相濡以沫还是相忘于江湖(第一章,9.10更新)

看到這個感覺Sanji又要渣了XDD【←這開心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喂!】
話說每次看到Sanji渣掉都會覺得這傢伙太欠揍了XDD
好喜歡看欠揍的SanjiXDDD

溫柔的Sanji和欠揍的Sanji雖然感覺不一樣,但是都很喜歡看XDD
欠揍的那種肯定會倒楣的XDDDD【為啥一直是歡快的表情= =|||】


話說,其實看題目,我以為是古裝劇XDD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babyfish | 2011-9-10 22: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疼了
居然連Zeff都沒有給綠藻好臉色看
想必黃毛在分手後過得很糟啊...

銀杏樹下的邂逅  好美~
一樣的情景  讓他呆住了  觸動到心底的那一塊了...
[url]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4947[/url] 魚乾鮮網堆文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依阳洛水之神 | 2011-9-12 14: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就冷静下来,山治理了理自己的领口,很优雅而轻松的笑着“也是,游戏罢了,老子倒是在纠结什么啊。”

他直直注视着索隆英气的侧脸,优雅而缓慢的单膝跪下,伸手托住索隆的手在手背虔诚的落下一个吻,然后含满深情的注视过去,绿发的少年目光并没有看过来,冷着一张脸注视着前方。山治嘴角的弧度禁不住加大了许多,没人看得清其中的笑意参杂几分
“呐,罗罗诺亚 . 索隆先生,你愿意接受我的爱,和我共度余生么?我可以保证,除非我已经死去,否则这份爱将永远虔诚,干净,至死不渝。”
很早以前就是这样,这个金发的男人温柔说着话的时候,不管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相待,都有着让人心动的魔力,奇妙的气场,叫人轻易沦陷。

周围不知不觉完全安静了下来,无论是看好戏的艾斯路飞,还是直觉有什么不对经的娜美,亦或者是一直很安静的罗宾,他们注视着一跪一坐的两个人,似乎有什么将要呼之欲出一触即发,而那种结果绝对不是大家乐意见到的。他们看到索隆缓缓的低下头,酒红色的眼瞳暗沉而通透。
“完了?”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丝毫情绪起伏。却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你要是想听,我这里还有很多很多,讲到天亮都没有问题。”

不回答,索隆抽回自己的手看向怔住的众人“可以继续了吧?他的已经好了。”

意料之外又似乎情理之中,可是每个人都有种怪异的维和感,最终打破沉默的还是娜美“啊,是,完了,好了,你们愣在这里干什么?抽签抽签,索隆抽签,你的真心话,好了我们今天就先散,明天继续。”

其他人也呵呵的笑起来,路飞似乎想说什么,被艾斯一口肉给堵住了,时隔一年的再聚,大家显然都不希望搞砸的。

【你恋爱过么?】

索隆看着那张纸条,其他人的视线也都注视着这张白底黑字的小纸片。山治似乎发出了一声嗤笑,当然也有可能只是错觉,然后其他人把视线从纸片转移到了索隆的身上。

“啊,这是什么问题,想当然没有吧。”路飞戳着自己的鼻孔,这一次艾斯并没有没来得及堵住自己弟弟的话。其他人默不作声,内心的想法却是和路飞一样的,同时众人也都松了一口气,庆幸幸好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只是所有人那口气还来不及呼完,就听到那个平时寡言的同伴说了句
“有过吧。”

有过,肯定句式,“吧”被自动忽视,大家或多惊异的瞪向绿发的同伴,又觉得失礼而立刻移开,只是很显然,这一句话比之前山治的求婚有着更加让人觉得维和的怪异。


【三】

送走了一干友人,索隆和山治并排站在餐厅门口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 “其实你不用特地送我,我可以打车。”

安静一会儿后,索隆看着前方说着。没等来回答,突然而至是对方猛然大力的拉扯,脚步踉跄了一下,索隆火大的转头“喂,你干什么?喂!”猛的推开山治,索隆自己也跟着晃了一下,看了看被拉扯所至远离热闹的昏暗角落,蹙着眉瞪向山治“干什么?”

山治站着没动,离索隆的距离其实近的有些过分,刚刚那股推力并没有把他推得有多远。
“不干什么。”他用一种冷嘲的声音轻笑着讲着,伸手摸出烟点上,吞吐的白烟让索隆一边咳嗽一边移开了脸。

山治看着对方月光下泛着苍白光辉的侧脸,一只手拿开叼在嘴上的烟,一只手捏住索隆的脸强迫对方和自己对视“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我们现在,确实是分手状态,对吧?”

“……什么状态不状态,你还有其他几个状态?”
眯起酒红色的眼睛,索隆脸色难看起来“把你的手拿开,我要走了。”

“当然有好几个状态,热恋状态,吵架状态,重归于好状态……”山治一边笑一边漫不经心数落着,他笑得那么得意,和在餐厅时候的冷漠判若两人,然后凑近了自己的脸“在我看来,分手什么的,从来都不是结束,你死了或者我死了才是结束——其实从另外一种意义上讲,那也不是结束。”

满意的感觉到索隆的呼吸起伏加剧,灵巧的闪身躲开索隆辉过来的拳头“伎俩用过太多遍,我可是早就熟悉了,宝贝。”一边说一边扯住索隆的手臂反拧用力的压在墙壁上,同时一只腿很无礼的卡在了索隆的双腿之间,身体毫无间隙的贴合“我在法国进修的可不单单只是厨艺,你个暴力小怪兽,所以劝你最好乖乖的别动,听我把话说完。”

索隆确实没有尝试着再动一下,有冷汗从额角顺着滑落,他蹙着眉,入鼻是墙上青苔的腐味“你想说什么就直说,这样算什么?放开……”后面的戛然而止,索隆的身体整个僵住。山治很满意的放下刚刚稍微向上顶了一下的膝盖,头搁在索隆的颈脖“呦,耳坠。”他空出一只手拨弄着三个水滴状的耳坠看它们碰撞发出轻微的声响,好一会儿不讲话,索隆也配合着的一言不发。

“……啧,你真安静,我以为你会骂我。”山治的手顺着索隆的耳垂下滑慢慢在对方颈脖划着圈,感受到对方越来越僵硬然后不受控制的颤抖。

“你在害怕?”山治轻笑着,当然没有放开人“也对,当初我们最亲密的接触,也就是亲了下嘴唇而已,还被你狠狠揍了。没想过?男人和男人也是可以做的。”

“啊,抱歉抱歉,其实这个不是我今天想要讲的重点,你真的用不着这么紧张。”山治趴在索隆的肩头神经质的笑了会儿,再次开口“我只是有有点生气?前一天还好好的,就算我说要去法国也没什么异常,也明明答应的要来机场送我。可是我等到了什么?一条我们分手吧的短信?接着就是您所拨打的是空号?你知不知道如果不老头子,我差点就从飞机上冲下来了。”

除了不远处汽车模糊的呼啸,渐行渐远的人声,什么都没有听到。山治看着侧脸对着自己,因为光线的原因完全看不清表情的索隆,又一次轻笑起来,然后很突兀的放开了对索隆的牵制

“你真的是,让我要疯掉了,索隆……”
绿发的少年贴墙靠着,并没有转身,一动不动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山治静静的看着人,慢慢慢慢蹲下了身子
“抱歉……”他小声讲着,把脸埋在了自己的臂间“抱歉,我没想过要这么做,可是看到你,很多东西都不由自主……真的很抱歉……”声音越来越小,充满懊恼“明明在法国的一年几乎快把你忘掉了,可是再次看到你,发现还是想抱你,想吻你,强烈的我快要犯罪了……”


我是真的,一点也不想结束……看到你,就失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babyfish | 2011-9-12 14: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一天還好好的  隔天就沒去送機甚至還用簡訊分手.....
其中原因  就等小洛來解答了
那個求婚的描述  看得還真是心疼
真真假假  假假真真
但是小洛對山治那段話的補述  真的是很有吸引力
那樣溫柔誠懇的語氣字句  女孩子大概都心動了吧
更何況是有好感的  或是愛著的.......
[url]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4947[/url] 魚乾鮮網堆文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woo | 2011-9-12 15: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來Sanji真的沒渣,而且還很溫柔……好可憐
沒想到Zoro渣了,成渣受了[s:103]【亂講屁啊喂!】

好想知道Zoro爲什麽要分手
Zoro一定有苦衷的[s:9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依阳洛水之神 | 2011-9-12 20: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短的第四章……个人觉得绿藻萌了……



【四】

索隆从浴室出来,就闻到一股熟悉的饭香。接着理所当然的看到山治围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

“你刚刚光顾着喝酒什么都没吃吧。我做了炒饭,趁热吃吧。”看一眼完全没有把身上的水擦干,只是套着一件浴袍的人,山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解开身上的围裙挂在厨房门后,率先在餐桌的一端坐下。

绿发的少年迟疑的挪过去,在热气腾腾的炒饭前坐下,持起勺子一口一口的塞着。听到了另一个走动的声音,并没有在意,下一秒一个毛巾压在了头上。

“你吃你的。”冷漠的声线从上方传来,接着一股轻柔的力压下来,慢慢的在脑袋上蔓延,不是那种会把水珠摩擦乱溅的粗暴,而是小幅度带有按摩技巧的,让人觉得一点都不像是在擦头发的方式。

“说了让你吃你自己的吧?”看着不动的索隆,手停下了动作“还是你要我喂你?”话音刚落那个人就机械的动起了勺子,听话乖顺得不像本人。山治愣了愣,默默闭上嘴继续自己的动作。
“你觉得这样又什么差别?”良久后,他再次开口,拿掉了毛巾朝洗漱间走去,再次环顾了一圈室内的摆放,和他当年走的时候,几乎一摸一样,什么东西都没有变过。甚至洗漱间两人份的洗漱杯,自己的那份也一直摆放在那里。

“学位证书,已经拿到了,最近正在忙考研的事情。” 沉稳的声线,这是索隆回到家后讲的第一句话,还是那样云里雾里十分突兀。

“……什么?”

坐着的索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抬起头看向站着的山治,是一如既往的那种,坚定绝不动摇的眼神“突然说分手很抱歉,我只是认为,如果那个时候不那么讲,会很糟糕。”

“……”不讲话,山治整个定在了原地,他瞪大湛蓝的眼睛直直的看向索隆。

“非常糟糕,到时候不是你被我拖下飞机,就是我丢下学业直接去找你。”索隆一边慢慢的讲一边蹙着眉轻笑了起来“我只能想到那两种结果。所以很抱歉,我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依阳洛水之神 | 2011-9-13 14: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山治很安静的听着,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嘴已经合上了,他摸出身上的烟胡乱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后,抬头看向坐着不动的索隆“喂,过来。”收敛了一贯轻挑的笑,湛蓝的眼眸沉淀着极为深邃的一些物质,让索隆迟疑了一下,还是起身走了过去,“干——唔!”刚走到面前就被人一把拉过粗暴的吻住,和以往浅浅的吻完全不同,唇被用力的撬开,对方的舌头毫不迟疑的探入。

慌乱一闪而没酒红色的眸,伸手推着对面的人被用力抓住了手腕,事实上要真的比力气两个人还很难讲,只是慌了手脚一时间似乎连带力气都完全被抽空。

山治将对方的慌乱青涩一并接受,抓着人的手腕忍不住越发用力,另外一只手从浴袍的领口探入下滑至腰际,大力的按揉着肆意游走,引来索隆一阵不受控制的轻颤,喉口亦发出一串模糊不清的声音,被山治尽数封存在口腔……

“唔……咳咳咳……”红着眼睛,终于被放开的索隆捂住自己的嘴努力平复着呼吸,另外一只手依旧被山治牢牢的抓住,整个身体则借由山治揽在腰间的手臂支撑着。山治估摸着两个人与沙发间的距离,最终还是用力一推,直接把人按在了地板上。

“唔!……你干什——唔!!!”背脊嗑上地板的生疼还没有过去,山治已经又一次压了上来封住索隆的唇,成人的体重切实压在身上最对称不上好受,索隆眯起酒红色的眼眸,刺激过大让生理盐水从眼角溢出,视线模糊一片。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激烈而疯狂。舌终于又一次从口腔退出,还来不及庆幸就被舔咬住喉结,硬生生压回了索隆到口的怒骂,手抬起抓住山治的金发想要拉开,却被对方一次次舔咬引起的颤栗断了所有力气,这种过大的刺激是二十几年来从未被体验过的,思想上本能的排斥身体却开始妥协。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5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9

主题

325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0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