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青绳(6月27日,更新第五十六章

[复制链接]
查看36838 | 回复244 | 2012-1-6 13: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天在香索吧原本以为把青绳是如何出产的讲清楚了……结果好像还是有好多人不清楚,所以在这里声明一下好了~~
这个文一开始源自鸟儿基友的一句“香索版本的青蛇和法海”。然后那位有爱的基友就高高兴兴写了些小段子,鸟儿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就把小段子放到了香索吧供人观看,之后我也兴冲冲接了个小段子,然后很多人开始接小段子,就这样大纲基本出来了,大家不再满足只看段子而是希望能看到成品,可是鸟儿和鸟儿基友都一堆的坑,于是这篇文就转交到了我的手上(摊手)下面可以放个链接,是关于青绳的成长史~~里面有不少当初大家写的小段子http://tieba.baidu.com/p/1258856037


于是正文




青绳


红绳绕三圈,
千里结良缘。
青绳缠三串,
万世皆生怨。

——题记




那是离故事的正式开始要更为久远前的事了,正是雨晴的午后,茂密的林子里每一片叶子都滴着水,青翠欲滴,熠熠生辉。

那只极细小的青蛇,青润近乎透明的精巧鳞片,藏在层层叠叠花枝叶脉下,一双红宝石般的冰霜眼瞳,半闭不闭透着些不属于蛇的慵懒。

“哈,找到你了。”

明快的女声,接着挡住那耀眼阳光的层层庇护被一把拨开,洒下串串水珠,小青蛇昂起身体眼睛一瞬间的锐利,而后又恢复懒洋洋的困顿,任由女孩抓过自己缠在手腕上。

“什么呀,索隆你个懒鬼,别睡了。”

刚要闭上眼睛就是阵阵地动山摇,然后软绵绵的身体“啪”的一下砸到地上还滚了好几圈。

“天!……索隆,我不是故意的,抱歉抱歉……”

那女孩还在叽叽喳喳不晓得讲什么,那只青蛇晃了晃摔迷糊的脑袋,只剩下无奈。他想,他一定要快快的修炼,好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知道,他可不是一般的蛇。

“库依娜,快午饭时间了,回去吧。”

“好,就来。”

不晓得她若看到自己人类模样,会是怎样的表情……这样想着,又一次被女孩提起来,这次到是被很小心的揣在怀里了。

反正是一定要报她救了自已一命的恩情的……迷糊想着,又睡了过去。这只有灵性的青蛇,明明还这么小懵懵懂懂的,却已经有着模糊的概念,知晓他和那些寿命短暂的同类,是不一样的,可是不一样在哪里,他又是讲不出来的。只看着那救他一命的女孩,直觉往后的自己,是定然能修炼成那样的。

倒不是现在的自己有什么不好,青蛇盘在地上,眼睛灼灼盯着那舞剑的女孩,他从第一次见女孩耍那锋利而狭长的东西开始,就恋上了那样的姿态。连绵起伏的劲气仿佛连空气都可以呼啸破开,那般花样繁多也威力无穷。

而这,是那青蛇又一次坚定自己往后成人的因。

然后时间在小青蛇的期待下一天天过去,那茂密的林子一年年长出新芽,又落满黄叶随风飘零。每换一次新绿,那只青蛇就退一次蛇皮,可是他似乎还是那细小的模样,只是越加晶莹清润,剔透夺目。

不着急,小青蛇慢慢的想,他总以为那个会耍很漂亮剑招的女孩子,是和他一样可以有无穷时间来挥霍的,所以一直到那人类女子从女孩成长为女人,有了心爱的夫婿,戴凤冠披凤霞,将要远走他乡夫唱妇随,才开始困惑着急的。

库依娜望着那拽住自己衣摆不放的青蛇,她印象中这只会睡觉的小蛇是极为听话的。

“你怎么了?松松口呀。”她柔声软语的讲话“我真的不能带你走,他怕你,我是不能伤了他的。”

“真的很抱歉,我不能陪你了,我爱他”

……

最终小青蛇当然是没能留住那女子的,他只张着那双越来越灵动的红眼睛,定定望着渐行渐远的火红背影,头一次知晓情爱这个词。

然后他一甩尾巴转过身,游向平素总待着的地方。
这一下,这只青蛇是真的要不闻不问开始潜心修炼的了,他还是懵懵懂懂的,以为他没有留住那女孩,是因为自己的模样和人类天差地别,觉得自己要是哪天变成那样的姿态,是不是就可以让那个女孩留下来了。

这只什么都不晓得的青蛇呀,就这样踏上了修炼成人的道路,晃一晃,就是一千年的光景。



(一)


喀拉。

一声骨节拉伸的脆响在寂静无声的竹林显得尤为的清越,本该是墨色晕染的暗夜,在那片竹林尤为茂盛的地方,却闪烁着一圈圈的翠绿光辉,明明灭灭不断扩散着。

凑近了看,却是一条巨大的蛇,身上缀满碧青的鳞片,恐怖的扭动着,尾巴拍打在竹子瘦长的枝节悉悉索索。

不过一会儿,那些光滑的鳞片褪落下来,细细地铺散在地上,玉一样清润的光泽,然后竹林深处扭动的这条可怖大蛇渐渐缩小了下去,生出四肢,竟是长成了人类模样。

“唔……”
一声极为轻浅的低吟,在这样的暗夜低沉而惑人。那些散落在地上,青玉般的细碎鳞片逐渐消失了光泽,暗淡无光,竹林终于恢复了最初的暗色。

少顷,被云遮盖的月羞涩的展露头脚,一抹清冷月光从云雾中漏下,依稀可见伏在竹林边低矮草丛中的是个一头青发的男子,全身不着片缕,正挣扎着试图爬起来。

“该死……”

索隆蹙着眉曲起五指,那时候天天与人为伴,多少也知道每个奇怪的突起物是派什么用场。然而等真的千年修炼后第一次变人,平素里光滑灵活的蛇身上长了这些东西,他却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干脆先照着平素的样子贴在地上游动好了,他这样不着边际想着就动了。
有着漂亮身段的身子在掉了一地的青色鳞片里游走着,月光照得肤色一片苍白,那般扭动的弧度像是在跳着什么妖娆的舞,却并不是这只蛇妖想要的效果。

果然还是不行么。

索隆啧了一声,双手尝试着用力把自己撑离地面,夜风刮在身上凉凉的冷,他打个哆嗦抱住双臂,触手的是人类肌肤的温暖,不同于蛇类的冰冷。他不适的愣了愣,然后抓住一边的竹子,手心传来的神奇触感让他不禁笑了起来,就这样一手轻握竹竿,一手撑地,慢慢起身,将重心放在那一双腿上。

脚心贴着地面,索隆轻而缓慢的放开抓住竹子的手——没有倒下去。

簌簌而响的竹林里,终于站起来的男子仰天露出邪肆挑衅的笑,黑暗里血眸中猩红一闪而逝,是属于野兽的光。

终于,变成人了。

……

得意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正兀自笑着的男人不知晓是察觉了什么,那双诱红的眸子警惕看向一个方向,接着抬脚就打算离开。到底是刚成人不久,就算站起来了也不代表可以随心所欲的移动,刚抬脚就重心不稳的狼狈摔了下去。

“谁?”

在弄出动静的同时,前方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坏了!

索隆趴在地上没有动,只听得那脚步声精准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一双布鞋,然后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到自己的面前。“你怎么了?这是……被打劫了?”
声音显得极为的诧异,索隆闷着头没有回答,那只伸过来的手收了回去,接着头顶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声,最后背部一暖,有什么极为轻柔的东西盖在了上面。

索隆疑惑间终于缓慢撑着手臂坐起来,盖在背上的东西却顺着滑落,他没有理会,愣愣看着那个有着淡金色发色的人类笑着把那件外套拾起来,重新披在自己身上收拢。

【人妖殊途,就算你到时候幻化成了人形,还是和他们有本质区别的,信不信,由你。】

百年前曾一同修行过的紫蛇,被人类伤得体无完肤的身子。

【爹爹,这条小蛇快冻死了,让我带他回家吧】

更早之前那个浅笑着的人类女童,初识这世界遇到的第一个人……


"怎么了?"那个人类男子有着看起来很舒服的笑容,然后转头看了看周围——那一地的鳞片以及,之前还是本体时拍打地面的条条沟壑。

索隆立刻很紧张的瞪着那个果不然蹙起眉的人类男子,他虽然不想造杀念,但不得已的时候,让这个人类失忆倒是没有大问题,手缓缓的抬起。

“我知道了,你是被蛇妖给袭击了吧?”

极为肯定的语气,倒是让索隆再次愣住了,“……什么?”

山治没有回答索隆的话,他自顾自的看着眼前这个多少有点呆蠢的男人,啧,看起来一副精明向不好惹的样子,莫不是被妖孽给吓傻了。嘛,那也难怪,常人基本上都是这反映。
“啧,看来那蛇妖是刚化形不久忙着调理顾不得你,不然绝不仅仅是把你衣服全都抢去那么简单,别傻呆呆的了,回魂了,恩?”

果然非常迟钝……

索隆看着再次伸向自己的手,这一次毫不犹豫的搭了上去,借人拉着重新站起来,裹了裹身上的外套。

“我叫山治,是个云游僧人。”山治站在一边很有耐心等着人理衣服,顺手点了支烟,火星在暗夜极为明显的移动着。“先前感觉到这里的气息极为异常就赶过来看看,你呢,怎么大半夜的还在这种地方晃悠?”

“我就住在这里。”
淡淡回答着,索性那外套没什么繁杂的花样,索隆不一会儿就整理好,抬头盯着山治思考半响,毫无预兆的展开不自觉邪惑的笑“但是很早以前我就很想下山去看看,你能带我一起走么?”



这……前后是不是差距有些大……
看着索隆晃花人的笑,山治敲了敲烟杆。嘛,果然山里人就是豁达,不一会儿居然就缓过来了……
“可以啊,我正好一个人也嫌无聊,结伴,不错。”

晚风时不时缓缓吹过,月亮也时隐时现,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索隆还是对两只脚走路有些不习惯,山治照顾了人也走得极为的缓慢,他伸一只手穿过索隆的腰际带着人走,看着那个人跌跌撞撞时不时就把重心压倒自己身上也不曾不悦。
佛祖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虽然是个没有剃度的花和尚,助人为乐还是经常干的。

“果然还是受伤了么?到底哪里疼?”他撑着对方的身体,终究还是多嘴问了句。

索隆只是摇头,到底不是千年前那个什么都不知晓的小蛇,还是懂的些人妖差异的。知道总不能讲自己就是那刚化形的蛇妖,还不习惯走路吧……这样想着,带着自己往前走的人突然停下了脚步,索隆有些困惑的抬头,而后一脸了然。“喂,你——”“嘘!”山治伸出只手指比在自己嘴边,那张脸暮的冷下来,和先前的温柔天差地别。绿发的蛇妖猛然觉得一阵极为不适,寒从脚起。那金发的僧人却是没在意到,扶着人坐下而后朝前走了几步。

索隆背靠着不知名的树望着前方的人和一只莫名从灌木丛中踱步而出的黑猫,倒也是认识的,修炼了近百年平素总是做些吃人的勾当,血腥味浓重得很,也难怪会被人发现。

至于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撞到,也猜得出缘由,想是想趁自己化人沾点便宜吧。这样想着,那厢金发的人已经摸出了串珠念着什么咒语,霎时佛光万丈刺得人睁不开眼,那只猫妖凄厉叫着在地上翻来覆去,到底是欠了些火候,平素的修行也不曾按照规矩一板一眼,很快就化作一捧灰,烟消云散了。

原来收妖人降妖就是这样的么……和妖本身也差不了多少,不过是招数好看些。

“你是专门降妖的道士?那不是应该在头顶挽个这样的发髻么?为什么你没有?衣服好像也不一样。”非常好奇的询问着,他记得那只紫蛇曾经专门讲过这些知识,那时候一门心思想着修炼没听进去多少,却到底还是记得些。“……还是我记错了?”

山治望着一脸求知欲的人,看到妖怪而变得极差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伸手拉起坐着的人顺手揉了揉那头极为罕见的绿发“不是降妖的道士,我是僧人,和尚,只不过遇到妖了总不能就这么过去,让它残害百姓。”

“这样么。”索隆还是淡淡应着,他虽身为妖,却全然没有什么妖,人,仙,佛的概念,甚至若不是当年偶尔遇到那只早修炼成人的紫蛇,跟着相处了段时日,今天遇到这个和尚,第一句就该把底泄露个精光罢。而现下眼见人这样把一只猫妖收拾干净了,也不曾生出这人十分危险的概念,不曾意识到若是哪朝哪日自己的身份败露了,这个人说不定也会这样把自己杀掉的可能。

“你看起来很感兴趣?要学么,我可以教你哦。”那人见索隆不讲话,自顾开了个话题。

“嗯?不,不用了,不过我倒是一直想要件武器。”像那个人手中持着那样的剑,不单单一把,要三把,舞起来才过瘾。

山治看着那个人突然兴奋得眼睛都亮起来,一整个陷入遥远回忆无法自拔的样子。有些诧异无奈,更多却是不自知的宠溺,他想,在这样云游的路上有这样一个人陪伴,倒也是不错的。

“好,等下山了我就帮你寻一件——这么说来你会武?”

“不会。”

“……”

“日后一定能会的,我的目标是世界第一的剑客。”

“噗……真是远大的志向,诶,别瞪,别瞪,不是笑你,真的不是,看我的眼睛,和尚是不会撒谎的!”

“哼。”

“……”

山治笑着看那个推开自己摇摇晃晃走着的人,他大江南北走了很多地方,林林总总也看到了很多人,第一次见到这样干净纯粹,不沾染一丁点世俗气息的。

“行了,等等我,这边妖怪这么多,再碰到一个怎么办?”

“我才不怕那些!”

“哦?那是谁刚刚让蛇妖害了现在路都走不了?”

“……”

这只想了千年的小青蛇,这一日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愿望,虽然和最初的目的多少背道而驰,却终究终究是,跨入了身而为人的第一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田里的稻草人 | 2012-1-6 13: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啦啦啦,啦啦啦啦
西湖美景,三月天喂
------------------------------------------------------------------------------
话说,原本觉得呆成这样的蛇已经很祥瑞了,没想到后面还有一个更呆的和尚喂 囧
这两个人好呆好萌啊 哈哈哈

玄幻类文一直是我喜欢却不敢尝试的类型,果然还是看别人写的爽
这篇就是在群里说的关于狐狸sanji的文嘛,难道两个都是妖精
如果一个是蛇妖,一个是狐妖,那么我就会直接脑补[s:105]
这种可是最淫乱最喜欢H的种类了(喂,你观察的点到底在哪里 o(╯□╰)o)
如果是真的一个是蛇妖,一个是人类,很容易联想到青蛇
漂亮的蛇妖和俊俏的小和尚,一起yd,笑
不管怎么样,绿藻的蛇妖,注定是色不迷人人自迷了 哈哈哈
色诱可是蛇妖的第一本能

只是这样的文,很容易发展成be或者道路曲折的he,
希望不会有情不伤人人自伤的情况出现
绿藻青蛇,请在剑道和人妻的道路上努力双修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依阳洛水之神 | 2012-1-6 14: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楼(田里的稻草人) 的帖子

……噗~狐狸国王说的是小月的那篇网游文啦~我帮她画画的~已经放出来了,只是坛子里放图我一直不会搞……
果然一看就是虐文么(远目)当初提纲一出来,我和鸟儿讨论着讨论着就哭了呢(……)不过这篇和最开始设想的已经很不一样了,主旨啥的……啊,我不管了,鸟儿反正说随我怎么写了,我就照自己的来了QA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九泉家的小熊 | 2012-1-6 19: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洛,照你这么一说,这篇文果然还是虐的啊?……啊……
小熊突然想起《绿狐》了……哎呦不行了……小心肝抽痛……
不过这一篇整个故事都很吸引人呐!绿藻的执着还有……嗯,呆头呆脑……
话说这家伙都想到了要是某天身份泄露有可能就这样灰飞烟灭为毛还丝毫没有提防?还有,紫蛇?罗宾姐姐?
抹一把鼻涕眼泪,小洛,小熊会支持你到这篇故事结束的,加油呐

顺:矮油~呆萌呆萌的绿藻和呆萌呆萌的黄毛~~
每一个不愿意谈恋爱的人,内心都有一个不可能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woo | 2012-1-6 21: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話說,看到小Z剛化成人形不會走路的樣子,我想起《青蛇》裏面的小青剛化成人形的走路姿勢,再套在小Z身上…………笑死我了XDDDDD

妖怪身上應該有妖氣吧……就算修了一千年……
但是Sanji居然沒感覺出小Z是蛇妖,他果然是出來招搖撞騙的花和尚吧!一定是吧![s:103]



PS:論壇的置頂帖裏面有貼圖教程=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依阳洛水之神 | 2012-1-7 17: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就是不听,都和你讲了多少次了,别东张西望的只要看着我就好了,我可没空又看小姐们又要到处找你,你自己给我自觉一点啊……”

索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任随前面金发的男人拽着手腕骂骂咧咧的走,正是梅雨时节,街上落着细细密密的雨线把人衬得有些模糊,那阳光般的发倒是越加明亮了,瞥一眼又转移了视线。

啧,人类都是这么啰嗦的么?不就是不小心走差了道口有没有听话的原地不动,这不是找到了么,又是在生气什么,周围的气都暴躁了……

这样想着边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路边人类的摊贩,反正被人牵着也不怕丢,就这么不在状态然后撞上了猛然停下的人。

“怎么了?”蹙着眉,妖没有人类那一套什么羞耻礼仪,便是现下这样脸对脸了还是不知晓后退一步,多少呆头呆脑问了一句,然后怕人不被误会般,又抬手摸上那个人的脸,补充句“不舒服么?要不要我看看,抱歉让你累到了。”

山治瞪着那个前几天在林间碰到的男人,脸色黑青红白的转变着,内心越发的无力,他现在觉得那晚上自己一定是哪里出了毛病才觉得有这个人在边上伴着日后的路途会有趣。
你说这明明看着一副聪明样,怎么偏偏是个毫无自觉的路痴呢,称自己是在深山长大的,结果还得要老子把人给带出来,不懂人情世故倒也罢了,也不能蠢成这个样子吧?累到?什么叫累到,喂话说不要说一半啊混蛋,你是在看不起我么?还有不要靠的这么近你又不是女人,喂,脸!脸!

索隆看着那个人类只是看着自己不讲话,原先不在意的也紧张起来,当下又问道“真的累了?我给你舔舔吧,哪里痛?”

“……”
舔……舔舔??!!!直接闹了个大红脸,山治猛的推开人在心中默念无数遍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万万不可被引诱。想把人丢掉的欲望却是越发强烈起来。

被推开的人则是不明所以,一脸无辜的看过去。

大抵是两个人真的太招人眼了,已经有无数的路人看过来,山治捂着自己脸从指缝中看着对面的人,末了叹了口气。“罢,罢,我们先去驿站吧,杵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丢掉什么的,还是舍不得啊……出家人助人为乐,既然答应了人,这种想法不能有,不能有……

一边像刚刚那样抓着人的手腕走,一边用余光打量人,他现在是真信这个人什么都不晓得,那双情绪稳定时酒红色的眼睛带着全然的兴致四处打量,对什么都有着十二万分的好奇。

“怎么了?”察觉到视线,索隆回神看向山治,想了想,又说 “抱歉,我不会再拿吃的不给钱,也不会随便扯女人的衣服问你为什么我们不可以穿成那样, 下次撞到人会讲对不起而不是动手揍人,也会一直看着你……”

看着突然扑过来伸手捂住自己嘴的人,倒也听话的住口。姐姐说过化形后一切都要小心按照人类的来,眼前这个人虽然脾气时好时差古怪了点,勉强算是老师,这时候听些,并不算坏事。

山治放开人复又叹口气“你也就乖巧这点比较讨人喜欢……唔,行了,不看了,走吧。”

……


向驿站的人提交了相关身份依凭,由于是出身有名的佛寺,官员很是热情的招待,“真的只要一间屋子就够了么?”跟着两个人上楼,不放心持续问着。

“不用了,我看这里人流潮动厉害得紧,就不多占用空间了,两个大男人住一间又不碍事。 ”站在门口客套笑着终于请走了驿站官员,山治呼了口气开始收拾着行李“喂,我说绿藻头,别坐在那边发呆,来搭把手呢。”边说着边乘着空挡抬起头。索隆很安静的坐在床上偏着脸望向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妖的皮相向来都是顶好的,又是一板一眼的修炼,喝山中露气长大,更是一股子的清润气质。山治本是急躁不满的心情到底也跟着安静下来,似乎又回到小时候在佛堂潜心修炼的时候,宁静平和,那双湛蓝的眸子越发显得柔和,他把最后一件东西放下,笑着询问“要出去逛逛么?好不容易寻着个大城市,应该能找到不错的兵器铺。”

“唔?”发呆的人愣愣转头看向山治,像是还没回过神又向莫名的地方看了眼,然后站起身“嗯,好。”

“……你懂好什么在那边好?”山治狐疑的走上前摸了摸索隆的额头,怪了,没发烧啊……怎么迟钝成这个样子……

“要买刀所以好啊?”终于算恢复了正常,那张脸又恢复了冷静淡漠,多少鄙夷看了人一眼“你发烧了?自己的话都不记得了?”发烧是新学会的词,他在这方面像是幼童,学到什么知识都迫不及待想用上,也不晓得在这里用了是鄙夷的意思多过担心的。

而那位金发的僧人想当然是不会知晓的,又一次被气得头顶生烟……到底是谁迟钝你这个绿藻头…居然反被鄙夷了,这,这算什么?

“喂,你,你给我等等,谁允许你这么嚣张的?站住!你这个大路痴不要一个人跑的那么快啊!”TM的果然一点都不可爱。刚刚那个绝对是错觉啊,错觉!

……

“你居然没有走错!”山治不可思议看了看头顶那块昭示着兵器谱的招牌,早有店家笑脸相迎,可一看到两个人的装束,笑容瞬间就落了下去。

“老子虽然到处化缘,钱财可也不是没有”金发的人立刻就看出端详,本就不爽的脸越发冷清了,随手一甩沉淀淀的钱袋砸在柜台发出厚重的响。“绿藻,你随意看,全都买下来也不是问题。”他又朝着索隆喊,全然不像个出家人该有的德行。

索隆看了看脸色极差的山治,又看了看呆愣住的店家,实在弄不清楚两个人在搞什么,索性不理径直走向专门摆设剑器的方位,时间一分分跑过去,长剑一把把看过去,来回逛了有三四圈,总是不满意,觉得少了什么。

“老板,你这里就这么多剑么?”叼着烟杆闲闲站在门口的山治看在眼里,复偏头问着店家。

“我虽然贪财,兵器可是这方圆百里最上乘的,全都摆在这里了,那位小哥不满意我也没办法。”到底被呛了一口,亦觉得这个出家人修养实在是极差,口吻完全不曾因为那一袋钱好受反而更加憋屈了一口怨气。

那厢认真挑选着兵器的蛇妖完全不知晓两个人间越演越烈的氛围,眨了几眨酒红色的眼睛后,终于转向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嘴角若有似无勾起笑意,满脸不掩饰的愉悦。“终于找到了……”他小声讲着,毫不迟疑的大步走过去。

一把狭长精巧,色泽鲜红的长刀。从上面能够察觉到非常强烈的鬼族煞气。随着索隆步步走近,那股子妖气越发浓烈起来。

原本相互瞪着的店家和山治同时转过了头,继而都露出坏了的神色。“快别过去!别拿他!”异口同声的喊起来,急切的赶过去,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本是亮堂的屋子瞬间暗了下去,一股黑色的漩涡夹杂让人发颤的邪恶气息以那把刀为中心席卷扩散,间或有恶鬼的厉啸在不大的屋子缠绕纠葛,冷意刺骨心间发凉。

“你怎么把那种东西放在店里面?”刀风剑雨下,山治气急败坏的抓住店家的衣领吼了起来,然后把人一摔就朝着索隆跑过去,右手已经握上了胸口挂着的那串佛珠。

“别过来。”沉稳冷静的声线,索隆站在漩涡的中心微笑着直直看着山治,黑气晕染下越发夺目的红色眸子,那般骄傲自信端端霸道堪堪肆意,仅一眼,已心悸。脚定住迈不开步伐,口微张讲不出话语,心狂跳道不明原由,只看那修长挺拔的男人兀自持着笑,敛眸垂目望向手中的剑。

一方是修炼千年刚成人形的蛇妖,一方是成眠几世封存于剑的凶灵。

“到底赢的会是谁呢……”轻言自语着,与漩涡中隐约而现的鬼影对视着,他自己并没有散发任何的妖气去震慑,只笔直站立着,自有一股别人很难模仿的独到气场,巍巍然浩浩荡。


尖锐的厉啸渐渐小了下去,黑气缠绕的风也小了下去逐渐消逝不见,光线重新打亮这件兵器铺,瘫软在地上的店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看着那个将剑别于自己腰间的男人。
“老板,就这一把了,多少钱?”朝自己走过来,无风自动墨绿的衣摆,那一刻他永远记住了这个绿发的男人和男人低沉独到的声音,他清晰的记得自己说“不要钱,日后只要你过来,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不要钱。”

市井的男人,可是这一刻,切实的被这个男人的气质所折服。

“绿藻你个蠢货!”煞风景的永远是那个金发的僧人,已经从定格状态回神,凶神恶煞走过去不由分说就给了蛇妖一个暴栗“你是想让老子心脏过快而亡么?日后做这种事的时候想想身边的人啊混蛋!”

本来无缘无故被打了一脑袋不爽的人听了后一句话,龇牙咧嘴的表情在中途换了调,他摸了摸自己毛茸茸的绿发,毫无城府展开爽朗的笑“你是在担心我么?谢谢。”

“谢……什,什么啊……”绯红染上白净的脸,山治骂骂咧咧的猛转身“啊!懒得管你,走了!”……不过是个绿藻头,没事笑得这么可爱做什么?不对不对!不可爱!老子才没有心动呢,错觉错觉!可是刚刚真的……“啊啊 啊 啊啊 !!!!!”

原地没有动的索隆愣愣看着那个人类突然发出莫名的惨叫,放下自己的手。

“那个,你的同伴没有事么?”店家悄悄扯了扯索隆的衣袖,小声询问着。

“嗯?”盯着黄发僧人的蛇妖回头,依旧爽朗干净的笑颜“啊,他没事的,一直都是这样神经质质的,不用管他过会儿自然就会好的。”

“混蛋,还愣着干什么,快跟上!”

“是,是,马上,你急什么?”

店家默默望着扶着剑追上金发男人的索隆,真是可怜的人,居然要跟着那样一个阴晴不定的疯子……不过也侧面衬出是个好人,真好啊~这年头这样有胆识又善良的好人太少了,我真是幸运,能与这样的人结交……

……

“那个店家后来又唧唧歪歪和你讲了什么?”山治站在原地,眼看人追上来,斜眼看过去,耐不住好奇忍不住询问。

“他问你又在惨叫什么,我说你一直都这样的,不是有病,没有关系。”

“……”这个绿藻有时候讲话真的很欠揍啊……山治又是一口气憋着,索性不理人转身大步走开。索隆也没觉得怎么样,主动拉住人衣袖跟上。

就这样走了一会儿,山治突然悄悄用余光撇着人侧脸,刚刚担心这个人以至于很多细节都被无视了,现在却反应过来“我说小绿藻啊,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些淡漠的声音,漫不经心的语调潜藏着试探防备。

“山治大师!是山治大师么?”惊喜的声音突然从后方传来,打断了山治试探的注视,回过头,一个年约半百的老汉扶着自己的腰从后方的巷子一脸急切欣喜的赶过来,喘着气在两个人面前停下后,一双眼上上下下打量“不错不错,金发蓝眸,不曾剃度的和尚,白衣……”喃喃自语一会儿,视线一转又看到了站在一边的索隆“山治大师,这位是?”

“……你又是谁啊?”嘴角抽搐着,若不是看人年迈,早暴起揍人了。

“嗨,看我这记性!”老汉猛的一拍自己脑袋,又笑嘻嘻看着山治“我姓王,是这村杨员外家的管事,您前段时间帮忙降妖的那个李老爷,是我家老爷的朋友,那次之后一直念叨着你,我也就熟络了,今日一看,还真给我认出来了。”

“……”老头子还在自顾自的说着,山治双手捏拳打断也不是,离开也不是,倒是一旁的索隆饶有兴致的听着。

“对了山治大师。”兀自说着的老头突然沉下了脸,换上一副忧心的样子看向金发的人“前段时间,我们家的大小姐失足从阁楼摔下来,去了。老爷怕家里不干净请人去超度做法,本来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哪想请了三个人,三个人居然无一列外的都疯掉了,这才叫我到街上来看看,怎知的这么巧居然就碰到了大师你。”话到后来,脸上又有了笑意,伸手扯着人宽大衣袖“都传言山治大师是一等一的降妖好手,就请到我们老爷家的府宅看看如何,事后定有重重的报酬答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田里的稻草人 | 2012-1-7 17: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左看又看,我来了 哇哈哈哈 好满足的感觉[s:124]

水水还说这不是一个养成系的故事,坑爹的,成长迅速那也是一手奶一手尿教的喂
第一次看到这么纯净水样的绿藻,真的太萌了,(¯﹃¯)口水就像那瀑布一样汹涌啊 哈哈哈
想说黄毛还是好好珍惜这听话的岁月吧,将来,不很快,
等对方成熟起来后,什么都懂知道反抗的时候,就追悔莫及了。
不过这篇文看起来,都是一个得到,失去的过程啊。

佛祖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那么是两个人在懵懂不懂爱的时候互相惦记互相关心的时候是爱,
还是在两个人用情至深之后相互伤害才是缘尽,
一想到后面的虐,现在看着甜的都能尝出几分苦味来 真是悲哉,悲哉

鬼澈是第一把刀,小姐那边是和道一文字吧,大小姐就是古咯,
剩下的第三刀是打算用雪走,还是秋水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ruolin | 2012-1-7 21:40:21 | 显示全部楼层

Re:青绳(1月6日,更新第一章)

哦哦,好可爱的绿藻啊~呆萌呆萌的!
想想他气圈眉的样子,太有画面感了啊,捶桌,路飞附身的赶脚哈哈哈~
路漫漫其修远兮,sanji君,小受养成还需再接再厉啊哈哈哈
为了看阳光,我来到这世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毛七 | 2012-1-7 22: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鬼撤是鬼剑,那么秋水和合道呢?魔剑和仙剑?
黄发僧人,请原谅我竟然想到了三藏sama
不过竟然开始防备和试探了,怎么这个和尚这么不善良啊,闻到了虐的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皮皮 | 2012-1-8 00: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帮舔好可爱QAQ【喂

扭啊扭什么的【捂脸
菊洞还露在外面QAQ【就不怕被别人看到么。。。【抽飞


终于看到古风文了好开心【第三遍
多然古风是劳资萌点【捂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9

主题

327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0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