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限制] 非暴力不合作(天龙人x索隆,NC-17,PWP)(4/25更十三)

  [复制链接]
查看111208 | 回复347 | 2016-1-19 01: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篇来自@皮皮   的美味脑洞和我们两个长时间丧心病狂沉沦索隆沼鞭策出的产物
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满满私心而肛的文w
警告:有强暴/非自愿性行为,不喜者速速右叉!
大家看的开心就好[s:90]


——正文——


当新闻鸟向世界各地传去玛丽乔亚被草帽海贼团那八位新世界的希望率领旗下数以万计的势力解放时,据后世记载当时全世界民众的欢呼甚至连空岛都能隐约听见。玛丽乔亚的坠落必然会在整个世界范围掀起巨浪,无论是天龙人暗中资助的工业还是私下和海军进行的买卖也都在那一刻受到莫大的打击。

但这些还不是路飞他们此刻担心的问题,他们现在还得暂且对付剩余的残兵和那些自命不凡的天龙人。呱噪刺耳的尖叫声让山治不胜其烦,他确认城外路飞他们肯定能对付后就打了声招呼,带着些部下进玛丽乔亚内城找早些时候进去解放奴隶的娜美小姐和罗宾小姐她们汇合。

比起那些恶心的天龙人,他当然更乐意解救身处水深火热中的女士们。玛丽乔亚正下着大雪,白茫茫的一整片和周边的云混在一起,好像以为只要这样那些发生在此地的暴敛就能被掩盖。城外纷飞的暴雪在他进入内诚的下一秒就被彻底的隔绝了,庞大的城堡居然无论哪个角落都干燥温暖。

他娴熟的划了根火柴点上好久没点着的烟才在尼古丁的作用下平静了不少,见闻色霸气下的整个内城都被他尽收眼底。不远处的一个看起来像医疗室的房间就坐着个年迈穿着白大褂的老头,似乎还不知道玛丽乔亚已经得到了解放,正兢兢业业的在一本厚重的硬皮书上写着什么。

和他一起进来的部下们都纷纷四散在内城难以数清的城堡里仔细搜索每个房间,却没有人往那边的医疗室去。一股难言的预感盘旋在山治心头,推着他往那间医疗室去。他站在那打过蜡的雕花木门前多吸了两口烟才抬手敲敲门,没等回应就按下门把走了进去。

“喂,玛丽乔亚被草帽海贼团攻陷了。”扑鼻而来的消毒水味让他皱了皱眉,比起乔巴的医务室里那十年如一日的消毒水味,这里实在浓烈太多了。“你快收拾收拾离开吧,西海岸停了好几艘白色的大船是接应被解放的人们的。”

老医生从他的书籍里有些不可思议得转头看向山治,似乎还没接受这突如其来的通告。却在看清山治的一瞬间惊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踉跄地带翻了椅子砸在地毯上发去不轻不重的闷响。他隔着厚厚的老花镜从上到下一遍遍打量山治,好像在确定什么他很不想面对的事实。

“还看什么?你不打算走吗?”山治等了他片刻,终于有点不耐烦的出声问道。却又不自觉的想知道这个医生为什么作此反应。

“您是说草帽海贼团?”那医生动动嘴唇才开口问道。他伸手摸索了一下自己的桌子扶着,像是要支撑住他年迈的双腿。

“是。”山治放下了放在门把上的手,他估计这医生是想多和他说会儿话。也罢,反正现在战斗已经基本尘埃落定,也不妨和他多说两句。

“那您是山治?”老医生又犹豫了片刻,有点忐忑的再次发问。

这次轮到山治惊讶了,就算近几年草帽海贼团名声越来越大他很肯定,但一个被奴役在玛丽乔亚的医生能立刻认出自己却是他从没想到的。

“……是。”他只能这样应答道。

“你们……要是你们能早一点……”他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惋惜,扶着木桌上的指甲甚至在上面留下了点痕迹“要是您能早一点……”

“早一点?”山治不自觉地追问下去,冥冥中推搡着他的那股波动又在催促他得到某个答案,某个他寻觅已久的答案。

“能请您把门关上吗?我有些事……有些往事觉得需要至少让您知道。”老医生深深的叹了口气,边斟酌着言语边从房间的角落搬出一张似乎很久没被搬出过的折椅。

“那是在大概十年前开始的事了。”等山治在折椅上坐定,他也扶起了自己的椅子坐下这样开口道。

*

桑尼号在瓢泼大雨和飓风的一个雨夜被黄猿带领的船队发现了,当时桑尼号正停靠在一个海港城的海湾里上下浮动着。大家都下船补给顺便在旅店里住一夜,只有睡过头的索隆被留在船上,就当他在看船吧。

两年的训练,果然和米霍克说的一样还远远不够。当索隆被黄猿和他部下的中将团团围住,浑身都是黄猿的攻击造成的血窟窿时只有这个想法。他被抓了,虽然他不是能力者但沉重坚硬的海镂石一圈圈牢固的锁在身上还是让他难以行动,更别说靠一己之力突出重围了。

对于被捕他倒不算很担心,去因佩恩的路上等路飞他们追过来或是进了因佩恩面对那些狱警都是绰绰有余的,顶多被圈眉取笑一阵子……想到这里他有点后悔刚才选择和黄猿硬拼而没去镇上找同伴汇合了。

“大将!要去镇上抓捕其他草帽海贼团的海贼吗?”一个海军身子挺的笔直,向黄猿敬了个军礼发问道。

“暂时别去了,要是整个草帽团联合起来可就没刚才这么好对付了。”黄猿看了眼索隆用他一贯令人有些毛骨悚然恩典语调回答道,“对他们还是逐个击破比较保险,趁他们还没反应撤退吧。”说完,便下令把索隆带去后舱看管着,自己悠闲地回了长官室。

后船舱大概是专门造来收押犯人的,整个舱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要想勉强说出一样,那也只有从舱门的铁栏杆外透进来的光线了。大概是忌惮索隆策划逃脱,海军除了每天给他点水不至于死了外就没再给他什么食物来补充体力了。

去因佩恩路上的某个中午,例行由四个中将看着他去小解。却在去的路上被叫住了,黄猿和一个看起来是天龙人的家伙朝他们过来。黑色的头发被梳成可笑的天龙人特有的形状,隔着愚蠢的泡泡头盔倒显得神采奕奕。那个天龙人十分高大,索隆站在他面前才刚及他的胸口。

“本来只是来商谈一下最近的生意,竟然碰上这样一个尤物。”那天龙人走过来用口袋里的笔挑起索隆的下巴居高临下得左右打量。索隆刚想抬手给他一拳就被四个中将用牵扯着四肢的海镂石铁链猛的拉回去,像只困兽似的只能绷紧着肌肉怒瞪眼前的天龙人。

“既然是个犯人就给我了吧?”他随手把那只碰过索隆的笔扔进海里这样问道。不过明明是个问句,却是用的陈述语气。身后的一名穿着笔挺西装的保镖突然探身在他身后说了些什么,“顺带他那几把好像很有意思的刀。”天龙人补充道。

“啊呀,你眼光还挺高,”黄猿有些惊讶这个圣天龙人世家的首位会看上罗罗诺亚·索隆,不过……“不过这可是个相当贵重的海贼。”他意有所指的看着他的“客人”显然是在等待对方的下文。

“北海那边的海矿以后都找你下面的人流通怎么样?”天龙人用食指捋过脸侧修剪良好的胡子斟酌的提议道,虽然是个令人中意的性奴,但价格方面还是不能超过买回去的本质的。

“北海的海矿啊……”黄猿盘算着里面的油水拖长了尾音“我记得那里已经被开采了一阵子了吧?”

“只是稍加开采,基岩下面的矿可是动都没被动过。”天龙人解释道,他的眉毛抖了抖,猜想黄猿大概还会和他讲价。

“既然都是海,那就把没被动过的东海给我吧?”不出意料的,黄猿似乎看出天龙人对罗罗诺亚·索隆的中意,刷的抬高了价码。

“……”天龙人沉默了一阵,又看了看正一脸呆愣看着他们的犯人,最终点了点头“就东海吧。”

这倒让黄猿吃了一惊,东海和北海的海矿可不是能轻易相提并论的,他原以为这极难谈生意的天龙人会继续和他讲价。早知道刚才应该报的再高一些,黄猿不甘的在心里腹诽却只好挥挥手让手下把罗罗诺亚·索隆直接连带着锁链交到了天龙人身后一众保镖的手里。

直到索隆被那几个怪力的保镖押上另一搜船都处于不解的状态,他知道天龙人会买卖奴隶,但原来海军也参一脚吗?一条人命就这么三言两语的成交了?难道不应该在什么秘密的黑市进行吗?

天龙人和海军的交易当然是私下的,就连这趟商谈也只有船队的高层知道内情。而在索隆被换给天龙人后,他们依然会假装关押“犯人”去因佩恩。只是这些事都不在索隆需要知道的范围内罢了。

他又被关进了一个小房间,只是相比之下看起来昂贵了不少。上下左右都是一体的白色光滑墙面,奇怪的材质居然连见闻色霸气都无法看透,从外面关上好像还内置气压的门之后尽连一丝缝隙都难以寻觅。四个顶角都设置了定点的监控器,一览无余的看管着被关押的“犯人”。

索隆的锁链已经被解开了,但无论他绕着房间走多少圈都只能泄气的承认从里面根本无法逃脱。行程的意外打乱肯定会让路飞他们的营救发生耽搁,要想逃回去看来只有看他自己了。好在他的刀也被那个奇怪的天龙人换回来了,只要找到刀……他随便找了个角落蹲着,决定安静下来伺机等待他们防守的缺口。

监控室盈盈得屏幕前正站着那名出价换回索隆的天龙人,他盯着屏幕已经看了有一阵子了,欣赏着新买的性奴在囚禁室里苦恼的样子。他的身后跟着一名看起来十分干练的女性,同样带着泡泡头盔,梳着天龙人标志的发型。

她困惑的一直等着天龙人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才开口发问:“艾德里安老爷,为何您如此轻易就把东海庞大的海矿货运拿去换区区一个奴隶?”她斟酌的言语发问着,“按我计算,仅拿那笔资产的一小部分放在黑市,便可以换来不少前身是海贼的男性奴隶。”这举动于这位大人平日的行为方式实在大相径庭。

“你知道为什么经商让我觉得很有趣吗?”克莱蒙特·艾德里安,这位巧妙运用圣天龙人的殊权和财富涉足四片海洋甚至伟大航路的“商人”这样提问,却没有等她开口回答就侧目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转回了屏幕继续说道:“就是见到中意的东西,就能开出肯定能买来的价格。”

艾德里安显然对新买来的东西爱不释手,甚至拿指腹在屏幕上轻敲了几下“只是可惜了这只左眼。”他忽然想起什么回头看向还站在那里的秘书:“你去买条人鱼回来吧,要粉色眼睛的。”

女天龙人没再提出更多的疑惑,只是应了一声退出了监控室。独自留在监控室的艾德里安惊讶的发现自己有些抗拒离开监视新买的性奴的屏幕,“要不是还没好好清洗,真想现在就尝尝滋味。”他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

房间里一直平稳发亮的顶灯让索隆难以确定现在离他被关进这地方多长时间了,隔着墙偶尔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稀疏,索隆猜测现在大概已经入夜,船员进了船舱睡觉的时间。只能大概猜测距离他在白天被换船已经过了十多个小时。

就在他打算起身再在这诡异的房间里转几圈看有没有突破口时,一股虚弱瞬间席卷了他的大脑。他警觉的闭住气看向上方那个从一开始就嗡嗡换着气的风口,竟然不知何时加入了麻痹神经的气体。那里本来是索隆逃脱计划雏形的方案之一,没想到还没思考完善就如其麻利的被下药了。

眩晕的感觉逐渐清晰,早些时候已经吸入的气体就算他此刻屏住再久的呼吸也已经无济于事。索隆感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无论他甩几次脑袋汹涌的困意还是突破了他的神经,只能沿着墙根再次缓缓的滑倒在地上沉沉的晕睡过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枫彦 | 2016-1-19 01: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8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回复 支持 2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枫彦 | 2016-1-19 01: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楼(枫彦) 的帖子

枫彦:浏览此帖需要威望 (2016-01-19 01:25) 
顺便不太懂魔受的加密操作……因为看别人好像可以在一层里分段加密可是一直找不到怎么分段加密【趴】 所以就直接分层了,想问问怎么分段加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皮皮 | 2016-1-19 01: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了个大发!
疯砸请接收我大力的爱(ಥ_ಥ)
我要看轮x啊(打滚撒泼(ಥ_ಥ)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三o三一 | 2016-1-19 10: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加油!!!
就等着看下文了!
最喜欢看绿藻被虐!
灌肠这段好爽,写得好直白!
[s:101]
受尽苦难而不厌,此乃修罗之道!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三o三一 | 2016-1-19 11: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2楼(枫彦) 的帖子

枫彦:顺便不太懂魔受的加密操作……因为看别人好像可以在一层里分段加密可是一直找不到怎么分段加密【趴】 所以就直接分层了,想问问怎么分段加密(. (2016-01-19 01:26) 
先整段加密发帖,然后再重新编辑,把这段最开头的英文字符剪切粘贴要加密部分的开头,结尾有个hide/也是这样,把这个剪切粘贴到要加密部分的末尾,点发布发帖就行了。移动过后就不要再点售密设置了,不然又变成整段加密。
受尽苦难而不厌,此乃修罗之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woo | 2016-1-20 00: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看到成品了,噢耶
太黄爆了

顺说,单层删的话我可以帮你删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莉莉萝 | 2016-1-20 09: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不管什么cp,作者写的带感,看的人接受度也高。
没有丝毫不适感。
从贴吧过来的,虽然现在还不能看隐藏部分,不过慢慢来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枫彦 | 2016-1-20 21: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ps.超感谢@一三o三一 姑娘!居然找了皮皮超负责的截图教我怎么分段加密333 我已经会啦!多亏你


——以下正文——
索隆又一次在床上醒来了,只是这次手没有被锁在栏杆上,身下的床也变成了有着柔软床垫的被单的大型睡床。安逸的环境让他不禁怀疑之前屈辱的清洁只是他在这软床上做得一场噩梦,圈眉那蠢货很快就会光着屁股端着早饭冲进来然后和他火热的来一发。

美好的想象在他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连从仰躺翻身成侧躺都做不到时立刻破碎了。他暗自发力想极力去控制自己身上的肌肉群,现在他身上连锁链都没有,绝对是逃走的好机会。

一声从床尾传来的轻笑声吓了他一跳,他居然没有察觉到房间里除了自己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他想抬头去看那个方向却有心无力,明明听见了声音却无法用见闻色霸气感知到那个人的方位。难道是我的修行还不够吗?挫败感接踵而至的进入他的脑海。

那个人终于好心的来到索隆可以看见的位置了,正是那个在黄猿的船上把自己买走的天龙人。他正穿这件丝绸的睡袍松散的系着腰带,之前梳起来的头发放了下来,半长的黑发透着湿气随意抹在脑后。“你的表情分明在说你很挫败,”天龙人这样对他说,“抵御各种形式的霸气是我们圣天龙人自小就得到精微训练的能力。”

索隆在看见他的第一时间绷紧了神经死瞪着对方,密切注意着天龙人的动作和他说出的话。圣天龙人?一个看似熟悉又完全不理解的词汇被捕捉到了,他的眼睛依然注视着那个悠然站在他视野里的圣天龙人觉得只要这样对方就能看出他的疑惑。

“圣天龙人自然是比那些城外的天龙人高贵的多的血统,也只有那些外城人会整日打着天龙人的旗号到下界毫无疑义的嚣张跋扈。”圣天龙人真的看出了索隆的疑惑并耐心的解答,尽管言辞里大量令人反感的种族歧视和自命不凡让索隆在内心皱眉。

“关于血统你并不需要知道的多详细,反正内城里一般是不会随便有天龙人进来的。”圣天龙人在索隆身旁坐下,伸手轻抚他赤裸的胸膛和腹肌,“你只要知道我叫克莱蒙特·艾德里安,艾德里安家族的首位,也是你往后的主人就够了。”

索隆不可理喻的瞪着那一边淡定的抚摸他的身体一边宣布可笑的主仆归属权的圣天龙人——克莱蒙特·艾德里安,他堂堂东海魔兽,海贼猎人,赏金破亿,就这样随便被他纳入了奴隶行列?他只觉得这怪异的亲昵让他打心底里感到恶心。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8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我的小儿子一会儿大概会过来找你,”他背着手低头看着索隆,“不需要紧张,我已经告诫过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到你的身体。”克莱蒙特挥手招来拿着毛巾和水盆站在门外的奴隶:“擦洗一下,身体里的东西别再流出来了。”他吩咐完,最后看了索隆一眼就离开了。

尚未得到完全疏解的情欲持续燃烧着索隆的神经,他的身体变的极度敏感,只是那个进来的奴隶为他插上不大的肛栓并用湿布擦洗身体就令他在途中又射了一次。肌肉松弛剂的药效还在持续,他一直在等松弛剂效果的褪去好冲出去空手扭断这些混账的脑袋再拿上刀逃出这里。

那个擦洗他的奴隶已经离开了,留他一个人赤身裸体四肢大张顺便戴着肛栓的躺在床上神经被羞耻和情欲同时燃烧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后穴的空虚感再次袭上全身却无力伸手哪怕由自己进行疏解。

唯一能做的只是轻微的收缩穴口和内壁吮吸那枚嵌进身体的肛栓浅尝辄止,刚才那个被克莱蒙特放进体内的扁圆体产生的异物感随着时间消失殆尽了。像是化在体内了似的毫无存在感,不听使唤的身体根本分不清是习惯了异物的存在还是真的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iris | 2016-1-20 23: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80哎,虽然我也是攒了好久的,但还是差好远啊。嗯(⊙_⊙),继续努力吧,我一定要看到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5

主题

91

帖子

686

积分

圣骑士

积分
686

终身成就奖

QQ